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荒野巨星〕〔超级贸易〕〔盗隋〕〔重生之完美未来〕〔最强狂兵〕〔那些年说不出口的〕〔重生军少麻辣妻〕〔美漫之道门修士〕〔华娱之纵横〕〔幽冥大帝〕〔燃钢之魂〕〔重启游戏时代〕〔豪门遇狐:宠妻戾〕〔美利坚庄园主的幸〕〔总裁爹地好厉害〕〔我的男友是病娇〕〔时代控卫〕〔都市之神医兵王〕〔纵玉枭香〕〔三国之最强开光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二十一章 谈判
    ,!

    对于辽王的指责,赵硕不怒反笑:“父王这话未免太过偏颇。二弟不去做触犯国法的事,又怎会被蜀王抓住把柄?归根到底,是二弟不自爱,父王怎能怪到我头上?况且,我当日进京,不过是为求一条活路罢了。若王妃与二弟不是非要将我逼上绝路,若父王不是对我的处境孰视无睹,我也不会到京城来求一个前程!一饮一啄,莫非前定。昨日因,今日果,父王又怎能怪罪到我头上?!”

    辽王被他驳得满面通红,却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

    到了这种时候,王大老爷觉得自己有必要出来说句话了。

    他和气地笑着上前拉住赵硕与辽王,试图打圆场:“王爷、贤婿,你们都消消气吧。既然王爷与二公子都是被人逼迫,才做出伪造证据之事,如今误会已经说清楚了,大家还是想想要如何应对蜀王府的逼迫,不要光顾着吵闹才好。”

    王大老爷对辽王道:“王爷还是希望二公子平安无事的吧?您也不是非要将贤婿置于死地,不过是被逼无奈罢了,是不是?”

    他又转头去劝赵硕:“贤婿也不希望与父亲兄弟反目吧?叫外人知道辽王府父子兄弟相残,你脸上又有什么光?况且二公子固然是犯下了大罪,但真闹到皇上面前了,你这个兄长也难免要受牵连。眼下蜀王府的小公子风头正盛,你的清名一旦受累,只怕就再也不是人家的对手了。”

    经过王大老爷两头相劝,辽王与赵硕总算都冷静了下来。赵硕板着脸道:“我自然不希望与父王、二弟反目,只是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别人害我,而不作任何反抗吧?”

    辽王则道:“只要能让砡儿平安无事,摆脱蜀王府的威胁,旁的事我都可以不计较。”他不善地看了赵硕一眼,“皇位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在辽东日子过得悠闲自在,才不稀罕呢!”

    赵硕心中冷笑,若是父亲不稀罕皇位,当初何必对母亲唐氏的娘家阻止他参与夺嫡耿耿于怀?唐家分明是救了他的性命,他却只知道记恨,如今还打算叫赵砡争那东宫储位。所谓的不稀罕,不过是嘴硬罢了。

    王大老爷可不管辽王是不是嘴硬,他只是觉得,眼下是进行谈判的好时机了。他问女婿赵硕:“对于蜀王府,贤婿有何看法?”

    赵硕淡淡地道:“小婿能有什么看法?蜀王府手里不是有二弟的把柄么?若是父王执意要保二弟,我们少不得要受制肘的。”顿了顿,“除非父王手里也有蜀王府的把柄。”

    辽王瞥了他一眼:“我若有他们的把柄,又怎会受他威胁?”

    难不成真的没有?赵硕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一直在旁安静围观的赵陌又一次开口了:“王爷当初会答应蜀王府的要求,难不成就真的一点儿倚仗都没有?您不怕您帮着蜀王府除去了父亲,蜀王府就倒打一耙,将二叔的罪行公之于众么?”

    辽王皱眉看了他一眼,有些心烦。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孙子那么讨厌?竟然连这种事都察觉到了!

    赵硕双眼一亮,盯着辽王看:“父王,陌儿说得不错。即使您想不到,王妃也会想到的。她绝不会让自己的儿子被人拿捏住。您一定留下了什么东西……可是书信?蜀王既然派了密使来见您,您总不会听那密使说自己是蜀王派来的,就真的信了他吧?难道蜀王就没给密使几件信物?书信?”

    辽王抿了抿嘴,过了好一会儿,才勉强道:“我手里确实有他的亲笔书信没错,上头还有他的王印。”若不是有这些东西,他还没那么轻易答应跟蜀王府合作呢。

    当初他听了蜀王密使的威胁,也是十分生气的,只是碍于密使口中蜀王所掌握的赵砡罪证,才暂时屈服而已。但他与继妃二人都十分心疼儿子,不想看到赵砡终身都要受蜀王府束缚,继妃便想出了个法子,先是与蜀王府合作,借机套取几件信物,然后除去嫡长子赵硕,若赵硕能死于非命,或是病重、伤重,难以再谋前程,就再好不过了。到时候他们再将蜀王的信物拿出来,反咬蜀王府一口,把蜀王幼子的前程也给断掉。如此一来,赵硕与蜀王幼子赵砚都无法再成为储君候选,辽王府正好将自己的子嗣推出来,做那得利的渔翁。

    赵砡若是能入主东宫,三子赵研便是辽王世子,兄弟俩同享富贵荣华。若是赵砡最终做不成那渔翁,至少还有辽王世子可做,也不吃亏。

    斟酌过后,辽王同意了爱妻的计划,心中并没有怜惜嫡长子之意。只是这种事,如今却不好当着赵硕的面说出来,他便略过不提。

    但就算他不提,赵硕也能隐隐察觉出父亲对自己并无多少慈爱,但他早已习惯了,也不在意,只是对父亲口中的蜀王书信感兴趣:“书信上都写了些什么?除了书信以外,还有别的证据么?那位蜀王密使,眼下可还在您这里?”若是能再添一个人证,那就更有把握了。

    辽王不答反问:“证据我是有,密使在我手上,书信上也把整件事说得很清楚,可你打算拿它们做什么?信中提到了你二弟的事,若是把信拿出来,你二弟定逃不开罪名。我不会让他受那个罪,所以你还是死心吧!”

    赵硕噎住了,咬咬牙,勉强才把那口气吞了下去。

    王大老爷皱起眉头,觉得事情都快要走进死胡同里去了。即使知道了整件事是蜀王府在背后捣鬼,可是辽王如此不配合,他与赵硕要如何把问题解决掉?

    这时候,赵陌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王爷,这些证据是不会交出去的,父亲只是想要拿它们来震慑蜀王府罢了。”

    辽王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这话是什么意思?小孩子家休要胡言乱语!”

    赵陌微微一笑:“王爷,蜀王府拿二叔的把柄来威胁您,可父亲也可以拿蜀王府的把柄来威胁他们呀?蜀王府若不想自己做的事被皇上知晓,就不敢将二叔的事说出来了。”

    王大老爷忍不住道:“陌哥儿,你想得太简单了。若是这些把柄能震慑住蜀王府,王爷也就不至于会受蜀王威胁,对你父亲下手了。”

    赵陌笑笑:“那是因为王爷关心则乱,蜀王府笃定王爷不会为了父亲,让二叔冒险而已。可是……若证据落到了我父亲手里,蜀王府还能如此笃定么?”特别是,赵硕只是要求蜀王府不要再对他出手,可不是要护着赵砡。可若是蜀王府不去对付赵硕了,赵砡又算是哪根葱呢?

    王大老爷一愣,渐渐醒过神来。没错,以赵硕兄弟的关系,他手里若有同时能指证蜀王府与赵砡两方人马的罪证,才不会在意赵砡的风险,随时都会乐意甩出去的。这才是真正能震慑住蜀王府的关键。

    辽王的脸色不太好看:“我不答应!”他心知长子次子之间素有嫌隙,又怎会将次子的前程交到长子手中?

    赵硕脸上神色变幻,好一会儿,才下定了决心,毅然道:“父王,若您将证据交到我手上,我向您保证,只要二弟不与我为难,我自不会将他供出去!”

    辽王看着嫡长子,也犹豫了好一会儿,才道:“你可以向蜀王宣称东西在你手中,但我是不会把它们交给你的。顶多是蜀王来问我的时候,我撒个谎,说证据确实是给你了。至于王妃与你二弟……我也敢担保,他们不会再与你为难。”心中却清楚,今日的事连赵陌与王家都知道了,次子恐怕是没什么希望入主东宫了。

    赵硕看着父亲,心中无比失望。父亲的担保若是有用,他这些年也不会吃尽了苦头。父亲会说出这番话,其实也意味着,他始终被视为一个外人。辽王、辽王继妃以及继妃所生的两个儿子,他们四个才是一家。

    父子俩沉默对视,赵陌忽然插了一句话:“若王爷不肯将证据交给父亲,那……能不能让我们看一眼?好歹我们也要知道那些证据都是什么,才好去吓唬蜀王府吧?”

    辽王收回视线,转而看向长孙,顿了一顿:“可以。”反正有他看着,文弱的长子和孙子都不可能从他手中夺走那些证据,他们也没必要毁了它们。

    赵硕转开头去,不看父亲的脸:“希望父王能信守诚诺,不要再纵容王妃与二弟、小弟作恶才好。儿子虽然拿不到蜀王府的把柄,可是二弟的把柄还在儿子手上呢。”他整理了一下袖子,“那两个丫头,还有那封伪造的书信,可是被抓了现行的。”

    辽王的脸色又烟了,他深吸一口气:“倘若你能救你二弟一命,他们母子再与你为难,我自会给你一个公道。但你若非要抓着偷印的事不放,执意为难你二弟,那就别怪我这个父亲不讲情面了。别忘了,你如今还是我的儿子呢!”一句不孝就足以压垮的儿子。

    赵硕的脸色也烟了。

    王大老爷连忙笑着,再次来打圆场:“都消消气,消消气,父子俩哪儿有什么可生气的?话说开了就好,说开了就好。”打完圆场,他又拉着辽王道:“王爷,亲家,您看……今天这事儿,怎么说也是赵硕受了委屈。难为他深明大义,孝悌友爱,并不与兄弟计较,还愿意帮二公子解决麻烦。您是父亲,总要给他一点奖励才是,别让孩子寒了心嘛。您说是不是?”

    辽王有些嫌弃地瞥了他一眼,才不情不愿地说:“行,赵硕,你说吧,你想要什么?我听说你前头媳妇陪嫁的林场已经快废了,我再给你一个林场,如何?”

    赵硕冷笑了一声。一个林场就想打发了他?

    他看向辽王,慢条斯理地道:“父王,儿子是您的嫡长子,如今也成家立业了。您打算什么时候为儿子请封世子?外头对您的举动猜测纷纷,还有不少人说二弟妒恨儿子,意图夺儿子的世子之位。想必蜀王府的举动,就是因为这等谣言而来的。父王觉得,是不是到了澄清谣言的时候了?”

    辽王的脸再次烟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爹地超级宠〕〔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医世神凰〕〔农门娇女:神秘质〕〔炮灰的沙雕日常[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穿成男主出轨前妻〕〔神级魔头系统〕〔老师太霸道〕〔万古丹神〕〔老子是不周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