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星教练〕〔绝地求生之诸神之〕〔八零神算俏军嫂〕〔都市之绝品杀手〕〔强势锁婚:墨少的〕〔重生之风华女将军〕〔无敌暴虐系统〕〔星祖的电影世界〕〔快穿之男神请到碗〕〔重生八零:军嫂小〕〔霍少的闪婚暖妻〕〔逆武丹尊〕〔王者荣耀之我是小〕〔总裁爹地:请疼我〕〔花式撩妻,总裁的〕〔主角清除系统〕〔天生无命魂〕〔王者荣耀之你是我〕〔101道伤痕:历少的〕〔猪样麒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章 脑洞
    ,更新快,,免费读!

    秦含真盯着那信,又上手去细细地摸了半天,才慢慢地说:“赵表哥,其实……我忽然产生了一个脑洞。”

    赵陌怔了怔:“什么洞?表妹你哪里受伤了么?”他有些疑惑,又有些紧张,连忙上下打量起秦含真来。

    秦含真咳了两声:“我没有受伤,就是……就是一种比喻,我是说,我有了一个想法。”她迅速把赵陌的注意力拉回到“正事”上来,“你知道,我祖父教我认纸的时候,跟我说了些宣纸的好处。一般写书法、画画儿的,都是用宣纸比较多。我祖父他还会装裱,在米脂那一带,就没有比他更擅长装裱的人了,好些人都大老远地找上门来,请我祖父出手替他们装裱一些古董字画呢,所以我也知道那么一点儿这方面的事。我听说,装裱手法好的人,可以把破了的古画修补得象是崭新完整的一样,那要是修补的不是古画,而是散落的碎片呢?应该也是能办到的吧?”

    赵陌慢慢听懂了她的意思,目光望向那封信:“表妹的意思是……这封信也是这么……修补而成的?”

    秦含真也说不准,但她看过探案题材的古装剧,不止一部,主角都是历史上有名的神探,狄仁杰、宋慈等等,应该……还是有那么一点可信度的吧?

    她对赵陌说:“反正破的古画是可以修补起来的,碎成一片片的字是不是也能这么拼起来,我就没见过了。我就是觉得吧……有这种可能性。想要知道是否真的能做到,还得等我祖父回来,问过他才晓得。”

    赵陌盯着那封信看,沉默了一会儿才道:“照表妹的说法,这些字……确实是我父亲写的,才会跟他的笔迹如此相象,因为本来就是他的亲笔。有人搜罗了我父亲的字,拼揍成这么一封信,用来陷害于他……”

    秦含真“呃”了一声:“现在还不知道这封信是不是用这种方法伪造的,只是一种猜测。我摸着这纸比一般的宣纸厚些,但好象厚得不太平整,所以才这么猜的。不过,你父亲应该有用过宣纸写字吧?”

    赵陌点头。那是当然的。赵硕再喜欢用玉扣纸,也不可能只用这一种纸写字。辽王府的日常用度采买是掌握在辽王继妃手中的,赵硕那里能被分派到什么纸,他就得用什么纸。除非元配妻子温氏用自己的嫁妆替他买纸,又或是他用上自己的私房,否则他也没法选择使用自己偏好的玉扣纸。他用宣纸与玉扣纸的比例,几乎是五五之分。不过在成婚以后,他给姻亲、下属写的大部分私信,都是用玉扣纸的。

    赵硕进京,只带了心腹与财物,大部分旧物都留在了辽东王府中。辽王夫妻若想搜罗他的文字,再容易不过了。

    赵陌细心一想,就觉得秦含真的猜测很有道理。虽然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如果不是亲眼见过,亲耳听闻,秦含真也不会知道装裱技艺能做到这一步呀?

    他有些跃跃欲试:“要如何才能断定,这封信是不是被装裱拼成的呢?”

    秦含真回忆了一下电视剧里的情节:“好象拿盆水来泡一泡就知道了吧?如果是装裱而成的,一旦沾水,那些碎纸片就该分散开来了。”

    赵陌起身就要去寻装水的器皿。他们身处船厅,旁边就是水,想要验证再方便不过了。

    秦含真连忙死死拉住他:“赵表哥,你别着急呀。我这只是猜测,未必做得准的。还是等我祖父回家后,让他老人家看过再说吧。更何况这是陷害你父亲的证据,你难道不打算让你父亲看一眼吗?”

    赵陌道:“这种东西他看了又有什么用?留着也是祸根。若是泡一泡水,就能毁了,也是件好事儿。”

    秦含真坚持一定要等秦柏回来看过信,才试着去泡水,赵陌只好答应了,笑道:“舅爷爷是装裱高手,他老人家一定一眼就看出来了。”

    秦含真无言地看着他,呵呵两声,心里却在想,万一这封信没用上这么高大上的技术,它就是造假高手纯粹模仿赵硕笔迹写成的呢?

    赵陌还在端详着那封信,分析道:“若这封信真是用表妹所说的方法拼揍而成的,造假的人还真是费了不少心思。我父亲用宣纸写的字本就不多,他还得从那么多字纸儿里头挑选字体大小、墨色深浅相近的字来,再拼成一封信,花的功夫比寻个厉害的装裱工匠还要多呢。还有,这信真是看不出来是装裱而成的,能做到这一步,那工匠定是名家高手吧?”

    秦含真想了想:“我听说扬州的装裱师傅最有名了。苏州……应该也有不少名家。京城估计也有。我祖父少年时应该就是在京城学的装裱技艺。”

    赵陌将信收了起来,郑重道:“王爷王妃到京城没几天,这信定是早就准备好了的。我去想办法问问王爷身边随行的人,看辽东几时来了这么一位装裱高手,兴许能查到什么线索。”他还是觉得,这样的人不可能为辽王所用,身后定然还有别的主使。

    秦含真虽然不清楚这个主使会是什么人,但她可以猜一猜:“这人应该是冲着你父亲来的,不是跟你父亲有仇,就是同样想图谋东宫储位,要打压竞争对手。照目前来看,蜀王府的嫌疑最大了。”

    赵陌想了想:“说起蜀王府,有件事很奇怪。王爷王妃进京后,与各处王府、公主府都打过招呼,相互拜会过,独独蜀王府没有动静,两边象是老死不相往来了一般。我曾想过,兴许是因为蜀王幼子有意于储位,而我父亲身为辽王长子,正是他的对手之故,两家人要避嫌。可是,我发现王妃身上多了不少蜀地出产的南红饰物,二叔也新添了蜀锦做的荷包。这都是近日才有的。然而,父亲在王府里的耳目却告诉我,王府近日并未采买过这些东西,王妃也没出门去逛过街市,或是召银楼、布庄的伙计上门。那这些东西就只有一种来源——它们是别人送的礼。”

    秦含真问:“不是蜀王府送来的?会是蜀地来的人送的吗?又或是近期京城流行蜀锦和南红,所以有人送礼时捎带上了?”

    赵陌摇头。他们进京也有几个月了,京城里是不是流行这些东西,他们都很清楚。赵陌还对秦含真说:“那南红是极少见的珍品,否则王妃也不会乐于戴上身。这样的好货色,蜀地肯定都是优先供给王府,又或是进贡入京的,寻常人想搜罗,也未必搜罗得到。”他还查过辽王夫妻进京后,各家王府、公主府送东西来的礼单,上面并没有南红饰物与蜀锦。

    秦含真说:“若是蜀王府送的礼,大大方方写在礼单上送过来就行了,根本没必要遮掩。难道蜀王府与辽王府之间有什么需要避嫌的事,不能让外人知道他们彼此间有礼尚往来?这太刻意了吧?储位之争目前只是私底下暗斗而已,太子尚在,谁会大声嚷嚷这种事?蜀王与辽王本是亲兄弟,有来往再正常不过了,有什么好避的呢?如此刻意,倒显得他们之间有秘密了。”

    赵陌笑了笑:“他们之间有没有秘密,我不知道,但两家想要完全避开是不可能的。今天进宫为太后贺寿,他们定是要碰面的,又能避到哪儿去?”

    正如赵陌所言,辽王继妃与蜀王妃这时候就在宫里碰上了。前者还带着大儿媳小王氏,遇上蜀王妃,就被她揪住了训。

    蜀王妃苦口婆心地训斥着小王氏:“你如今是宗室妇,理当恪守闺训,做个贤良妇人。你夫既有嫡长子,如何能将他赶出家门?竟然还命娘家族人前去行刺!老赵家从来就没出过你这样的人!几辈子的好名声都叫你败坏了!太后娘娘已经训斥过你,你当时既然许诺知错就改,那就得做出愿意改的样子来,怎的还装起傻来?陌哥儿那孩子,都在永嘉侯家中住几个月了?你竟然不闻不问,连吃食衣物与日常用度都不送过去,真真是冥顽不灵!”

    蜀王妃虽年轻,却是赵硕的婶母。小王氏在长辈面前,没办法大声反驳回去,只能忍气吞声地低头听训,心中却在暗恨不已。

    蜀王妃骂完了小王氏,又转头看向辽王继妃:“说来嫂子也是糊涂,你是做婆婆的,眼看着新媳妇犯了错,怎么就不提点她一声?我也不是不知道嫂子的难处,后母难为,嫂子也有自己的顾虑。可是正因嫂子深知其中的苦处,就不该看着硕儿媳妇胡来!她如今坏了名声,外人说起,万一牵扯到嫂子头上,嫂子难道不生气?”

    辽王继妃当然生气了,她现在就很生气。蜀王妃训小王氏就好了,怎么还扯到她身上了?小王氏自个儿狠毒,又与她什么相干?难不成就因为她们婆媳俩都是填房,小王氏被人骂是恶毒后母,她就得被捎带上?蜀王妃早跟她说好了,只是挤兑小王氏几句罢了,为什么连她也不放过?如今她是左右为难,附和蜀王妃,就得罪了王家,她儿子赵砡正一心求娶王家孙女呢。可若是不附和蜀王妃,先前的约定又该怎么办?

    还好蜀王妃说的时间不长,休宁王妃就过来了,笑眯眯地拉住了她:“少说两句吧。今儿是太后娘娘的好日子,你既是她老人家的亲侄女儿,又是她的侄媳妇,怎能扫太后娘娘的兴?”好说歹说,硬扯着她去一堆老王妃、老郡王妃处聊天去了。

    辽王继妃深吸一口气,把心中的怒火压了下去。她告诉自己,目前还不是跟蜀王府翻脸的时候,她得忍着些。

    她板起脸,回头看向小王氏:“你听见了?就因为你干的好事,我们辽王府丢了多少脸面!今儿出了宫,你就给我立刻把陌哥儿接回家去。就算是装,你也得给我装出个慈母的样儿来。等到这阵子风声过去,你爱怎样就怎样,但是如今各家藩王齐聚京城,你不许给我在这节骨眼上闹出事儿来!听见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重生空间:慕少,〕〔爱上阴间小娇妻〕〔我的微信连三界〕〔皇后有旨:暴君,〕〔后娘[穿越]〕〔权路迷局〕〔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杀神叶欢〕〔英雄?我早就不当〕〔一欢成瘾:慕少,〕〔沈娴秦如凉〕〔隐婚甜宠:大财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