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烈烈长风〕〔家里蹲超神攻略指〕〔回流大时代〕〔魔头崛起〕〔总裁蜜令:青梅甜〕〔逆天毒妃:傲娇邪〕〔同时穿越了99个世〕〔追妻成瘾:腹黑齐〕〔重生之机甲武神〕〔神武帝尊〕〔神尺〕〔极品女鬼收容所〕〔逆世魔女:强宠天〕〔我在原始世界当神〕〔绝品野医〕〔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恐慌世界〕〔血皇独宠:病娇老〕〔快穿之女配心愿系〕〔懵懂青春2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十八章 赠礼
    ,更新快,,免费读!

    有了秦含真的帮助,赵陌与秦简顺利地通过了秦柏的考验。

    ——如果秦柏没有在最后对孙女多说一句:“含真的字还要再练练,笔力弱了。”那就更完美了。

    秦含真知道自家祖父定是看穿了自己给赵陌与秦简做枪手的秘密,也没法辩解,只能干笑两声,就苦着脸接受了增加的书法功课,然后回过头去,悄悄瞪一眼秦简与赵陌。

    他俩都不敢说一句话,只能用眼神来表达对她的歉意了。

    从秦柏那里离开后,他们总算有了松一口气的机会。秦简把堂妹带到了自己舱房里,将昨日逛扬州城的收获全都摆了出来,大方地说:“三妹妹随便挑吧,想要哪件都随你!”

    既然自己已经吃了亏,有便宜不占就太傻了。秦含真也不跟他客气,爽快地坐下来挑起了礼物。

    秦简买的东西还真不少,各种各样的胭脂水粉香露唇脂,花样新鲜别致针法又精细的绣品、荷包,款式新颖的首饰、梳篦、络子,印刷精美的绣花样子图册,扬州风景绢画,绢面团扇、纸面折扇,纱面宫扇,江南新出的名家诗词集子……还有一些用来做小摆设的木帛、竹帛、玉制玩意儿。昨晚上天黑没看清楚,如今全都装在箱子里,更显得数量夸张。这里足有四大箱东西了,光是各色扇子就能占掉半箱去。

    秦含真就不明白了:“大堂哥,这冬天都要来了,你买那么多扇子干什么?”

    秦简道:“这些扇子的样式都很好,我在京城里都没见过比这更好的。虽说已经过了用扇子的季节,但多买几把回去,明年夏天就能用了。”过季的扇子多买几把还能打折呢,他可是在扇子店里挑了好长时间,家中上下所有女眷,包括姚家、陈家、许家的女眷,礼物都有了。

    听起来似乎有些反季节购物的意味。秦含真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只是那些胭脂水粉什么的,是不是多了一些?她对秦简道:“这些脂粉虽然挺不错的,但保质期都不长。你现在就买那么多,是不是太急了些?还是打算这就命人送回京城去?”

    秦简反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东西很多么?过江前晋成叔应该会再派一次人回京送信的,到时候我会把其中一大半儿送回去,剩下的带到江宁当作送婶婶嫂子姐妹们的礼好了。”他从那大半箱脂粉里挑了两个细白瓷瓶出来,“这个听说年纪小些的女孩儿抹了挺好的,我原打算买给妹妹的,三妹妹不如也拿些回去?”

    秦含真无语了:“我跟二姐姐的年纪还用不着涂脂抹粉吧?”

    “怎么会呢?”秦简把那两个瓶子往她手里一塞,“妹妹们出门做客,自然有需要用脂粉的时候。”

    秦含真进京后一直在守孝,没有人跟她提过这件事,她也没见过秦锦华涂了脂粉后出门作客的情形,对此深感无语。她接过瓶子,取了其中一只的瓶塞,往里看了看,发现是一种乳白色的香粉,似乎是涂脸用的,真是不知该说什么话才好。

    她挺爱惜自己的小脸的,还是少往脸上抹不知成分的东西吧。古代的脂粉都说铅粉含量重,也不知会不会毁人皮肤。

    秦含真考虑到冬天快到了,便选了两样有滋润皮肤效果的香露和唇脂,拿了几个花样别致的荷包、络子,加上扬州风景绢画,以及一把淡青色纱底绣竹枝的团扇,就挑完了。

    秦简一点儿都不在意,还连声劝她:“多挑两样吧?这也太少了!”

    秦含真却笑着拒绝了。这几样东西就挺好的,团扇的颜色很漂亮,她一眼就看中了,而那卷扬州风景绢画也画得极好,瞧着象是名家手笔,只是署的是个陌生的别号,想不起来是谁。她如今眼光已经锻练出来了,好东西还是能认得的。

    秦简叹道:“在扬州城好东西还真不少。虽说价钱也不便宜,但花样比在京城多多了,还都是从前没见过的新鲜花样!那些绣品什么的,做工也比京中常见的更精致,只怕跟内造的不相上下。这还是摆在大街边上店里卖的东西呢。怪不得我常听人说,京城南货店的生意最好不过。从扬州或是江南别的地界把货物送到京中,转手就能赚上十倍的银子。那些商人真是太狡猾了!”

    秦含真笑道:“虽然商人们狡猾贪婪是常事,但也不能光凭进价,就断定一样商品的价钱。人家路上花的运费,雇人用的工钱,还有开店要付的铺面租金,哪一样不是成本开销?当然,以扬州和京城之间的交通情况来判断,卖价是进货价的十倍,也确实是夸张了些。”

    秦简想了想:“照三妹妹这么说来,商人抬价还算是情有可原的。但各家采买上的管事,恐怕比商人还要更可恶一点。我记得我母亲也曾打发人到南边采买物事,夏天用的团扇,差不多的湘妃竹柄、宫纱绣花扇面,那人报上来的价钱跟昨儿我瞧见的,相差何止十倍?!只恨家里人都没在南边打探过实情,通通被他哄了去。咱们府里派出去采买的人,无论是路费、运费还是工钱,都是另行结算,采买的人倒也好意思下这个手!”

    秦含真听了,不由得引以为诫。以后三房搬了家,就算是独|立出来了。采买物事上头,还是要当心,不要被管事和下人骗了才行。

    赵陌便对秦简道:“你把昨儿瞧见的那些东西的价钱,但凡是记得的,都记下来,待回了家,拿给你母亲看,她自会处置那些不老实的人。”

    秦简点头:“若不是三叔祖布置了新功课,我本来昨晚上就打算要记下来的。”说完了他又在感叹,“我还有许多地方没去,许多东西没买呢。回程的时候,一定要再去逛一逛。”

    秦含真不明白大堂哥怎么变成了购物狂,但看着有趣,便在那里直笑。

    赵陌轻轻扯了一下她的斗篷边儿:“表妹,我那儿也买了几样东西,你过来瞧瞧有没有你喜欢的?只当是谢你方才帮我抄书了。”

    秦含真便跟着他去了他的舱房。赵陌买的东西比秦简要少得多,而且没什么胭脂香粉一类的物事,倒是有几匹花色清雅的好料子,看起来不是赵陌这个年纪的少年人会穿的,更适合小姑娘们。除此之外,便是各种各样的书、字画等物,不是古董,而是新的东西。

    赵陌笑道:“我也不会看古董,这几幅字画虽说是新物件,但看上去很是不俗,想必舅爷爷会喜欢。”

    原来是买来讨祖父秦柏欢心的。

    赵陌还买了两个挺别致的小手炉,一个黄铜的,一个红铜的,做工都非常精美,而且很小,成人一只手就能把它握在手心里了。他说:“这是给舅奶奶和表妹你的,一人一个。冬天时握在手里,又暖和又便(an)宜。”

    真是有心。

    秦含真很感动,回头看到那几本书里既有琴谱又有棋谱,还有一本文字极优美的游记,更加高兴了:“赵表哥,这几本书借我回去看看吧?我也不白要你的,下回祖父要是再罚你抄书,我再帮你呀?”

    赵陌哑然失笑,他把书全都放在了秦含真手里:“本来就是买给表妹的,你只管拿去看就是。我若想看了,自会问你借。”又指了指那几匹料子,“妹妹把这个也带走吧,我穿不了这个花色,倒是配妹妹自好。”他自从昨儿清晨瞧见了秦含真在甲板上的身影,便认定这嫩黄柳绿的颜色,最适合秦家三表妹了。

    秦含真没想到料子是他为自己买的,便有些犹豫:“这怎么好呢?其实我已有许多料子了。赵表哥你年纪也小,出了孝期,穿颜色鲜嫩一点的衣裳是没关系的,不必全送给我。或许你可以拿去送人?赏给青黛姐姐她们也行呀。”

    赵陌微微一笑:“我这不是正拿它来送人么?不过是几块料子罢了,能值得什么?表妹若是不肯收,也没旁人配穿它们了,倒不如扔了。”

    秦含真无语:“哪儿有这么夸张?不要动不动就说扔东西,太浪费了!”她把料子都收了下来,叫了青杏进舱来接过去,心想回头自己还礼,也送几匹适合赵陌的衣料子好了。青黛与费妈妈都有一手好针线,不愁赵陌没有新衣裳穿。

    赵陌看着秦含真收下了东西,脸上露出笑容来:“三表妹,扬州固然好,但金陵听闻也是极繁华的大城。咱们也不必天天惦记着要回扬州去,等到了金陵城,我陪表妹四处逛去,你说好不好?”

    秦含真想了想:“若是祖父祖母肯答应,那自然再好不过啦。我也想多见识见识金陵城的风采呢。”

    扬州城一行,秦含真、秦简与赵陌都大有收获。经历过抄书事件,他们三人间的关系还比先前更亲近了几分,此后便常常在一处看书习字做功课,遇到什么难题了,也是有商有量的,实在弄不懂再去问秦柏,学习效率倒是高了不少。

    秦简意外地发现,本以为读书比自己妹妹还要晚的三堂妹,学问竟然不比自己差多少,还比他知道更多闻所未闻的杂学,心中又是惊讶,又是佩服。他暗悔过去听风就是雨,竟然在对堂妹一无所知的时候,便擅自对她的学问做了判断,实在是太鲁莽了。

    与此同时,他在功课上也更加用心了。否则他学问比不过赵陌也就罢了,若连三堂妹都能将他比下去,他还有脸见人么?!

    船上的时光平静而快乐。秦家船队与黄晋成的船队一行,很快就抵达了长江边。黄晋成事先派过来的人手已经准备地了一应渡江事宜。

    天气正好,刮着北风,天上无云。但有懂得看天时的老人警告岸边的人,说可能过两日就要变天了,要渡江的人最好赶紧动身。

    秦柏与黄晋成商量过,当机立断,决定立刻过江,前往长江对岸的镇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最强军婚:首长,〕〔夫人别跑〕〔婚心动魄:神秘人〕〔重生空间:慕少,〕〔帝仙妖娆:摄政王〕〔后娘[穿越]〕〔情嫂 (梁甜芬王飞〕〔放纵〕〔我的老婆大人〕〔炊烟起,我等你〕〔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春色满村〕〔沈浪苏若雪〕〔闪婚成爱:凶猛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