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首座〕〔重生之武神大主播〕〔重回80当大佬〕〔娱乐商尊〕〔俗人的奋斗〕〔萌妻哪里逃〕〔抗战之重生周卫国〕〔地府朋友圈〕〔顾少的心尖萌妻〕〔重生之时代霸主〕〔灭天杀神〕〔落地一把98K〕〔慕少的心尖萌妻〕〔爱情最后的依靠〕〔耐瑟瑞尔的辉煌〕〔时空之头号玩家〕〔官途:第一秘书传〕〔末世之阴谋之雨〕〔西游封印师〕〔鬼眼保安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九十四章 初提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等赵陌回答,秦简就抢先道:“还用说么?自然是送出去了!这小子真真气死人了,我们下午在屋里说着闲话,他在书桌前拿笔写字,我只当他是随手乱写的,谁知三叔祖才叫我们去书房,他就把名单给递出去了!”

    秦简唉声叹气:“那会儿谁还记得这回事?殿下也叫他不必做到这一步。他把名单交出去的时候,看见的人都意外得不得了,连晋成叔都愣了半天,说不出话来。其实广路即使是不交名单,旁人也没空答理这件小事的,偏他自己还记得。如今可好了,这名单一交出去,回头他父亲知道了,哪里还有他的好果子吃?”

    赵陌淡笑着说:“我说了要交出来的,自然得言而有信,否则回头黄大人他们又该挑剔我了。况且这时候交出来正好,殿下回京后,大可对名单上的人动手。我又不在京城,岂不是正好躲过了风头?至于我父亲,他知道不知道,又有什么要紧?难道我事到如今,还敢指望他能对我有多好么?他既不来江南,也不可能揍我一顿。写封信来骂人,或是叫底下人传几句难听的话,我只当是轻风吹面了。”

    秦简苦笑:“你话说得轻巧,难道还真的一辈子待在江南不回京城了不成?别的不提,这回你立了大功,殿下定会记在心里,用不了多久就会召你回去的。况且我三叔祖也不会真的把你丢在江南,开春后回京,肯定要带上你。结果你还不是一样要在京城面对你父亲那张脸?”

    赵陌很淡定:“他能对我如何呢?你方才也说了,我是为殿下立了大功的人。父亲若对我喊打喊杀的,可叫宫里怎么想?如今不是从前了,殿下身体好起来了,东宫地位稳固,皇家不必过继嗣子,我父亲……也就只是一个辽王世子而已。”

    这话倒也有理,不过秦简还是为他担心:“做父亲的要折腾儿子,理由多了去了。殿下再护着你,倘若你父亲能想出个合理的缘由来,谁还能拦得住他教训儿子?别说是殿下了,即使是皇上,也管不到这等家务事去。除非你父亲没有别的嫡子,却非要剥除你继承人的身份,又没个说得过去的理由,那宫里还有可能会以礼法为由,劝阻一二,就象辽王要另立世子,宫里却不会答应,只会认定你父亲一样。”

    赵陌依然淡定得很,他笑着对秦简说:“不会的,我父亲不会做到这一步。况且,他也未必会知道是我给出了名单。我在他书房看了他的书信,他当初并未多问,还不知情呢。而这一回若殿下真要对王家动手,吃亏的也是王家,我父亲还隔着一层。这于他而言,算不上是切肤之痛。”

    秦简无奈极了:“你怎么就能说得这样轻巧呢?我都要为你急死了!”

    秦含真忍不住道:“大堂哥,你也不用太为赵表哥着急。这事儿他是真没什么大危险,他父亲就算知道了,心里很生气,也不会真对他怎么样的。有太子殿下为他撑腰呢,他父亲不会冒着惹殿下生气的风险。即使有再多的理由能教训儿子,他也得考虑影响。宫里可未必会理会那么多理由,只需要怀疑他是否在趁机报复就可以了。只猜疑这一条,就足以让赵表哥的父亲审慎行事,碰都不敢碰儿子一下。如果戏足一点,他兴许还会装作欣慰的模样,夸奖赵表哥在江南为太子殿下立过功,表现得与有荣焉。因为他是忠臣啊,不敢肖想东宫储位的,一心要给储君做臂膀的,不是吗?”

    秦简忽然觉得有些反胃。赵陌却笑了出来。

    秦简看了后者一眼,不敢置信地看向秦含真:“还能有这种事?广路也是这么想的么?!”他是不是太天真了?问题是,三妹妹这么个小孩子,正是天真的年纪,她为什么会想到这些?

    秦含真笑着说:“当然有这种可能呀。大堂哥,你想想赵表哥的父亲一直以来是怎么做的?赵表哥前脚才为他对付蜀王府的陷害立下大功,后脚他有需要王家出力的地方了,一张嘴就把赵表哥给踢到江南来,无情无义得令人发指!王家算哪根葱呢?也不过就是帮他一点小忙罢了,为了权势名利,他就能做到这一步。如今殿下身体好起来了,以后也没有过继皇嗣的事了。殿下对赵表哥好,赵表哥的父亲若想继续追求权势名利,肯定要巴结讨好东宫的。他怎么可能会对东宫喜欢的赵表哥不利呢?难不成东宫在他心里,还比不上王家的份量吗?”

    是要看东宫的脸色,还是要看王家的脸色,答案简直不用想。秦简想到赵陌交出去的那份名单,也觉得王家气数将近了,到时候他们还能对赵硕有什么用处?他心里安定了许多,可是再想一想,又有些不是滋味。

    怎么在三妹妹嘴里,赵陌的父亲赵硕就成了个面目可憎、反复无常的小人了呢?一心只冲着权势名利去,为了达到目的,谁都可以牺牲,一点儿气性都没有,一点儿情义都不顾?

    不过仔细想想,秦简又觉得三妹妹说的没毛病。她不曾冤枉了赵硕,盖因赵硕一直以来,就是这么做的,只是嘴上说得好听些,还会做些表面功夫,拿来哄哄外人罢了。

    秦简叹了又叹,抬手拍拍赵陌的肩膀,想要安慰他几句,却又觉得没那必要了,便又拍了他几下。

    赵陌不由得笑了起来,反过来拍了拍秦简的肩膀。好友的想法,他是知道的,心里念好友的情。

    秦含真还有一点不太明白:“不过听你们方才说来,太子殿下对赵表哥很不错呀。赵表哥之前也提过,他在淮清桥那边住的时候,太子一直对他很关心。这回黄大人带头质疑赵表哥,太子也没有信他的话,反而还责备黄大人。黄大人是他的表弟吧?从小一起长大的。太子竟然还能为赵表哥做到这一步,真是个好人。”

    秦简笑着说:“那是当然了。殿下从来都是再亲切和气不过的了,对我们这些小辈素来都很好。”

    赵陌有些不自然地坐直了身体,微笑着说:“难得殿下看我合眼缘,我也觉得殿下很是亲切。”

    秦含真觉得这不是仅仅一个合缘眼就能解释的:“虽然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很奇妙,可能只需要一眼就能感觉到对方是否与自己合得来,可太子殿下跟赵表哥的情况没那么简单吧?他之前对赵表哥一无所知,顶多是从我祖父和大堂哥你们这儿听过些赵表哥的事。但赵表哥的父亲对他的储位虎视眈眈,也是实情。殿下怎么就能一点儿都不在意,从一开始就对赵表哥释出善意来呢?就算他相信赵表哥不会泄露他的秘密,也没理由会对他那么好,连熟悉的表弟都推后了一步。”

    秦简想了想,也觉得太子与赵陌之间的良好关系很是奇妙。他倒是有个推断:“殿下从前有个小皇孙……如果没有夭折,如今跟广路正好是差不多的年纪。仔细想来,广路与小皇孙眉目间还有三分相似。兴许殿下是移情吧?其实殿下本来就是很好的人,广路也很好,他对殿下又没有歹意,殿下自然能感觉得出来。三妹妹别小看了殿下,他从小长在宫里,什么人没见过?谁是装出来的好意,谁是真的好意,他心里有数着呢。”

    这倒也能说得过去……

    秦含真想起嬷嬷们教过自己的东西,记得东宫这位小皇孙,好象是陈良娣所出,可以称得上是皇家的独苗苗了。他出生那年,皇上还高兴得大赦天下呢。那一年……正好是何氏一家遇赦的时候吧?因为遇赦后可以自由行事了,何氏与她的母亲兄长没有钱,还把青杏与李子兄妹给卖了出去。可惜小皇孙没长到几岁就夭折了,他前脚一死,后脚那些宗室王族们就开始蠢蠢欲动。晋王世子入京争储位,好象就是在那不久之后。

    秦简还要叹息一回小皇孙:“我们小时候也见过好几面的,父亲还想过送我去给他做伴读。他自出生,就一直身体不好,是从胎里带来的弱症。殿下也是如此。不过殿下小时候受过苦,都能养到这么大,小皇孙自然也能平安长大。谁能知道,只是一个小小的风寒,他就没了呢?殿下那回伤心得不行,病情也加重了许多。太医们守在东宫,足足过了小半年,才能稍稍松口气。太子妃哭得眼都肿了,陈良娣病得差点儿活不过来。就连皇上,也难受得紧。外朝那边说什么的都有。我祖父祖母每天都递牌子求进宫,宫里只许我祖母三天去一回,祖父在家里急得直跳脚,整天骂外头的人乱传谣言。”

    秦含真与赵陌光是听,都能想象当初的情形。如此说来,太子殿下瞧见与死去的儿子年纪相仿,还有三分相似的赵陌,心里生出亲近来,也是合理的。

    青黛在门外喊道:“哥儿,秦大少爷,秦三姑娘,主院那边打发人来说,侯爷夫人要开饭了,唤你们快去呢。”

    秦简醒过神来,忙应道:“我们这就去了。”拉着赵陌起身,“快走吧,不知不觉就忘了时间,我饿极了,赶紧去吃饭!”

    他走在前头,赵陌落后几步,叫上了秦含真。

    秦含真扯住他,压低声音道:“表哥,太子对你,真的只是移情吗?你说……有没有可能,他是想要你做他的儿子?”

    赵陌怔了一怔,看着秦含真:“表妹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秦含真郑重地道:“都说太子身体不好,皇上有可能会过继皇嗣,可过继难道就只能过继皇子?不能过继皇孙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肉欲娇宠[H 甜宠 〕〔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英雄?我早就不当〕〔阴倌法医〕〔嫡女嚣张:鬼王独〕〔娇妻还小,总裁要〕〔萌宝来袭:总裁爹〕〔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蜜爱春娇(种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