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手巫医:冥王宠〕〔亿万甜婚:老公,〕〔开个公司做游戏〕〔篮球界〕〔上门萌爸〕〔毒断天下〕〔嫁恶夫〕〔仙在大明〕〔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帝魔之剑〕〔我可能是一只假的〕〔诡秘三千藏〕〔一锅鲲鹏炖不下〕〔仙道隐名〕〔玩坏神豪系统〕〔道术达人〕〔奶爸的二次元入侵〕〔抗战海军连〕〔重生1980之强国崛〕〔春风盼君归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十五章 身份
    赵陌与秦简回到六房祖宅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们在镇上茶馆里用了午饭,同样是太子请的客。

    秦柏先前去了宗房,与族长、秦克用父子商议祭祖的事,直到中午才回来,吃过饭歇了觉,起来陪着妻子牛氏喝茶说话。见到赵陌与秦简回来了,他觉得好笑:“可逛够了吧?”去了大半天呢。以前在路上,他们除了在扬州时逛了一整日,就没出过这么久的门。

    赵陌与秦简都不好意思地笑着上前行礼。

    秦含真招呼他们坐下,又给他们倒茶。牛氏嗔两个小辈道:“镇上那么有趣?一去就去了大半日,竟是连饭都不在家里吃了,也不事先打个招呼。”

    秦简干笑了两声,没胆说他当时跟太子在一块儿呢,哪里就能打发人回来打招呼了?他至今还有些惊魂不定,实在没想到会在江宁见到太子,又必须保守秘密,瞒着赵陌实情,心里一半是惊慌,一半是愧疚,心虚得不敢看好友的眼睛。

    赵陌却是不知道他在纠结的,笑着说:“说不上十分有趣,其实我们只是去了两三家小店,简哥儿还去了医馆,并没有到处逛,倒是在附近的茶馆吃了点心和午饭。那家茶馆做的蜜豆糕很不错,对面的面馆羊肉面是一绝。舅奶奶不是爱吃羊肉么?下回不妨也去尝一尝。在茶馆楼上的雅间里,让伙计去面馆买一碗面过来,既方便又干净。”

    赵陌转头去问秦简:“舅奶奶不信,只管问简哥儿。”

    秦简先前走了神,猛一听到赵陌叫他,还有些茫然:“啊?”

    赵陌疑惑地看着他:“你怎么了?我问你,今儿那羊肉面和蜜豆糕好不好吃?”

    秦简心想他哪里有心情去品尝羊肉面和蜜豆糕呢?吃在嘴里味同嚼蜡,可此时他却不能这么说,只得干巴巴地点头:“是啊,挺好吃的。”

    赵陌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才回头继续对秦柏与牛氏道:“等什么时候舅爷爷、舅奶奶和表妹再到镇上去,我请你们去尝一尝吧?其实我本来是想要买些蜜豆糕回来的,可那家茶馆的规矩,却是不许将点心外带的,说是蜜豆糕就要新鲜吃,放得时间长了,味儿就会大不如前,店家怕坏了招牌,只许堂食,我只好放弃了。”

    秦含真道:“能得赵表哥如此推崇,可见这两样美食的不凡。就算祖父祖母没兴趣,我也一定要去尝一尝的。”

    牛氏笑道:“胡说,我跟你祖父怎么就没兴趣了?如今天天喝药,只能吃清淡东西,什么胃口都没有了。等到我这病彻底好了,我一定要好好吃顿好的才行。哪怕不到镇上吃广路说的羊肉面,也要叫厨房烧一锅羊肉来解馋!”

    众人听得都笑了,只有秦简心不在焉,仅仅是跟着干笑了两声,似乎并没反应过来大家是为什么而笑。

    秦柏察觉到了他的异样,皱眉问:“你这是怎么了?满腹心事的模样,可是遇到什么疑难?”

    秦简张张嘴,又闭上了。他心里愁苦,虽很想立刻跟三叔祖讨论一下太子的事,可又不能当着其他人的面说。

    赵陌问他:“你好象从医馆里出来后,就一直是这个模样。难不成……你身体有哪里不适?”说着脸上就露出了担忧的表情。

    秦简与牛氏顿时严肃起来,秦含真急问:“大堂哥,你去医馆是怎么了?难道真是身上不好?”

    秦简慌忙摆手:“没有的事儿,我……我去医馆是找叶大夫讨养身方子去了,昨儿不是早提过了么?”

    秦含真说:“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赵表哥会说,你从医馆出来后,就一直是这副神不守舍的模样?”

    当然是因为他从医馆出来后,就迎面遇到了太子。

    秦简无法说实话,只能道:“没什么,我就是在想,能不能尽快派人把要来的方子送回京城去,可先前送信的事,都是托晋成叔去的,眼下也不知能不能去金陵城找他。但事事劳驾他,好象也有些不好意思……”

    牛氏没好气地说:“这点小事有什么好烦恼的?夹在家书里,打发人送回京城去就行了。咱们到了江宁,本来也要打发人回去报平安的。这也值得你失神落魄地烦恼这么久?”

    秦简干笑,忍不住朝秦柏看了一眼。秦柏心下一动,想到他与赵陌去了镇上,说不定会遇上太子。秦简是认得太子的,若因此而心神不宁,倒也不是不可能。一会儿还是得把孩子叫去仔细问问才行。

    秦柏那边才拿定了主意,这边厢,赵陌已经放下了对秦简的担心,给牛氏和秦含真说起镇上的经历来,自然也免不了提到那位神秘的宗室赵公子:“就是昨儿我去路口接你们的时候,远远见到的那一位。虽然当时看不清面容,但今日一见,我看他的形容气度,就知道是他了。恰巧他也去了医馆,同行的还有沈太医,得知我和简哥儿与沈太医相熟,他还请我们到茶馆去了呢。我们在那里聊了半日,茶点午饭都是他请的客。我本想会账的,他却已经命随从先一步结了账,我怪不好意思的……”

    秦柏拿着茶杯的手停在半空中,过了一会儿,他才低头喝了口茶,然后把茶杯稳稳放回到桌面上。

    秦简望了过来,与他对了一眼,他就什么都明白了。

    兴许是因为事先料到的关系,秦柏并没有露出异色,很镇定地笑了笑:“哦?你们竟然遇上了?那可真是巧。”心里却再一次庆幸,看来赵陌是真的不认得太子。不认得也好,不是信不过赵陌,而是这种事,以赵陌的立场,不知情反而更好。

    牛氏笑着与赵陌说话:“他论辈份也是你的叔叔,其实昨儿你俩没打照面,我就觉得怪可惜的。你正应该多认识几个宗室里的长辈呢,以后你父亲继母欺负你了,也有人替你说话。那位赵公子为人十分和气明事理,若你与他交好,在京城也能多个助力。”

    秦含真好奇地问:“说起来,赵公子到底是哪家王府的人呀?昨儿他没说,我也没好意思问。回来问祖父,祖父也说不清楚。大堂哥和赵表哥今天跟他吃了顿饭,可曾听他说起?”

    秦简摸了摸鼻子,装作平静地喝茶。

    赵陌笑着说:“他倒是提过,说是溧阳王府出来的,没说是哪一房,我也不好意思细问。溧阳王府的事,表妹应该也听说过吧?”

    原来是溧阳王府的人,秦含真确实听说过。由于这家王府并不在京城权贵之列,当初进京时,长房派来的嬷嬷们没怎么提到他家,但宫里赐下来的卢嬷嬷与魏嬷嬷,给牛氏和她科普京中权贵豪门、宗室皇亲,就说得更详细些,也提到了溧阳王府。

    溧阳王是一位郡王,论身份跟山阳王的老子差不多,但两人的处境却大不一样。溧阳王虽是一大把年纪了,但从来都不掺和朝政的事,更不肯卷进夺嫡之争。他老人家只念着风花雪月,爱的是富贵享受,在宗室中素来有风流的名声。他除了正妃是名门闺秀出身以外,还有两位侧妃与十多位侍妾,通房与宠爱的歌姬舞姬数目就不为外人所知了。拜他这庞大的后院妻妾队伍所赐,他总共有三十多个儿子,十多个女儿,在宗室中是人丁最兴旺的一支。

    他光是嫡子就有八个,嫡女二人,更别说是庶出的了。子又生孙,孙又生子,而且溧阳王的子嗣都学了他的作风,后宅都是妻妾成群的。因为家里人口太多,家产却有限,为了维持家计,溧阳王妃还不得不为家中数名庶子娶了陪嫁丰厚的商家女进门。而为了借用这些庶子媳妇的嫁妆支撑家业,哪怕是家里子孙媳妇人口加起来都快超二百了,溧阳王妃也不提分家。一大家子挤在郡王府里,日子可想而知。

    若说那位赵公子真是溧阳王府出身的,天知道是哪一房哪一支的子孙?又不好问人家是嫡是庶。就算他说了自己的名讳,恐怕外人一时间也未必能想起他是谁。据说连溧阳王他本人,也不太清楚自己有几个孙子孙女呢。

    其实,只要知道了赵公子的具体出身,别的事也就不重要了。想来他生在那样的家里,更愿意在江南待着,也是人之常情。

    秦含真还跟赵陌说:“我记得大堂哥以前介绍给你认识的宗室子弟里,好象就有溧阳王府的人吧?”

    赵陌点头:“确实,是一位侧妃的两个孙子。不过今儿简哥儿没在赵公子面前提起,我也就没说。万一人家跟那位侧妃有嫌隙,说出来岂不尴尬?不过我问了他在家中的序齿,他没说,只道算年纪,他比我父亲要大一岁,让我叫他伯父就是。”

    秦含真笑道:“这样也好,听起来亲近些,也省得老是称呼他为赵公子。你是赵小公子,他是赵公子,不知道的人听了,只怕都要糊涂了呢。”

    他俩不知情的犹自在那里说笑,牛氏也跟着凑趣:“既然混熟了,不如找一天闲了,请他来家里做客吧?”

    “不行!”秦柏与秦简异口同声地出言阻止,然后对望一眼,秦简闭了嘴,秦柏说:“无事请人来家做什么客?如今我们是在族里,若惊动了族人,打搅了贵人,可如何是好?”

    牛氏不解:“不至于吧?广路在这里几天了,也没见人打搅他呀?”

    秦柏道:“广路来此,我们都只说他是亲戚家的晚辈,并没有明说他是宗室,广路也不是爱张扬的人,因此族人们没觉得有什么。但若要请赵公子来,难不成你要拿对待广路的样子来招待他?”

    那确实是不成的。牛氏素来把赵陌当成是自家晚辈,看着跟孙子也差不离儿了,没必要讲什么俗礼。赵公子却是新认识的朋友,是外人,自然要讲些礼数。

    牛氏只好放弃了,却跟秦柏念叨:“赵公子还要请我们去他家吃面呢。咱们若真的去了,总要回请一次,才合礼数。不在家里请,难不成要到外头下馆子?”

    秦柏咳了一声:“这事儿我心里有数,你就别操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杀神叶欢〕〔权路迷局〕〔霍长渊林宛白〕〔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快穿:邪性BOSS,〕〔老夫少妻的互撩日〕〔沈娴秦如凉〕〔婚心动魄:神秘人〕〔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