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荒岛求生系统〕〔诗意的情感〕〔变身之雾海心核〕〔一吻成瘾:总裁老〕〔光之雇员〕〔浮游圣尊〕〔重生七十年代:军〕〔美女总裁的修真高〕〔逍遥大亨〕〔女总裁的逆天高手〕〔穿越反派之子〕〔阴阳郎中〕〔至尊少年兵王〕〔重生之武神大主播〕〔校花的修真强少〕〔柯南世界的怪盗〕〔幻想秘闻录〕〔最强西游直播间〕〔诸天超级神豪〕〔悬命游戏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六十三章 舒适
    ,更新快,,免费读!

    秦含真很快就跟着祖父秦柏与祖母牛氏,搬进了金陵城的新居。大堂哥秦简为学业计,自然也是跟着一起走了。

    新宅子位于夫子庙附近,乃是一处闹中取静的所在,离街区不远,周围住的邻居也都是正经知礼的人家。秦柏从购宅开始,整理房子与搬迁的过程都很低调,不曾公开宣扬过自己的身份。附近的人家只道新邻居是一位家财丰厚的老乡绅,带着老妻与孙女侄孙住进来,便按照礼数来问好。秦柏也命周祥年和虎伯客气地招呼了人家,送些自家做的糕点作为见面礼,却并无深交的意思。大家维持着客气却疏远的关系,彼此倒也自在。

    宅子是三进的,其实是三路三进的格局,也就是九个院子。

    正中一路,前院正房正开五间,并没有东西厢房,两侧沿着墙根盖了檐廊,方便人行走。正屋宽大又通风,用碧纱橱隔成几个小间,既有正厅,也有地方做餐厅、茶室、外书房等等,是用来待客的所在。正屋东西尽间都有小门通后头院子的游廊,门一关,就把前后院隔绝开来了。虽说没有正式的二门,倒也内外分明。

    前院后头是正院,端端正正的正房三间带两耳房,并东西厢房各三间的格局,正房还多盖了一层楼,也有五间,此时已打扫干净了,只是暂时空着,摆些桌椅长榻暖炉屏风,以备观景时使用。正房楼下是秦柏与牛氏的住所,牛氏又指了西厢房给秦含真住。东厢给秦含真做个小书房,虎嬷嬷与魏嬷嬷也可以带着丫头在那里做针线。

    后院有一列排房,正好做了丫头婆子们的住处。新布置房屋院子的时候,秦含真特地嘱咐过,把这个小院里原本封住的井口重新开通了,方便用水,又另外空出一间屋来做浴室,在屋外彻了简易的灶台,随时可以烧热水。

    宅子的东西两路都是一样的格局,没有厢房,三个院子都只有一间大大的正屋,两侧不是白墙,就是窄窄的檐廊,或是种些树木,点缀几样湖石,以作装饰。东路前院与中院都给了秦简和他的随从住,由得他布置去。后院则做了仆役房。

    西路则是给赵陌留着,同样的安排,如今暂且叫他留在江宁的两个随从带着行李搬了进去。后院是做厨房使了,正好有个小门与正路的后院相通,后者与东路的后院也有小门通行,正好方便仆役们来往。当然,夜里前院上钥,这两边小门也会锁上的,不许家下人等随意乱走。

    如此小小巧巧的一处宅子,住进秦柏祖孙,再添一个秦简与赵陌,并男女仆妇,倒也井井有条,并不让人觉得拥挤。

    宅子本有八成新,又经过重新修葺,加修了暖炕与火墙,改善了炉灶和下水道,即使是在大冬天里,室内也是温暖如春的。周祥年事先特地找人重新整理过院子里的花木与湖石、水池、檐廊等,如今一点儿衰败的样子都没有。秦柏一行人才搬进来,就立刻感到这屋子比六房祖宅住得要舒服。

    秦简觉得这简直不合理。他向堂妹秦含真吐嘈说:“当初祖父命人在秦庄翻修祖宅的时候,也不知找了何人主事,他一定中饱私囊了,要不然就是他其实是个无能之人,什么都不懂。建出来的宅子,也就是外表看着气派,住起来却一点儿都不舒服。冬天里人在屋中,门窗都关严实了,总觉得寒风好象从四面八方吹过来,脚底下还有凉气渗入,身上、脚上明明没有沾着水,却总有一种湿答答、粘乎乎的感觉,除非整天抱着火炉、手炉烤,否则身上根本干爽暖和不起来。我本以为江南就是这样的天气,如今才发现,其实是屋子没建好!等我回了京城,一定要向祖母告一状!”

    秦含真就笑道:“照你这么说,那人可能有些冤。咱们在其他房头的屋子里,也没觉得有多暖和。江南的冬天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你会觉得这宅子好,是因为取暖的设施做得周全些,不过也容易上火。所以,大堂哥要记得多喝些清润的汤水哟。”

    秦简笑着瞥了她一眼,也不多说。反正他现在就认定了,祖宅一定是没有翻修好。连三叔祖新买不久的宅子,简单做了修整,都能让人住得如此舒服,那主持祖宅翻修工程的人,只需要稍稍用点儿心,还怕建不好房子么?可见都是他的错!

    秦简这一路南下,没少见识下人们贪污主人家钱财的各种花样。他深知主持祖宅翻修的人一定也干净不到哪里去,正好寻个机会拿对方开刀,借机刹一刹侯府下人们的歪风邪气,免得他们把秦家的主子们都当成好哄的傻子了,随意糊弄!

    不过,这是以后的事了。难得住进这么舒服的宅子,外头的气温除了潮湿阴冷一些,倒也不如京城寒冷,所以秦简索性就专心一致地宅在温暖的房间中读书,族兄弟们的各种呼唤邀请,他就少去理会了。大冷的天,又时不时来点雨雪,谁有空整天往外跑呢?

    秦含真也窝在自个儿的房间里,坐在炕上,穿着夹袄,热乎乎地背书抄书。她的功课开始与秦简、赵陌他们有了不同。赵陌更多的是要学习道理,开拓心胸,秦简则开始钻研四书五经,研究科考文章技巧,秦含真只需要能背得下课文,能理解先贤文章的道理,就可以了,不必钻研太深,更不必学习什么八股学问,倒是可以在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方面多用点心思,陶冶情操。

    先前收起来的琴翻出来了,赵陌前些日子送的黑白玉围棋子摆上了新买的棋盘,就放在炕角处,秦含真又让人从附近的街市里买了上好的画笔、颜料和纸张。秦简一笔一划地教孙女儿,从最简单的白描花鸟开始,还寻了不少名家画谱给她做参考。

    秦含真也见过不少名家字画了,眼界是有的,一路南下时,也见识了些山山水水,更别提还有现代时的见闻做打底,只是手上的功夫还不到家,想到的东西还画不出来罢了。她想到这个时代还没有相机,她若想将记忆中的画面留存下来,唯一能指望的就只有画笔,心情便沉静下来,耐心地跟着祖父学起画来。她在京城里跟着曾先生学过点基础技法,倒也还跟得上秦简的进度。

    学习的日子是充实而忙碌的,不过以秦含真的性情,生活中当然不可能只有学习。先前住在六房祖宅里,与族人比邻而居,每日都与族人来往,还有不熟悉的六房下人围观,秦含真真是觉得事事都不自在。

    如今可好了,住进了自家的宅子,秦简住在东路,除了每日来向叔祖请教功课,以及一日三餐过来吃饭以外,一般都会待在自个儿的地方。他带来的那些下人也不会对三房的生活方式指手划脚的。所以秦含真总算可以吃点儿自己爱吃的东西,随心所欲地说点儿玩笑话,聊点八卦了。

    秦含真吃得惯米饭,却不大喜欢六房祖宅厨子做的甜丝丝的江南菜色;祖母牛氏则是念叨着她的面条和油泼辣子,念叨许久了,如今病好了也不必再忌口;祖父秦柏虽然是南方人的口味,但毕竟在北方住了多年,饮食习惯也不可避免地受了影响,而且还对美食有点儿挑剔——多亏三房南下时,是带了厨子的,虎嬷嬷也非常擅长做西北的面食,三房祖孙连带一个秦简,总算能吃得舒心些了。

    不过,偶尔他们也会到附近的酒楼饭庄里下馆子,特别爱去那些享负盛名的老字号。难得来江南一趟,不尝一尝本地的美食,岂不是白来一趟了?

    吃完了美食,秦含真回到家又写起了长信,依旧是给二堂姐秦锦华的,正好馋馋她。秦简知道了她的行径,不止一次地大喊卑鄙,接着自个儿也去写上一份了。

    一家子在金陵城里过得乐不思蜀,秦简也不回族里去了,倒是宗房每隔几日就会打发族中子弟来问候。

    冯氏派过来给六房充作向导指引的那一房家人,其实是一向负责往来金陵城办事的,姓曲,这些日子也一直尽忠职守,给六房帮了不少忙。想着他们一家是宗房派过来的,秦柏与牛氏都很念宗房的情,对来人也十分亲切。当中有一二个后生不知是真心还是假装,摆出一副好学模样,拿了自个儿的书本或文章来向秦柏指教问题,或是跟秦简谈诗论文,无论是秦柏,还是秦简,都好好地为他们解了惑。

    从这些人嘴里,秦柏也知道了,族学的事因为进展太过缓慢,族里已经有德高望重的老者抱怨过宗房的秦克用了,还说秦克用既然有事要忙,腾不出手来,索性把族学交给别人负责,也省得妨碍了正事。如今宗房族长正教训次子秦克用呢,看起来不大希望把这桩好事让给别的房头,所以就数落起儿子的态度来了。

    秦柏不管这些事,只当不知道,秦简倒是私下里跟族兄弟们讨论过几句。有没有结论无人知道,但他又交好了几位族兄弟,倒是真的。

    没过几日,先前曾经与他常在一处玩耍的几个族兄弟找了过来。他们倒不是又来怂恿秦简出去玩乐了,家中长辈都在严厉禁止他们“带坏”六房的长子嫡孙呢。他们此行的目的,一是为了将族里听闻的最新消息告诉秦简,二是为了把赵陌的来信给秦简捎来。

    赵陌在旅行路上送信来了。只是他不知道六房已经搬进了金陵城中,所以送信人仍旧将信送到了六房祖宅。与信一并送来的,还有沉沉的一箱子东西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阴倌法医〕〔娇妻还小,总裁要〕〔嫡女嚣张:鬼王独〕〔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萌宝来袭:总裁爹〕〔蜜爱春娇(种田)〕〔顾少的独家挚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