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男友是帝少〕〔恶魔校草,太过分〕〔小农妇的田园生活〕〔神奇宝贝之开挂人〕〔王爷,我对你一见〕〔玄宇宙〕〔妖帝撩人:逆天邪〕〔大牛魔王〕〔史上最强神壕系统〕〔我的万界穿越戒指〕〔花开花落又一年〕〔轮回彼方〕〔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非典型歌姬〕〔妻约到期:总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重生六零医品军嫂〕〔顶级天王〕〔毒妇不从良〕〔超级制造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二十五章 回归
    ,!

    赵研愤怒地回到自己的房间,狠狠一脚踢翻了屋中的圆桌。

    他早就不满父母对兄长的偏心,没想到父亲竟然还会对着他一向看不起的赵硕说出那样的话!他哪里比不得赵砡了?赵砡不过是个绣花枕头而已。要不是比他早出生几年,还能在他面前耀武扬威,整天摆兄长的架子?!

    从前太平无事的时候,他看在兄弟情份上,对赵砡忍让一二,也就罢了。这回辽王府被蜀王威胁,完全是因为赵砡自己做错了事,叫蜀王拿住了把柄,才会天降横祸。若是赵砡知道什么叫廉耻,就该自行把事情解决了,而不是只懂得向父王哭诉,叫父王为他卑躬屈膝,被蜀王当成是棋子摆弄!如今赵砡没能算计成赵硕,害得父王要再为他操心,除去跟蜀王周旋以外,还添了赵硕这么一个难缠的对象。辽王府如今遇到的麻烦,全都是赵砡害的,而他居然还有脸躲在房间里饮酒作乐,只把事情全都交给父王!

    赵研也不明白,为什么父母如此偏心?他与兄长同样都是辽王继妃亲生,他不过就是晚生了几年罢了,自问无论天资才干都比兄长更强。可父母仿佛就认定了只有兄长赵砡可以做世子似的,完全不考虑他这个幼子。赵砡犯了重罪,父母宁可冒险去与蜀王府合谋欺君,也不愿放弃赵砡。如今他们算计赵硕不成,引得赵硕不满,随时都有可能去告御状。这时候父亲不想着安抚赵硕,先保住辽王府,竟然还为了赵砡处处逼迫赵硕。倘若赵硕一时气恼,忍不住与辽王府上下一拍两散了,辽王爵位不稳,他们一家人的富贵日子要怎么办?

    明明……明明赵硕那厮虽然可恶,却也说到了点子上,拼着让赵砡吃几年苦头,在宗人府里待上些时日,全家都不必再受蜀王要胁了。就算赵砡到时没法再做世子,他这个嫡幼子也同样有资格。这个结果对父王与母妃而言,又有什么损失呢?可他们……就是不肯答应!

    赵研神色不善地望向院墙的另一头,那是他同胞兄长赵砡的院子,比他这个大,也更豪华。同是嫡出,他跟赵砡之间竟然也会有差别待遇。他若真的想要出人头地,想要让父母看到自己的好处,让他们真正重视自己,这个同胞兄长,看来才是他的障碍……

    赵硕与赵陌父子俩并不知道他们往辽王府走了一趟,就无意中引出了赵研的心魔。且不提未来辽王继妃的两个儿子是否会有兄弟阋墙的可能,赵硕此行并没有获得满意的结果,走出王府的时候,他还有些郁郁的。

    父子俩上了马车,缓缓往回家的道路驶去。赵硕沉默良久,忽然问儿子:“陌儿,方才我瞧见父王手中那封蜀王的亲笔书信,上头有蜀王的王印。你说……蜀王先前用那什么书画装裱的手法,假造了一封书信来陷害我,我们有没有可能也寻到精通装裱的人,造一封书信来反陷害回去呢?蜀王的王印不同于私印,那是内造之物,内务府里定有图纸留存。想个法子弄出来,照样刻一枚假的,我们也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觉得如何?”

    赵陌皱了皱眉头,平静地对他道:“父亲,蜀王命人伪造的书信,虽然可以用来定您的罪,但真要定罪却不仅仅是靠一封书信而已。王爷那儿还有几个证人,他们又将二叔留下的账簿做了伪装。因此,账簿上记载的东西是真的,证人也是真的,只是利用假信将二叔的罪转移到您身上而已。若朝廷真的派人去查,在王爷的控制下,还真有可能会查出蜀王府想要的结果。倘若您真想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那您得先给蜀王寻一个合理的罪名,又要有相应的证据,还得让蜀王无从证明自己的清白。这恐怕不是件易事。”

    赵硕顿时泄了气:“那该如何是好?父王又坚持不肯让步。明明我方才出的主意很不错……”

    赵陌沉默了一会儿,才道:“父亲,小兰与小玫的父母家人应该用不了多久,就会被送到儿子的庄子上。他们当中若有人知道二叔什么机密之事,又或是曾与二叔结下过仇怨的人,把二叔的罪名泄露给对方听,叫人家来告二叔的状,只怕还能更省事些。届时蜀王府就没有了可以威胁王爷与二叔的把柄了,只是王爷那儿,您需得瞒好才成。”

    赵硕听得双眼一亮:“你说得不错,赵砡本是罪有应得,偏偏父王偏爱,使得我们投鼠忌器……若是他被别人告了,便没有我们的事了。倘若告他的人还与蜀王府有联系……只怕不用我去求,父王也会上赶着寻蜀王晦气的!”

    他想了想:“这事儿我需得回去好好斟酌,兴许还要跟王家商量一下,他们在京城的人面更广……”

    赵陌打断了他的话:“您还是不要事事都依赖王家的好。虽然王家一心要助您,但终归有自己的私心。若是将来您与他们又因为夫人胡闹而生隙,他们会不会坏您的事呢?哪怕是将他们曾经为您办过的事泄露出去,也够让您烦心的了。”

    赵硕的表情顿时严肃起来:“这话倒是不假。只是……我们在京城根基还太浅,人手也有限,若不寻王家相助,怕是不大方便。”

    赵陌却道:“您手下的人里,心腹不少,派一两个去打听与二叔有仇的都有什么人,也就够了。要如何说动那些人去寻二叔的麻烦,却不必费太多功夫,不过就是一两封匿名信而已。半点痕迹不留,也省得事后被人找上门来。在王爷那儿,您自然是清白得不能再清白了。若是觉得这样做仍旧麻烦,想法子寻一个脾气耿直的御史,叫他知道这件事,后面的就更不必操心了,哪里用得着惊动王家?王家人多嘴杂,叫他们知道了,万一走漏风声,就糟糕了。”

    赵硕沉吟片刻,点了点头:“好,就这么办。”随即又笑道,“好孩子,这些日子多亏你了。若不是有你在旁协助,父亲只怕早就被人算计了。”

    赵陌微微一笑:“父亲言重了。能为父亲出力,儿子心里也欢喜。”他顿了一顿,“只是儿子到您府上住,也有些时日了,差不多该回归秦家。一来,是您正有事需要用到王家,又刚与夫人和好,儿子早些搬走,也省得惹夫人生气;二来,是父亲差点儿叫蜀王害了这件事,儿子觉得不能就这么隐瞒下来。公然去御前告状,固然是投鼠忌器,可是儿子身为小辈,因为心中委屈,向长辈诉一诉苦,却是无妨的。也算是为父亲提前在皇上那儿留个底,日后蜀王真要再次算计到您头上来,皇上也能明白谁是谁非,不会轻易疑您。”

    赵硕一怔:“你的意思是……”

    赵陌微笑着,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回答。但赵硕已经明白了儿子的意思,他这是要向永嘉侯秦柏告状!秦柏是皇上的小舅子,关系一向亲近。有些事情,秦柏知道了,差不多也相当于皇上知道了。就算辽王不许赵硕告蜀王的状又如何?他并不是非得亲自开口,才能让皇上知道蜀王真面目的。

    当初他会让儿子留在秦家三房,跟着秦柏读书,不就是为了秦柏与皇上的关系么?如今正是将这项部置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赵硕有些兴奋地道:“既如此,你明儿就搬回承恩侯府去吧。记得,跟永嘉侯告状的时候,不必说得太明白了,只需要让他老人家知道赵砡做了什么好事,蜀王又如何阴险陷害……”

    赵硕叮嘱了儿子一路,回到家中的时候,还在兴奋着。

    但赵陌很平静,他把赵硕的吩咐一一应下,转过身却没当一回事,自顾自地看书、练字。他没了两个丫头侍候,赵硕命蓝福生另拨两个丫头来照顾他起居,他也没怎么放在心上,更不打算把她们带去秦家,只道要留人在东院看房子,第二天离开的时候,就将她们留下了。

    临行前,赵陌问赵硕:“父亲,您打算什么时候让蜀王知道,您已经看穿了他的阴谋?”

    赵硕一脸成竹在胸的模样:“这事儿我心里有数,你就不必问了。”

    赵陌没有再问,径自带着阿寿与阿兴两名小厮,坐车返回承恩侯府去了。

    回到秦家,他先回了自己住的院子,放下行李,又换了一身家常衣裳。青黛对他道:“秦三姑娘几乎天天都来问,哥儿什么时候回来?奴婢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奴婢也不知道呀。”

    赵陌笑着说:“表妹这么盼着我回来么?可惜这会子她定然还在上学,我过去寻她也是无用,还是先去见过舅爷爷再说。中午我就留在清风馆吃饭,你们不必等我了。”

    青黛哂道:“哥儿在这府里住的时候,哪一日不是在清风馆用膳?费妈妈与奴婢压根儿就没准备您那一份,您就放心吧!”哂完了她又好奇地问,“小兰与小玫没跟哥儿回来?”

    赵陌轻描淡写地说:“夫人见她们生得美貌,看她们不顺眼,我怕生事,便打发她们上别处去了。”

    青黛听了撇嘴:“新夫人这脾气跟王妃倒有几分象,可惜没有王妃的福气。听说兰雪生了儿子,只怕那边府里接下来热闹得很。哥儿回来也好,省得被卷进去。”

    赵陌笑笑,拿起自己这几日做的功课,便出门去了清风馆。

    到了清风馆,赵陌意外地看见了本该在上学的秦含真,惊讶地问:“表妹怎么在这里?”

    秦含真歪头看着他,心里其实挺高兴的,却忍不住嗔道:“曾先生今日身体不适,就停了课。我上祖父这儿请教,一大早就听说赵表哥回来了,还以为你马上就过来呢。结果左等右等,你就是不来。表哥,你怎的这么慢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恭喜您成功逃生[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人生若能两相忘〕〔萌宝来袭:总裁爹〕〔她娇软可口[重生]〕〔奥特曼之最强属性〕〔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