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小皇妃〕〔浴血武神〕〔文娱之我的爱情公〕〔最强一级杀手〕〔顾少的心尖萌妻〕〔逆天狂妃:邪帝,〕〔甜宠101分:腹黑大〕〔阿拉德无尽战意〕〔刀寒刺骨〕〔六零小仙女〕〔戮灭战纪〕〔匪所思〕〔三国大气象师〕〔寻龙迷踪卷一华山〕〔万界之时空刻印〕〔墙外惊怪梦:喜说〕〔穿越八零种种田〕〔山村庄园主〕〔美女总裁的贴身香〕〔老婆别当掌门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五十九章 夜光
    第二百五十九章 夜光</p>

    秦含真坐在清风馆的房里,吃惊地看着面前的赵陌与秦简两个人,非常意外他们会提出随行南下的请求。 </p>

    明明昨天见面的时候,他们还没有透露出这样的意思,怎么忽然今天就起了这个主意呢?</p>

    秦柏坐在案后沉默不语。他若真的只是南下回乡祭祖,当然无所谓是否多带上两个晚辈,更别说秦简还是他的亲侄孙,以长房代表的身份一同回老家,也是应有之义。但他此番南下,却是要寻太子去的,带上妻子与孙女儿,不过是要掩人耳目,再带上这两个少年,似乎就有消息走漏的风险了。</p>

    其中赵陌还是赵硕之子。赵硕正谋求入继皇室,想在太子之后成为新的储君。赵陌虽然与父亲有些不睦,但父子就是父子,谁也难以担保他不会对自己的父亲透露什么。秦柏对赵陌的人倒还信得过,但人家父子之间的事,似乎不能简单地以人来判断。</p>

    秦柏不由得烦恼起来,他似乎并没有什么理由拒绝这两个孩子随行。长房既然让秦简跟他回乡,那他是一定要答应的。而答应了秦简,就不可能拒绝赵陌。看来他只能冒一回险了。想来两个半大孩子,到了江南那等繁华地界,未必会甘心天天跟在他这个老头子身后行动。到时候他想要独个儿去做些什么,见些什么人,只要行事周全些,应该不会轻易叫这两个孩子知晓吧?</p>

    当秦柏考虑是否要答应赵陌与秦简随行的要求时,秦含真正问赵陌忽然提出要同行的原因。赵陌便拿先前跟秦简说的理由出来搪塞:“方才去了父亲那儿,他让我跟着舅爷爷南下见见世面。所谓读万卷,不如行万里路。我长了这么大,总共也没去过几个地方。如今有机会去江南看看,自然不该错过的。”</p>

    秦简却已脑补了一大堆,还对秦含真说:“你听他在这里粉饰太平,他分明又叫他继母算计了!”</p>

    在秦简看来,赵陌忽然去见父亲,理由很简单。秦柏夫妻要带着孙女南下祭祖,只留下小孙子梓哥儿在承恩侯府里。梓哥儿才四岁,肯定需要秦家长房上下多加照应的。而赵陌一向跟着秦柏读,秦柏一走少说半年不在京城,他留住在秦家,再去上宗学,平日有秦简这个好友相伴,也没什么要紧。可秦简若也离开了,赵陌在秦家就没剩几个熟人了!他还要住在这里,岂不尴尬?</p>

    秦简前脚决定要向祖母、父母请求南下,赵陌后脚就去找父亲,定是觉得自己不适合在承恩侯府住下去了,打算搬回家。可赵硕却辜负了儿子的期望,不但没有答应,反而还打发他跟着秦柏南下。会让赵硕说出这种话来的人,只有一向看赵陌不顺眼的小王氏了。</p>

    秦简对王家早生嫌隙,此时也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来:“我先前听父亲与母亲说话,说蜀王提到广路父亲的世子衔,推断用不了多久,广路的父亲就能正式受封为辽王世子了。可如今辽王忙着料理次子与幼子之间的官司,哪里有闲心为他请封?他定然又要倚仗王家。广路的继母,还不得趁机提条件么?广路的父亲定是因为这样,才会叫他离开京城的。方才广路还跟我说呢,他父亲告诉他,若是觉得在南边过得好,就在那边置产,不必回京城了。你听听,这叫什么话?!”</p>

    秦含真目瞪口呆地看着赵陌:“这是真的?!你父亲真的这么对你说?!”</p>

    赵陌笑笑:“他虽然有这个意思,但我若真的跟舅爷爷回京了,他也不可能赶我走。其实我也觉得,眼下稍微避一避,不是坏事。外头的人都想拿我母亲和我做理由,说我父亲的不是,我留在京城也是给他添乱,倒不如出门见见世面。等我回转京城时,父亲已经受封世子,说话也有了底气,想必就不用再事事看王家脸色了。”</p>

    秦含真同情地看着他:“既然你想得开,那就再好不过了。其实不用太在意你父亲的想法。你这么大的人了,总有自己的主意,用不着事事听他摆布的。”</p>

    不是她瞧不起赵硕,她觉得会有这种心胸气度的男人,就不可能有本事登上那个宝座的。而他登不上去,王家就成不了气候,说不定还不如秦家呢,有什么可担心的呢?只要赵陌自己不愚孝,他身为宗室子弟,又不是没有长辈护持,就算离开了父亲,也不至于活不下去。</p>

    秦简听了堂妹的话,不由得一呆。她这种言论,在眼下这个父为子纲的年代,似乎稍嫌出格了一点。不过他转念一想,又觉得秦含真不过是个小女孩,又懂得什么?大约只是为赵陌鸣不平罢了,随口一句话,没必要太过在意。</p>

    他便对秦含真道:“三妹妹,虽说你是为了广路着想,但这些话却不好乱说的,叫人听见,仔细被人说闲话。”</p>

    秦含真笑笑,也不在意,双眼看向赵陌。赵陌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轻轻点了点头,嘴上却说:“在自家人面前无妨,我们不会告诉人的。”又道,“多谢表妹劝我,我心里有数。”</p>

    秦柏抬头看了过来,秦含真、赵陌与秦简连忙停下了对话,向他望过去。</p>

    秦柏笑了一笑:“简哥儿与广路要随行,也不是不可以,但路上可不许擅作主张,需得听我号令,更不许贪玩,耽误行程。到了南边,你们也要听我的话,不能随处乱走,即使要出门,也要多带几个随从,免得走丢了,我还要费心思去寻你们。”</p>

    秦简笑道:“三叔祖放心就是,我们又不是三岁的孩子,哪儿还能不知轻重地乱闯祸呢?”</p>

    赵陌则正色行了一礼:“舅爷爷放心,我一定事事听您吩咐,绝不给您添麻烦的。”</p>

    秦简见赵陌这般郑重,忙也收了笑,老老实实行了个礼,口称:“我一定听三叔祖的话。”</p>

    这事儿便算是定下来了。只是秦柏出发的日期早就定好了,留给两名少年准备行囊与随行人员的时间不多了,需得抓紧准备才行。</p>

    秦柏一挥手:“快回去收拾行李吧,要带什么人也需得想好了。简哥儿回去与你父母商量,陌哥儿去寻阿勇与李子商量,也可以问问你屋里的嬷嬷。若有什么不懂的,明儿再来问我。船我是早就定好了的,你们需得尽快做好准备,免得耽误功夫。若是到了出发的日子,你们还没收拾好东西,我可是不会等人的。”</p>

    赵陌与秦简忙忙应下了,都分别告辞而去,准备行囊。他们一走,秦含真便赶紧坐到秦柏身边:“祖父,您刚才听到大堂哥的话了吗?赵表哥的父亲居然这样对他!”</p>

    秦柏自然听见了,他微微一笑:“这是广路的家事,我们不过是外人,如何能插手?横竖他如今跟在我们身边,过得也还不错。将来只要他有心为朝廷出力,也不愁没有出头那日。你很不必替你赵表哥担忧,我瞧他心里有数着呢。”</p>

    秦含真歪歪头,想想也对,赵陌素来很聪明,也有自己的主意,将来他总会走出自己的路来的。</p>

    秦含真在清风馆里没待多久,就回明月坞去了。她还要继续收拾行李呢。</p>

    这两日学堂里停了课。换季时节,曾先生略有些不适。而秦家分家,二房的秦锦仪已经确定了不会再来上她的课,秦锦春目前动向不明,秦含真又预备要随祖父母出远门,学生里只剩下一个秦锦华了,船厅里每日的课程似乎变得没有必要。等曾先生身体好了,她完全可以到明月坞来给秦锦华单独授课,眼下不如就直接停课算了。秦含真趁机得了清闲,便专心收拾起东西来。</p>

    此行南下,她预备只带青杏一个大丫头,再加上百巧、莲实和莲蕊三人,外头添一个李子跑腿,也就够用了。夏青需得留在京中看屋子。若是他们还没回京城,隔壁谢家就搬走了,三房总管周祥年也需得开始修整宅院,预备搬家。到那时候,秦含真屋里就需要有个能管事的人主持大局。除了夏青,还有谁更适合担起这个任务来?</p>

    秦含真这次去江南,预备要至少在那里待到明年开春,如此秋冬季节的衣裳与春装都得准备齐全,还有读学习需要用到的本与文房用等等。考虑到她八月底就要出孝,还要多带几身有颜色的衣裳与配套的饰。如此林林总总,十个箱子都未必够用。秦含真就不明白了,她当初上京城时,也没用那么多箱子呀?怎么现在她的私人物就添了那么多呢?</p>

    这一忙,就忙到了晚上。她匆匆吃了晚饭,又洗了个澡,正穿着一身夹衫单裙,悠闲地在窗下看一本杂记打发时间。秦锦华忽然跑了过来,也是穿着一身家常衣裙,劝她一同去隔壁桃花轩看秦锦春。</p>

    自打秦锦仪搬去了纨心斋,秦锦春就搬回了桃花轩。那边院子如今人手少了一半,似乎冷清了不少。秦锦华担心秦锦春害怕,想拉着秦含真一块儿去看看。</p>

    反正也没什么事,秦含真也就答应了,也不带丫头,便要出门。描夏追了上来,说是今夜风大,呼呼作响,怕秦锦华吹了风着凉,死活要她多披了一件斗篷。青杏也追上来,给秦含真添了一件外套。</p>

    小姐妹俩嘻嘻哈哈地出了院门,借着院门口挂的灯笼昏暗的光,看清道路,正要转身往桃花轩的方向去,却看到相反方向通往松风堂方向的路口处,一片漆黑间,忽然亮起了一团青蓝色的光,缓缓由南向北飘了过去。</p>

    秦含真呆了一呆,还在思考那是什么东西,秦锦华已经吓得惊叫起来。</p>

    本来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穆少宠妻:国民妖〕〔恭喜您成功逃生[快〕〔一胎二宝:冷血总〕〔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萌宝来袭:总裁爹〕〔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