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窃玉生香〕〔只短一笔〕〔超能小乞丐〕〔我在家里有矿挖〕〔田园美娇娘〕〔抢个首富当夫君〕〔我在地府当网红〕〔重生七零逆袭路〕〔我的超时空假期〕〔造个武器来玩玩〕〔木头人不许动〕〔最强快递传说〕〔我当盲院长的那些〕〔超级神召唤〕〔邪气遮天〕〔大仙请饶命〕〔风临万界〕〔我家后院有个修仙〕〔金牌县令〕〔女神的医品兵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十五章 台阶
    第二十五章 台阶

    六房长年在京城,就算再不爱管老家宗族的事务,也是一门双侯的显赫人家,宗房还得罪不起,只能小心捧着。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况且,六房的家主承恩侯秦松虽说没怎么把族人们放在眼里,可有他们这一支在,秦家在金陵周边便无人敢欺,人人都要礼敬三分。若是六房与宗房生隙,就算六房的人什么话都不说,什么事都不做,也有的是人会帮他们将宗房踩到泥地里。更别说,族里也不是人人信服宗房,怕也有的是人等着要占这个先儿呢。

    族长再次赔小心,再三劝阻秦柏不要带着一行人往客栈里去:“庄里离镇上还有一段路呢,大晚上的如何过去?路上若有个差迟就不好了。况且你们一路过来,弟妹和几个孩子想必也早就累了,还是早日歇下来吧?何苦再往别处去?”

    他一边劝说,又一边骂儿子,再训斥儿媳:“还不快派人去六房的祖宅打扫屋子?!赶紧把屋子整理出来。看你们都做了什么好事!一点儿小事,也能办成这样!”

    小黄氏低着头从马车上下来,大气都不敢出,站在一旁不敢说话。

    秦克用看了她一眼,见妻子面色发白,一向都是笑脸迎人的她,如今瞧着好不可怜,心一软,便跪下道:“都是儿子的错,是儿子没把事情办好,请父亲恕罪。”又向秦柏赔礼,“原是侄儿想岔了,办事不周全,三叔只管打我骂我,千万不要到别处去投宿。若您去了,侄儿要如何向族人交代?千错万错,都是侄儿的错!”

    他把责任都揽了过去,又是下跪又是磕头,看着十分有诚意,瞧着似乎真的只是因为太年轻了,办事不周全,才出了这样的岔子。秦柏见他如此作态,便知道今晚是没法追究下去了。宗房虽然可恶,可他们毕竟是宗房,秦克用又传闻将会成为秦氏宗子,六房太过咄咄逼人,在族人面前也不好交代。

    况且……秦柏转头看了马车的方向一眼,妻子牛氏本就有病在身,又赶了一天的路,确实不好再劳累下去了,还是要给她尽快找个地方休息才行。晚饭时间早就到了,一家人又累又饿的,总不能为了一口气,便让所有人都受罪。

    赵陌迅速在秦简耳边低语了一句。秦简便上前对秦柏道:“三叔祖,这时候去客栈,确实有些太晚了,也太过麻烦。既然六房祖宅的正房正院已经打扫好了,不如您老人家就先住进去?那边院子够大,我们这么多人住进去,也尽够了。等明儿早起,再说打扫房屋的事吧?其实,我觉得就是那正院正房,也够我们住的了。我们长房只有我一个回了江宁,也没必要讲究太多。您也是六房嫡出,哪里就住不得正院正房了呢?即使让祖母和父亲、母亲知道了,他们也会赞成的。”

    秦柏讶然,转头看向他:“简哥儿,你没糊涂吧?你让我住进你们长房的院子去?那你呢?”

    秦简笑道:“侄孙儿自然是跟着三叔祖和三叔祖母住呀。祖宅的正院足有五进呢,就是侄孙儿一人占一进院子,也住得下。”

    秦柏略有些迟疑。若说是原本还没分家的时候,他兴许不会想太多。但如今家都分了,长房与三房已是两家人,一家承恩侯府,一家永嘉侯府。他们永嘉侯府回乡祭祖,却住进承恩侯府的宅子,这会不会不太合适?即使长房的人不说什么,也有些于礼不合。

    秦简的提议给了众人一个台阶下,族长早已高兴得恨不能亲他一口了,忙道:“简哥儿如今便是六房主人,既然他都这么说了,侯爷就别推拒了吧?简哥儿也是一番好意。”

    秦柏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了。不管怎么说,他本来也是六房的嫡系子弟,住进祖宅是应该的,住在哪个院子里,倒没什么关系,横竖只是一晚上而已。等明儿天明,他就让人去打扫别的院子,不管是不是二房的地方,总不会缺他一家住的地儿。

    事情就这么解决了,族长顿时松了口气。他亲自给秦柏一行人带路,又踢了儿子一脚,让他起来,赶紧去帮忙招呼秦家的下人搬运行李,又叫他媳妇小黄氏去招呼女眷。

    小黄氏于是又往马车上跳。虽然她又端起了那一张笑脸,看着似乎十分亲切,但无论是牛氏,还是秦含真,都不想搭理她了。

    秦含真心里还想,这天生长着笑眉笑眼笑唇的人,真是太有欺骗性了。看着那张脸,谁会知道她什么时候是真笑,什么时候是假笑,什么时候根本不笑?反正无论她实际上是什么表情,外人看上去都是笑脸。小黄氏长着这么一张脸,若不是一来就给了三房一个下马威,他们说不定还会把她当成好人呢。

    六房的祖宅离得并不远,虽然夜里看不清,但秦含真借着昏暗的月光望过去,也能瞧见一大片白白的高墙,可见这宅子确实很大。她心里估摸着,只怕比京城的承恩侯府都要大些。当然,京城内城里寸金寸土,江宁的秦庄却有的是地皮,祖宅建得大一点,也没什么出奇的,况且这还是在秦家起复后,秦松带人来重新翻修过的,定然连范围也跟着扩大了。

    祖宅里原有看屋子的下人,早就得了信,知道秦简要来,在前院点了灯候着。如今虽说来的人比原先预计的多了十几倍,但他们在惊讶过后,也应付下来了。秦简亲自开口邀请三房入住正院,连赵陌都被邀请去与他同住,下人自然没人敢反对。

    正院很大,早就打扫整理过,拎包即可入住。三房下人也算是训练有素,还有周祥年与虎伯、虎嬷嬷带头指挥,不过个把时辰的功夫,就把行李都各自归置好了。在他们收拾东西期间,厨房的人早早烧了热饭热菜送上来,族长还要来陪着用饭,秦柏一家便简单用了些,饭后秦柏留下来与族长喝茶说话,秦简虽然累得要死,也只能硬着头皮陪着。牛氏与秦含真倒是早早得以回了后院歇息,连赵陌都躲清闲去了。

    这一晚,六房祖宅里闹到三更天才安静下来。

    六房这边是清静了,宗房那边却不得安宁。

    族长回到自家的宅子后,又数落了儿子一顿。这一回,他的语气要缓和一些,更多的是恨铁不成钢:“当初我是怎么说的?让你小心招待你三叔三婶。安排他们到别的宅子里去住,是十分不妥当的。你还打包票,说你三叔不会生气。你瞧他今晚象是不生气的模样么?!别以为他没冲着你发火,你就能安心了。他犯不着跟你生气,因为他什么都不必做,就能教训你了!”

    秦克用心里清楚,这事儿父亲是早就默许了的,如今却装作不知情,只一味责备他。但眼下不是反驳父亲的时候,他只能低头垂手:“儿子知错了。这一回是儿子想得不周到。”认完错,他又为自己辩解,“可儿子也是没办法。六房那祖宅虽大,但除了小长房住的正院占地最多,东路的院子是小二房的地方,西路都是花园、戏台子和客房,久无人住,都荒废了,哪里是能让三叔住进去的地儿?若安排他们往东院去住,小二房那边知道了,定要生气。儿子哪里知道他们分家了呢?还以为只是流言……”

    族长叹气:“谁会想到呢?都以为你这个三叔早就死在西北了,没想到隔了三十年,他又活了,还拖家带口地回了京城,认了亲。皇上竟然也没责怪他,还让他袭了老侯爷的爵,这圣眷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秦伯复和他老娘虽说在信里总道他只是个闲散侯爷,不管事也没有实权,说话不管用,可天知道实情如何?我们也不能太过小看了他。今儿出了这桩事,你已是得罪了你三叔,往后可得好好赔罪,把今晚的事给抹过去才行。”

    训诫完儿子,他又扫一眼秦克用,生气地斥道:“你还傻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给我滚回房去?!往后好生用心做事,少听你媳妇调唆!她娘家嫂子是薛家人,她自然是偏着薛家的,可你姓秦,将来还要担起宗族里这一大摊子事儿呢。你不能事事都听你媳妇摆布!”

    秦克用缩着脑袋,连声应是,小心翼翼地退了出来。看到妻子小黄氏站在门外台阶下,一脸的惶恐,他心里又是一软,走过去拉起她的手,低声安慰:“没事儿。父亲只是发发脾气吧,不会怪罪你的。一切有我呢。”

    小黄氏低声道:“终究是我连累了你。若不是我信了嫂子的话,以为三叔真是个忍气吞声不在意的闲淡性子,又怎敢擅作主张,把他们挪出六房的祖宅去?”

    “这哪里是你的错?”秦克用道,“本就是承恩侯霸道,小二房又……他们在信里就没说过真话,竟然还说小长房与小三房不和、有仇呢,看简哥儿对三叔那恭敬的模样,哪里象是有仇的?亲孙子都不过如此了。你嫂子就是偏着娘家,以为这就是对我们好了。日后我们注意着些,别再得罪三叔了就是。就算三叔真象二婶娘说的那样,空有侯爵之名,其实只是破落户,那也好歹也有个永嘉侯的名头呢。我们又算是哪个台面上的人呢?”

    小黄氏柔声应了,柔顺地跟在秦克用身后,回了自己的院子。

    loeva说

    人的堕落总是很快的……

    ://..///39/3922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一胎二宝:冷血总〕〔引凤决〕〔奥特曼之最强属性〕〔萌宝来袭:总裁爹〕〔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清宫攻略(清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特品圣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