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枭宠灵妃,有点拽〕〔武之掌控〕〔快穿系统:百分百〕〔唐思雨邢烈寒〕〔扮猪吃老虎:王妃〕〔国民男神是女生:〕〔帝国巨星〕〔福晋难为:四爷,〕〔学霸重生:女神娇〕〔农家小贵媳〕〔神魔之倾城绝恋〕〔邪君的第一宠妃〕〔重生霸道俏总裁〕〔偷生萌娃:坏坏总〕〔替嫁神医:腹黑世〕〔早安:我的总裁老〕〔垫底主播要翻身〕〔狠戾总裁,腻宠痞〕〔当废宅得到系统〕〔古代的温馨小日子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十二章 直觉
    ,更新快,,免费读!

    秦柏依然很淡定:“无妨。  长房那边会照看好梓哥儿的,不会叫他有机会见到何氏与章姐儿。即便真有人私下传递消息,梓哥儿也不过是白担心罢了。没有长辈带着,他出不了门。你父亲也会叮嘱门房,不让他们放来历不明的人进来。”

    话虽如此,但秦含真不用想都能知道,倘若梓哥儿知道自己的生母和亲姐落到这样一个地步,过得也不好,心里肯定会难受的。他小小的年纪,便是有心想助,也什么都做不了。正如祖父秦柏所言,他连出门都无法办到,心里只怕更难过了。

    秦含真有些心疼小堂弟。这些事,其实他小孩子家完全没必要知情的。

    对于孙女儿的想法,秦柏只有一句话:“他也渐渐大了,有些事,早晚是要面对的。他并不是不清楚他母亲曾经做过什么坏事,谁是谁非,我们都曾与他细细说明。倘若这样还不能使他分清是非对错,知道面对生母时应当如何决断,那便是我们这些长辈的不是了。一时的难受不算什么,总好过一辈子难受,不是么?”

    牛氏也十分赞同丈夫的想法:“是呀,我们待梓哥儿很好了,倒是他亲娘待他,一向不如章姐儿。他年纪虽小,却也明白这一点。若是他母亲哭诉几句,他就要丢下我们,一心孝顺何氏,反把我和他祖父的叮嘱抛到脑后,那这孩子即使长大了,也不可能偏着咱们的。到底人家才是亲骨肉,趁早儿想明白了,我们也好早作安排,省得将来生气难过。你二叔就没少让我们生气,我有时候想想,都恨不得当初没生过他!”

    当初舍不得孙子是一回事,孙子让他们失望了,又是另一回事了。两个儿子都正当青壮之年,将来再娶,便又会有孙儿孙女了。秦柏与牛氏两人心里有数。经历过秦安那档子糟心事儿,他们实在不愿意再看着秦安的儿子也糊涂一回了。

    秦含真听明白了祖父祖母的意思,呆了好一会儿,才怔怔地说:“梓哥儿这不是还小吗?就算他现在想不明白,咱们好好教他就是了,总有掰正的时候。况且何氏那么会骗人,梓哥儿一个小孩子,哪里是她的对手?”

    牛氏道:“只要梓哥儿身边的人懂事,不对他乱说什么,应是无妨的。幸好先前那个奶娘已经打回大同去了,不然还得提防她。夏荷倒还老实,想来是不会乱说话的。”

    秦含真眨了眨眼,心下有些乱。

    秦柏对秦含真道:“继续读信吧?你父亲还说了些什么?”

    秦含真回过神来,把信读完了。后头秦平说了几件家常琐事,并没有特别值得一提的地方。秦柏与牛氏听完后,讨论了几句,便决定好了回信的内容。

    秦含真重头把信看了一遍,特别仔细地念了卢嬷嬷的信,然后就开始托腮苦想。

    虎伯自去为秦柏磨墨,以备写回信用。虎嬷嬷本想与牛氏说几句话,看见秦含真在那里呆,便笑问:“姐儿这是怎么了?”

    秦含真喃喃地说:“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虎嬷嬷不解:“哪里不对劲儿?”秦柏与牛氏也望了过来。

    秦含真盯着信,努力厘清自己的思绪:“何氏带着章姐儿是上京城来的?为什么呀?她就算能把二叔哄得回心转意,回京城来见了祖父祖母,都未必能获得你们的承认,更何况是连二叔都没哄回来?她留在大同,就算是生活在庵堂里,日子清苦些,好歹是吃喝不愁吧?当然,我知道她这个人野心挺大,向往着富贵荣华,绝不会甘心满足于仅仅是吃喝不愁的生活,但是……她贸然出走,总得要确认这么做能让她过得更好吧?来到京城,她确定能让自己和章姐儿过得比在大同时更好吗?”

    牛氏想了想:“兴许是她心疼女儿了?不舍得章姐儿待在陈家受苦。她一向最疼爱章姐儿,把梓哥儿都抛在一边了。我还真没见过这么偏心的亲娘!”

    秦含真问:“她在庵里,怎会知道章姐儿在陈家受苦了?有人给她递信吗?”

    这应该是没有的。章姐儿哪里有这个本事向外传信?若是有,她早就把自己在陈家受到的待遇报给秦安知道了。秦安虽然对她不耐烦了,但也不会乐意看到陈家拿了自己的钱,却要虐待自己曾经的养女。只要他出面说句话,陈家总会收敛些。但章姐儿连这种事都没法做到,可见孤立无援。

    秦柏淡淡地道:“何氏曾嫁入陈家数年,自然清楚陈家人作派的。”

    秦含真点点头:“这也说得通。不过,她救出女儿后,为什么要上京城来呢?她完全可以带着章姐儿回大同。她在那边生活多年,什么都熟悉,日常供给还可以找二叔打秋风。她就那么肯定,去了京城后,会过得比在大同时还好?如果她仅仅是要找一个地方,让她们母女俩能安静过活,也可以考虑回老家的。老家总有族人在。她也应该知道自己还有祖父、祖母、堂叔什么的,但她却直接带着章姐儿上京城了。她应该不知道何信他们上了京吧?是因为她曾经在京城住过的关系吗?她在京城还有熟人,能够帮助她?”

    秦柏若有所思:“当初唐家人对她父亲……倒是很厚道。她父亲也曾有过同窗、同年。从前她家获罪,这些亲友自不可能出面,但如今她已获赦,找上门去打打秋风,想必还是能有所收获的。”他看向虎伯,“只是……若何氏当真找上唐家,怕是迟早会揭露李子、青杏兄妹俩与她的关系。”

    虎伯道:“老爷放心,就算她真的说穿了,也不打紧。何家人都跟着咱们南下了,以后也会留在南边替老爷照看庄子,不会有回京认亲的一天。再说,那妇人已经被休了,何老爷子也是要脸的,不会乐意将她认回来。”

    牛氏哂道:“何家人顶多就是埋怨青杏和李子两句,能有什么事儿?何信如今都被拨到我们三房来了。他是我们家的奴仆,难道还敢翻天?”她看向孙女儿,“得了,你小丫头还愁眉苦脸做啥?出不了事的!”

    “我不是愁这个。”秦含真不知要怎么跟祖母说明,“我就是觉得这件事很奇怪!何氏要是还有京城的关系,恢复自由身这么多年了,怎么不见她找上门去?还有,她带着章姐儿逃跑的时候,目击者说她们坐的马车上还有别人。一个车夫,可以算是雇的;一个媳妇子,想必是嫣红,就是秦泰生从前的老婆;还有那个婆子是谁?章姐儿叫她‘嬷嬷’,是哪位嬷嬷?难道是二叔撵出去的那位金嬷嬷吗?我记得她早就走人了吧?怎么又回头来侍候何氏了?”

    秦柏皱起眉头:“这位金嬷嬷……可能来历有些不妥。”

    秦含真道:“她的来历如何,我不清楚。但我记得她离开二叔家之后,一直没什么消息,也没听说她跟何氏还在保持联系。如今忽然出现在何氏身边不说,还帮着她把章姐儿也从陈家弄走了,一起上京城,怎么看她们之间的关系也不一般。”

    秦柏想了想,道:“何氏身边有些人的来历不明,很可能跟晋王府有关联。当初秦王带着你父亲他们逃离西北时,曾在大同短暂停留过,你父亲就是那时候见到你二叔,又让他捎信回家的。若是何氏身边有晋王府的奸细,那消息极有可能就是当时走漏。何氏的兄长何子煜,早前已经死在大同郊外了。他在未曾随妹妹前往大同之前,在临县是给晋王妃的田庄做事的。说他与晋王府有勾结,应当不算冤枉了他。”

    秦含真拍掌:“我明白啦!出京那天,不是有消息说前头那位晋王世子被放出来了吗?不过晋王妃死了。但晋王世子恢复了自由,又有了爵位,有了宅子,就算说不上有什么好前程,但只要他不作死,平安富足的生活总是能保证的。以前侍候过他的人在他倒霉后,想必也不大如意,听说了这个消息,应当会想要重新投靠过去吧?卢嬷嬷他们在我们之后离开了京城,也许是他们中的某个人把消息带到了大同。何氏听说后,觉得自己曾经为晋王世子出过力,所以想要上京投奔去了?”

    秦柏抚须不语。牛氏、虎伯与虎嬷嬷都是一脸“你在说笑吗”的表情在看着秦含真。秦含真干笑了两声,小声问:“这个脑洞很荒唐吗?”

    说不上荒唐,只是感觉八杆子打不着罢了。前晋王世子赵碤不过是得了区区一个辅国将军的爵位,能养得起多少奴仆?何氏就算有个曾经是晋王妃私产庄子管事的兄长,也没那个脸巴上去吧?人家能知道她是谁?她与其去找赵碤,还不如找儿子算了。

    秦柏哑然失笑,轻轻叩了一下孙女儿小脑袋:“好了,不要再胡思乱想。祖父会写信回京城,让你父亲命人留意的。兴许何氏有别的打算,兴许她去的并不是京城呢?她只是让马车往京城方向赶罢了。那个方向上,还有许多其他地方呢。”

    秦含真缩了缩脖子:“好吧,我听祖父的。”她看了看那封信,还是忍不住再添了一句,“祖父让卢嬷嬷再查一查呗?我想知道跟何氏一道离开临县的,到底是不是金嬷嬷?她是什么时候又跟何氏混在一起的?”

    她就是觉得这里头很有问题,可能没什么依据,只是直觉如此。不把事情查清楚了,她无法安心。

    秦柏无奈地看了她一眼:“你既然有主意,就自己给卢嬷嬷写信去吧,只别忘了分寸。”

    秦含真顿时露出笑来:“是,我知道了。祖父就放心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诱妻入怀:帝少大〕〔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军妻鲜嫩:权少宠〕〔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首席大人,战不休〕〔一胎二宝:冷血总〕〔皇家小娇娘.〕〔靳少强宠小逃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