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征战末日三千年〕〔玩游戏刷黑科技〕〔阴阳女鬼修〕〔诸天万界反派聊天〕〔蜜恋百分百:恶魔〕〔美漫修仙实录〕〔主神培养基地〕〔我的星界之门〕〔快穿:这个女配很〕〔最初的寻道者〕〔一切从寻秦记开始〕〔我的冰山美女老婆〕〔低维游戏〕〔小麒麟的世界之旅〕〔权宠之将女毒谋〕〔诸天投影〕〔隐婚100分:重生学〕〔宠妻如命:霸道老〕〔柏林1943〕〔灭明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九十章 表态
    .630book.la ,最快更新秦楼春最新章节!

    黄晋成这个主意不能说不靠谱。一旦公开了太子的身份,有大批官军护送,等闲人就不敢对一国储君不利了,至少那些想要冒充土匪盗贼什么的行凶的人,就没法钻空子了。

    只是这么一来,名声上恐怕会不大好听。

    因为太子是秘密微服南下的,皇帝、东宫上下以及太医院的人还配合着撒了谎。如今京城那边还在继续粉饰太平,太子却在金陵把这层粉给抹了,岂不是公然打了自家老爹的脸?更何况,若是为了自己的安全这么做,又显得他有些怂。

    太子身为一国储君,不想那么怂。

    他还要考虑这么做的后果。白龙鱼服,不是身居高位者应该做的事。所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一国储君,明知道自己身体不好,还无视可能有的危险,只带着几个随从跑出千里以外去,晃悠了大半年才回宫,御史们肯定要闹的。从前他无所谓,但如今他身体好了,就得考虑得长远一些了,总不能让自己的名声弄得太糟糕吧?就算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他也要为皇帝着想。

    因此他直接否决了黄晋成的提议:“不成,不能公开我的身份。我得悄悄返回京城,然后从小汤山行宫公开回到宫中去。父皇既然对外放了话,说我在小汤山休养,那我就必须在小汤山休养。外头的传言如何并不重要,可我不能叫人拿住明证。”

    黄晋成眉头一皱,欲言又止。

    太子见状,便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就是个小小的李延朝罢了,哪里就吓得你等进退失据了?即使他背后有哪家王府、世家撑腰,等到他消息传递出去,再有人前来对我不利,没有十天半月也是不成的。这已经是最快的情况了,想来李延朝一个小小县丞,也不会有什么日驰八百里的骏马。他背后的人得了消息,再派人前来,又能有多快?等他们到得我跟前,要越过你等,对我下手,又要费多少功夫?休要为着十天半月后可能有的危险,便在这里惊慌失措。”

    黄晋成张张口,又闭上了。想想他好象确实不够镇定,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李延朝罢了。

    一旁汤太医等人听了太子的话,也都纷纷镇定下来,想想他们确实没必要太过惊慌了,还反过来劝黄晋成:“是啊,黄大人,不必太过高看了那李延朝,寻个法子对付他就是了。他今日才得了信,即使这会子已经把信送出去,只要我们离了这里,他又能奈我们何?蜀王府要派人来,也得知道殿下在何处,才能下手呢。”

    沈太医也道:“那李延朝兴许还不知道京城里发生了什么事,蜀王府会不会出这个手,也未可知。要知道,如今蜀王得了圣上厌弃,蜀王幼子还在想法子哄太后许他们母子在京城多留些时日,好为他自己结一门好亲。这会子殿下若真的出了事,皇上要过继皇嗣,且还轮不到他家。蜀王府能冒这么大的风险,却便宜了别人?我看这事儿多半只是我们自己吓自己罢了。”

    谁知黄晋成听了他的话,反而生出了新思路:“倘若蜀王府不会出手,却把消息透给了辽王世子,又当如何?”

    众人齐齐一愣,沈太医也有些反应不过来:“黄大人,你说什么?”秦柏与赵陌却齐齐把眉头一皱,看向了黄晋成。

    黄晋成冷笑道:“蜀王府确实要等到几日后才能得信,也还要斟酌平衡过得失,才要决定是否下手,但辽王世子却不必。他如今正得圣宠,若是殿下有个万一,怕是立刻就有机会入主东宫。蜀王府难保不会借刀杀人,事后再把辽王世子供出来,他们好坐收渔翁之利。再者……”他转向赵陌,冷冷地看了后者一眼,“谁知道辽王世子是不是会比蜀王府更早收到消息呢?”

    众人这下都明白他的意思了。沈太医等人闭口不言,秦柏则正色对黄晋成道:“黄大人,你对广路猜忌得有些过了。他一个孩子,被生身父亲一再错待,本已够命苦的了,你又何必一再雪上加霜?这不是君子该做的事。”

    黄晋成也郑重地对他说:“永嘉侯与他素来亲近,难免会偏着他些。只是你又怎能保证,他不会生出妄念来?不管辽王世子待他如何,他终究是辽王世子的嫡长子。只要辽王世子成了储君,他便是现成的皇太孙。虎毒不食子,他到时还是会风光还朝的。即使碍于王家,他不会有得登大宝的机会,至少也会得封一个王爵,悠然做一闲王,富贵一世。岂不是比他如今的境况要强得多?更何况,辽王世子得势后,王家还能不能做得主,尚是未知之数呢。”

    秦简听到这里,忍不住开口替赵陌辩解:“晋成叔,你别把广路想得太坏了。你说辽王世子虎毒不食子,可王家人却是不会顾虑这些的。你以为他们不会对广路不利么?眼下辽王世子只是一个世子,他们还能勉强容得下广路。辽王世子若真的做了储君,广路就只有死路一条了。他又不是傻,为什么明知道前头是死路,还要帮他父亲?他父亲待他那么刻薄,他才不会念那父子之情呢。”

    黄晋成闭口不语,但他的神色,很明显对秦简的话不以为然。

    赵陌默了一默,抿抿唇,开口道:“黄大人猜忌我,是因为觉得我对我父亲还有孝心,认为我会一心为了父亲的大业着想,也是为了自己的前程。那……我少不得要表个态了。”

    他转身跪在太子面前,正色看着对方:“殿下,此时此刻,我若只是发个誓,您想必是不会信的,那我用别的法子来表明自己的清白,不知是否可行?”

    太子微笑着对他道:“不必如此。晋成怎么说,那是他的事。我却是信你的。与你相处了这半个多月,难道我还不知道你的为人?别为了旁人几句话,就做出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来。”

    赵陌眼圈瞬间红了一红,但他很快忍住了:“我不会后悔的。我在父亲那里住了些时日,常往他的书房去,看到他书案上有些书信,乃是与王家关系密切的官员写给他的。我虽然未能一封封看过去,却也知道那些都是什么人。我把这些人的名字写下来,交给殿下,殿下只管处置他们去。想来我父亲与父亲兄弟反目,能在朝中立足靠的不过是圣眷与王家。论圣眷,他自然比不过殿下。剩下的王家,又能有多少能耐?殿下一句话,就足以压倒他们了。去了王家爪牙,王家再无能为力,我父亲也就老实了。”

    他这话令众人都吃了一惊。秦柏叹气,心中却是不希望看到他与赵硕父子间闹到如今这个地步的。这一步走了出去,王家若是知情,只会对他更加杀之而后快。赵硕若是知情,剩下的那点父子之情也不剩什么了。

    黄晋成抿了抿唇,没有说话,眼中的惊讶之色却溢于言表。他觉得赵陌真的是疯了,怎会做到这一步?难不成真是自己误会了?不过他又想到,赵陌一个孩子,能知道多少王家党羽?兴许只是明面上的那些吧?

    太子郑重看着赵陌:“你不必如此。这事若叫你父亲知道了,你又当如何?”

    赵陌不答反道:“他上京原不是冲着储位来的,而是为了得封世子。妄想得到皇储之位,乃是王家的想法。如今父亲已是世子,只是骑虎难下,等他发现殿下健康无虞,他所求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他又怎敢再有妄念呢?到时候,自然是各归各位,一切也就太平了。至于我……原不过是个弃子,那时也依旧是个弃子,自然是继续待在原本的位子上。”

    太子露出了几分难过之色:“傻孩子,你这是要将自己陷于绝境了。不过是为了防一个李延朝罢了,你何苦为我做到这个地步?我难道还要靠你一个孩子,才能平安返京不成?却是我往日轻率,不肯听你劝说,反连累你到这个地步。”

    赵陌抿嘴笑了一笑:“殿下何出此言?原是广路心甘情愿的。这半个月,广路……也过得很好。”

    他收了笑,又继续正色对太子说:“那李延朝不过小人,即使送出了消息,也需得防他盯梢,泄露了殿下行踪。殿下只管与黄大人商议如何回京,李延朝就交给我好了。他一个小小县丞,在上元县也不过是仗了金陵知府的势,我去向金陵知府告状,说李延朝有私心,要为蜀王府出气,报复于我,看那金陵知府还会不会继续给他撑腰。李延朝一去,殿下少说也有十天半月不必担心行踪泄露。等到那些意图对殿下不利的人来到金陵,也还有我做那挡箭牌呢。殿下只管放心回京。”

    秦简忍不住道:“你要做什么挡箭牌?广路,你可别做傻事!”

    赵陌回头冲他笑了一笑:“放心,我能做什么傻事?不是有巡抚衙门护着我么?说不定到时候连金陵知府也会护着我了。我父亲的名头暂时还是能唬一唬人的。无论是谁派人来,也不可能大张旗鼓地说出自己的目的。我便借着金陵三层官府的势,与他们耍弄一番,他们又能奈我何?”

    秦柏忍不住插言道:“你这孩子,休要再说下去了。要做挡箭牌,还有我呢!黄大人他们也不是酒囊饭袋,要靠你一个孩子来保护殿下。这是大人的事,你只管读书去吧!”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