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仙千年归来〕〔兽性盛宠:帝少疼〕〔极品农妃〕〔大劫主〕〔神医废柴妃:鬼王〕〔无限之万界穿行〕〔凡女逑仙〕〔农女太彪悍:夫君〕〔极品无敌小仙医〕〔宇宙霸业〕〔千尸镇〕〔角天〕〔八零后咸鱼术士〕〔娇妻撩人:军少别〕〔随身空间:独品农〕〔婚色撩人:司少的〕〔道门法则〕〔傅少的亿万甜妻〕〔我的美女主播姐姐〕〔我的男友是帝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六章 船上
    ,更新快,,免费读!

    秦柏给几个孩子上的政经课,再穿插秦含真的杂学科普,教学效果很不错。

    等到秦简再遇到码头上卖小玩意儿的小贩时,听到对方说一个泥捏的小马车就要一百钱时,也懂得反驳对方:“这东西在别处顶多也就是十文钱,怎么在你这儿就涨了十倍?你该不会是蒙我的吧?”当场把人臊得跑了。

    还有那码头上瞧他满身绫罗,认定他是个外地来的肥羊的肖小们,设了圈套想要哄他摆脱了身边的随从,到偏僻的地方打劫,他也不为所动,再不会因为对方装可怜或别的什么手段就上了当。他还对那些人说:“我三叔祖才教过我来,连我表妹也知道你们骗人的套路,别以为我是小孩子,就会轻易上当。你们再不走,我就拉你们去见官。我表叔就是做官的,四品呢,看看你们这里的县令会不会违了他的意?”把人全都吓跑了。

    秦简还对身边侍候的丫头流辉道:“我记得去年的时候,你姨妈姨父管着咱们家在山东的庄子,报上来说山东有旱情,粮食失收,收益比往年少了三成。我母亲看过账后,笑了笑,就革了你姨妈姨父的差使。你还让我去帮忙求情,说你姨妈姨父在那庄子管事多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该因为某一年年景不好,收益少了,就丢了差使。我还真听你的话,去向母亲求情了,只是母亲拿定了主意,不肯听我的。我心里还嘀咕呢。方才我在码头上听得分明,山东去年就没哪个地方干旱过,反倒是风调雨顺。你姨妈姨父是骗人的,贪了公中的银子,怪不得我母亲要革了他们的差使呢!”

    流辉也臊得满面通红,百般辩解她也不知道真相,完全就是被姨妈姨父给骗了。

    秦简也没多说什么,只道:“总之,你们以后在我面前老实些就好。我自问不是个坏脾气的人,身边的人若实在有难处,也不会不帮。可你们不能把我当猴耍。”

    流辉等丫头们嚅嚅地应了。

    虽然与秦柏来往不多,但一直关注着秦简的黄晋成,发现了小表侄身上的变化,也私下对沈太医说:“永嘉侯还真是个妙人。从前我只听说他书读得好,喜欢古董字画,爱好风雅,倒不知道他还这么会教孩子。简哥儿本性不错,就是在深宅大院里长大,平日里结交的都是王孙公子,被娇宠惯了,有些个不食人间烟火的骄气,容易叫人哄骗。如今真的是大不一样了。他家里早该放孩子出来见见世面才对。”

    沈太医叹道:“不满黄大人,我偶尔听永嘉侯给几个孩子讲学问,真是比许多名师教得都好,浅显易懂,却深入浅出。听说他在西北做了二十多年的教书先生,连王翰林都是他教出来的。进京前,他还带着几个童生,如今都考中秀才了,皆是人中俊杰。永嘉侯进京后就一直闲置在家,委实太过可惜。他若重新开馆收徒,必然能为朝廷多教出几个栋梁来。”

    黄晋成默了一默,没说什么。永嘉侯秦柏学问再好,再会教孩子,如今也是堂堂国舅爷,是外戚。从前他教学生没什么,如今却还是避个嫌的好。他自己心里有数,皇上也没发话,旁人心里再为他惋惜,又有什么用呢?

    秦含真并不知道黄晋成与沈太医对自己的祖父有那么高的评价。她如今每天都过得挺充实的,听祖父讲课,自己还要背书、练字,闲暇时,秦柏还会教她与秦简、赵陌下棋。其实他们也带了琴出来,只是如今收在箱子里,在船上取用不便。学学下棋,也能打发时间。

    秦含真初学棋不久,棋瘾正大呢,有机会就想寻人练棋。若是秦简跟她下,那定是下成指导棋的,没什么意思。牛氏不懂这个。沈太医倒是下得一手好棋,时常与秦柏对弈,可说是旗鼓相当,秦含真也没胆子去找他。至于黄晋成,他在别的船上,无从找起。所以她只能跟秦简或是赵陌下,两两对局,下得秦简都要吐了,赵陌则一直沉默地陪她下。她心里有些不好意思,笑嘻嘻地丢了棋盘,回船舱里陪祖母牛氏去了。

    牛氏的晕船症状大有好转,已经很少呕吐了,但一直胃口不佳,头晕乏力,所以一天里倒有半天是躺在舱中歇息的。秦柏只好经常陪她说说话,又或是让秦含真与虎嬷嬷多去陪她,却拿她这个症状没办法。连沈太医都说,她是身体不好,慢慢调养才行,倒是一日三餐不能不吃,胃口再不好,也要多吃点。

    沈太医给牛氏开了清心和开胃的药。牛氏嫌苦,不大想喝,被秦柏哄着喝了。秦含真见她吃不下饭,就跟虎嬷嬷商量了,船靠岸的时候,从岸上买了面粉,给牛氏做了面条,多多添上面码,最后再添一小勺家里带来的秦椒酱,端到牛氏面前,她闻着那香味,顿时食指大动,一口气吃了大半碗下去。

    吃完了面,牛氏还连声道:“这酱真是香,这面够筋道!我想这一口许久了,只是船上做饭不方便,才没好意思提。”

    秦含真笑着对虎嬷嬷道:“瞧,我就说祖母吃这个酱,一定会开胃的。”

    虎嬷嬷好笑地说:“太太真想吃这个,吩咐一声就是了,自家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牛氏干笑,又说:“那酱还有么?再给我来两勺?”

    这回秦含真就不能依了:“祖母,您身体不好,还是要多吃清淡的东西。这个辣椒酱,有一小勺就够了。你要是想吃,明儿再说吧?别吃坏了肚子。”

    牛氏不情不愿,见秦柏转过头来看她,才小声答应了。

    从此她就开始了隔两日吃一顿辣酱面,吃完后开始盼后天的日子。

    秦柏一行人顺风顺水,一路行来速度颇快,没多久,就过了山东,进入江苏地界了。期间他们在船上过了中秋。天气渐凉,秋风渐渐大了,运河上多了许多运粮的漕船,它们是运送各地秋粮上京的。运河河道本就不算宽敞,送漕粮的船一多,河道就变得堵塞起来。

    秦柏与黄晋成两支船队的前进速度大受影响,不得已慢了下来。漕粮进京,按规矩,等闲官商船只都是要让路的。黄晋成本想继续打出自己的旗号,让漕粮船给自己让路,秦柏亲自过去劝他:“我等虽是奉了皇命行事,无奈却是密旨,不好张扬。你命漕粮船为你让路,岂不是坏了自己的名声?御史参你的时候,可不知道你是奉了旨意的。”

    黄晋成无奈地道:“总不能被堵在这里吧?我们也不过是六七条船,过去了,那些漕粮船自可继续北行,并不妨碍什么。可若我们不命它们让路,往后的漕粮船只会越来越多,天知道会在路上耽误几天?”

    秦柏微笑着说:“这倒无妨,如今天色已晚,我们且寻个码头靠岸。明日一早,我让我的船先行,你们跟在后头就是了。”

    黄晋成不解:“侯爷的意思是……”

    秦柏的意思很简单:“我是个闲赋在家的侯爷,又是外戚,一两本参我的折子,我还受得起。别误了你的正事。”

    黄晋成张张嘴,又闭上了,起身郑重向秦柏行了一礼。

    自那以后,黄晋成对秦柏似乎就敬重了许多,还添了两分亲近,夜里偶尔也会过来与他说说话,下一盘棋。黄晋成也下得一手好棋,棋风与沈太医是两个极端。沈太医下的是细棋,讲究步步为营。黄晋成却是大开大合,又时而剑走偏锋,令人防不胜防。秦柏能与沈太医下得势钧力敌,却有些不习惯黄晋成的棋风,偶尔还会输上几盘。但秦含真、赵陌与秦简三个小辈在旁观战,却看得心潮澎湃,比当事人更紧张几分。

    船上的生活似乎还算有趣,不过最令人愉快的,还要数接到京城家书的日子。

    黄晋成每隔两三日,总会接到陆地上快马送来的书信,也不知是谁给他送的,当中偶尔会夹带一两封秦仲海或者秦平的家书。这种时候,得了消息的秦含真、秦简与赵陌三人,总会跑去围着秦柏与牛氏两位长辈,帮忙读家书里送来的消息。

    因为离得远,家书中的信息已经有些落后,但总比什么都不知道强些。

    秦仲海的家书里提到长房上下一切都好,还问了儿子的功课,信并不长。后头附着姚氏口述、秦锦华执笔的信,倒是又长又啰嗦。她们提到家中近来有什么趣事,又说母女俩随承恩侯夫人许氏去了蜀王府参加茶会,秦锦华还与山阳王府的二郡主,以及另两家王府的郡主、县主们交上了朋友,山阳王府二郡主正打算在家中开一个赏花会,请小姐妹前去做客。姚氏生日在九月,离着不远了,秦锦华给她准备了一对玉环作为礼物,却总觉得不够好,问哥哥有没有什么好主意。

    秦平的家书也先是说了他与梓哥儿安好,又提到了大同的秦安。张万全一家返回了大同,也带去了卢嬷嬷等人。秦安看过了父亲的信,已经打消了正式摆酒请客纳妾的念头,只简单地置一桌酒,就纳了金环做通房,让她照顾小女儿,家务暂且交给卢嬷嬷打理。又说小女儿如今身体已有好转,只是满月之后,身体不大好的何氏不知为何,忽然从庵堂里失踪了,还带走了心腹嫣红,以及身上所有的财物。

    有人说,看到何氏往临县的方向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霍长渊林宛白〕〔大明小书生〕〔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沈娴秦如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