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蜜爱情深:总有总〕〔武逆焚天〕〔1627崛起南海〕〔僵尸保镖〕〔穿越之与众不同〕〔穿越之一路逍遥〕〔我当鬼侦探那些年〕〔青叶灵异事务所〕〔攻约梁山〕〔娇宠梁园:王爷,〕〔官方救世主〕〔点这开宝箱〕〔空之梦幻想曲〕〔大唐粮草王〕〔回到八十年代做土〕〔娘亲在上:腹黑爹〕〔宠婚缠绵:大总裁〕〔超模娇妻:老公,〕〔绝色女总裁的贴身〕〔奈格里之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十八章 人选
    ,更新快,,免费读!

    秦含真抬头看向进门的堂兄秦简,笑问:“大堂哥,你怎么跟她吵起来了?”

    秦简在院子里与小黄氏的对话,并没有控制音量,因此牛氏与秦含真在屋里都听见了。

    秦简恭敬向牛氏行了礼,坐下后才道:“我本来也不想跟她吵的,维持面上情就行了,也免得叫人挑剔我的礼数。只是听到她颠倒黑白,说那些大言不惭的话,就觉得恶心,忍不住反驳了回去。我不跟她把话摊开来说明白了,她只怕还以为能糊弄住我呢,真是把人当成了傻子!”

    秦含真笑着给他倒茶,又把点心匣子摆到他手边:“消消气,为了那种人气坏了自己,可不值得。”

    秦简一笑,端起茶碗热热地喝了半碗茶下去,顿时觉得整个人都舒爽了。

    牛氏笑着对他说:“跟你们克用婶娘把话说开了也好。她这个人哪,整天端着张笑脸,乍一看好象很讨喜,可仔细相处下来,怎么看都觉得不对劲。她脸上的笑,什么时候是真心的,什么时候是假意的,还真是难以看出来。整天跟这种人打交道,也太累人了。如今算是翻了脸,再见她就不必装作跟她很亲近的模样,我们也能省些事。不过,在人前还是要守礼数的,她到底是你们长辈,叫人知道了,吃亏的还是你们。”

    秦含真和秦简齐声应了。

    只是秦简心中还有几分不甘:“真的不把她干的那些事告诉族里人么?一想到这么一个品行不端的妇人很可能要做我们秦氏一族的宗妇,我就浑身不得劲儿。她已有儿女,叫克用叔把她休了也不合适。但若真叫她做了宗妇,主持着这一族的庶务,只怕祖宗在地下都不得安宁!”

    秦含真说:“现在不是还要看宗房那边的面子吗?还好她如今只是代宗子的媳妇。克良叔的身体已经有所好转了,等到他彻底好起来,克用叔不必再代他行宗子之职,自然也就没有克用婶什么事了。我看黄家那边大概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毕竟黄大人他们嫡支也是要脸面的。”

    秦简心里也清楚这一点。若是为了江宁分支的族人行事不妥,就把京城嫡支的名声给拖下水,那就太亏了些。不过……

    秦简想到黄忆秋描述的她所看上的那位宗室贵人的形容,多半就是目前隐居在镇上的太子殿下,他就汗毛都倒竖起来了。那可是太子殿下!小黄氏姑侄俩怎么有胆子去肖想?!

    秦简深吸一口气,努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对牛氏与秦含真道:“就算是黄家不想把事闹大,我们秦家的宗房脸面也要顾,小黄氏犯了错,也不能就这么放过去了。我打算写信回京去,请祖母出面,就算是瞒着外头的人,甚至是瞒着其他族人,也要给小黄氏一个教训。不然,她只怕会以为自己有恃无恐,无论做了什么事,都不会受罚呢!有了这第一遭,还不知道以后会做出什么样荒唐的事情来。”

    牛氏想了想:“这话倒也有理。也罢,你给你祖母写信吧,这事儿我们老爷已经出过手了,我也是听我们老爷的。但女眷的事儿,还是要由你祖母发话比较好。”

    小黄氏的事就算是商量定了,秦含真便跟祖母提起了祖父秦柏在金陵城里看中的两处宅子。刚好秦简也到那两个宅子瞧过,其中优劣都很清楚,可以给牛氏提点意见。

    秦含真说:“两处宅子,一处在夫子庙附近,一处挨着淮青桥,都是三进的小宅。夫子庙那处的房屋格局好,方方正正的,屋子也新些,还附带了八成新的家具。淮青桥那一处紧挨着青溪,宅子后头就有个私家小码头,附送了一只摇撸船,要是住在那里,想要坐船到秦淮河上玩就方便了。我更喜欢淮青桥这一处,还附带一个小花园,虽然屋子稍稍旧一点,但采光通风都很好,配着乌瓦白墙漏窗青苔,更有意境了。”

    秦简倒是更喜欢夫子庙那一处:“家具都是八成新的,做工也很好,买下来不必怎么修整,直接搬进去就能住了,十分方便。淮青桥那处虽然多个小花园,可咱们要在金陵城里买宅子,又不是为了长住,而是为了过夜歇脚方便。有没有花园,有什么打紧?要另外再置办家具、摆设,还有各色用品,少说也要花上十天半月的时间去收拾才行。要是三叔祖再打算把屋子修整一下,花的时间就更多了。况且宅子在河边,听起来好象是出门便利了,但咱们家也没谁会开船呀?水边潮气重些,还会有蚊虫。万一有人贪玩,跑去划船玩,不小心掉进水里怎么办?”

    两人各有意见,谁也说服不了谁。

    牛氏听得有些头痛,但无论是秦含真还是秦简,说的话似乎都很有道理,听起来两处宅子都非常吸引人。她只能说:“等哪天天气好了,让老爷带我进城去瞧一眼,再决定要买哪处宅子吧。”

    牛氏与秦含真、秦简这边聊家常聊得平静,小黄氏回到宗房后,却有些按捺不住了。她先打发人回娘家送信,要他们派个人来接自己回去,就用老父“病倒”作为理由。即使婆婆沈氏听说了她和黄忆秋的事,心中不悦,也不会在这种事上驳了亲家所请的。

    不一会儿,黄家就来人了,来的是小黄氏的侄儿,黄忆秋的兄长黄念春。小黄氏得知侄儿去了正房见婆婆沈氏,忙起身过去与他会合。

    黄念春照着姑姑事先吩咐的,对沈氏说祖父身体不适,想请姑姑小黄氏回娘家见见面。沈氏打量了他几眼,又看了闻讯赶来的小黄氏几眼,淡淡地道:“亲家怎么好好的病了?昨儿你妹妹来时,不是还说他身子硬朗么?一夜就病成了这样,可是你们家里出了什么变故?”

    黄念春哪里敢说是什么变故?只能干笑着拿话搪塞过去。

    沈氏果然允了二儿媳回娘家,只是多吩咐了小黄氏几句:“你要去也无妨,只是天黑前记得要回来。我们秦家是江宁大户,出过皇后娘娘,最是看重规矩礼数的。族里的女眷都要守礼,你更不能出任何差错,不然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可记住了?”

    小黄氏不知道婆婆说这话,到底是听说了什么,还是纯粹以未来宗妇的标准来要求她。她如今是多一句话都不敢讲,僵笑着应下来,便拉着侄儿退下了。

    她得抓紧时间,在天黑回到秦家之前,她要跟娘家人把正事儿给商量好了!

    沈氏目送二儿媳拉着黄念春远去,冷冷笑了一声。

    冯氏掀了帘子从后堂出来,远远看着妯娌离开,面无表情地走到婆婆沈氏面前:“药已经快熬好了,再过一会儿就能给大爷送去。”

    沈氏收回视线,冲着长媳和蔼地微笑:“好,克良的身子眼瞧着是一日比一日好了。我看他如今的精神也好了许多,脸上也有了血色,怕是到明年,就真的能彻底好起来了!”

    冯氏听了,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是呀,叶神医也说,大爷的进展良好,再养上半年,就差不多了呢。若是再好生休养上一年,将来也不是不能再去求科举的。”

    沈氏连忙摆手道:“罢了罢了,我可不敢再有奢望了。读书倒没什么,可他若还要去下场考试,考一回就能折腾掉半条命去。我宁可他这辈子平平安安,白衣到老,也好过为了前程,累坏了身体。再说,他以后是要主持族务的,考了功名做什么?又不能出去做官。”

    冯氏微微一笑,并没有坚持。有些事,她做媳妇的不好说,总要等到丈夫秦克良真的彻底痊愈了,才好真正做决定呢。

    沈氏想到长子的身体渐好,心情更佳,嘱咐冯氏道:“克良年下是赶不上除夕族中祭祖了,还得让克用再替他一年。不过我想,今年就让老爷带着克用主持仪式,内眷那边,则由我领着你去办。你弟妹娘家有事,又得罪了你六房的三叔,还是让她一边儿歇着去吧。”

    冯氏讶然:“这……真的妥当么?”

    “有什么不妥当的?”沈氏道,“本来就是你做宗妇。克良因病不能出面,你却是无碍的。况且今年你三叔三婶都回来了,自然不是往年一般的祭祀可比。由老爷与我出面,你跟克用两个从旁协助,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既然只是协助,那协助的人选是她冯氏还是妯娌小黄氏,就全凭婆婆沈氏个人喜好了,谁也挑不出错来。族里的人不知道黄忆秋那事儿,恐怕还会误会这是因为小黄氏得罪了六房的缘故呢。

    冯氏心里倒不是稀罕这一次祭祖仪式的风头,而更看重此事背后所隐藏的,公公婆婆对待丈夫和小叔子的态度。

    她心中安定了许多,脸上的微笑更深了:“太太若真要主持除夕的大祭,可得把身体先养好了。叶神医能治好大爷的病,若能请他出手,为太太拟一张养身的方子,想必比别的大夫更好些。赶明儿媳妇陪太太往镇上走一遭吧?”

    沈氏隐隐有几分心动,不过请叶神医出手,是没法请人上门的,只能亲自往镇上的叶氏医馆去,会不会有抛头露面的嫌疑?

    不过,如果叶神医真能让她的身体情况有所好转,些许不便之处,似乎也不是不能忍受。

    沈氏含糊地应了长媳一声:“看看再说吧,看哪天方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婚心动魄:神秘人〕〔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杀神叶欢〕〔权路迷局〕〔白雅顾凌擎〕〔重生国民男神:九〕〔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幸得相爱,陆少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