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手巫医:冥王宠〕〔亿万甜婚:老公,〕〔开个公司做游戏〕〔篮球界〕〔上门萌爸〕〔毒断天下〕〔嫁恶夫〕〔仙在大明〕〔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帝魔之剑〕〔我可能是一只假的〕〔诡秘三千藏〕〔一锅鲲鹏炖不下〕〔仙道隐名〕〔玩坏神豪系统〕〔道术达人〕〔奶爸的二次元入侵〕〔抗战海军连〕〔重生1980之强国崛〕〔春风盼君归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二十章 招供
    ,!

    如果真的惊动了皇帝和宗人府,赵砡是绝对讨不了好的。他本就手脚不干净,真要被查出实情,别说什么大好前程了,就连原本稳稳能落到他手里的辽王世子之位,也泡了汤,万一遇上皇帝心情不好,甚至还有可能被革去宗室身份。辽王素来疼爱此子,断舍不得让他落到这个境地。

    辽王咬牙瞪向嫡长子赵硕,面色铁青,喘着粗气,过了好一会儿,才沙哑着声音道:“仅凭两个丫头几句话,就想要把你弟弟置于死地?休想!即便闹到皇上面前,宗人府出面,我也没什么好怕的!你弟弟没做过的事,就是没做过,你休想陷害于他!”他还是心存一丝侥幸之心,没打算对赵硕让步。

    赵硕沉下了脸,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父王原来是这么想的?本来儿子还想要给父王、王妃与二弟留一分脸面,但既然父王不领情,儿子也就不必再顾虑什么了。您觉得……我是真的没有证据,能定二弟的罪么?”

    他取出一封信来,那正是赵陌早上交给他的假信,上头已经盖上了真正的私印印章。赵硕将信展开,冲着父亲扬了一扬:“您看,这就是昨夜抓住王妃所派婢女时,所发现的罪证。若不是假造的,那婢女何必要潜入儿子的书房偷印章?上头写的那些罪名实在骇人听闻,也不知二弟是从何处想来,竟写得如此详尽细致,倒象是真的一般……”

    他边说边打算把信交给王大老爷看,一时没提防,辽王却是武将出身,一个箭步上前,已经将信夺了去,双手一扯便撕成了碎片:“什么书信?不过是你们捏造了来,意欲陷害我儿的。这样的东西,便是一百封本王都能拿得出来,如何信得?!”

    赵硕呆了一呆,旋即气极,接着又想到儿子赵陌曾经嘱咐过,千万不要将书信交到别人手里。虽然信是在他手里被夺走的,但也证明了他的粗心。他怎会没想到,辽王是有可能会夺信的?!

    就在赵硕犹自悔恨的时候,静坐一角的赵陌轻轻插了一句嘴:“王爷撕了这信也无用。您说得对,这样的东西,便是一百封也有。真正管用的那一封,怎会轻易显露人前?”

    辽王却听出了孙子这话的深意,忙拾起一片书信碎片细看。果然,那不过是寻常宣纸书信所写的假信,根本就不是自己准备的那一封。定是赵硕事先有所提防,拿封假信来糊弄他。他不由得心下懊恼,恨恨地瞪了儿子一眼。

    赵硕却被儿子一句话提醒了,镇静下来:“父王,儿子有的可不仅仅是一封书信而已。”他转身望向门外,唤了一声甄忠与蒋诚。

    两人进门后,先是向辽王、赵硕、王大老爷以及赵陌四人分别行了礼,然后从怀中取出两叠纸来。甄忠拿着纸不出声,蒋诚先开了口:“属于分别审问了小兰、小玫两名侍女,从她们口中得出以下口供。”说罢便将纸上所写的内容一字一句地读了出来。

    供词非常详细,主要写的就是辽王府二公子赵砡如何与他母亲合谋,以假书信与真印章来陷害嫡长兄,欲给嫡长兄定下私通外国的罪名,毁其前程,革其宗籍,坏其性命,然后借机搏取辽王世子之位。当中他如何吩咐两名侍女的细节,给她们看的赵硕亲笔书信、印章图样等物事,甚至还有赵硕眼下所住府第的地图方位等等,全都在口供中说得一清二楚,连赵硕府第地图是从哪个贪财下人处打听到的,都说了出来。最后还提到一点,那就是赵砡之所以会陷害赵硕私通外国、擅卖军马的罪名,是因为他自己干了这种事,而他陷害赵硕用的所谓账簿,其实就是他自个儿的,不过是换了个名目,重抄了一遍,算在赵硕头上而已。

    赵陌惊讶地听着蒋诚朗读供词,万万想不到一夜之间,他竟然就拿到了这么重要的口供。这绝对不是靠猜测就能猜得出来的,定是有知情人说出了实情。小玫、小兰二女看起来都不象是会轻易招供的人,尤其是小玫,虽然性情直率些,还有几分良善,但性子有些倔强。若是审问的人聪明些,拿话唬她一下,倒是有可能唬出几句实情来。不过想要她说得如此详细,却没什么可能。莫非是小兰招的?此女外表看着弱质纤纤,实际上却比小玫要心硬许多,人也更聪明。倘若她知道事不可为,为保住自己,选择了说出真相,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可她二人都是辽王府的家生子,身后还有父母亲人。昨夜甄忠、蒋诚二人到底对她们做了什么,竟会让她们交出如此详细的口供?

    连赵陌都如此吃惊了,就更别说辽王。他一听那口供,便知道定是两个丫头招了,而且说的全是实情。他本有些心虚,又叫赵硕诈了一诈,如今更是惊惧非常,同时心底也有些悲忿:难不成心爱的二子终究还是逃不过这一劫?早知如此,当初就该好生约束二子言行,不让他行差踏错才对!

    他闭上了双眼。

    王大老爷一脸淡定地坐在一旁听着供词,心中却是震惊不已。辽王府内斗竟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亏他当初见赵硕渐渐不服管教,赵砡又诚心上门求亲,还为后者的诚意心动了一下。若不是嫡长孙女确实与赵砡错了辈份,不好联姻,他说不定就真的松口许了这门亲事,另起炉灶,放弃赵硕改为培养赵砡了。可惜,那赵砡竟是这等无行蠢货,为了些黄白之物,就把江山臣民给抛在了脑后,连私通外国的事也做得出来。更愚蠢的是,他胆敢指使两名美婢行偷窃之事,就该事先考虑到二女失手被擒的后果,竟然还让两个婢女知道这么多的机密内情,分明就是为了美色忘却大局。这样的人如何能成为储君?!幸好当日不曾许嫁孙女,否则他们王家就要连续被第三个宗室女婿坑了,岂不成了满京城的笑话?!

    倒是赵硕这个越发傲慢不逊的女婿,看起来还有些手段,亦有几分运道。虽有种种不足之处,也不肯服从王家指示,但若他真能成事,并且在事成之后不翻脸,王家自能从他身上得到无数的好处。倒也不是非得要他处处听从自己这个岳父的指点,或是要求他一定对自家七女儿一心一意。王大老爷已经在考虑,若赵硕真有大位之分,而他又与七女儿生了隙,日后为了王家利益,说不定还得送一个美貌的庶女入宫固宠,日后要是生下了皇子,放弃七女儿,扶正庶女,也不是不行的。

    在座众人都没想到,王大老爷一副用心倾听的模样,其实已经大开脑洞去了。蒋诚念完了一份供词,看向甄忠,又朝赵硕笑了笑:“大爷,可需要再念一份?不过两份口供大同小异……”

    赵硕挥挥手,两人便收起供词,束手退到一边侍立。

    蒋诚正好站到了赵陌身旁,见小主人露出惊奇的神色,微微一笑。小主人一定猜不到,他们昨晚做了什么。他们本来只是想照着小主人的建议,装作从小玫处审问到了实情,但又觉得若是真的去审一审,兴许会有所收获,便试了一试。小玫果然闭口不语,无论是威逼利诱,都不肯透露一个字。但他们审问小兰的时候,却意外地有了收获。他们只是唬小兰一下,说小玫已经招供了,然后将赵陌先前打探到的一些内情透露两句,小兰竟然就相信了。沮丧了一会儿之后,蒋诚冲她晃了晃几样可怕的刑具,她就立刻开始实话实说,说得非常详尽。说完后,大哭一场,她就一直沉默到了现在。

    不过,她招供的东西已经足够了。拿来冲着辽王念上一遍,辽王就知道大势已去,再也无法狡辩。

    赵硕看着自己的父亲:“您都听见了,难道这还不够?若真想要什么实证,只要把这些供词呈交御览,皇上就会派人前去查访。二弟做了什么事,自会留下痕迹,而我从来不曾涉足辽东军务,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是轻而易举的。到时候,谁是谁非便会有了定论,二弟也会受到他应有的惩罚。我只是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做?二弟又为什么要如此愚蠢?他若不陷害我,他所犯下的罪行又有谁会知道?您执掌辽东,想要为他扫清痕迹,也不是不可能的。为什么?为什么宁可冒着暴露二弟罪行的凶险,也要陷害我?!”

    辽王久久没有说话,闭目不语。

    这时候,赵陌忽然插了一句:“是不是有人知道了二叔做的事,拿二叔的安危与前程来威胁王爷?”

    辽王浑身一震,睁开双眼向赵陌看去:“你……”

    赵陌微微一笑,看向赵硕:“父亲,二叔平白无故,不会忽然生出害您的心来,就算要对您不利,也不至于冒着把自己拖下水的风险,除非……他没有选择。因为有人知道了他的罪行,他急于掩盖,就只能嫁祸于您了。而且,那威胁他的人,并不反对他的嫁祸之举。”

    赵硕猛地看向辽王:“是蜀王府?蜀王父子发现了二弟的秘密,威胁父王与二弟来对付我?!”

    辽王沉默片刻,才冷笑道:“你们父子俩倒是精乖,竟能猜出蜀王是罪魁祸首。也罢,我也不怕跟你们实话实说,确实是蜀王威胁了我。砡儿一时糊涂,犯了忌讳,不知怎的竟叫蜀王知道了。他千里迢迢,从蜀中派密使前来辽东,拿着砡儿的罪证威胁我,说我若不肯听从他的指使,便要告发砡儿。我若想保住次子,便要牺牲长子。我想着你素来不讨人喜欢,又是自作主张跑来京城争什么储位,心里早就不想认我这个生身父亲了,我又何必为了你这个逆子,害了素来孝顺的砡儿呢?于是便答应了蜀王所请。”

    他怨恨地看向长子:“若不是你跑来京城淌这滩浑水,我们一家又怎会遭此横祸?都是你害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杀神叶欢〕〔权路迷局〕〔霍长渊林宛白〕〔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快穿:邪性BOSS,〕〔老夫少妻的互撩日〕〔沈娴秦如凉〕〔婚心动魄:神秘人〕〔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