刚刚更新: 〔修仙千年归来〕〔兽性盛宠:帝少疼〕〔极品农妃〕〔大劫主〕〔神医废柴妃:鬼王〕〔无限之万界穿行〕〔凡女逑仙〕〔农女太彪悍:夫君〕〔极品无敌小仙医〕〔宇宙霸业〕〔千尸镇〕〔角天〕〔八零后咸鱼术士〕〔娇妻撩人:军少别〕〔随身空间:独品农〕〔婚色撩人:司少的〕〔道门法则〕〔傅少的亿万甜妻〕〔我的美女主播姐姐〕〔我的男友是帝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九十六章 雨雪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次日清晨,本是太子一行离开金陵城,出发北上的日子。谁知道秦含真等人一觉醒来,发现窗外天空中乌云密布,空气中水汽颇重,便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等到秦含真梳洗过,到正房这边吃早饭的时候,天上就开始掉雨丝了。雨势越来越大,还夹杂着雪粒儿,慢慢地,竟变成了雨雪。

    秦含真、秦简与赵陌在秦柏牛氏这儿吃过早饭,出门看到天色,都在面面相觑。

    这样的日子,如何能赶路?别的人倒罢了,太子的身体真能受得住吗?

    秦柏看了看门外,便对妻子牛氏道:“我要带孩子去拜访一位老友,你和含真在家,仔细保暖,别冷着了。”

    牛氏诧异地道:“怎么这时候出门?外头正下雪呢。等天放晴了再去吧?哪个老友这般要紧呀?”

    秦柏微笑道:“几十年前的交情了,你哪里认得?我也是担心他住得不好,这样的天气会受罪,过去瞧一瞧。若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地方,就顺手帮了。带着孩子们去,也是让他们看看民生寂苦。我们坐着马车去呢,不会冷着孩子的,你放心。”

    牛氏这才勉强道:“你自己也小心些,一把年纪了,别真以为自己还是年轻的时候呢。”倒是不再劝阻了。

    秦柏出了房门,便点了秦简与赵陌两个晚辈与自己同行。秦含真眼巴巴地瞧着他,他犹豫了一下,也知道自个儿孙女如今已经算是知情人了,便嘱咐道:“在家好生照看你祖母,别叫她起了疑心。”

    秦含真也知道祖父不可能带自己出门的,心里虽失望,但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祖父放心,只管跟哥哥们去吧,家里有我呢。”

    秦简笑道:“听着还真是大姑娘了,了不得!”被秦含真白了一眼。

    赵陌有些犹豫:“我也要去么?我其实……应该避避嫌吧?”

    秦柏毫不客气地道:“避什么嫌?你已经摆出了态度,旁人再鸡蛋里挑骨头,我们也不是任由旁人欺负不还手的软杮子!那是关心爱护你的伯父,难道你不想知道他是否安好么?”

    赵陌顿时就闭嘴了,他当然想知道,只是怕再被人猜疑罢了。

    秦柏带着秦简与赵陌,坐着马车去了淮清桥。

    虽是新年,雨雪一下,路上行人便都走光了,昨日还热热闹闹挤满了人的街道一片冷清。

    在这样的环境下,一旦有人,就显得格外显眼。秦柏一行人的马车行驶进目的地所在的路口时,负责驾驶马车的虎伯低声报告了一句:“老爷,那边有盯梢的。”

    秦柏皱了皱眉头,抬手掀起车窗帘子一角,秦简与赵陌也凑过去瞧,果然看见茶亭子里坐着个人,灰蓝布面的棉袍,袖着双手,戴着毡帽,缩头缩脑的,正时不时往马车这边看。

    赵陌一眼就认出来了:“那回在医馆外头遇到两名衙差跟踪汤太医,一个进了医馆,一个继续跟着汤太医直到离宅子百尺远处,让我叫巡抚衙门的人引开了。这就是让巡抚衙门的人引开的那一个。”

    秦柏淡淡地道:“坐好了,不要理会他。”

    秦简小声问:“三叔祖,您不怕让他发现咱们的身份么?”

    秦柏笑了笑:“发现又有何妨?”

    秦简正不解,赵陌小声告诉他原委:“那位贵人走了,我们正要让李延朝的人以为他还没走呢。以贵人与舅爷爷的关系,舅爷爷时不时过来拜访,岂不是常事?”

    秦简恍然大悟,只是还有一点不放心:“那位……真的走了么?”

    自然是走了。太子殿下一行人出发的时候,天才刚亮,那时候雨势还很小呢,坐着马车是无妨的,就是随行的侍卫们要受点苦。只不过他们出发之后,雨雪加大,这会儿在路上也不知是个什么情形。

    秦柏见到留守的沈太医时,他正为这事儿担忧:“殿下坐在马车里,想来是不怕的。可一来,昨儿准备行程,时间太过仓促了,又正值新年,许多店铺都未开张,炭火食水采买不足,也不知路上如何;二来侍卫们都是骑马,虽身强力壮,但这样的天气也未必能持久。殿下的安危就指望他们了,万一他们生病,岂不是要拖累殿下的行程?”

    秦柏皱眉道:“确实仓促了。黄佥事派来的亲兵们,只怕行囊准备也有不足。”

    赵陌插言道:“算算时间,他们应该到达镇上附近了吧?那边的宅子还是可以住一住的。李延朝的人目前只盯着这里,只要我们能骗到他,他暂时还不会留心镇上的动静。”

    秦柏也是这么想的,便对沈太医道:“一会儿我带着两个孩子往镇上看一看。若是殿下在那里落了脚,怕还要等这一波雨雪过去了,才好再次出发。”

    沈太医应着声,恭敬地说:“还请侯爷多多费心,我却是不能轻离的。黄佥事昨儿个知会巡抚衙门,连夜通知上元、江宁县衙,说新年时城中人多,为防有人故意生事,县衙差役需得轮班巡逻。如此一来,李延朝手下的衙差就被牵制住了,每次顶多只能有一人前来盯梢。黄佥事早上让人将外头盯梢的人引开,殿下一行人才顺利离开了,可黄佥事还得再打发人搬进来装样子。我不能不在场盯着。”

    秦柏点头:“沈大人只管安心在此,殿下那边有我呢。”他带着两个孩子再次出发,坐着马车离开了淮清桥。

    守在茶亭中的衙差看着眼熟的马车驶离,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瞧瞧天色,心里暗暗叫苦。

    这都叫什么事儿呀?他不过就是贪图几两银子而已,大过年的还不能待在家里暖暖和和地享受,非得风里雨里受这样的罪。回头刘捕头过来轮班,他还不能安心回家去了,还得往衙门里报道,跟着其他衙差们一道巡街去!这一天下来,晚上回到家,人都快成冰棍了。好不容易吃口热饭,洗个热水澡,还得再往这茶亭来盯梢。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没过多久,刘捕头就过来接他的班了。衙差忍不住向他抱怨:“这样的天气,我们在衙门里还有差事,为什么李大人还要差我们来干这样的活?我们盯的到底是什么江洋大盗?我盯了这些天,只觉得这些人通通是富贵人家,气派得很,半点不象是作奸犯科之人。李大人到底想做什么?他不过就是个代县令而已,我们用得着受这么大的罪么?”

    刘捕头其实也正累着呢,他刚刚才结束巡街的差使,这会子心情也正暴躁:“谁还看一个代县令的脸色?咱们敬的是他背后的知府大人!这些人未必是什么江洋大盗,估计只是跟李大人有些嫌隙罢了。大人们的事,我们这些小人物就别管了。你盯着的这几个时辰,可瞧见那宅子里的人有动静了?”

    衙差说:“天刚亮的时候,宅子里有人出来,东张西望的好象有些鬼祟。我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身边没个帮手,只好跟着他后头盯了一会儿,发现他只是去买早饭了,那热腾腾的包子香得我肚子直叫,却没功夫也买上一个,真是晦气!除此之外,几乎没别的动静了,也就是半个时辰前,有一辆马车过来,里头的人进了那宅子,没待上两刻钟,便又离开了。那马车里坐着个老头子,带了两个半大孩子。其中一个男孩是常与这宅子里的人在一处的,好象还在这里住过些时日。那老头也经常过来。”

    说到这里,他压低了声音:“刘捕头,我瞧那老头有些不凡,也不知是什么身份。给他驾车的车伕好象往我这里看了几眼,也不知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刘捕头也知道,这样的天气,路上没什么行人,最容易叫人发现跟踪盯梢的人,但是没法子,李延朝让他们盯紧了目标,不得轻离,除了这处茶亭,也没别的地方方便盯梢在那个路口出入的人了。他们除了死守此处,再没别的办法。

    他安抚了衙差几句,便将后者打发走了,然后坐在茶亭中,继续苦逼地接班,盯梢下去,心里却在想:这样下去不行,他得让李延朝多找几个人手来轮班才好,否则他们兄弟两个,日夜辛苦,还要兼任衙门里的差事,身体如何能扛得住?总不能为了几两银子,还有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前程,就把身体给败坏了。

    秦柏一行人并不知道监视淮清桥宅子的人有了异心,他们顺利出城,个把时辰后到达了镇上,并且毫不意外地在那处久不住人的宅子里,见到了太子等人。

    太子面上带着几分歉意:“天气太糟了,他们不放心我,我也不放心他们。我在马车里还罢了,他们都是骑马的,雨雪打在身上,又没处换衣裳,万一病了,可不是玩儿的。”

    秦柏点头:“是我们安排得不够周全,您在这里稍加休整,待天气再好些才出发,也是应该的。”

    汤太医上前道:“侯爷,我们也劝殿下呢,还是过几日再走。如今北上,需得赶路,又不能走运河,这一路食宿都是问题。我们倒不怕吃苦,可不能让殿下跟着吃苦呀!”

    秦柏看向他:“那汤大人的意思是……”

    太子看了汤太医一眼:“好了,我没事,你们不必多言了。”

    汤太医缩了一下,还是鼓起勇气道:“能不能……请侯爷随我们同行呢?若有侯爷在,打出永嘉侯的旗号来,沿路都可以在驿站歇脚,只需要说殿下是侯爷的晚辈就好。有您挡在前头,各地官府都不敢轻忽,又不会泄露殿下行程,岂不是两全齐美?”

    秦柏不由得愣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霍长渊林宛白〕〔大明小书生〕〔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沈娴秦如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