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官运:权术之王〕〔华夏抗战〕〔大明之崇祯大帝〕〔极品全能霸主〕〔神武天帝〕〔极品阎罗系统〕〔天唐锦绣〕〔无限密室逃脱〕〔掌贵〕〔与天同兽〕〔斗战神〕〔重生之折腾年代巧〕〔异能小神农〕〔都市之无敌修神〕〔赤龙破天〕〔鸿蒙帝尊〕〔宇宙级大反派〕〔甜蜜恋爱:校草大〕〔美食探险队〕〔万界科技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十七章 羞辱
    ,更新快,,免费读!

    京城的六房身份显赫,虽然平日里一向不怎么管族里的事务,但如果他们说要管,那是合族上下都没几个人敢说“不”的。

    因此牛氏一说不让小黄氏管着族里的女孩子了,小黄氏就立刻闭了嘴,不敢再多言,生怕惹恼了牛氏,她会进一步说出不叫小黄氏做宗妇的话来。

    秦氏一族的宗妇,如果得不到六房的承认,族里也会有的是人不肯承认她的。就算秦克良是个病秧子,冯氏算是废了,秦克用是在他之下最有资格成为宗子的人,只要六房厌恶了小黄氏,那么宗房族长就会重新考虑宗子的人选。要么换人,要么让秦克用**子,不管哪一种,对小黄氏都没半点好处。她此时绝不敢触怒了六房,除了忍气吞声,再没有第二个选择。

    小黄氏苍白着脸,扶着丫头梅香的手走出牛氏所住的院子时,心里还在想:只要撑过这几个月就好了,六房的人明年开春就会回京,只要撑到那时候,他们就走了,再也不会插手管族里的事,她的地位也就稳定了。

    理智告诉她这个道理,可她心里却难受得不行。就算她保住了宗妇之位又如何?几个月的功夫过去,镇上那位贵人可未必会在原处等着。这门亲事谋不到手,黄忆秋又叫黄晋成给扣下了,还说要帮她说一门好亲!嫡支何曾对旁支的女孩儿如此热心过?黄晋成忽然关心起黄忆秋的婚事,八成是另有图谋!

    黄忆秋虽然不懂事,但生得美貌,又有个还算能唬得住人的家世,好好运作一番,未必就配不得好亲。小黄氏想起黄晋成初到金陵上任,人又年轻,只怕没那么容易跟上官与同僚打好关系。这时候他若有个美貌的侄女能用来联姻,那就不一样了。他定是打了这个主意吧?

    可恶!他们江宁这一支好不容易积攒下这点家业,养大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凭什么叫嫡支的摘了果子去?就算要拿黄忆秋来联姻,那也是他们自家得好处,怎能让别的房头占了便宜?!这般把人嫁出去,那将来的亲家是认黄晋成,还是认黄忆秋真正的娘家?!她这个姑姑又能不能借得上这门亲家的势?!

    小黄氏心头象是被火烧了一般,又是焦虑,又是不甘,只想着要如何才能把侄女儿接回来。

    大约是因为她想得太投入了,出门时一时没注意,拐弯时差点儿撞上了迎面来的一个人。那人倒反应得快,迅速后退三步,梅香唤了一声“简哥儿”,小黄氏才醒过神来。

    秦简皱眉看着小黄氏与梅香,心里想起前者窜唆黄忆秋干的那些事,就对她半点好感也无。他是素来知道自家这一房在族中的地位的,从小儿就是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儿,对待这等没脸没皮的长辈,也恭敬不起来。他随便拱了拱手,唤了一声“婶娘”,就要略过她们主仆,直接进院子拜见三叔祖母了。

    小黄氏忽然想到,秦简正是嫡支的姑祖母黄氏老夫人的嫡亲曾孙,与黄晋成是近亲,听说素来关系很亲近,若是秦简愿意替她出面说项,要把黄忆秋接回家里去,黄晋成应该不会驳回吧?

    她连忙叫住了秦简:“简哥儿慢走。”

    秦简有些意外地回头看她一眼,停下脚步,只半转过身体看她:“婶娘有什么事?”

    小黄氏满面堆笑,用亲切的语气道:“我听说你昨儿跟三叔一道进城去了?这一天的功夫够做什么用?连到几处热闹的街市逛一逛,买点土产手信都不够的。婶娘告诉你,咱们这金陵城可有好几样京城都没有的好处,外人未必知晓的,你多住些日子,慢慢儿地也就知道了。若是你想要去逛,却认不得道路方向,只管跟婶娘说。婶娘手底下有几个伶俐的小厮,平日里往金陵城去跑得熟了,最清楚哪处好玩,哪处有趣,哪处有别的地儿都没有的好东西。让他们带你逛去,这样你就不用每次都跟着你三叔才能出门了。你不是还有个一道从京城来的好朋友?索性趁着如今天儿还不算太冷,先往城里城外几处名胜玩一圈再说?”

    秦简冷眼看着她,冷笑了一声:“婶娘想跟我说什么?不必拐弯抹角的。我要逛金陵城,难道还怕找不到向导?”

    小黄氏不由得一噎。是啊,秦简怎么可能找不到向导?近的六房祖宅里有看宅子的仆从,谁不乐意给他这位宝贝蛋儿效力?远的族里那些后生,谁不想跟他亲近些?秦简要逛金陵城,还用得着拜托一个隔房的婶娘么?有的是人乐意为他效劳!拿这种话做凑近乎的借口,实在是太憋脚了!

    小黄氏只能干笑着说:“这只是婶娘的一番心意,旁人未必有婶娘手下那几个小厮伶俐……”

    秦简冷着脸打断了她的话:“婶娘若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失陪了。我才从城里回来,还没去见过三叔祖母呢。”说罢转身就要走人。

    小黄氏不得不再次叫住了他:“简哥儿慢走!实不相瞒,婶娘我……我有事相求。你既然进过金陵城,见过你黄家表叔,就该知道我那娘家侄女儿的事。她小孩子家不懂事,我也生气,只是家中老人最是疼爱这个孙女儿,听说她犯了错,叫你黄家表叔扣下了,急得病倒了。我身为人女,如何能看着老父难过?就想着要去你黄家表叔那儿求一求,请他先把秋姐儿放回来再说。秋姐儿便是有天大的错,也不能拦着她给长辈尽孝呀,你说是不是?”

    秦简只觉得她这副作态恶心得很:“婶娘也不必在我面前说这些好听的,实情如何,我都从你侄女儿那里听说了。你倒也好意思把所有事情都推到你侄女儿身上,若没有你教唆,你侄女儿只怕未必会做出那等不要脸的事情来!晋成表叔愿意拉你侄女儿一把,已经是看在彼此是同一个祖宗的面上了。你休要在这里胡搅蛮缠,拿什么老人的病情说嘴。我看婶娘娘家的老父,怕是心里也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倘若真是为你侄女儿的事情病倒了,也是被你们姑侄俩干的好事气得病了!你别叫我跟表叔开口求情,这样的肮脏事,我只有远远地避开,万没有主动凑上去的道理!”

    小黄氏猛一听到他这么不客气的话,表情还满是鄙夷,顿时身体晃了一晃,几乎没当场晕过去。

    嫁进秦家这么多年了,她何尝听过别人对她说这样的话?!

    小黄氏喘着粗气,努力为自己辩解:“不是这样的,好简哥儿,你听我说……”

    “你用不着再说了,我也没空听!”秦简冷冷地睨着她道,“你该庆幸,你侄女儿遇上的是我三叔祖这样的好心人,若不然,我们直接把你跟你侄女儿干的这些好事在族里宣扬开来,别说你侄女儿还能不能活,只怕你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我三叔祖愿意把你侄女儿送到晋成叔那儿去,还是救了她的性命呢。若不是她生得有几分象皇后娘娘,三叔祖念着姐弟之情,愿意伸手拉你侄女儿一把,你们黄家早就名声扫地了!我如今客气些,唤你一声‘婶娘’,不过是看在克用叔的份上,并不是真心敬重你。你也少在这里与我歪缠,趁早儿回家去反省自个儿的过错吧!”

    他甩袖离开了,这回是真的不再回答,无论小黄氏唤他多少声,都是一样的结果。

    小黄氏最后是被梅香勉力搀回宗房去的。她那双腿软得,就象是没了力气一般。有丫头婆子见到,都吓了一跳,纷纷问是怎么了。小黄氏脑子里乱乱的,哪里还听得到别人的问话?还是梅香替她遮掩,说了一句:“二奶**晕,多半是在外头吹了风,感染风寒了吧?快去烧姜汤来。”总算搪塞了过去。

    回到房中,小黄氏半躺在床上发怔,梅香里里外外忙个不停,既要打发沈氏、冯氏派来探问消息的丫头婆子,又要给小黄氏灌姜汤、喂药丸,就怕她真的病倒了。好不容易,小黄氏终于醒过神来,却是嘤嘤一声,用手帕捂脸,哭了起来。

    梅香忙安抚她:“二奶奶别伤心,六房那边似乎并没有把事情闹大的打算,二奶奶的脸面不会保不住,日后再往那边赔罪就是了。只是秋姐儿那里……”她顿了一顿,知道多半是没什么希望了,只能安慰小黄氏,“兴许黄大人会给秋姐儿说一门好亲事呢?论体面,未必就及不上给镇上那位贵人做侧室。”

    “你知道什么?我难道就只是盼着让侄女儿嫁个好人家么?!”小黄氏哽咽着道,“我能嫁到秦家宗房,就已经是难得的福气了。秋姐儿样样比不得我,只一张脸生得美貌,难道我还能指望她嫁得比我体面?!不过是想着,她这般除了一张脸什么都没有的女孩儿,若是能攀个富贵亲事,哪怕做不得正室,能给我做个臂膀,也是好的。二爷这代宗子做了几年,始终没能把那个‘代’字去掉,还不是缺了强援之故?我一心盼着秋姐儿的亲事能帮上我们夫妻的忙,倘若叫她听从黄晋成的安排嫁出去了,还有我们夫妻什么事儿?!”

    梅香哑然,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她了,只能轻抚她背部,柔声哄着她便是。

    小黄氏抽泣了半日,想到今日自己所受的羞辱,就觉得心里象是被火焚了一般。牛氏、秦含真和秦简凭什么这样说她?牛氏还占了长辈身份的便宜,秦含真和秦简不过是小辈罢了,竟也敢对她无礼?不过是靠着六房两家侯府的权势罢了!倘若她有朝一日,也有了这样的权势……

    小黄氏咬了唇,冷笑一声:“这回我便忍了这口气又如何?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还真是多亏简哥儿了,不然,我还不知道那件要紧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婚心动魄:神秘人〕〔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