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独宠:首席大〕〔捉鬼天师〕〔后会无妻:前夫,〕〔冤家路窄:高冷男〕〔他的陆太太很甜〕〔一级警戒:首席大〕〔重回下岗时代〕〔无敌奶爸的捉妖日〕〔乡村小神农〕〔顽皮千金:霍爷宠〕〔最强和尚驾到〕〔美女总裁的绝品仙〕〔普通人的逐梦时代〕〔快穿:女配,冷静〕〔极品小赘婿〕〔大国轻工〕〔万界心愿〕〔有一种梦想叫足球〕〔花都最强魔王系统〕〔爆笑修仙,萌狐不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十一章 出门
    ,更新快,,免费读!

    秦柏次日到镇上去“闲逛”,其实就是看望太子去的,顺道提起了黄忆秋的事。

    太子有些不好意思地坦承:“我不知道这位黄姑娘的闺名,但确实曾与她在街头相识,过后也曾偶遇过两回。她是母后外祖家的后人,算来是晋成表弟的侄女儿,因此我对她也多几分客气,一直以礼相待。”

    沈太医问秦柏:“侯爷,这位黄姑娘有什么问题么?您怎的忽然提起她来?”

    秦柏叹道:“那日我初到江宁,在镇上见殿下时,曾留意到殿下原来的居所周围,有几个不明身份的人在窥视。当时我为殿下安全计,苦劝殿下迁居。殿下搬到了这处宅子,那些人就再也没露过面,我还当事情已经过去了。昨日我无意中听人提起,秦家宗房二侄媳的娘家侄女儿,尚未婚配,素来眼高于顶,不知为何近日总是在镇上一处宅子附近徘徊。我多事问了一句宅子所在,才发现极有可能就是殿下原本所住的那一处。再细细想来,那日窥视殿下居所的,可不正是宗房的几名下人么?”

    这话听得太子身边的侍卫与沈太医都脸色大变:“难不成殿下在此的消息走漏了?!”

    秦柏摇头:“这倒未必,我看这都是我那二侄媳妇心里生出了荒唐的想头,见殿下姿仪不凡,又有宗室身份,才唆使了她侄女儿来攀龙附凤。只是运气不好,殿下早已搬离原来的居所,叫她们扑了个空罢了。若是秦家宗房早知殿下身份,断不可能如眼下这般镇定,那小黄氏更是早早使尽千般手段来奉承了,也不会仅仅是叫侄女儿每日到镇上守株待兔而已。”

    他对小黄氏的性情了解还不算透彻,却清楚对方的势利为人。若不势利,小黄氏当初又何必拉着秦克用一道给他们夫妻来个下马威呢?不就是误会他们势弱,而厌恶他们的薛氏与秦伯复却势强么?

    听得这话,侍卫们都松了口气,相互对视一眼,对黄忆秋的情形就都心里有数了。太子殿下可着实为这位姑娘烦恼过一阵的,迁居后就再也没见过她,烦恼自然也就不存在了。没想到里头还有这等缘故。

    沈太医事先不知情,此时是气呼呼的:“不象话!成何体统!”

    太子耳根微微发红,他觉得这可能是自己的锅:“兴许是因为我与这位黄姑娘相见的时候,有些个失礼了……我隐约记得些小时候的事,记得母后的模样。父皇也曾亲手绘下母后的画像,据念慧庵的几位师太说,画得与母后年纪时十分象。我初见那位黄姑娘,就觉得她与母后有几分相似,便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当时那位姑娘满脸通红,她身边的一位长辈,据她称呼是叫姑姑的,便不高兴地瞪了我,不过瞪完之后,又换上了笑脸,似乎有意过来攀谈。我觉得这十分不妥当,着实是自己失礼在先,便匆匆带人离开了。后来再遇上那位黄姑娘,我就再也没有过失礼之举。”

    沈太医惊愕地看着他:“殿下,你这是……”

    太子忙道:“当真只是多看了几眼!除此之外,就再没别的了。这位黄姑娘一来是我的晚辈,二来又生得象母后,我还能对她有什么想法么?更别说我这个身体……”他笑了笑,“还是别连累了人家。”

    秦柏道:“后来黄忆秋几次与殿下再遇,殿下兴许也察觉了吧?她是有意要接近您。”

    太子不好意思地说:“人家姑娘并不知道我的身份,方才误会了。可我看着她的脸,又实在没法落她的脸面,只得客客气气地疏远着,又急急给晋成送了信去。晋成是黄姑娘的叔叔,由他出面去约束黄姑娘,既名正言顺,也不用担心会引人怀疑。我还是希望这事儿能悄无声息地解决了,黄姑娘的闺誉不受损,日后也能结一门体面的好亲事,一生顺遂平安。”

    他这么说,可见是真的对黄忆秋没有想法。不过,因着对方生得象秦皇后,他又希望对方能有个幸福美满的未来。若不是这样,他直接当面把人拒绝了就是,干脆利落。不就是不想伤了人家姑娘的脸面,才会拐弯抹角让黄晋成出面么?只是黄晋成这位堂叔的面子,似乎不怎么管用,至今没能阻挡住黄家人的妄念。

    沈太医忽然间明白了:“黄大人路过扬州时,特地多停留一日,回族里探亲,带了黄二老爷一起到江宁来,为的其实就是让黄二老爷去约束黄家女儿吧?!”

    太子点头:“晋成是这么说的。他告诉黄二老爷,是一位朋友告诉他,江宁这边的族人意图攀亲宗室,有违黄家祖训,让黄二老爷来阻止。我没有见过黄二老爷,但听说他一到江宁,就到黄姑娘家里去了,一直在劝说黄姑娘的祖父带着一家老小,回扬州过年,只是收效不大。黄家人至今尚未有动身的意思。”

    秦柏叹道:“原来黄大人一直保密的,就是这件事。他也太小心了,其实说出来也没什么。若我早知道黄家人如此行事,就该劝说宗房堂兄,约束二侄媳,让她早早打消了荒唐的念头。黄家人据说是依附女儿女婿生活,只要小黄氏消停了,他们便成不了气候。”

    沈太医对他说:“永嘉侯如今再行事也不算晚。您可别小看了这件事。令侄媳竟然一直命秦家的下人留意殿下的行踪与住所,万一叫她知道殿下如今的住处,只怕又要纠缠不清了。虽说她只是想要让娘家侄女儿攀龙附凤,可殿下何等身份?岂是她能高攀得起的?眼下还好,她不知道实情,拿规矩礼数打回去就行了。可她毕竟是黄家女,又嫁入了秦家,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猜出殿下的身份来,到那时候可就麻烦了!她哪里知道什么叫分寸?怕是一心想要攀富贵,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殿下的病情只是有所好转,到底不如寻常人健壮呢,可经不起旁人折腾。”

    太子听得脸都红了,连连咳了好几声。沈太医好象没听见似的,只盯着秦柏看。

    秦柏也有些不自在地低咳了一声,道:“沈大人放心,我知道事情轻重。这事儿我会跟黄大人商议,尽快解决了,不能再让黄家姑侄胡闹下去。只是……沈大人与诸位侍卫跟随在殿下身边,也要提防周遭的人。倘若不慎遇上了黄家姑娘,还是早些摆脱了才是,也别让她发现你们如今的住处。”

    他还劝太子:“虽然殿下宅心仁厚,不忍伤了黄家姑娘的脸面。可您也算是她的长辈,眼见着晚辈行事不妥,做长辈的怎么好不教导两句?至少也要让她知道自己做错了。”

    太子哑然失笑:“舅舅的话也有道理,我往日确实是太过心软了些。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秦柏回到六房祖宅后,便一直在想应该如何处理黄忆秋的事。既然答应了太子,会解决此事,他就会尽自己所能。想了想,他就派人给金陵城里的黄晋成送了封信。这件事,还是离不得黄晋成的帮助。那位扬州城来的黄二老爷,威慑力实在太小了。小黄氏大约是在秦氏族中掌权久了,并没有把娘家伯父放在眼里。她的娘家人大约也是同样的想法,否则以黄二老爷与兄弟的关系,早该把人带回扬州了才对。

    黄晋成那边好办,只要是为了太子殿下的安危,又事涉黄家女的不光彩行劲,秦柏一开口,他定会答应的。但秦柏还得想办法把黄忆秋给弄到黄晋成面前去,寻个理由让黄晋成能拿捏住这个侄女儿才行。

    想了想,他就把秦简与秦含真两个叫了过去。

    秦含真本来正跟秦简、赵陌在一处读书写字。跟男孩子们一起学习,效率还是挺高的,她随时都有可以请教的对象,比起特地去找祖父求问要方便多了。而她的学习进度又能给秦简与赵陌两个小少年带来刺激,让他们更加用心学习,而不是总想着到镇上、城里玩耍。

    三个孩子的感情也在这日夜相处之中,越来越深厚。

    秦柏唤了秦简与秦含真过去,独留下赵陌,他俩还有些不好意思。秦简道:“叔祖父大约是不知道我们在一块儿,他应该是要问我们功课,广路你还是跟我们一起过去更好。”

    赵陌笑着摇头说:“你们去吧。若是舅爷爷要查问我的功课,自然会把我叫过去的。他只唤你和三表妹,兴许是有什么家务事要寻你们。快去吧,别耽误了功夫。”

    秦含真拉了秦简一把,比堂兄要干脆:“咱们赶紧过去吧。祖父要是有什么吩咐,赶紧做完了事,咱们再回来陪赵表哥一起温习功课。你们俩今儿要背的书还没背完呢,我可是早就背熟了!”她还对赵陌说,“赵表哥赶紧背书,等咱们回来了,你也背好了,咱们一块儿盯着大堂哥背。”

    赵陌忍不住在那里直笑,秦简牙痒痒的,笑又不是,骂又不是,只得拉长了脸与堂妹一道去了书房。

    不过,秦柏叫他们过去,跟功课没有半点关系:“准备一下,明儿一早,我要带你们到镇上去转转,若是时间适合,再往金陵城里走一遭。”

    秦含真与秦简都有些发愣:“怎么忽然要去金陵城?”

    秦柏笑了笑:“我们到秦庄安顿下来好几天了,祭祖也祭过了,多日不见黄大人,还是要去拜访一下才好。这一趟南下,多得他一路照应,论理我们也该致一声谢的。先到镇上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土产,买上些许,送给黄大人,礼轻情意重,也是个心意。我不清楚黄大人的喜好,这事儿就交给简哥儿了。”

    秦简一口答应下来,又问:“明儿我们能带上广路一道去金陵城么?”

    秦柏顿了一顿:“算了,我只带你们兄妹出门就好。”

    秦含真心中疑惑,秦柏去拜访黄晋成,带上秦简是应该的,可为什么还要带上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老子是不周山〕〔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