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嫡枝为上〕〔钟馗组〕〔绝色女总裁的贴身〕〔主宰帝经〕〔苍生皆下〕〔末世刀兵〕〔大漠花神的今世来〕〔都市至尊邪少〕〔良缘鬼成:我的女〕〔传说的魔法师〕〔洛犬〕〔仙启遗侠录〕〔海贼之最强王者〕〔国色生香〕〔透视小保安〕〔重生之1976〕〔花夏之城〕〔西游封印师〕〔斗武乾坤〕〔都市至尊花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零四章 接人
    第二百零四章 接人

    听完秦含真与赵陌的话之后,秦柏沉默了很久。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然后,他抬头问赵陌:“那封信呢?”赵陌连忙将信掏出来递给他。

    秦柏拿着信走到窗边,借着那里的光线仔细查看着信纸表面的蛛丝蚂迹,生怕看得不够清楚,还从书案边上的紫檀小盒子里取出了一副眼镜戴上,再去细看。

    这副眼镜并不是当初王复中托人送到米脂的那一副,而是秦柏进京后,皇帝特命内务府为他量身订做的,戴着看得更清晰。秦柏就戴着这副眼镜,仔仔细细地研究了那封信半天,方才将它放下,接着又收起了眼镜。

    秦含真有些紧张地问:“怎么样?祖父,这信是不是用装裱的办法拼成的?”

    秦柏微笑着点了点头:“确实有装裱痕迹,极有可能是用你说的法子拼揍起来的。而且这瞧着象是扬州那边的技艺,做得很是精细。”

    秦含真握了握小粉拳,高兴地转头看了赵陌一眼。赵陌也露出笑容来:“表妹真聪明,果然被你猜到了!”秦含真笑嘻嘻地歪了歪脑袋,心想电视剧看得多,也不是没有好处嘛。

    秦柏有些好奇地问孙女儿:“你怎会想到的呢?我学了装裱几十年,可从来不知道还能用这种法子拼揍出一封假信来。”

    秦含真干咳了一声:“呃……这不是在米脂的时候,听您说起装裱的事,又听说有些古画都烂成了碎片,还能用装裱的法子弄成完整的一幅画,一点儿都看不出是烂的。我想,既然书画成了碎片都能拼起来,那书信应该也可以才对。再加上这封信是用宣纸写的,不是赵表哥的父亲平日惯用的玉扣纸,我心想这信伪造得如此用心,连印都要特地盖一个真的上去,笔迹又可以乱真,没道理在信纸上这么粗心,必有缘故才对。如果说这是装裱拼揍而成的,那一切就可以解释了,因为用宣纸写,才最方便拼揍呀。”

    秦柏笑道:“道理说出来简单,难为你如何能想到这上头去。换了是我,只会以为是寻了仿字的高手来写信,万万不会猜想这信上的每个字都是真迹,不过信却是拼揍而成的。”

    赵陌问:“舅爷爷,表妹说这信只需要放到水盆里泡一泡水,就会露馅了,是真的么?我们能不能试一下?”

    秦柏看了看信:“泡了水确实会让纸散开,只是你确定真要现在就泡?一旦把拼揍成信的纸片泡开,这信也就毁了。事关你父亲的清白,你还是先给他看一看再说吧。”

    赵陌想想也对,就答应下来。

    秦含真又问秦柏:“祖父,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蜀王妃和辽王继妃联合起来,挤兑赵表哥的继母,让她将赵表哥接回家去住,想必就是想让那两个丫头有机会接近赵表哥父亲的书房,好让她们寻私章去。我们既然知道了他们的计划,是打算将计就计呢,还是让赵表哥的父亲多加提防?”

    秦柏微笑着看向赵陌:“广路,你是怎么想的呢?”

    赵陌想了想:“他们准备周全,我是定要去父亲宅子里住上几日的了。只需要我与父亲事先商量好,让那两个丫头有机会潜入书房偷印,也不是不行。横竖信已经掉包了,就算他们把信呈到皇上面前,皇上也不会相信那信真是我父亲写的。只是……那不过就是破坏了他们的阴谋,让我父亲这一回不会受他们所害罢了。王爷王妃兴许会因为假书信之事,受点责罚,可蜀王府却丝毫无损,甚至还有可能日后再施诡计,又一次陷害我父亲。这太便宜他们了。”

    秦柏微笑:“那你打算怎么办?”

    赵陌抿了抿唇:“我还是不明白,王爷为什么要下这个狠心。莫非真如表妹猜测的那样,信上的罪名是真的,只不过他才是那个罪魁祸首,因为被蜀王府知晓,为了脱身,就与蜀王府合谋陷害我父亲?我想要一个确切的答案。可就算我到王爷与王妃面前去询问,他们也是不会坦白将答案告诉我的,那我就只能让他们主动开口了。”

    秦含真问:“赵表哥,你打算怎么让他们开口呢?”

    这回赵陌却没有回答,只是微笑着抿了抿唇,道:“我要先跟父亲商量一下。”

    好吧,既然他心里有数,秦含真也就不多问了。她看向秦柏,秦柏也是面带微笑,并没有继续追问的意思,只是嘱咐赵陌:“行事谨慎些,最要紧的是保护好自己。你父亲家里比不得承恩侯府,我们离得远,也没法护你,你只能自己小心了。”

    赵陌微笑着点头:“是,舅爷爷放心。”

    秦含真左看看,右看看,撇了撇嘴。好吧,他们又打起哑谜来了。

    接着秦柏又开始问起赵陌在辽王府中的情形,这些事秦含真早就听赵陌说过了,没打算再听一次,就溜下椅子,往祖母牛氏的卧房去了。

    牛氏正在百合百惠的侍候下卸妆,重新梳个家常圆髻,瞥见孙女儿过来了,轻哼一声:“又过来做什么?你不是有悄悄话要跟你祖父说么?我是听不得的。”

    秦含真嘻嘻笑着,抱住她的肩膀:“祖母别生气嘛,我也不知道该不该直接告诉您,只要祖父说没问题,我一定把自己知道的事全都一五一十告诉您!”

    牛氏撇嘴:“谁稀罕呢?我才不要听!左不过就是那些王府王爷为了名利权势,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我听了两天就开始烦,再听下去,没得污了我的耳朵!反正家里的事我会管,外头的事有你祖父看着呢,出不了大事,我又何必去操那闲心!”

    秦含真笑了,亲了她脸颊边一口:“祖母大人真是太睿智了,可不正是这个道理吗?我也不耐烦管的。他们当着我的面打哑谜,我干脆直接走人算了。”

    牛氏掐了她的小脸一把:“丫头,你才多大的年纪?本就不该去管那些糟心事。万事有大人们顶着呢,你只需要好吃好玩、好好读书就成了。若是咱们家沦落到要你一个小娃娃操心的地步,我跟你祖父岂不是太没用了?”

    秦含真哈哈大笑。

    太阳还没下山,赵硕手下的甄忠与蒋诚就奉命前来承恩侯府,接小主子赵陌回家了。他们并非是以小王氏的名义来的,而是打了赵硕的名号。赵陌却是心知肚明,当着秦柏与牛氏的面就问他二人:“是夫人从宫里回来后,跟父亲说了些什么话么?”

    甄忠与蒋诚对视一眼,前者微微低头:“小的不知,小的只知道大爷有命,让小的们接哥儿回家去。大爷知道哥儿功课忙,因此早有言在先。哥儿只是家去住几天,等忙过了前头奶奶的祭日,仍旧还要回永嘉侯跟前来求学的。”

    赵陌挑了挑眉,回头看向秦柏。秦柏平静地说:“既如此,你就去吧。在家里也别忘了温习功课。等你回来,我是要查问的。”赵陌微笑着答应了。

    因为事先有准备,行李是早在辽王府时就收拾好了的,费妈妈与青黛又添了几个包袱。青黛本想陪着赵陌走一趟,被他拦住了,只带上小玫与小兰——即是辽王继妃所赐的那两个丫头。

    不知赵陌是怎么想的,他回承恩侯府不到半天时间,却嘱咐青黛要厚待这两个丫头。她们本是辽王府出身,穿戴打扮都比一般侍女要强,青黛又让她们换了全身衣裳首饰,涂了上等的好脂粉,越发显得娇媚水嫩了。她们跟在赵陌身后,来向秦柏辞行时,秦含真瞧见了,都不由得怔上一怔。

    甄忠与蒋诚更是意外,出了清风馆后,便问赵陌:“哥儿,这两个丫头瞧着眼生……”赵陌看了他们一眼:“是王妃赐我的丫头,侍候我日常起居的。”

    甄忠顿时皱起了眉头,冷声道:“哥儿怎么能把她们带回府里去?!”蒋诚脸上也露出不赞同的神色:“哥儿不是有丫头么?为何不带青黛?”

    赵陌淡淡地道:“我若带上青黛,使唤起来,固然是称心如意了,可若是夫人要与我为难,青黛根本无能为力,说不得还要吃个大亏。小玫小兰虽是新来的,可她们本是王妃身边侍候的人,多少有些体面,想来夫人对着她们,还不敢太放肆。这都是王妃特地嘱咐过我的,她也是一心为了我的安危着想。”

    蒋诚已经听出几分味儿来了,沉默不语。甄忠却还觉得赵陌不懂事,怎能因为辽王继妃几句甜言蜜语,就上了她的当?!他心下生气,可身处承恩侯府,他又不好发火,只能板着脸把赵陌送上了马车,没好气地将两个丫头赶去装行李的马车上,又叫昌儿、盛儿、阿寿、阿兴四名随行的小厮跟上,一行人浩浩荡荡往赵硕的新宅子去了。

    送走了他们,秦含真立刻跑到祖父跟前,降低了声量问他:“祖父,赵表哥怎么还特地打扮了那两个丫头?把她们打扮得这么漂亮,有什么目的吗?”

    秦柏咳了两声,却不回答,只抬眼去看妻子牛氏。

    牛氏一撇嘴,哂道:“小小年纪就懂得耍这样的心计了,明明是个正派的好孩子……多半是你这老头子教坏了他!”

    秦柏笑而不语。

    ://..///39/3922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引凤决〕〔诱妻入怀:帝少大〕〔总裁的贴身特助〕〔人生若能两相忘〕〔军妻鲜嫩:权少宠〕〔首席大人,战不休〕〔一念情深,万念婚〕〔一胎二宝:冷血总〕〔靳少强宠小逃妻〕〔皇家小娇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