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哑小姐,请借一生〕〔重生之天尸有毒〕〔医路风云〕〔腹黑BOSS抢萌妻〕〔田园三宝:萌夫萌〕〔军长家的小娇妻〕〔一订成婚:总裁BO〕〔生死突击〕〔入骨宠婚:误惹天〕〔天才萌宝神医娘亲〕〔龙凤双宝:老婆,〕〔甜妻如焰:总裁,〕〔总裁宠妻太任性〕〔诱妻入怀,请温柔〕〔最强狂暴升级〕〔独步九天:惊华二〕〔娇宠梁园:王爷,〕〔电影世界当警察〕〔极道天魔〕〔末世胶囊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十一章 去向
    “无影无踪了?”秦含真读信读到这一句时,忍不住重复了一遍。这是一页信纸上的最后一句话

    牛氏问她:“这是什么意思?她母女俩那么大的人,怎么可能会无影无踪了?就算她们雇了马车,带了婆子,可全都是女人,应该很显眼才对。难道真没人能打听到她们上了哪儿去?!”

    秦柏也觉得有些意外。秦安既然已经打发人去寻何氏并看望章姐儿了,那人知道了那样的消息,总要多打听些消息,才好回报吧?他觉得自家小儿子还是挺心软的,都打发人去问了,不可能听说何氏母女失了踪,就真个不闻不问了。

    因着上回念家书时,秦简赵陌都在场,牛氏一时没提防,叫他们也听到了自家儿子那点子不争气的丑事,心里觉得有些丢脸。为了小儿子在晚辈面前的脸面着想,这一回读家书,舱房里就只有秦柏、牛氏夫妻与孙女儿秦含真,再外带心腹虎伯与虎嬷嬷两口子,连虎勇都没加入进来,更别说是丫头婆子们了。因此,众人都觉得说话没必要避讳,直来直去即可。

    秦柏问秦含真:“信后面写了些什么?你二叔可有让人打听去?”

    秦含真翻了下一页信纸,还好,后面还有后续情况介绍。

    陈家不在乎章姐儿是否跑了,但却在乎被她偷走的银子和首饰,当时就炸了,命人去追赶。他们在当地毕竟是土生土长的大户,虽然如今落魄了,但烂船还有三斤钉,人脉尚在。用心一打听,就有人告诉他们,看到章姐儿鬼鬼祟祟地提着一个小包袱往县城门口去了,在那儿上了一辆马车。

    那目击者认得她是陈家女儿,见她小小年纪就一个人出门在外,还问她上哪儿去。章姐儿说去看她娘,因此那目击者就没有拦人。

    他只看到马车是由一个婆子和一个四十来岁的车夫驾驶的,车里有一个长相挺俊俏的小媳妇帮着掀车帘子拿包袱。车里应该还有另一个人在,但是没有露面。章姐儿上了车,就直接钻进了车厢里。她跟坐在车辕上的婆子认识,上车前还打过一个招呼,叫了一声“嬷嬷”。

    正因为章姐儿表现得跟对方很熟悉的样子,又说是去看娘的,那目击者压根儿就没起疑心。若不是陈家人事后找人,闹得沸沸扬扬的,他还不知道章姐儿是卷了家中的财物逃跑的呢。

    陈家人从这位目击者处得知章姐儿的去向,就一路追了上去,沿途寻人打听,倒也有人见过那辆马车,但追到一处偏僻的岔路口处,便跟丢了。若真要继续派人去打听,倒也不是不能找出章姐儿所坐的马车到底是走了哪条路,但当时陈家还有正事要忙,实在抽不出这个空来。

    章姐儿之所以能瞅到这个空子,卷了财物出逃,是因为陈家上下都在忙活一件事:给家中女儿说亲。临县主簿的儿子看上了他家一个美貌的闺女,只是主簿太太有些嫌弃陈家家底太薄,但拗不过儿子,才给了陈家一个机会,让他们带女儿出来给自己相看。为了给她留一个好印象,陈家特地倾全族之力,为那闺女准备了好衣裳首饰,又由族里身份最体面的一个秀才娘子带着她去见主簿太太。

    据说对方相看过后勉强同意了亲事,只是婚约一日未正式下定,都不能掉以轻心。在这种时候,怎么能轻易叫人知道陈家有女儿私自卷了财物出逃?陈家见追不到章姐儿回来,就偃旗息鼓了。

    虽说损失了一些财物,但秦安先前送到陈家的章姐儿生活费,还有几十两银子剩下呢,也能给陈家女儿添些不错的衣料首饰做陪嫁,他们倒也不算亏。等到跟主簿家做了亲家,多少银子赚不回来呢?

    不过,陈家见秦安打发人来问,便又生出几分妄想来,派了一个族人,跑到大同去要求秦安赔偿章姐儿偷走的财物,还把失窃的清单夸大了十倍,打算要发一笔横财。谁知遇上卢嬷嬷厉害,三言两语,就把人羞得恨不能钻到地洞里去。陈家知道秦安是侯府公子,也不敢再闹了,宁可赔上路费,灰溜溜地回临县去了。

    牛氏听到这里,解恨地说了一句“活该”,又道:“当初派卢嬷嬷去,果然是再正确不过了。等闲人可没法糊弄她。陈家居然还有脸来讹诈?!”但是章姐儿偷东西私逃离家,又让牛氏觉得十分丢脸,“不省事的臭丫头,跟她娘一样不是好货色!她好歹也是在安哥家里养大的,自小如珠如宝,怎么就养成了一个贼?!万一叫人家说安哥家的女孩儿教养不好,岂不是连累了咱们自家的孩子?!”

    秦柏安抚她道:“别生气,章姐儿怎么也是姓陈的,又是她亲娘带大。她亲娘都被休了,谁还能说安哥的女儿教养不好?二丫头如今才满月,等到她长大,还有谁记得这些糟心事?”

    他转头问秦含真:“后来如何了?你父亲可有在信里说你二叔是否再派人去追何氏母女?”

    秦含真又翻了翻信纸,回答道:“父亲说二叔在家书中没提后来如何,只说没有了何氏与章姐儿的下落,不知从何找起,想着她们母女身边还有几百两银子傍身,温饱应是不愁的。何氏又是个精明性子,想来她会选择带着女儿出走,必是不愿清灯古佛过一辈子,也不想让女儿在陈家继续受苦。她必然已考虑周全,想好要如何与女儿一道在外过活。二叔若贸然找过去,反倒坏了她的盘算。二叔想着,到底夫妻一场,也是怜惜章姐儿小小年纪就遇到许多苦难,因此对她们的下落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秦柏挑了挑眉:“难得,这话听起来豁达,却不象是你二叔会有的主意。”秦安若早就想到这些,又何必送走了章姐儿还要安排上两个照顾她的仆妇,还坚持每年往陈家送生活费?更别说那被休弃后住进了庵堂的何氏,生活用度也是秦安在供给。他可不是狠得下心来与亲生儿女的生母彻底断绝关系的人。

    对此牛氏有一个猜测:“该不会是那个金环捣的鬼吧?安哥这孩子,素来耳根子软,若是金环正得宠时,在他耳边吹吹风,兴许他就真个以为放手不管是为了何氏与章姐儿着想了。”她撇了撇嘴,“我早就说过,那金环能在何氏身边待了那么久,还成了她的心腹,断不可能是什么善心人!”

    兴许真是如此吧。但秦柏夫妻俩都远在外地,不曾经历小儿子做出这般决定时的情形,也没法轻易下结论。

    秦含真插言道:“祖父,祖母,虽然二叔在送到京城的家书里只写了这些字,但是随他的信一同送到父亲手里的,还有卢嬷嬷的手书。父亲把这封手书也附在信后,一并送来了。”她扬了扬手中另一封信,上头用绢秀的簪花小楷密密麻麻地写了大半张纸,正是卢嬷嬷的笔迹。

    牛氏精神一振,忙道:“快读来听听!”

    卢嬷嬷的字写得很小,秦含真要在烛光下凑近了看,才能看得分明。她在信里介绍了何氏与章姐儿出走的情况,基本跟秦安说明的差不多,但有一点不太一样,那就是在秦安做出决定,不去追踪前妻与继女的下落后,她想着何氏毕竟是梓哥儿的生母,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要弄清楚何氏的下落才行。

    何氏素来不是个省油的灯。秦安那边的男女仆妇,私下也曾透过话给她知道,她清楚秦平之妻关氏的死,跟何氏是脱不了干系的。妯娌二人长年不在一处生活,能有多大的仇恨?居然就能害人性命。这样一个恶毒妇人,忽然行踪不明了,倒比她回到秦家来,更让人担心呢。

    卢嬷嬷手上也有银钱和人手,瞒着秦安,托张万全帮忙,雇了几个信得过的小子,往临县去了一趟,继续追查何氏与章姐儿的去向。老天保佑,这批人去到临县时,离何氏出走已经过去了几天功夫,但由于陈家人多嘴杂,与县主簿家的婚事又已定下,便有种种小道消息传了出来。几个小子顺着那些小道消息,沿着何氏母女所坐马车离开的方向走下去,到了岔路口,就兵分两路打探,终于探查到了她们的去向。

    何氏与章姐儿,是往京城方向去了。

    卢嬷嬷因此特地写信回京报信,就是担心这对母女上京,会寻到秦家门上。虽说这一个被休的妇人,一个与秦家没有血缘关系的继女,到了秦家也没什么脸面能赖着留下,但谁知道呢?何氏的脸皮可不是一般的厚。更别说,她亲生的梓哥儿如今独自一人留在了承恩侯府,这孩子素来脾气和软,若是知道生母与亲姐有难,兴许会心软也说不定。

    读到这里,秦含真、秦柏与牛氏的脸色都变了,站在一旁的虎嬷嬷沉不住气,开口道:“不会吧?她俩怎能进得了侯府的门?只要她们进不来,哥儿又不出门,如何能知道她俩上了京城呢?”

    秦含真却道:“谁知道呢?要是何氏舍得出银子,那么大的承恩侯府,还怕找不到一个愿意传信递话的下人?更何况,那府里如今还有一向看三房不顺眼的二房在呢。”

    她看向秦柏:“祖父,这事儿不能放松了。虽然父亲已经知道,定会有所防范,可他整天都要进宫当差,家里的下人又没几个能撑得了事的。万一真叫何氏找上梓哥儿,那可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重生空间:慕少,〕〔皇后有旨:暴君,〕〔权路迷局〕〔一欢成瘾:慕少,〕〔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后娘[穿越]〕〔杀神叶欢〕〔军婚如火〕〔沈娴秦如凉〕〔与你共赏落日余晖〕〔法医娇宠,扑倒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