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夫当官〕〔湾区之王〕〔狼王的娇宠〕〔妖帝撩人:逆天邪〕〔甜妻难追:总裁老〕〔国民初恋:追男神〕〔篮球在左,梦想在〕〔霹雳大江湖〕〔诸天万界反派聊天〕〔随身空间好种田〕〔夜虎〕〔都市超级修真妖孽〕〔重生之万道剑帝〕〔陆先生,强势锁婚〕〔莫斯科1941〕〔重生隐婚:恶魔娇〕〔极品女总裁〕〔蜜吻999次:乔爷,〕〔神豪的妖孽人生〕〔我是个葬尸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五十八章 疑云
    ,更新快,,免费读!

    秦含真觉得这账目不对劲。东西太多了,尤其是夫子庙附近那处宅子,秦柏当初买它的时候,就是图它够新,不必大整,里头还有不少八成新的家具,可以直接拿过来用。她是亲身去实地考察过的,大致上也知道应该添置些什么。

    这张清单上的物品实在是多到离谱了,即使把那宅子里原本的家具全都换成新的,也还绰绰有余。照理说,派去整理房屋的人不应该会出这种低级错误,那又是什么缘故呢?

    秦含真近来没少听小黄氏在族中公账上做手脚,中饱私囊的传闻,眼下看到这明显与实际情况不符的账目,思路也不由得往那边跑了,疑心是外院有哪个管事的胆大包天,敢在秦柏与牛氏这两位主人的眼皮子底下捣鬼?!

    秦简先前并不清楚秦柏购宅的事,听到这里,忽然想到了什么,忙问秦含真:“三叔祖这是买下了夫子庙那边的宅子?先前我竟没听他说起,还以为得再过些时日,他才会定下要买呢。不过为什么会是这一处?三妹妹不是更喜欢淮青桥附近那座宅子么?”

    秦含真就把秦柏告诉她的几个理由转述给了秦简听,又道:“其实我也觉得挺可惜的。不过淮青桥那边的宅子比较清静,要整修起来也更麻烦,祖父是急着要搬,才会选择了夫子庙这一处宅子。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那边是闹中取静的地界,离繁华的商业区近,买东西方便。”

    秦简沉吟:“三妹妹可知道,淮青桥那一座宅子如今在谁手里么?”

    秦含真诧异地看着他:“我怎么会知道呢?大堂哥问这个做什么?难不成你想买?可先前你不是说过,更喜欢夫子庙那座宅子吗?”

    秦简干笑了两声,拿过她手里的账目清单:“三妹妹不方便到外院去,我替你走一趟吧。不过在那之前,得先去三叔祖那儿说一声。”

    说罢他就带着账目去了前头书房,秦含真本想跟着一起去,却被祖母牛氏叫住了:“一会儿简哥儿问了就会回来说的,你不必跟着一块儿去了。不管账目是否有问题,新宅子那边的整修活也做得差不多了。本来就是八成新的宅子,若不是原主人考中了功名,要往京城去参加春闱,用不着这处专为备考乡试而买下的宅子了,也不会轻易将它出手。屋子本来也没什么破损之处,若不是你非要添个火炕、火墙什么的,我们连整修房屋都不必做的。等房子停了工,你还得再跑几趟,把各个房间都布置好才行。我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说不定会跟你一块儿去。但我们住在秦庄,来往金陵城颇为费时,你需得珍惜时间,尽快把屋子归整好。”

    这是正事。秦含真连忙应了。

    说起新宅子的装修布置问题,她早就问祖父秦柏要了一份宅子的图纸,然后自己照着图纸画了简单的平面图,根据自己的审美,模拟设计了一下室内摆设,现如今正好派上用场。

    秦含真急急回房,把平面图取了来,细细地为祖母牛氏讲解,好征求她的意见。

    牛氏看着图纸,有些无法想象,这纸面上画的种种摆设,放在现实中是什么样子的?她翻来覆去地摆弄了半天图纸,终究还是纠结地说:“改明儿咱们带着图纸去新宅子看看吧。光看这几张图,能看出什么来?”

    秦含真也能理解她的纠结,就答应了,然后又指着图中新画上去的家具图案,道:“看,因为这宅子不是咱们家要长住的地方,只是预备了偶尔进城时需要歇脚的,因此家具添得不多。它原本的家具就挺不错的了,顶多再添几样本来没有的。我都画了图,还在图上标了说明。根据这图上的指示,夫子庙这处宅子需要添置的新家具并不多,很多都是用了宅子里原本就有的旧物。拿这个图对比账房交上来的清单,就能看出两者差别有多大了。就算这宅子再扩大两倍,只怕那些家具摆设什么的,估计也能全部用上。”

    牛氏皱紧了眉头,看向虎嬷嬷。

    虎嬷嬷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咱们家如今并没有新来的账房先生,账房里用的都是老资格了,外头的管事也都个个有来历,按理说是不应该出错的。会不会是哪里误会了?”

    说话间,秦柏带着秦简重新进来了。

    他拿着账目清单,对妻子牛氏与孙女秦含真解释道:“这里头确实有三座宅子用的家具与摆设。一座是夫子庙那一处,我们留着自住的;一座就是淮青桥那处宅子,我预备着,若广路决定了日后要留在江南,就把那宅子送给他。否则他手上虽有些银子,但在此人生地不熟的,想要安家,哪儿有这么容易。他如今是依附我们住着,本身既无房屋田地,亦无产业,一旦我们走了,叫他往哪儿去呢?以他的脾气,断不肯再留在六房祖宅里的。若有一处宅子,他日后行事也能便宜些。”

    牛氏、秦含真与秦简都没想到他考虑得这般长远,齐齐吃了一惊。

    牛氏皱眉道:“那不过是他老子随口说的一句浑话,怎能当真?他才多大?就算有几个下人服侍,手里亦有些银子,也万万没有独自在外支撑门户的道理。咱们也不必理会他老子说什么,回京的时候,自然还是要把他带回去的。他老子若是不服,只管来寻我们说话。我们还怕他怎的?”

    秦含真与秦简也跟着点头。

    秦柏笑道:“我不过是有备无患罢了。这宅子我虽然买下来了,但暂时还不打算让广路知道。若是他明年开春随我们回京,这宅子自然就白买了,一并交给何信打理就是。若是他明年决定留下来,我再跟他提赠宅的事也不迟。你们先别在他面前提起,也别告诉外人。”

    牛氏、秦含真与秦简闻言,心里都暗暗松了口气。虽然秦柏此举有些突兀,而且宅子也买得太早了,但总归是他身为长辈的一片心意。只要他不是劝着赵陌留在江南就好。

    秦含真抛开这个问题,继续问秦柏:“那还有一处房产是哪里?您方才不是说,清单上的东西,其实是给三座宅子预备的吗?”

    秦柏笑道:“还有一处宅子,其实是一处前店后宅的房屋,我预备要送给叶大夫的。他一番辛苦,为你祖母治病、调理身体,我心中很是感激。我听说他父母双亡,妻子岳家就在金陵城中,往来不大方便。到了年下,他岳父身子不好,儿女们定是要回城去照料的。总不能让叶大夫与他妻子分居两地,又或是关闭了医馆吧?我送他一处金陵城里的房产,让他能在城里开医馆,也有地方落脚了,岂不两全其美?”

    秦含真恍然大悟。牛氏感动得脸都红了,知道这是丈夫为自己做的,握着他的手,抿嘴笑着不说话。

    倒是秦简有一个疑问:“那叶大夫在镇上的医馆怎么办?”

    秦含真替祖父回答:“镇上的医馆也不是只有叶大夫一位坐堂郎中,让其他人照旧在医馆中坐镇就是。叶大夫自家进城,开一处小医馆,就象是开了分馆一样。等咱们搬到夫子庙那边去了,若想请叶大夫看病,也就不必来回跑上几十里地了。”

    虽然看起来秦柏有些过于大方了,才会买下了这三处房产,却有两处是预备送人的。但秦含真心头的疑问总算是得到了解答,心里也就不再纠结了,转而跟秦简讨论起,那两处要送人的宅子,是否需要事先布置一番?若需要,那又该交给谁去做呢?

    秦简自告奋勇,要去布置淮青桥附近那处宅子。秦含真想到那很可能是赵陌将来的住所,就不想把这个机会让给别人,只道:“我跟赵表哥认识得久一点,对他的喜好更清楚一些,还是让我去布置吧。”

    秦简心里存了事,怎么可能会让堂妹去领这个差使?他对秦含真说:“你不是要布置夫子庙那边的宅子么?时间这么紧,你别添乱。淮青桥这边的宅子就交给我了。若你还是觉得自己太闲,就把医馆也布置了吧?”

    秦含真说:“医馆用不着我们出马吧?我们都是外行,哪里知道一个医馆要如何布置?还是送房契过去,让叶大夫自行来处置好了。夫子庙那边的宅子很容易布置起来的,花不了我几天的功夫。淮青桥那处,慢些也不打紧。反正赵表哥即使真要住进去,也是明年开春后的事了。我完全可以慢慢地……”

    秦简打断了她的话:“慢不得。”顿了顿,又补充说,“年近岁晚,族里家里事情都多着呢。腊月里祭祀多,正月里动不得工,眼下你要是不赶着尽快把宅子布置好,拖拖拉拉的,怕是等到明年开春,房子都还没收拾好,叫人没法住进去。”

    眼看着兄妹俩就要吵起来了,牛氏忙打了圆场:“好了,什么大不了的事?简哥儿要做,就由得他去,只别耽误了功课。桑姐儿若是得了闲,就多来陪陪祖母说话吧。”

    三言两语就把事情给定下来了。秦柏还跟着点头,一脸十分赞同的模样。

    秦简志得意满,秦含真撇了撇嘴,没有吭声,勉强算是接受了祖父母的安排。

    她没有看到,秦柏与秦简对视了一眼,两人间似乎达成了某种不为人知的默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恭喜您成功逃生[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人生若能两相忘〕〔萌宝来袭:总裁爹〕〔她娇软可口[重生]〕〔奥特曼之最强属性〕〔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