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星教练〕〔绝地求生之诸神之〕〔八零神算俏军嫂〕〔都市之绝品杀手〕〔强势锁婚:墨少的〕〔重生之风华女将军〕〔无敌暴虐系统〕〔星祖的电影世界〕〔快穿之男神请到碗〕〔重生八零:军嫂小〕〔霍少的闪婚暖妻〕〔逆武丹尊〕〔王者荣耀之我是小〕〔总裁爹地:请疼我〕〔花式撩妻,总裁的〕〔主角清除系统〕〔天生无命魂〕〔王者荣耀之你是我〕〔101道伤痕:历少的〕〔猪样麒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十四章 承诺
    黄晋成住的,其实是金陵卫指挥使司的官衙后衙,自然气派非凡。不过黄晋成也就是占了其中一处院落罢了,地方倒是挺大,前后三进院。他没带家眷,只带了亲兵,这三进院子足够他住了。

    然而黄忆秋并不知道这些内情,眼里只看到官衙后衙的房屋气派了,不由生出了艳羡之心,心想若是自己将来也能住上这么气派的地方,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过她这点子小心思,很快就被抛到了脑后,再也没闲暇提起了。因为秦柏带着秦简与秦含真拜见了黄晋成后,直截了当地提起了黄忆秋,把她在镇上种种不合规矩的行径都说了出来。秦含真再补上自己在来的路上从黄忆秋处套来的话,小姑娘就彻底被黄晋成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没法为自己辩解,因为事实摆在那里,除非她能拿出一个听起来过得去的借口,把整件事遮掩过去,否则她根本没办法否认秦家人的说法。

    黄晋成大发雷霆,深恶痛绝地怒骂了黄忆秋的种种行为,认为她实在是有辱黄家门楣,又骂她的父母家人没有管教好她,反而有纵容的嫌疑。他骂得厉害,隐隐间还提到了出族之类的话,吓得黄忆秋不敢再隐瞒什么,直接向他坦白,一切都是姑姑小黄氏的指使,还有她的目标乃是一位客居江宁的宗室,等等。

    黄晋成更生气了。他对黄忆秋说:“你且给我留在这里,先别回家去。我会打发人去告诉你父母,让他们来见我。这件事不能轻忽过去,他们犯了错,就必须反省!祖宗早有训诫留下,合族都严守规矩,不敢违训,怎么你们这一支迁到江宁后,胆子就大起来了呢?倘若你父母认为自己不与族人聚居,就不必守族中的规矩了,那索性早早出了族,岂不更好?到那时候,饶是谁的祖训,也约束不了他们了。同样,他们也休想再借黄家的名头,在外头招摇撞骗!”

    黄忆秋哭着跪下:“侄女儿不敢,叔叔请熄怒。家父家母绝对不敢有违祖训。只是祖训里说的是,黄家后人不得与宗室、皇亲联姻。姑姑说了,当年她出嫁的时候,嫁的是皇后娘娘的娘家人,正是皇亲,族里那时并没有说有什么不妥,想必这条祖训是只用来约束嫡支的,旁支并不算在内。侄女儿一家就都信了,以为联姻宗室并不打紧……”

    秦含真在旁凉凉地插了一句:“你姑姑嫁的是秦家宗房子弟,不是皇后娘娘的娘家人吧?秦家只有六房是皇亲,若宗房也算,那其他的族人也算了。秦庄上下逾千人口,难不成还个个都是皇亲国戚吗?”

    黄忆秋噎了一下,愣愣地看向秦含真,有些没反应过来。

    姑姑小黄氏嫁的怎么可能不是皇亲呢?江宁的人都把秦家视若皇亲国戚,平日里敬重得很呢。别说秦氏宗房是皇亲了,就连他们黄家也一样是皇亲国戚。他们是皇后娘娘外祖家的族人,关系再远,那也是丝毫不打折扣的皇家亲戚!

    秦含真对这种拐着弯儿算的亲戚关系真是无语了。兴许对于黄家人来说,除了这个所谓的皇亲身份,他们也没别的能拿得出手了吧?怪不得会死抱着这层身份不放。

    黄晋成却没闲心去跟小姑娘纠结“皇亲”的定义。他只需要认定一件事:“你姑姑本是旁支,嫁的又只是秦家的族人,并不算是嫁进了皇亲之家。可这回却不一样,你们盯上的是货真价实的宗室贵人!还是冲着妾室之位去的。此举不但有违祖训,还丢了祖宗的脸。你们倒也好意思说自个儿是皇后娘娘的亲戚?谁家皇亲国戚给人做妾去呢?!你姑姑不懂事,你父母也跟着犯糊涂,你祖父竟然也不拦着!这事儿不能轻忽过去了,必须要有个说法!若是你家人执迷不悟,我宁可告到族里,让族里驱逐你们,也比你们丢了皇后娘娘的脸面,丢了我们黄氏一族的脸面强!”

    黄忆秋是真的害怕了,她跪在那里哭个不停。这回秦柏倒是出面做了个好人,劝黄晋成道:“黄大人且别生气。我看这事儿都是我们家宗房的二侄媳闹出来的,黄家人虽糊涂,把道理说明白,叫他们信服,也就是了。黄姑娘还年轻,她懂得什么?黄大人且别光顾着骂她,还是想想要怎么解决这件事的好。黄姑娘在镇上不大懂得掩饰,如今已是流言纷纷。只怕放任下去,黄姑娘的闺誉会受损啊,日后的前程可怎么办?”

    黄晋成与他对视了一眼,非常有默契地长叹一声:“我能有什么办法?都是她自个儿做出来的蠢事。明明也是正经人家出来的姑娘,却只想着去给人做妾!”

    黄忆秋哭道:“叔叔别再说了,都是侄女儿犯了糊涂,侄女儿再不敢了。求叔叔给侄女儿指条活路吧!”

    黄晋成又叹了口气:“我能给你指什么活路?你还有父母家人呢。你的事,还不是要他们做主?若是你们都愿意,我倒是可以帮着说门相当的亲事,就怕你们不乐意叫我插手,只一心听你那姑姑摆布。”

    黄忆秋怔了一下,想到方才进门时看到的官衙气派,心想以堂叔四品官的身份,他若出面给自己说亲,怎么也不会太差,说不定还是官宦人家,而且定是做妻,而不是做妾,日后富贵荣华自不必说。比起给宗室里的贵人做妾,这个结果似乎也不错。

    于是她便哽咽着说:“叔叔言重了,只要您给侄女儿留一条活路,您的恩德,侄女儿一家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秦含真在旁暗哂,只说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叔叔的恩德,却没提什么报答不报答的话,也没点实惠的谢礼,这位黄姑娘算盘倒是打得精,竟然想着要空手套白狼呢。况且,什么叫“留一条活路”?这话说得太虚了,她如今也没被逼上绝路,怎么才能算是给她留了条活路呢?就怕黄晋成辛苦为她做媒,说了门好亲事,黄家人还要嫌弃,不认那是条活路。他还是别答应帮忙才好,也省得吃力不讨好。

    谁知黄晋成却说:“我也不求你们记得我的恩德,只要你们别给黄家祖宗脸上抹黑,我就谢天谢地了。婚事我会跟你父母商议,你且到后头去吧。”叫了两个婆子来,扶起黄忆秋,拉到后院去了。后院如今是空着的,腾出个厢房来安置侄女,对黄晋成来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

    黄忆秋走了,黄晋成与秦柏对视一眼,都松了口气。

    可算把这姑娘给镇住了,接下来只要好好给她寻一门门当户对的亲事,让她不要再打太子的主意就好。若是她的父母家人要来把人接回去,黄晋成这个黄氏嫡支子弟,也有足够的理由指责她的家人,扣下黄忆秋,免得她又要不死心地去打听太子殿下的消息。

    黄晋成问秦柏:“不知秦氏族中可有合适的子弟?倒不必太过出众。人才过于出众了,我这侄女反而配不上,没得糟蹋了好孩子。”

    秦柏笑笑:“怕是不成。早年间也曾有过族人向她姑姑打听她的婚事,她姑姑一个都没瞧上,只怕是早就想着要让她攀高枝儿的。秦氏族中人人皆知,每每有子弟要说亲,都不会考虑她。即使有黄大人做媒,只怕也是应者寥寥。”

    黄晋成摆摆手:“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她这性情大约也就是能骗骗不知她底细的人罢了。你们秦家早就领受了她们姑侄的荒唐处,哪里还会轻易上了当?”他开始考虑其他人选,“我这边的卫所里,倒是有几个尚未娶妻的后生,家世为人都还不错……”

    秦含真与秦简面面相觑。后者问黄晋成:“晋成叔,您真要给那忆秋姑娘说亲呀?其实您又是何必?他们家一家子都不是什么好人。这姑娘更是脸皮厚得堪比牛皮。您若是为她说一门好亲事,反倒是便宜了她家。还是算了吧?”

    秦含真也跟着点头:“是呀,黄大人,这事儿有些吃力不讨好。他们家若是能满足于一门门当户对的婚事,江宁这么大,哪里还能找不着?再加上早年间他们家还拒绝过秦家子弟,这回又让黄姑娘去攀附宗室,摆明了就是想攀高枝的。您给她介绍的对象要是不够显赫,她家人肯定不会满意,反而还会倒过来怪您呢。”

    黄晋成听得笑了:“你们两个对忆秋似乎有很大怨念呀?放心,这事儿我心里有数。”真是小孩子家不知事,一门婚事要说成,哪儿有这么容易?

    他初到金陵上任,总要先熟悉了本地情况,才好打听合适的人选。等他挑好了人,告诉黄六老爷一家,他们不管乐不乐意,都要商量一番。可他已经许下了这个承诺,黄六老爷一家就不能越过他去安排黄忆秋的婚事了。无论将来他们想要换人也好,想要驳回也罢,等到太子离开江南,他才没空再跟这等不知进退的族人纠缠呢!

    倘若黄六老爷一家愿意听从他的安排,给女儿黄忆秋求一桩门当户对的亲事,那黄晋成也不介意护他们一护。这对所有人而言,都是最好的一个结果。

    可若是他们不识好歹,只一心往高门里攀,那可就别怪他不顾同族情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重生空间:慕少,〕〔爱上阴间小娇妻〕〔我的微信连三界〕〔权路迷局〕〔后娘[穿越]〕〔皇后有旨:暴君,〕〔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杀神叶欢〕〔英雄?我早就不当〕〔沈娴秦如凉〕〔一欢成瘾: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