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官场日记〕〔名门惊爱:总裁的〕〔变身之女侠时代〕〔决战白日门〕〔盛华〕〔玩锤子牧师〕〔病娇宠:黑萌嫡医〕〔名门盛宠:军少,〕〔重生之天尸有毒〕〔修真聊天群〕〔蜜爱不限时:娇妻〕〔末世之宠物为王〕〔重生之杀手至尊〕〔时空位面大穿梭〕〔穿越者纵横动漫世〕〔哈利波特与秘密宝〕〔重生白蛇传〕〔重生之权宠病娇王〕〔赛尔号之星河战役〕〔四重分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五十九章 愁绪
    ,更新快,,免费读!

    秦含真将账目上的疑点给弄清楚了,便开始专心打理夫子庙附近的宅子。负责整修房屋的管事将一应账目明细报了上来,她对了又对,查了又查,再三确保无误了,才把后续的银子拨了下去。

    购置新家具的事,她也不担心。与族姐妹们相交的时候,她就听说过其中一位族姐的舅家是做木材家具生意的,家里有个相当大的作坊,做工质量有口皆碑。她去寻了这位族姐说话,请对方的父母牵线搭桥,寻对方的舅家买了一批家具。她亲自带着虎伯往新宅子那边验收,对这批家具的款式和质量都很满意,真可算得上是物美价廉了。

    这一笔生意,秦含真得了实惠,又快又好地买到了想要的家具。而族姐一家又得了中介的报酬,小小发了一笔,对六房更加友好了。族姐的舅家得了一笔大生意,自然也十分欣喜。

    如此皆大欢喜,人人都得了好处,族里其他几个房头也有人看着眼热,忽然发现秦柏这位六房新回归的金大腿,其实不仅仅是能给秦氏一族出资建造族学,指点子弟读书,还有给看得顺眼的族人些许贵重的礼物或赏赐的,只要搭上了六房,有的是挣好处的机会!一时间,族人们对六房上下更加殷勤了。

    这种事,自有秦柏与秦简去料理,秦含真不必去理会。她这回办事办得好,很是得了祖父、祖母的夸奖,连堂兄秦简也有些酸溜溜地夸她聪明能干。有小堂妹做对比,他得在淮青桥那座宅子上花更多心思才行,不能叫秦含真给比下去了。

    至于赵陌,自然更是赞得她天上有地下无了,说得她脸都红了。

    赵陌出发的日子已是定了下来。起初他想到要与舅爷爷、秦表妹分开,心中还有几分不舍,但一想到,他不过是到外头逛一圈,腊月前就一定会回来了,顶多就是离开个把月的功夫,那点不舍就化作了期待,心里想的是要给舅爷爷、舅奶奶和秦表妹买些什么礼物回来。

    他还想到,秦表妹总是念叨着要四处游历,增长见识,却因为是女儿家,年纪又小,不得自由,他就替她去看外头的世界好了。等他回来,就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告诉表妹,只当她也与他一块儿出去游玩了一般。

    赵陌自从有了这个心思,就把它当成是秘密埋在了心底,预备要在路上做点什么,好在回来后给秦含真一个惊喜。

    秦含真自然不知道他有什么小心思,倒是开始啰嗦他出门的事了。路上要小心啦,要穿够衣服啦,注意睡眠充足啦,不要吃街边小摊的食物啦,要带够日常常用的成药啦,不要丢下随从一个人去陌生的地方啦,不要随便跟着陌生人走啦,不要乱花钱啦,不要沾酒、赌之类的“坏事”啦……林林总总,最后还提醒他,路上花钱要注意记账,免得不知不觉把钱花光了都不知道。

    虽然有秦家的人一路照顾,赵陌就算花光了钱,也不会饿肚子,无家可归,或是没法回江宁来。但出门在外,身上没有钱,总是不方便的。他若肯开口,无论是周昌年还是何信,哪怕是李子,肯定都乐意借他点银子,不过以他的性情,大概拉不下这个脸吧?

    赵陌听了,有些哭笑不得:“表妹,我其实出过远门,没你想的那么糊涂。”居然连记账的话都要嘱咐他了,生怕他不知道自己兜里有多少银子可花。

    秦含真干笑两声,脸上有些讪讪地:“我也就是白嘱咐你一声而已,有备无患嘛。最近帮祖母看账,真是看到什么都要条件反射地说一声记账。”

    赵陌没听懂:“什么反射?”

    秦含真干笑三声:“没什么,没什么。”迅速而有些生硬地转移了话题,“对了,我祖父祖母刚收到了京城来的信,说起我们家在米脂那边的产业,今年的收入估计刘账房要亲自送到京城去。还好我父亲就在京城,可以接收,估计除去一些必要的花销,也有千把两银子吧。本来祖母说没必要专门送去京城,保不齐什么时候,我们还要回米脂的。但刘账房想要借机会上京见见世面,还特地求了王翰林家送年礼的人捎带上他,祖母也只能由得他去。说起赵表哥你好象手上也有些产业,今年年关要报账吗?你人在江宁,京城那边方不方便给你送消息过来?银子是存在京城,还是送过来给你使?”

    赵陌看了她几眼,微微一笑,也没有继续追问,只答道:“我今年新添的产业,入息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但如果添上我父亲给我那几处母亲陪嫁的产业,应该也有几千两银子。我也不知道今后会如何,倘若真要留在江南,迟早还是要让人把银子给我送过来的。表妹有什么主意?”

    秦含真能有什么主意呢?只是劝他:“别总想着要留在江南,这边再好,你也没几个熟人。不过要是方便的话,把银子送过来也没关系,你正好叫手下的人收罗些土产,将来带回京城去卖,转手也能挣不少银子。现在你父亲是靠不住了,你能拥有独立自主的经济来源是非常重要的。虽说你母亲的陪嫁产业不少,还有你外祖父那边也会给你东西,但这些都是你父亲知道的,不定什么时候他就要开口收回去,你想要拒绝都难。不如秘密添置些你父亲不知道的产业,存点儿私房钱,也算是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这个时代,讲究父母在时,儿女不能有私产,一旦有了,就是大逆不道,不孝之极——当然,私底下做儿女的怎么想,那是另一回事。秦含真对此全无概念,完全不觉得自己教唆赵陌秘密添置私产的建议有什么大不了的,反而觉得赵陌很有必要这么做。

    赵陌不但没有生气反驳,反而双眼亮亮地微笑看着秦含真,道:“表妹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的。我也早有这样的想法了。这趟南下,我带来了母亲生前的几个陪房,就是看在他们都是擅长经营的人才份上。到了这江南地界,正是他们大展身手的好机会呢。我说可能会留下来,也不是打算长长久久地在此定居,不过是想多留些时日,给自己多找一条后路罢了。”

    秦含真这才放心了,不过还是嘱咐道:“那也不必在此多留些时日,你跟着我们一起行动就好了。不然把你一个人丢在江南,我和祖父、祖母、大堂哥回京去,也放心不下呢。”

    赵陌微微一笑,心想自己身边也有好几个随从跟着侍候,哪里就是一个人留在江南了?不过秦含真的关心,他总是很受用的,只管安心领受便是。

    没过两日,赵陌就跟着周昌年与何信一道出发了。他们预备先去上元县,再沿着来时的路,重回镇江,一路坐船由运河南下,先往常州、苏州,再转道松江,然后改走陆路前往杭州,再北上湖州,沿着宜兴、溧阳这一路,重回江宁。若是一切顺利,他们应该能赶在腊月初八前回来。

    秦含真陪着祖父、祖母,并大堂哥秦简一并到庄子入口出送行了。兴许是因为这仅仅是一趟短途旅行,顶多两个月的光景,赵陌就会回归,大家都没有多少离愁别绪。秦柏与牛氏嘱咐了些路上小心的话,吩咐周昌年与何信好生照看赵陌,接着便是秦简拉着好友,再三重复他想要托赵陌买的东西清单了。

    赵陌能出这一趟远门,秦简却只能留在族里跟着秦柏读书,他心里就别提有多么羡慕嫉妒恨了。

    等到赵陌一行人的马车走出了老远,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秦简还依依不舍地看着天边发呆呢。

    秦含真推了他一下:“大堂哥,我们要回去了。外头风这样大,你不觉得冷吗?”

    秦简长长地叹了口气:“我心中的愁绪,风再大也是吹不散的,哪里还能想起冷来?”

    秦含真听得好笑,抿嘴忍了一忍,才道:“那你继续吹吧,我先跟着祖父祖母回去了。不过你吹风归吹风,可别吹出毛病来。回头大伯祖母和二伯娘怪到我们三房头上,我可是不会认的。”

    秦简无语地瞥了她一眼:“小丫头,什么意境遇上你,都是白搭了。三叔祖这样有学问的文雅人,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俗人孙女来?”

    秦含真笑着说:“俗人有什么不好?世人多是俗人。大堂哥虽自认为不俗,但还不是要跟我们这些俗人一样过日子?赵表哥就是出门旅个游,不到两个月就回来了。你平日也没跟他天天待一块儿玩耍,怎么忽然就依依不舍起来?”

    秦简叹道:“广路此去,是去游历四方,增长见闻的,也是去玩的,我羡慕他还来不及,有什么好不舍的?”

    秦含真听了,不由奇了:“那你还有什么愁绪呀?”

    秦简深深地看了堂妹一眼,一脸的欲言又止。

    秦含真却是懒得听他吊胃口:“爱说不说,我忙着呢。祖母那儿有一大堆的账要我帮忙对,我可没功夫陪大堂哥你磨蹭。”

    她这话倒不是撒谎的,先前因新宅子的事,她办得漂亮,牛氏到了年下,不大耐烦看账,就把孙女叫来做了帮手,也是借机教导她中馈的意思。虽然早是早了些,但孙女聪明嘛,她也就乐得轻松了。秦含真一边要忙功课,一边要看账,可忙可忙了。

    秦简见小堂妹问得直截了当,也只能答得直截了当了:“先前四叔捎了信来,你可还记得,他在信里说了什么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空间:慕少,〕〔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神医狂妃:邪王的〕〔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重生国民男神:九〕〔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