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杀神岛〕〔律政佳人隐婚老公〕〔亚索异界行之剑之〕〔快穿之天运贵女〕〔28号别墅〕〔末世神魔录〕〔一世帝尊〕〔大遁甲师〕〔女总裁的狂人保镖〕〔重生之都市邪仙〕〔曦霞盈彩〕〔超级英雄之恶邻〕〔重生之星际旅行家〕〔名门眷宠:娇妻养〕〔重生之农女悠然〕〔重生九零小辣妻〕〔全能明星系统〕〔腹黑王爷,王妃要〕〔剑曲神魔〕〔点阴灯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五十七章 贤王
    赵硕不明白儿子叫自己退一步是什么意思,他如今的处境,哪里还有退一步的余地?

    但赵陌旁观者清,看得分明。

    赵硕想要争取入继皇家,成为太子一旦病逝后的皇位继承人选,这其实并不是他本人的期望,而是王家的期望。他本人最初到京城来,其实只是在父亲的冷漠与继母幼弟的逼迫之下,想要争取一条活路罢了。他那时候想要的,不过是一个辽王世子的名份。

    蜀王虽然可恨,但他在朝堂上有句话说得很对,那就是给赵硕一个辽王世子的爵位就足够了。如今辽王虽然没有心思履行与嫡长子的约定,但蜀王既然已经当众挑明了辽王世子之位的归属,接下来只要王家那边配合一下,上个奏折,赵硕这世子的封爵很容易就能下来,根本就用不着等辽王的动作。

    辽王两个心爱儿子才闹出了兄弟相争的戏码,又有薄待嫡长子的坏名声。这种时候,他若不想赵砡的处境更糟糕,更进一步触怒皇帝,就不会反驳嫡长子受封世子之位的旨意。赵硕的世子身份,便算是稳稳当当地定下来了。

    只要赵硕成了名正言顺的辽王世子,他受皇帝重视,目前需要留在京城为皇帝办事,而辽王一家又因为赵砡的案子不得皇帝待见,很快就要滚回辽东去,赵硕与辽王虽然还是父子,但分居两地,彼此互不干扰,赵硕就不愁过不好小日子,更不用担心继母小弟还会对他不利。他当初冒险上京时所抱持的愿望,可以说已经完全实现了。

    既然如此,赵硕又何必再把皇嗣挂在嘴边上?那是王家的野望,不是他的。

    赵硕若不争做那皇嗣了,以他如今在皇帝面前的体面,在朝中谋求一席之地,并不困难。等到辽王老死,他就能顺势继承辽王之位,辽王继妃和赵砡赵研母子能对他有何影响?到时候,他们三人恐怕还要看他的脸色过活呢。

    而赵硕若能一直得到皇帝以及未来新皇的器重,做一个位高权重的贤王,风险小,收益却大,未必就比不上冒险去跟别人争做皇嗣了。

    赵陌把这里头的得失一一为父亲赵硕做了分析,劝道:“太子尚在,皇上素来钟爱独子,明知道父亲有心去争嗣子之位,怎会觉得您顺眼?您还不如放弃争做皇嗣,只一心为皇上、太子办事,多与太子亲近。至少在外人看来,您不再是块拦路石了,自然不会有人再把您当成是个靶子,骂了又骂。退一步,海阔天空。您何必为了王家的期望,把自己的大好前程给断绝了?”

    赵硕沉默了许久,迟迟没有回答。

    赵陌也知道,他这般劝父亲,父亲肯定需要一点时间来思考的,也不催他,径自坐下,给自己倒茶。

    等到他喝完一杯茶后,赵硕忽然动了:“好孩子,你提醒了我。确实,眼下这样的局势,我必须得退一步了。若是不退,只会叫别人盯着来打。但若是退了,或许还能获得更大的好处。等到将来皇上真的要过继皇嗣时,旁人未必会是我的对手!”

    赵陌怔了一怔,有些不明白父亲在说什么。

    赵硕却满面都是狂热:“就象你说的那样,蜀王那句话说得很好。若我果真顺利成为了辽王世子,又能留在京中,不与父王他们相争,那我便顺势跟人说,不再奢望能成为皇嗣,反而显得我从前只是被逼迫行事,其实本心并未妄想过真正成为东宫新主。如此一来,不但那些有心与我相争的人会收手,就连原本认定太子方是正统,觉得我行事太过咄咄逼人的朝臣,也会改变对我的偏见!”

    他还可以多向皇帝表忠心,向太子示好,做出一副愿奉太子为主,愿为贤王的架势。时日长了,太子身边的人便会察觉出他的好处,渐渐开始支持他。他也能慢慢将太子的支持者转为己用。

    太子将来若是万幸,能撑到平安登基,也无子嗣可以继位,早晚有需要倚重他这个心腹堂弟的时候。

    太子若是没那福气,撑不到登基那一天,那他死后,皇帝也是需要考虑过继一名宗室子为嗣,继承皇位的。那时,除了自己这个一向敬重太子,忠于太子的人选,还有谁更合适成为东宫新的主人?

    真到了那一日,别说皇帝心里如何想了,围在太子身边的那些朝臣们,也会考虑到自己的立场,做出明智的选择。与其选一个不熟悉的新皇嗣,还不如推举他这个一直与他们站在同一立场的辽王世子呢!

    赵硕越想越兴奋。他对儿子赵陌道:“陌儿,你说得不错,现在正是我以退为进的时候。我往日总把王家的想法当成是自己的了,其实我完全没必要事事都听他们的摆布!如今我身边只有王家一个助力,太过危险了,也有许多不足。我需要更多的……更多的助力。暂时依附于东宫,并没有什么坏处。至少,我一旦取得了太子的信任,今后行事,就无须时时依靠王家了!”

    赵陌的表情有些木然。其实他并没有这个意思。不知为何,父亲赵硕竟然想歪了,而且如今似乎还歪不回来。

    他很想再劝,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父亲终究是父亲,上一回是他乍闻辽王夫妻的圈套,有些懵了,没反应过来,惊惶失措下,才会对年少的儿子言听计从。如今父亲已经镇静下来,又不是生死攸关,他自然会权衡什么样的做法对自己最有利。

    让父亲抱着这样的念头去扮演一位“贤王”,似乎也不是坏事。只要太子无事,他这贤王就只能继续装下去。若能装到底,也算是他的福气了。身为他的儿子,自己也可以得享几年的太平时光。免得他总是在王家窜唆下,做些冒险的举动,连累得自己这个儿子也跟着担惊受怕。

    若太子将来真个撑不住,不幸早逝,那无论父亲是否有望成为真正的皇嗣人选,赵陌也无法干涉了。不过,父亲若真能摆脱王家的控制,对他而言,也是个好消息。

    赵陌心中有千言万语,最终说出口的,却只有一句话:“父亲若拿定了主意,往后就真的要沉住气才好,不管别人怎么说,您都要把贤王的姿态做足了,万不可再露出想要入继皇家的想法。”

    赵硕笑道:“那是自然。为父难道还能蠢得拆自己的台么?”

    赵陌暗叹一声,犹豫了一下,便微笑道:“儿子还有一件事,想求父亲答应。”

    赵硕心情很好地问他是什么事。

    他便道:“三舅爷爷……永嘉侯刚刚经历完分家,有心要回南边老家祭祖。他要带着妻子与孙女同行,秦家长房的秦简估计会陪着他一块儿回去。儿子想着,若能跟着他们往南边走一趟也好。一来,儿子可以趁机与永嘉侯多多亲近;二来,也是避一避京中的风雨。您想必也知道,近来那些看您不顺眼的人,总是拿去世的母亲与儿子来说事儿。儿子暂时离开,也省得被那些人利用了。”

    赵硕讶然:“怎么忽然提起这件事了?”他很奇怪,“永嘉侯为何要在这时候回乡祭祖?”

    “祭祖的想法,他老人家应当是早就有了。”赵陌面不红心不跳地说着大话,“从前秦家事多,他一时顾不上。如今家也分了,正好分得了几处江南的产业,他老人家便想着顺道去瞧一瞧,还要祭拜一下老侯爷老夫人。再者,分了家后,秦家三个房头的人便要分居。皇上赐给永嘉侯的宅子,谢家人至今还霸占着不肯搬走。永嘉侯没法搬进去,又不想被人说欺负老臣遗孤,无奈之下,只好先行避开。兴许等他回京的时候,谢家人已经搬走了。”

    听起来似乎还算合理。赵硕虽然觉得突然,但也没有多起疑心,反而道:“你跟着永嘉侯出一趟远门,也不是坏事。记得跟在他身边,多讨他欢喜。皇上最看重这个小舅子,若能得他青眼,对你将来有的是好处。”

    赵硕想起妻子小王氏,以及她的娘家王家,又是一叹:“你继母今日不在家,与人约了出门游玩去了。她近来见王府那边过得不好,便高兴得不得了,也不怕叫外人说闲话。她这样的脾气,将来还不知会闹出什么事来呢。若为父果真得了世子之位,你便是世孙了。她未必能容得下你。你跟着永嘉侯往南边走走,也可以避一避。若是觉得南边不错,就在那边住下也无妨的。”

    赵陌怔了怔,抿了抿唇,轻轻应了一声。

    赵硕大约也知道自己亏待了儿子,在儿子刚刚为自己立下两个大功的当口,他这么做有些不厚道。他轻咳了两声,说话的语气前所未有的温和慈爱:“你放心,父亲不会忘了你的功劳。这回不过是让你暂时避一避罢了。等到父亲日后得了势,不用再看王家脸色了,你就可以放心回京城来了。到时候有父亲护着,谁都别想再欺负你!”

    赵硕还拿出了几张银票来,往儿子手里塞:“这里有两千两银子,你且拿着。先前你讨要的那两房家人,也马上就要送到京城了,为父会命人送到你庄子上去。到了南边,你手里拿着银子,若见到哪里的田地房屋好,便置一份产业,好生经营过活。若是银子不够了,只管去问你外祖父要,千万别亏待了自己,知道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穿成男主出轨前妻〕〔娶夫纳侍〕〔草莓印〕〔他从深渊捧玫瑰〕〔农家子〕〔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