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人法则〕〔永恒圣帝〕〔战争狂想曲〕〔网游之重生开天〕〔重生八零:军长的〕〔中二吃鸡系统〕〔攻妻不备,前夫蜜〕〔逆流2004〕〔海贼王与龙之子〕〔超凡献祭〕〔漫展的男厕所有什〕〔嫡女重生:世子爷〕〔七公子④:韩少来〕〔剑下乾坤〕〔甜妻辣爱〕〔万古金身〕〔诱宠小青梅:傲娇〕〔重生之一剑封魔〕〔屠天神皇〕〔娇妻,别想逃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九十三章 避嫌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虽然赵陌非常信任秦含真,但秦简总觉得放不下心来。

    他自己也有妹妹,知道这个年纪的小女孩还不知道什么叫轻重。即使嘴上说得好好的,不会把秘密告诉别人知道,但总会忍不住说漏嘴。不是觉得母亲姚氏或者身边信任的大丫环不是“别人”,就是在他这个哥哥惹她不高兴的时候,一时冲动跑来“算账”,言语间不注意,便把他的秘密给泄露出来了。

    秦简很疼爱自己的妹妹秦锦华,可也真的没少吃她的亏。

    但那些都只是小事,兄弟姐妹间拿来逗个趣,最糟糕也不过是挨父亲的打,母亲的骂,跟太子的行踪可没法比!秦含真若是不知轻重,泄露了太子微服南行的秘密,倘若没有造成不好的后果,可能也就是挨几句骂、禁足两日的事,可要是消息走漏,让不怀好意的人知道了,给太子带去伤害,只怕整个秦家都要受累!

    不是秦简信不过秦含真,实在是这位三妹妹年纪尚小,她比他的亲妹妹秦锦华还要小一岁……

    秦简决定要亲自去嘱咐秦含真一番,确定她牢记不会泄密才行。虽然赵陌说了她不会告诉人,但秦简觉得,赵陌平日里对秦含真几乎就是有求必应,太过宠溺了,恐怕也不会十分严厉地嘱咐她。所以,保险起见,他还是亲自跑一趟吧。

    赵陌与秦柏、秦简最终还是没能返回夫子庙的宅子吃午饭。若不是随太子出行的内侍与御厨还记得要为太子按时送上午膳,怕是这一屋子的男人都忘了还有午饭这回事。不过,因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在吃饭上头,所以午饭他们也就是随便对付了。只有太子是依照平日的习惯和份量,享用了一顿美食。

    接着下午他们继续商量回京的事。赵陌拉着秦简回了自己房间聊天,打发时间。秦简很想去听听太子那边是怎么安排的,他觉得自己兴许也能出点主意,赵陌却拉住了他:“我是不能去的,总要避个嫌。你就当陪我吧?也算是给我做个证,好证明我没有偷听他们的话,也没有打发阿寿去。”

    阿寿坐在门槛上,低头摆弄一个昨儿逛街时买的小玩意,闻言回头望过来,冲秦简笑了一笑,又低头继续摆弄了。

    秦简被赵陌说得心酸,心里那点好奇顿时就打消了:“说得也是,我就留下来陪你吧。有我做证人,回头晋成叔再想挑刺,也挑不出来了。”

    但不能亲自到现场去旁听,也不妨碍秦简开一开脑洞,去猜测太子他们可能会有的安排。赵陌由得他自言自语,既不附和,也不插言,摆出一幅完全无意参与的模样。秦简见状,也只得换了话题。

    其实赵陌并不是真的不想知道太子那边是如何安排的,但正如他方才所言,他需要避一避嫌。虽然他对黄晋成等人的能力没什么信心,但秦柏就在那里。他先前与秦含真商议时,所能想到的主意,秦柏基本都能拿出大同小异的建议来,甚至比他们想得更周到,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太子的行踪虽然泄露出去了,但目前真正知情的也就是一个李延朝而已。对付这样一个小人,黄晋成再加上巡抚衙门就绰绰有余了,更别说还有秦柏在盯着呢。皇帝会派黄晋成南下保护太子,又将独子的行踪知会巡抚衙门,他们当然不可能真的是酒囊饭袋。

    既然太子无虞,赵陌也就无意多操心,而是想到要为自己日后着想了。此番随太子南下的人,日后定然也是太子跟前的心腹,赵陌自然要与这些人打好关系的。旁的都好说,猜忌绝对要不得。黄晋成阴阳怪气的且不必理会,对于其他人,赵陌可不希望他们对自己再疑心下去。

    秦简还不知道赵陌心里的小算盘,只陪着好友聊天,说些秦庄上的趣事琐事。待得秦柏唤他们回家时,已经是太阳西下了。黄晋成不知几时已不见了踪影,有几名侍卫在院子里小声说话,道原本一直在附近盯梢的上元县衙差似乎不见了,想必是黄晋成派出去的人成功将人引走了。

    秦柏再对太子嘱咐一番,便要带着侄孙与赵陌回夫子庙那边的宅子去。太子见他把赵陌叫上了,忙道:“还是让广路在此多留一晚吧?我这就要走了,想跟他说说话。”

    赵陌正打算开口婉拒,秦柏却抢先道:“明日还要赶路呢,殿下请早些歇息。有什么话,回京后再说也是一样的。”这却是秦柏故意的。他看出赵陌下午有意回避,便也配合地把这孩子带走。如此一来,太子一行人是走哪条路回京,赵陌绝不会有知情的机会,也省得日后有人挑剔了。

    太子几乎是立刻就猜到了秦柏的用意,心下暗叹。不过,是他请求小舅舅照应赵陌的,秦柏开了口,他自然不会驳回,便对赵陌说:“既然如此,我就先跟你道一声珍重了。你好好听小舅舅的话,注意身体。我在京城等着与你再会。”

    赵陌心中忽然感觉到了强烈的不舍,他看着太子,不由得眼圈微红,却低下头去,不想让太子看见。他朝太子行了一礼,低声道:“殿下也请多加保重,侄儿祝殿下一路平安,事事顺利。”

    他带着简单的行李,领着阿寿,跟着秦柏与秦简走了。在回家的马车上,秦柏对他道:“你且在家里住一晚,明儿待殿下走了,你再带着阿寿把你的行李搬回来,我让虎勇协助你。黄佥事会让人把盯梢的人引走,免得他们发现你搬走了。之后我会再派人搬进去,深居简出,做出宅子里的人毫无变动的模样。沈太医会带着他的医僮留下,协助我等。”

    赵陌点了点头,又问:“舅爷爷,你们不把李延朝先解决掉么?对付他一个代县令,对黄大人来说,其实是极容易的事吧?他也可以让巡抚衙门出手呀?”

    秦柏淡淡笑道:“巡抚衙门上下,也就只有巡抚是知道殿下身份的,明面上总要有个理由,才好对李延朝下手。眼下最要紧的还是殿下的安危,先把人平安送走了,再对付李延朝吧。黄佥事已派人去打探过,今儿一早,上元县后衙便有两骑急速出城,一人往北,一人往西去了。往北的想必是去了京城,往西的多半是去了蜀地。这显然就是李延朝派出去报信的人了。我们没办法拦下人,只好准备随时应对京城或蜀地来人。倘若这时候就把李延朝解决了,那些人来到金陵一瞧,便知道事泄,对我们的戒心便会更高,难保不会发现宅中已经换了人。”

    赵陌恍然大悟:“所以舅爷爷是打算让他们以为一切都在李延朝的掌握中,只想着要如何对宅子里的人下手,却不会想到殿下早已在回京的路上了?”

    秦简眨了眨眼,小声问:“这是担心殿下还没到京城,追兵就赶上去了么?”

    秦柏点点头:“殿下体弱,北上难以赶路,我们只能多为他争取时间了。”

    赵陌想了想:“不如……我就不搬回来了吧?明儿我回去住。李延朝他们应该早就见过我了,发现我每日仍一如既往地出入宅子,想必更不会起疑心。否则只有沈太医主仆在,谁知李延朝会不会发现什么?”

    秦柏厉声驳回:“休要胡说,你一个孩子,如何能冒这等风险?谁知道京城或蜀地来人到达金陵后,是否会对宅中人不利?沈太医那儿,我尚且不放心让他独居,特地请了黄佥事派人去守卫呢,更何况是你一个孩子?!你给我老老实实待在家里,不许出门,先把功课补上吧。要出门闲逛,也等到事情完了再说!”

    秦柏板起了脸,赵陌顿时不敢再多说了。他缩了脖子,与对面的秦简交换了一个眼色,都老实了。

    回到家里,牛氏与秦含真都在上房等着他们呢。牛氏瞧见丈夫身上的斗篷都被雪珠打湿了,忙亲自上前为他脱了下来,抱怨说:“说好了午饭回来吃的,我还特地叫人多做了几个菜,谁知道你们都不回来,也没打发人回来说一声。”

    秦柏这才想起,今日确实忘了回家捎信,便歉疚地笑道:“是我不对,太太别生气,下回再不敢了。”

    牛氏嗔他一眼,又去催两个男孩子:“赶紧回房换衣裳去吧,我叫人备了热水,你们好好洗一洗,暖和一下。再过半个时辰,晚饭就好了。”

    秦简与赵陌齐齐应了一声,向秦含真递了个眼色,便告退下去。

    秦含真偷偷看了秦柏与牛氏一眼,见他们正说话,还没空理会她,便寻空溜了。

    她先去了赵陌的院子,秦简也在场。后者也懒得回自个儿的院子了,就在赵陌这里要了热水洗脸,又让丫头倒了热茶上来,便把人全都轰了出去,只留下秦含真与赵陌两人。

    秦简十分郑重地拉着秦含真坐下,嘱咐她道:“今儿广路一时糊涂,跟你说了些……呃……他不该告诉你的事。你为他厘清了思绪,这很好,但此事关系重大,万万不能叫外人知道的。你只当从来没听他说起过今儿的事,行么?不管对谁,你都别提,无论是三叔祖母,还是你身边的什么人。三妹妹,你能不能答应我?”

    秦含真莫名地看着他,又去看赵陌:“这是怎么了?大堂哥说的是那位贵人的事吗?我当然不会随便告诉人去呀,我又不傻。”

    秦简噎了一下,讪讪地道:“我这不是担心你年纪小,不知道事情轻重么?你不说就行了。大堂哥相信你是个聪明的孩子,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的。”

    这话听起来象是在哄孩子呢。秦含真白了他一眼,转头问赵陌:“今天的事,后来办得怎么样了?那位贵人决定要离开了吗?”

    赵陌微笑着点了点头,虽然他没把细节一一说出来,但大致的情况,他还是告诉秦含真了。秦简在旁听得直翻白眼,只觉得自个儿可能白嘱咐了。

    秦含真听完后,头一句话问的就是:“赵表哥说的那份名单,现在是不是已经送出去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