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野蛮姐姐〕〔地球修炼时代〕〔制霸三国之最强系〕〔重生东汉末年〕〔都市之全能修真〕〔高升〕〔无敌吞天诀〕〔极天至尊〕〔龙组战兵〕〔恰我少年时〕〔废柴小仙:太子,〕〔重生在神话世界〕〔闪婚绝恋,总裁情〕〔魔欲仙缘〕〔魔封九天〕〔超级传奇巨星〕〔钻石王牌之投手归〕〔电弧中的高级玩家〕〔仙藏〕〔重生之折腾年代巧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八十九章 请罪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旦下了决定,赵陌就不想再拖延下去了。秦含真本来还劝他等自家祖父秦柏回来后,就把事情摊开来说清楚,又或者直接去黄晋成那里寻秦柏,正好借秦柏的势敲打一下黄晋成。有秦柏在,看黄晋成还好不好意思为难未成年人。

    黄晋成是武官,被派到金陵城来,很明显是为了保护太子安危而来的。只要他不节外生枝,赵陌想要说服太子提前回京,成功率就会大为提高,李延朝那边也更好对付,更别说秦柏多半会帮忙的。

    赵陌却道:“事关重大,还是别拖延了。我跟黄大人有什么好啰嗦的呢?还是先去寻太子殿下,把事情说清楚吧。”

    秦含真秒懂。所谓擒贼先擒王,只要搞定了太子,旁人确实就不再是麻烦了。

    赵陌告别了秦含真,再次离开了。秦含真一直送到大门外,远远看着他的背影离去,心里忍不住想叹气。

    这趟江南之行,本来还以为只是旅个游,散个心的,没想到会发生那么多事。

    仔细想想,自家祖父多半对太子的行踪心知肚明,只是不知道是何时得知的。回想起秦柏在京城时,刚进宫与皇帝见了一面,回家后毫无征兆地,就忽然提出要回老家祭祖,莫非就是那时候从皇帝那里听说了消息?

    怪不得呢,他那时走得那么急,催着长房与二房把分家的事给办好了,没几日就要出发南下,一路上赶紧赶慢地,硬是比正常行程缩短了半个月的功夫,提前抵挡江南。因着遇上大风雨,他竟然又丢下一家老小,自个儿与黄晋成先跑来金陵城了,想必是急着要见太子吧?

    还有,到达秦庄后,秦柏时不时地就要出门,每次只带了周祥年或者虎伯,也不说去了哪里,拿个闲逛做借口。他当时定是去见太子了吧?他到江南来,是因为不放心太子微服在外?

    还有秦柏忽然间在城里买了两处宅子并一处店铺,一处宅子自住,另一处明面说没买,却是买下后给了太子一行人落脚,店铺平白送给了叶大夫,这是为了方便太子在城中避寒并看大夫?

    秦含真心中感叹万分,想着自家祖父也算是用心良苦了。若不是今日赵陌说破真相,秦柏大概会一直瞒着家里吧?当然了,这种机密不可能随便乱告诉人去的,却不知道秦简怎会也知情?多半不是自家祖父说的,而是在外头遇见太子的那一回知道的吧?那回他与赵陌一同在镇上遇见了“赵公子”。赵陌自然认不出太子,但秦简却不可能不认识这位亲表叔。如此一来,在这个家里不知道太子身份的成员,恐怕就只剩下祖母牛氏与她了。而现在,她也知道了……

    秦含真回头看看正房的方向,觉得自己还是别告诉自家祖母的好。

    她回到正院的时候,牛氏刚刚睡完一觉醒了过来,一边在丫头的服侍下整理衣饰,一边打着哈欠问孙女:“你祖父和简哥儿还没回来么?她们说广路回来了,这会子在哪里呢?离饭时还早,要是你们肚子饿了,就叫人出去买些点心回来吃吃。咱们刚搬回来,厨房多半没有备下热点心。”

    秦含真笑道:“厨房有点心,我方才问过了。不过赵表哥听说祖父和大堂哥不在,祖母您又睡着了,与我说了一会儿话,便离开了,说是过后再来向您请安。今天的午饭,大概又是我陪您吃吧。”

    牛氏面露疑惑:“怎么了?你祖父跟简哥儿有事不能回来么?”

    秦含真笑笑,没有回答。赵陌说来之前打发阿寿去了黄晋成处报信,若是黄晋成与前去拜访的秦柏、秦简得了信,恐怕就得商量一下接下来的应对了,秦柏与秦简不可能心大到回来吃午饭吧?

    她只对牛氏道:“不知道呀。祖母睡得好不好?要不要再歇一会儿?”

    牛氏轻易地就被她岔开了话题:“睡得挺好的,吃过午饭我再打个盹,应该就能歇过来了。唉,庄上不是不好,热闹得很,但热闹的日子过得多了,也挺腻烦的。咱们才搬回来小半天,我就觉得舒服极了。果然,过日子还是要清静一点的好。”

    秦含真陪着她笑了。

    赵陌很快回到了淮清桥的宅子,站在大门前,他脚下顿了一顿,便又迈开腿跨进了门槛。

    沈太医正在前院与人说话,见他回来,有些惊讶:“世孙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要在秦家用午饭么?”

    赵陌抿了抿唇,不答反问:“伯父在哪儿?我有事要告诉他。”

    沈太医皱了皱眉头,正要回答,就听得书房方向传来了太子的声音:“是广路么?我在这里,你过来吧。”

    赵陌走了过去,只见太子坐在书房的长榻上,手里拿着一卷书,旁边的小几上摆着热茶与点心,一名内侍穿着小厮的衣裳,立在一旁听候吩咐。书房里温暖如春,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而闲适。

    赵陌晃了晃神,但很快就定下心来,一步步迈上前去,在长榻前跪倒:“伯父……不,殿下,赵陌是来向您请罪的。”

    太子面上微微变色。他看了内侍一眼。后者躬身一礼,迅速退了下去,把书房的门关上了。沈太医这时候已经追到门边,听到了赵陌的那句话,也是满面意外。他与内侍对视了一眼,犹豫了一下,决定去把侍卫统领与汤太医找过来。

    等到沈太医等人齐聚在书房门前,连黄晋成也领着秦柏与秦简、阿寿走进大门的时候,赵陌已经向太子请过罪,并且将自己所知道的所有关于李延朝的消息都说了出来。

    他正色道:“殿下,此事不可轻忽,还请殿下慎重以对。李延朝不过是小小蝼蚁,但他背后的蜀王府与涂家却不可小看。殿下安危关乎江山社稷,还请您早日返京。”

    太子看着他,低低地长叹了一声。赵陌听闻,不由得把头垂得更低了些。

    太子轻声道:“你先起来吧。”赵陌磕了一个头,听话地站起身来,恭敬地退到一旁侍立,听候吩咐。

    太子看向赵陌的目光有些复杂。他其实早就盼着赵陌能把话说穿,不要再装作不知情的模样,对他这个伯父多信任一些。然而,等到赵陌真的把话说穿,向他这个太子殿下——而不是伯父——请罪赔礼的时候,他心里又有些不是滋味了。赵陌从下跪开始,就只唤了他一声“伯父”,往后只叫他“殿下”了,显然是要跟他生分了吧?这些日子以来,他与赵陌相处得很好,难道这段温馨而愉快的时光,真的就此结束了么?

    想了想,从一开始,好象就是他在向这个孩子说谎呢。如今又怎么好意思指责这孩子欺骗了他呢?

    太子柔声对赵陌道:“你不必说什么请罪的话,当初是我骗你在先,要说有错,那也是我先犯了错。你这孩子素来聪明,会猜到真相,也是理所当然的。我只是不明白,你先前一直不肯说的,为何如今又改了主意?是谁劝过你么?是永嘉侯?”

    赵陌摇了摇头,眼神忽然柔软下来:“不是的。我去寻舅爷爷,可他不在家,受邀去了黄大人那里。我只跟秦家三表妹说了几句话。我……”他顿了一顿,不确定暴露出秦含真来,是否一个好主意,但若是昧下秦含真的功劳,他心里又过意不去。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决定要说出来:“我心中烦恼,忍不住向三表妹倾诉,是她的劝说让我明白了什么是轻重缓急。我心中便是有再多的顾虑,也及不上殿下的安危。哪怕殿下从此厌恶了我,我也不能再装傻下去了。”

    太子笑了笑:“傻孩子,我怎么会厌恶你?”接着他又补充一句,“小舅舅家的含真丫头,也是个好孩子。她劝你劝得好,我还要谢她呢。”

    赵陌还在猜想太子这话是什么意思,后者已经抬起头,扬声道:“外面的人进来吧。”

    门开了,秦柏、黄晋成、东宫侍卫统领、汤太医、沈太医……连秦简都一起进来了。众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些一言难尽。

    秦柏首先看向赵陌,面露欣慰之色:“广路,你这个决定做得很好。”他又转向太子,“殿下也该考虑回京的事了。这一趟行程需得保密,但黄大人有职责在身,不能一路护送,只能让他派出心腹随行。殿下这一路上的安危,还是要靠东宫侍卫们。为了确保殿下路上不会因为天寒与劳累而生病,两位太医也得带上一位,另一位却需得留在金陵,帮忙牵制那李延朝才好。”

    秦柏一旦知道了李延朝的事,短短的时间里,已经想好了应对之法。他甚至还想到:“若是能请动叶大夫随行,就再好不过了。即使为保密计,不能让叶大夫知道殿下的真实身份,也可以事后宣召他入京。殿下的身体虽已大好,日后难保还有用得上叶大夫处。他若在京中行医,殿下便要方便得多了。”

    太子想了想,道:“不必如此。叶大夫为家人考虑,已经决定近几年里都不会离开金陵府。我又何必强人所难?我的病情已经大有好转,接下来只需要按时服药休养就够了。汤太医与沈太医的医术都十分精湛,在金陵期间,他们向叶大夫请教,医术也有所提高。我有他们随行,便已足够了。”

    这话就代表太子已经同意了秦柏与赵陌的提议,提前回京。这个基调一旦定下,众人就好做后头的安排了。

    首先提出异议的是黄晋成:“正月里运河停航,殿下若改走陆路,只怕太过颠簸了,殿下未必受得住。况且这一路上还不知会遇上什么人,那李延朝若是早早递信出去,派人沿路埋伏,殿下危矣!与其冒偌大的风险,倒不如明着打出东宫旗号,一路由官军开路,护送殿下回京。即使有肖小意图不轨,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空间:慕少,〕〔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神医狂妃:邪王的〕〔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重生国民男神:九〕〔沈娴秦如凉〕〔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