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书女配:冰山王〕〔天狱者〕〔末世之渊〕〔全息网游之暴走女〕〔极品全能狂医〕〔都市之我要吃遍天〕〔诸天狐妖大掠夺〕〔不朽魔心〕〔晚安,参谋长〕〔武断八荒〕〔最强神尊在花都〕〔汉侯〕〔我楼上的女神〕〔韩娱之灿〕〔一不小心苏成国民〕〔职场风云路〕〔至尊神魔〕〔试婚老公强势宠〕〔总裁爹地超给力〕〔美女总裁的纨绔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十七章 妯娌
    ,更新快,,免费读!

    小黄氏去了见婆婆,到了正院,才发现大嫂子冯氏正在屋里,陪着婆婆说话。她脚下顿了一顿,脸上笑得更欢了些,轻快地迈进门槛去。

    冯氏见她来了,才停下了说话,客气地起身见礼:“二弟妹来了。”

    “大嫂子好。”小黄氏满面是笑,语气中说不出的亲切,“我有好几日没见大嫂子了。前儿听说嫂子身上有些不大好,不知怎么样了?若是真有个头疼脑热的,大嫂子别顾着省事,千万来跟我说一声,我打发人去给你请好大夫来。小病不治,迟早是要拖成大病的,万不可轻忽了。”

    冯氏淡淡一笑:“我没事,早就好了,多谢二弟妹关心。”

    小黄氏见她好象团棉花似的,软绵绵,偏又拿她没办法,只能笑眯眯地转身向婆婆见礼:“太太今日身上可好些?早上媳妇瞧见采买婆子买了两条极新鲜的鱼,太太不是最爱喝鱼汤么?午饭就让厨房烧鱼汤去,太太说好不好?”

    族长太太沈氏不咸不淡地回答:“如今都什么时候了,你倒有心思操心午饭做什么菜!”

    小黄氏一愣,觉得这语气似乎有些不对,脸上的笑便收敛了些:“太太?”

    沈氏换了个坐姿,还是觉得腰骨酸软无力。她这是老毛病了,身上大病没有,小病不绝,一年到头也没几天是康健的,心里明白这是年轻的时候太过劳累,落下了病根。然而,做宗妇就是这样,她也没法抱怨去。如今她把手中的事务都交给了二儿媳,自己只一心休养身体,外加盯着长子治病,旁的事都懒得过问。

    只是二儿媳这回做得太过了些。

    沈氏训斥小黄氏道:“昨儿的事我都听说了。真是前所未有的荒唐事!除非是犯了大错被革出宗族,又或是被族里处置了的,否则谁家族人回族地里,还不许人家住进祖宅去的?简哥儿一个半大孩子,你竟安排他独个儿住进偌大的祖宅去,却把他的长辈都送到了别处。哪里有这个道理?!我把族里的事务交给你办,是因为你嫂子要照顾你大哥,抽不出空来,你还有几分才干,也素来稳重,想来能把族里的事办好,方才信了你。结果你却让我如此失望!”

    小黄氏的笑脸无法维持下去了,只能低头听训,露出羞愧的表情:“太太容禀,媳妇儿自知有错,可是……承恩侯的脾气,您是知道的。六房二太太的性情,您也是知道的。若我将小长房与小二房的院子给了永嘉侯住,事后他们怪罪起来,二爷和媳妇儿又如何能当得起呢?媳妇儿也知道把永嘉侯安排到别的宅子去,是荒唐了些,可实在是没有办法呀……”

    沈氏冷笑着打断她的话:“别说什么没办法的话,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你愁什么?你又不是六房的人,管人家怎么住呢?简哥儿会跟着永嘉侯回来,可见是亲近的。你只需让人给六房传话,交代祖宅里的下人把屋子前前后后打扫干净了。等简哥儿和永嘉侯一到,爱怎么住就怎么住去!简哥儿若叫他叔祖住进小二房的院子,伯复他娘事后知道了,要生气要闹也找简哥儿去,与你什么相干?!你娘家虽说跟薛家是姻亲,但咱们秦家也用不着事事看薛家的脸色。薛家要帮着伯复他娘跟永嘉侯斗气,你搅和进去做什么?!”

    小黄氏这回只能闭嘴了。听了婆婆的话,她也有些后悔。其实若不是存了私心,想要向薛家、向秦伯复母子卖个好,她原也是打算象婆婆想的那样去做的。谁会料到秦伯复这一房会分家出去呢?倒让她原本的理由变得站不住脚了。这么想着,小黄氏就有些埋怨六房的小长房。许氏与姚氏送急信来说秦柏要回乡祭祖,让宗房做准备时,可没提过分家的事儿。

    小黄氏走神的时候,沈氏已经说完了想说的话:“……总之,那都是长辈,身份又不一般,你们本就该恭敬殷勤些,再小心都不为过的。他们只是回来住几个月,便回京城去了,只会对我们宗房有好处,对我们秦氏一族有好处。不巴结讨好就算了,竟然还蠢到上赶着得罪人,真是叫我生气!你们两口子如此粗心莽撞,叫我如何放心把族务都交给你们去打理?!”

    沈氏看起来是真的很生气,冯氏不声不响地给婆婆倒了杯热茶,送到她手边,柔声劝说:“太太别生气了。弟妹已经知道错了。外头还有人在呢,太太多少给弟妹留点儿脸面吧,不然……叫她如何管家呢?”

    沈氏重重哼了一声:“这会子她倒是要脸面了,昨儿晚上怎不见她给六房留点脸面,给我们宗房留点脸面呢?!”

    骂完了二儿媳,沈氏似乎也累了,懒得再去看小黄氏,便缓和了神色,和颜悦色地与冯氏说话:“这些烦心事,你别理会了。克良的病情既然有起色,可见这位大夫的医术是真的好。你记得以后都把克良送到这位大夫的医馆去看诊,不管他开什么药,都要侍候克良一滴不错地把药喝下去。若是克良的病情果真能好起来,你便是我们秦家的大功臣了!”

    冯氏温柔地笑道:“媳妇儿也盼着爷能早日痊愈呢,平日里看着他受罪……媳妇儿的心里就难过得很……”

    沈氏听着,眼圈也不由得红了。她拉住冯氏的手:“好孩子,你我都是一样的心,我心里明白着呢。这些年,真是辛苦你了……”

    冯氏的眼圈也跟着红了,哽咽道:“媳妇儿不辛苦,只要大爷能好起来,受再多的苦,媳妇儿都是心甘情愿的。”

    婆媳俩执手相看泪眼,无语凝噎,小黄氏却觉得这一幕分外刺眼。她忍不住插言道:“大爷若真能好起来,那可真是普天同庆的大喜事!这几年为了大爷的病,银子如流水一般花出去,也不见效。还好如今请到了一位大夫,开的药方子上都是用的名贵药材,才让大爷有了起色。也就是咱们这样的人家,才拿得出这个银子。大爷便是为了老爷太太的一片爱子之心,也不能不好起来呀!”

    冯氏的脸色变了变,背过身去默默拭泪。

    沈氏没好气地训斥小黄氏:“你说的都是什么话?难不成是嫌老大治病花银子了?又没花你的银子!”

    小黄氏的脸色变了变,软了下来:“媳妇儿不是那个意思,太太误会了。”

    沈氏冷笑:“我误会?我心里明白着呢!”她嘲讽地哼了一声,又有些不耐烦地道,“这会子你过来做什么?底下人说你方才去了六房,如何?可向永嘉侯和夫人赔过礼了?”

    小黄氏忙道:“方才媳妇儿过去,见那边人多,许多族里的女眷都在,媳妇儿不好与夫人说话,只好先回来了。等傍晚那边人少一些,媳妇儿再过去。”

    沈氏不以为然:“人多怕什么?你闹得合族皆知,也该当着大家伙儿的面,向你三婶赔礼道歉。如此方能显出你的诚意来。”

    小黄氏的脸都黄了,沉默了一下,才道:“是,媳妇儿知道了。”打算先把话混过去再说,又道,“媳妇的娘家嫂子方才打发人给媳妇儿送了信儿,说是家里有些事情,让媳妇儿回去瞧瞧。媳妇儿来请太太的示下……”

    “家里族里那么多事要忙,好好的回什么娘家?!”沈氏丝毫没有放人的意思,“你三叔三婶还等着你过去赔不是呢,你倒想躲回娘家去?没有这个道理!你嫂子有什么要紧事,动不动就叫你回去?一个月下来,你要回去十次还是八次?往日家里还算清闲,你要躲懒,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眼下族里忙乱,正是要用你的时候。不许回去!”

    小黄氏脸色一白,正要再说些什么,沈氏又补了一句堵她的嘴:“你娘家人要是不乐意,让他们来见我!”

    沈氏理直气壮得很。小黄氏的娘家只是黄氏家族旁支,没什么势力,如今更是迁往江宁来依附出了嫁的女儿,平日多有仰仗秦家的地方,沈氏根本用不着忌惮。况且,即便是看在黄氏老夫人的面上,沈氏身为秦氏宗妇,也有的是底气。

    小黄氏只能憋着一肚子气,离开了正院正房。她心中满是委屈。婆婆曾经对她何等重视?只因为她犯了一回错,秦克良的身体又有了起色,婆婆便又把心偏回到长子长媳那边去了,说变脸就变脸,真当她是软杮子么?!

    她可是老侯爷原配黄氏夫人的侄孙女儿!

    小黄氏心中忿忿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梅香来报:“二奶奶,车已经套好了,您这就走么?”

    小黄氏没好气地说:“太太不许,不去了!”梅香一愣,低头应了“是”。便要转身出去叫人把车卸了。

    小黄氏却叫住了她,咬牙道:“你去一趟,告诉我嫂子,千万要把爹娘和哥哥侄女儿留在江宁,不能听伯父的话回扬州去。还有,你再私下跟秋姐儿说,上回我已经找人打听好那位贵人在江宁的住处了,一会儿我把地址写给她,你让她想法子到那地方四周走动,务必要重新跟那位贵人搭上话!”

    小黄氏也不敢肖想那位宗室会不会有什么好前程、大富贵,但只要是宗室,便是贵人。再看对方的气度,也是不凡得很,想必身份也很显赫。他既然会盯着她侄女看那么多眼,显见是有意于忆秋那孩子。只要能嫁进宗室府里,对忆秋来说已经是攀高枝了。

    这么好的前程,过了这个村,可就没那个店了,怎能放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阴倌法医〕〔娇妻还小,总裁要〕〔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萌宝来袭:总裁爹〕〔嫡女嚣张:鬼王独〕〔蜜爱春娇(种田)〕〔顾少的独家挚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