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橘猫主神的铲屎日〕〔升级停不下〕〔宠巫纪元〕〔我的狐系女友〕〔史上最强师叔〕〔三国之召唤时代〕〔司礼监〕〔傲天弃少〕〔封灵道种〕〔生命赊欠〕〔最强特种保镖〕〔直播大战僵尸〕〔都市最强主宰〕〔国师,您的人设有〕〔邪性总裁宠入骨〕〔我的一天有48小时〕〔洪荒之证道永生〕〔天地至圣〕〔全能奶爸[快穿]〕〔我和末世有个交易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零七章 候产
    赵陌跟在父亲赵硕身后赶到兰姨娘所住的小院时,院里院外乱成了一团。 ww.od.

    卧室里传来兰姨娘一声声撕声裂肺的叫喊声,丫头婆子们端着一盆盆的血水快步进出,人人面上都是一脸的苍白惶恐。而端坐在卧室外间的小王氏,也露出了满脸的茫然无措,好象整个人呆在了那里,根本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她的两个大丫头也都紧张地盯着里屋的动静,一人搅着帕子,一个咬着唇,面色苍白。

    赵硕一见小王氏,想起蓝福生的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大步跨进屋内,劈头就质问起小王氏:“你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兰雪好好的怎么会小产?!”

    “我……我……”小王氏惶然起身,说话都结巴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忽然就这样了。我根本没对她做什么,只不过是轻轻地……”话还未说完,就被霜儿迅速打断了:“夫人,您当然没对兰姑娘做什么。兰姑娘怀胎足月,如今瓜熟蒂落,是理所当然的事。只不过您是正好遇上罢了。”

    小王氏听了她的话,立时冷静了下来:“你说得对,就是这样没错。”她看向赵硕,再度变得理直气壮,“兰雪并非小产,只是要生产了。你听了谁的胡说八道,一进门来就说我的不是?!”

    赵硕怎么肯信?他看到小王氏态度转变,反而认定了是她害了小王氏,不由得冷笑一声,就拿雪儿开刀:“大胆的丫头,我在跟你们夫人说话,你竟敢插嘴?眼里还有没有主人?!你们夫人平日里不干好事,多半就是被你们调唆的!”说罢就扬声叫人,“来人啊,给我把这个目无尊卑的贱婢拉出去,打二十大板!”

    霜儿脸色一变,小王氏尖声叫道:“谁敢?!”她转向赵硕,“我的丫头有什么错?你要如此重罚她?若你是看我不顺眼了,只管跟我说实话,我一定不会再碍你的眼,直接带着我的嫁妆和我的人离了你这里,上宗人府递状子和离!你有胆子说么?!”

    赵硕气得双眼圆瞪,小王氏这贱人!分明就是仗着有王家撑腰,根本不把他这个丈夫放在眼里!他很想干脆地说一句“滚”,但那个字在他喉间滚动了几下,却无论如何也吐不出口。他已经为权势牺牲了那么多,难道真的要半途而废么?最要紧的是,如今他已经没有退路了,亲生父亲辽王与蜀王府联手陷害他,没有王家的支持,就算他逃过了这一次的陷阱,未来也依然岌岌可危。他不能轻易放弃王家这门姻亲。他可以对小王氏冷脸相待,却不能与她和离,更不能休了她。

    小王氏看着赵硕半天说不出话的样子,反倒得意地笑了:“我就知道,你没这个胆子!那就给我趁早闭嘴吧!我早就受够你了。不过是个贱妾生孩子,生得下是她的造化,生不下,那是她的命!你冲我发什么火?我还没嫌她不懂规矩,竟然胆敢在主母之前生孩子呢!”

    赵硕听了,不怒反笑:“你只是个填房,倒把自己当成是元配嫡妻了。你既然说得出这些厚颜无耻的话,可敢到太后面前重复一遍?”

    小王氏一噎,先前的得意顿时消减了几分。她哪里敢到太后面前去大放厥词?她在宫里从来都是装作贤良淑德的讨喜模样。不过自从王曹事发之后,宫中的贵人们是否还相信她真个贤良淑德,就很难说了。

    赵硕见她退缩,越发有底气了:“正好,我也有事要跟你父亲商议呢,顺便把你干的这些好事告诉他听,还不知他老人家会有什么想法呢?!”

    小王氏脸色一白,先前的气焰顿时消减于无形。她今日才被王嫔威胁过一回,母亲王大夫人又再三耳提面命。若是叫娘家亲人知道她又惹恼了赵硕,不用说,她也知道自己肯定要挨一顿骂了。万一父亲发现她已经没法再挽回赵硕的心了,真个听了王嫔的建议,另寻一位庶妹来替代她,那她岂不是平白丢了性命?这么一想,小王氏的脸色便越发惨白起来。

    赵硕冷笑几声,正要说话,赵陌却在这时候插言:“父亲,现在不是与夫人争吵的时候。兰姑娘还在屋里叫唤呢,她既然要生产了,不知太医与稳婆可到齐了?”

    赵硕这时才记起了爱妾正在生产的事实,忙扭头朝里屋望去,但隔着慌乱进出的丫头婆子,只隐约瞧见了兰雪躺在床上满头大汗的憔悴模样。兰雪的叫唤一声比一声惨,他听得心下渗然。

    这时候,雪儿硬着头皮出面了:“回大爷的话,因兰雪生产得突然,府里并未请稳婆。但恰好这院里新来的小丫头珍儿的母亲来看女儿,这婆子恰好是个稳婆,兰雪一发动,她就已经进屋去了。奴婢们又命人去把先前看好的稳婆请来,想必很快就到了。”

    霜儿也战战兢兢地添了一句:“奴婢方才也打发人拿着大爷的名帖去请附近的大夫了。”

    赵硕目光不善地瞪向她:“为什么不请太医?”

    霜儿小心回答:“今日是太后寿辰,太医院的人要去贺寿,也不知这会子出宫了没有。为防万一,奴婢就让人去把附近擅妇科的大夫请来。”

    赵硕冷哼了一声,转身命令站在门外的蓝福生:“去取我的名帖,往方太医家里去。只要他出宫回家,就立刻将他请过来!”方太医是太医院的妇科圣手,妇人生产的事,请他来坐镇是再稳当不过的了。虽然只是小妾生子,但赵硕相信,自己还有这个面子。

    小王氏咬牙暗恨。

    稳婆很快就赶到了,再加上原本产房里的小珍娘,两个稳婆一道出力,很快就把兰雪的情况稳定下来。没过多久,连方太医也到了,产妇自然更没什么可担忧的了。

    事实上,兰雪的胎确实已经足月,甚至预产期早该到了,拖到今日已有些迟。她身体一向健壮,没有大出血,稳婆技术高超,该做的准备工作也十分周全,因此生产过程还算顺利。虽说前期瞧着凶险些,但其实并没有大碍,顶多是费些嗓子罢了。方太医到达后没多久,里屋就传出了好消息,说已经看到孩子的头了。

    然而赵硕还是坐立不安。因为产房不吉,他带着儿子转移去了偏厢的书房等候消息。听着兰雪传来的阵阵惨叫声,好象有气无力的样子,他就忍不住心惊胆跳。

    相比之下,连赵陌都比他镇定许多。赵陌曾经陪在母亲温氏身边,经历过孙姨娘生庶弟的场面,多少有些经验,知道此时兰雪生产顺利,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只是瞧着父亲那紧张的样子,他心里又有些不是滋味。

    兰雪可不是孙姨娘那样的老实人。她生的孩子,会如同二弟一般乖巧么?赵陌想起了那个不幸早夭的庶弟,心情就低落下去。

    此时已经月上中天,小王氏早已带着两个丫头走了。留在这里,赵硕也不会给她好脸色看的,更不相信她是无辜。再留下来,又有何益?大晚上的,她还没用晚膳呢。

    小王氏没有听从两个丫头的劝说,硬是走人了。赵硕见状,心中怨气更甚,冷笑着对赵陌道:“你瞧瞧,有些人就算是装,也装不出贤良模样儿来。我只恨当初怎么瞎了眼,竟没看出她的真面目!”

    赵陌心想,就算父亲当初看出了小王氏的真面目又如何?王家这一辈里只剩下这一个嫡女,除非父亲乐意娶个庶女,又或者不要王家的助力了,否则这个继室,他还是要娶的。如今嫌弃得再多,又有什么用?他又不会休了她。

    赵陌起身离开了原来的位子,仿佛只是在屋子里随意转着圈。他路过书桌旁,见桌上放着几张写过的纸,瞧笔迹象是兰雪写的。他扯了扯嘴角。记得从前兰雪不过是些须认得几个字,又跟母亲温氏学过算账罢了,哪儿读过什么诗书?如今成了父亲的妾,知道父亲喜欢这些,倒也学会投其所好了。

    他盯着那几张纸上的字眼,瞧见其中有一个“佳”字写得最多,似乎格外得兰雪青睐。他眯了眯眼,将那几张纸随手合起,放到一边。

    一个脸生的小丫头战战兢兢地进了书房给赵硕、赵陌父子添茶。赵陌示意她将茶放到书桌一角,问她:“你是新进府的小丫头?叫什么名字?”

    小丫头小心回答:“奴婢名叫珍儿,才进府两个月,一直在兰姨娘院里侍候。”

    赵陌的手顿了一顿:“哦?原来你就是珍儿。屋里的稳婆是你娘吧?那另一个穿绿的丫头,也是跟你一道进府的新人?”

    珍儿见他和气,胆子也大了些:“是,绿衣的是珠儿姐姐,奴婢与她是同一日进府的,都是蓝管事亲自挑的人。奴婢的娘做过十多年稳婆,是祖传的手艺,街坊邻居都称赞不已。大爷与少爷就放心吧,姨娘一定会没事的!”

    赵硕听到她的话,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

    赵陌微微一笑:“你既然叫珠儿姐姐,可见年纪比她小,怎么反而起名叫珍儿?珍珠珍珠,这岂不是反了么?依我说,你不如改叫佳儿的好。佳儿佳儿,但愿兰姨娘能为父亲添一个佳儿,母子平安。”

    赵硕闻言,笑容更真诚了些:“好孩子,但愿承你吉言。”又对珍儿说,“以后就改叫佳儿吧。回头等你们姨娘生了,告诉她一声就好,想必她心里也会高兴的。这是在为你们的小主子祈福呢。”

    他话音刚落,正房方向就传来一阵响亮的婴儿哭声。孩子终于生下来了。

    ://..///39/3922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顾轻舟司行霈〕〔纨绔医妃:世子强〕〔重生渔家有财女〕〔一胎二宝:冷血总〕〔地表最强狐狸精[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