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首座〕〔重生之武神大主播〕〔重回80当大佬〕〔娱乐商尊〕〔俗人的奋斗〕〔萌妻哪里逃〕〔抗战之重生周卫国〕〔地府朋友圈〕〔顾少的心尖萌妻〕〔重生之时代霸主〕〔灭天杀神〕〔落地一把98K〕〔慕少的心尖萌妻〕〔爱情最后的依靠〕〔耐瑟瑞尔的辉煌〕〔时空之头号玩家〕〔官途:第一秘书传〕〔末世之阴谋之雨〕〔西游封印师〕〔鬼眼保安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九章 古画
    ,更新快,,免费读!

    想到就去做。秦简拉上赵陌,打算上岸去码头周围逛一逛,看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可买。

    淮阴是个繁华的大港,码头上人来车往,到处是搬运货物、行李的脚夫,叫卖各色小吃的小贩,以及上船下船的外地客商,十分热闹。

    因天色还早,秦家船队估计可以在这里待上小半天再加一夜,时间比较充足,故而赵陌他们上岸闲逛的时间也会更长。两个少年兴头十足,小声商量着,要到稍远一点的地方去,甚至是往城中最繁华的街道走一走,也是无妨的,只要赶在天黑关城门之前回船就行。倘若真的没赶上,不得不在城中过夜,明儿一早回来,也来得及。淮阴城里并不缺客栈,船也是自家雇的,长辈们总不会将他们丢在半路上,顶多就是挨几句训罢了。

    不过,在他们出发之前,牛氏却把人叫到了面前,再三叮嘱:“天黑前一定要回船上来,知道么?不要走得太远,就在附近镇上逛逛好了。每天船靠岸的时候,你们都能到岸上去,早不知逛了多少个城镇,怎么就不知道厌烦呢?”

    秦简干笑:“三叔祖母,每个码头都是不一样的,这种事怎会厌烦?您老人家就放心吧,我们一定不会走得太远的,天黑前一定回来!”

    赵陌默默在那里点头,心里早已打消了原本的主意。

    由于码头人多,为免两个半大少年出门遇上危险,牛氏特地让虎勇与李子跟着他们一道去。虎勇精明,也有力气,李子身手不错,有他们跟着,秦简与赵陌想必可保无虞。秦简暗叹一声三叔祖母看得紧,但心里其实也明白长辈是在关心他呢,笑嘻嘻地接受了。赵陌则是眼圈略红了一红,又很快恢复了正常。

    秦含真听说他们要去镇里闲逛,李子随行,便把李子叫过来吩咐:“你在镇上瞧瞧,看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方便买回来的东西,就买一些给我。若是看到有书店,你去瞧瞧有没有本地的县志或是游记杂谈一类的书,也买回来给我。本地的风景画也行,不要贵的。”

    李子虽然如今在秦家三房做小厮,但曾经也是官宦人家子弟,自小读书识字,买几本书还是没问题的,便一口答应下来。秦含真又给了他一吊钱拿着,预备路上花费。

    赵陌见了,多看了几眼,没有吭声。

    他们逛到天快黑时才回来。因为不曾到城里去,只是在码头镇一带逛,倒也不用担心城门关闭的问题。

    秦简没买到什么有趣的小玩意儿。码头镇上的店铺小摊,卖的多半是便宜货,不大入秦大少爷的眼。虽然他也看到些别致的小东西,但想来并没有淮阴特色,跟其他地方卖的东西没有多大分别。至于女孩儿们喜欢的胭脂水粉、刺绣彩带、衣裳首饰什么的,他又嫌人家做工粗,不配给妹妹使。最后他只在一处小摊上买了两条还算精致的绣花丝帕,打算拿回去给妹妹,只是图那上头的花样新鲜,是京中没见过的样式罢了。

    但他在镇里发现了一家古董店,买了一幅略有些破损的古画回来,拿给秦柏看:“三叔祖,您瞧瞧这幅画,是不是名家之作?我觉得它这马画得有些意思,平日好象挺少见的,不象是无名之辈的画作。可惜落款和印鉴都被虫蛀坏了,看不出作者是谁。我想着那店里的掌柜只要五两银子,倒也还划算,就买下来了。哪怕不是什么名家之作,我瞧这画上的笔法,也值五两银子了。”

    “哦?”秦柏示意他将画放在舱房正中央的圆桌面上,然后戴上眼镜,仔细端详那幅画。

    画确实破损得挺严重了,画面也带着明显的陈旧之色,看起来并不象是假的。画上的是一匹马,瘦骨嶙峋,肋骨一条条都画得分明。

    秦含真也好奇地凑过去看,瞧了几眼,就忍不住“咦”了一声。

    秦柏微笑看向孙女儿:“含真,你可是看出什么来了?”

    秦含真也说不准自己是不是看出什么了,她并没有多少古董鉴定的技能,只是在祖父那儿看过、摸过不少古董字画罢了,心里只隐隐约约有些感觉:“我觉得这马的画法很眼熟,祖父那儿有一幅龚开的《瘦马图》,感觉跟这幅有点儿象。这该不会是龚开的画作吧?”

    龚开是宋末元初时的画家,也是写意画马的第一人,他的瘦马,还是很有特色的。

    秦柏笑着说:“含真看出来了?祖父瞧着,也象是龚开的亲笔。这里是淮阴,龚开正是淮阴人,他的画作会在民间流传,也不是奇怪的事。”他又仔细看了画纸与装裱,“这确实是一幅古画,用纸、用墨,都象是宋元时的东西,装裱用的锦绫也是元时的织物。我看这应该是一幅真品。简哥儿用五两银子把它买下,确实很划算。只可惜画破损得厉害些,需得寻人好生修整一下才好。否则直接把它装进箱底,用不了多久,它就无法挽救了。”

    秦简哪里懂得这些?忙道:“我听说三叔祖精通装裱,能请您老人家出手么?”

    秦柏哪里有这个空闲?此番南下,他是有正事要办的,装裱工具一样没带。不过他想了想,道:“这样吧,我先替你把画收着。迟些时候,我们到了扬州,那儿的装裱师傅最有名不过了。我打发人带着画进扬州城寻人修画,等明年回京时,路过扬州,再把画取回来就是。”

    秦简松了口气,笑道:“那就多谢三叔祖了!”心里还挺高兴的,有一种他靠自己的本事,买到好东西的成就感。

    秦含真心里也挺高兴的。她以前还不知道,原来自己点亮了鉴定古董字画的技能呢。明明祖父并没有教过她什么,可每日接触的都是好东西,耳渲目染之下,她自然而然地就知道了什么是好货,什么是假货了。她忽然有些小兴奋,觉得自己可以在这方面努力一把,寻求进步。

    秦柏亲自把画带了下去。赵陌笑吟吟地提了一只食盒过来,放到桌面上:“我没买什么东西,倒是听说他们这儿的羊肉汤极有名,就找了一家名声最响亮的店试了一试,确实不错,就买了十碗,带回来给舅爷爷、舅奶奶尝尝。这食盒是我从店里买的,里头的羊肉汤还热着呢,大家赶紧吃。”

    听说有好吃的,连牛氏都被吸引过来了。秦柏放好了画,笑着走回来:“原来是淮阴的码头汤羊肉?那确实不错。我小时候回江南老家时,也在这码头上吃过的。”还对牛氏说,“这汤对你身体有好处,你多吃一些。”

    牛氏拿了一碗,尝了一口,只觉得汤粘稠滑腻,肉酥而不散,确实十分鲜美,一点儿腥膻味都没有,比之在西北时常吃的羊汤,别有一番风味。她一口气喝了半碗汤下去,又吃了不少羊肉,才对丈夫道:“我尝着,倒比咱们自家做得还好些。广路说这汤极有名?还真是名不虚传呢。只不知是怎么做的?要是咱们家也能学会就好了。”

    秦柏笑道:“这是人家的秘方儿,如何会告诉你?只是大冷的天,喝一碗羊汤下去,浑身出汗,身上自然就爽快了。你若喜欢,明儿早上还叫人去买,当早饭吃了再走。秋冬时节喝羊汤,最是滋补不过的。”

    牛氏嗔了他一眼,又将碗中的羊肉挟到他面前的碗里:“你总念叨着我,你还不是一把年纪了,正需要滋补?赶紧多吃些吧。”

    秦含真只觉得祖父祖母又闪瞎人眼了,实在没眼看,低下头去专心喝羊汤。

    喝完一碗,她又去甲板上叫周祥年:“表哥买回来的羊肉汤极好,今日天冷,大家都喝些热汤补补身体才好呢。周大叔,你让人到码头镇上再买些羊肉汤回来,给黄大人和沈太医那边也送些过去吧?咱们自家人也都尝一尝。”

    周祥年一听有这样的好事,忙笑着应了:“三姑娘放心,小的这就去办。”遂叫李子带路,亲自去了赵陌买羊肉汤的店,把人家今晚做的汤都包圆了,又到旁边的酒家里订了几桌席面,带回来给秦家船队与黄晋成船队上的所有人品尝。

    他打着永嘉侯秦柏的旗号,众人冷天里喝了热腾腾的美味羊汤,还有美味的淮汤菜吃,口上都说永嘉侯的好话。就连黄晋成的亲信,也都说:“永嘉侯真是宽仁恤下。夜里那么冷,喝这一碗热汤下去,浑身都暖和了,睡觉都睡得比平日香呢。”

    秦柏与牛氏知道了秦含真的做法,前者微笑点头,后者则打趣:“丫头如今都学会象你祖父一样收买人心了,只不是用自己的银子罢了。”

    秦含真干笑:“真要我出银子,也是无妨的。不过我这不是帮祖父办事吗?”秦柏平日也没少给船队里的人买酒食,这也算是一个好主人、好雇主该做的事吧?

    不过,其实她也确实没打算自个儿出银子。她的私房钱也不是很多呢。

    瞧着牛氏没有再说下去,秦含真连忙埋首吃饭。淮扬菜确实名不虚传呢,这个豆腐做得挺好的,那个虾仁也很新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肉欲娇宠[H 甜宠 〕〔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英雄?我早就不当〕〔阴倌法医〕〔嫡女嚣张:鬼王独〕〔娇妻还小,总裁要〕〔萌宝来袭:总裁爹〕〔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蜜爱春娇(种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