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未来老婆召换权〕〔绝美总裁的妖孽保〕〔魔性手游〕〔刀碎星河〕〔我的地产商生涯〕〔水墨田居小日子〕〔我的女人你惹不起〕〔盛唐高歌〕〔道术达人〕〔万界科技系统〕〔暗流之门〕〔穿越未来之当家做〕〔全职选手〕〔清穿之四爷皇妃〕〔追凶者〕〔幻想次元掠夺记〕〔凰动天下:惊世大〕〔屠天神皇〕〔唯一法神〕〔灵域兵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九十九章 疑点
    ,!

    秦含真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了。辽王身为赵硕的亲生父亲,要陷害自己的儿子,伪造了信件还不够,还想要欺骗、利用亲孙子去给假信件盖个真印章,让假信变成真信。如此处心积虑,好象生怕儿子死得不够快似的,狠心到这种程度,也算是少见了。

    而且,这会不会太麻烦了点?

    秦含真看着那封书信,有些想不明白:“虽然辽王把信交给两个丫头,让她们潜进你父亲的地方偷印盖章,可以大大降低偷走印章后被发现的风险,但让她们去偷,本身就已经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了。他一定要做到这个地步吗?光靠这封信,已经足够了吧?辽王如果只是想让你父亲失去圣眷,不能入继皇室,给他头上拨一盆似是而非的污水就已经可以了,何必做得这样绝?”

    赵陌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能狠得下这个心,总归他已经不再把父亲当成是他的儿子就是了。”他顿了一顿,才继续道,“也有可能王爷只是为了让这封信显得更加可信,因为我父亲平日与人通信,只要是私信,都一定会加盖私章。熟悉他的人都清楚他这一点,若有人想要假冒他的名义,以书信去命令他的下属做些什么事,没有私章,是无法取信于那些人的。我母亲生前曾经提过,父亲从前因为这种事吃过王妃的亏,在那以后就格外小心了。”

    这么说来,辽王继妃曾经用假书信来算计过赵硕,所以赵硕就养成了在私信里加盖私章的习惯,到如今辽王继妃又想故伎重施时,就因为私章的问题,没那么容易算计到他头上了吗?这也算是因果报应了吧?

    秦含真啧啧两声,问赵陌:“你父亲那私章很难伪造吗?其实我觉得,辽王特地让丫头去偷那私章,在假信上盖个印,比自个儿刻一个假的盖上去还要麻烦些呢。万一在偷私章的时候被你父亲发现了,这事儿要如何解释?与其冒这么大的险,还不如做个假章更方便。”

    赵陌对此倒是比较能理解他祖父的想法:“父亲的私章都是在自己的私信上用的,但如果是写给王爷或是王府里的人,就不会加盖这个章。我想王爷那儿多半只是知道这个印大概是什么样子,想要造个一模一样的,却未必拿得准。万一刻得不象,叫人看了出来,岂不是白费了许多功夫?反正真印也在京城里,又不是没办法把手伸过去,因此王爷就索性派人去偷真的了吧?毕竟,让父亲照他的意思去写一封信很难,但偷个印章当场在书信上盖个印,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只要手脚利落些,我父亲根本不会发现那私章曾经被人动过。”

    秦含真恍然大悟,这也是有道理的。她低头看看那封信,叹了口气:“现在你把假信掉包出来,换了一封仿得比较假的上去,接下来又打算怎么办呢?是带着那两个丫头去你父亲那儿,让她们真个偷了印章盖上去,还是打算让你父亲抓她们一个现行?要是能抓现行的话,辽王陷害亲子的阴谋就会曝光了吧?他以后再想弄这一招,别人也不会信他了。”

    赵陌却摇头:“我还没跟父亲商量过,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将真相说出来,反告王爷一状,固然是能洗刷清白,可是父害子,子告父,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父亲一直以来都在外人面前装出一副父慈子孝的模样,生怕外人说辽王父子不和,他有不孝的嫌疑。这一回,他未必能下得了决心,将事情的真相公之于众。”他了解自己父亲的为人,就算没跟赵硕商量过,也大概能猜到对方会怎么想。

    秦含真只觉得这种想法很愚蠢。明明有证据证明对方行恶,却还要顾忌这个,顾忌那个,帮着加害者将真相隐瞒下来。这只是对行恶者的放纵。那被纵容的行恶者未必就会从此改过,也许反而会越发有恃无恐,再次加害他人,也说不定。

    秦含真对赵陌说:“这种事哪里是能瞒的?从来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这回辽王算计你父亲,他运气好避过去了,下一次呢?他要是还想往上爬,就应该趁早把所有的隐患都去除掉才对。他不在乎自己的未来和安危,也别连累了你这个无辜的人呀!”

    赵陌笑了,笑得十分温暖:“表妹放心,我会想办法劝说父亲,让他不要心慈手软的。”他脸上的笑容淡了些,“毕竟这一回,王爷与王妃是真的想要置他于死地呀。他们都没想过要手软,父亲又为什么要心软呢?”

    秦含真叹道:“辽王的想法,也是让人想不明白。继妃那边还算好懂,她本来就看你父亲不顺眼,一心想要除掉他,好为自己的儿子抢到世子之位。可辽王又是图什么呢?你父亲无论能不能入继皇室,都对他没有坏处吧?说不定还有好处呢。他心里再不待见你父亲,也顶多就是不希望你父亲在京城过得顺利,那只需要跟皇帝说一句不想过继儿子,又不给你父亲请封世子,也就完了。他用得着弄些什么假书信、假人证去陷害你父亲吗?这么做,就算真能害了你父亲,他身为辽东军的首领,也是要落个失察、失职之类的罪名吧?你也说了,这种私卖军资的事在辽东很普遍,只是他装不知道而已。万一朝廷因为那封假书信,派了人去辽东彻查,他还能洗得干净自己吗?风险太大了。他到底在图什么?!”

    赵陌也觉得奇怪,辽王图什么呢?朝廷本来也没注意到辽东军中的这些秘密,他主动招认,又能得什么好处?若说他想让次子对长子的位子取而代之,不仅仅是世子之位,还有入继皇室的资格,这么做也太不智了。因为一旦他失察、失职的罪名落定,他的儿子也肯定会受到牵连的。到时候还谈何入继皇室?只怕连世子之位,都争不到呢!

    赵陌对秦含真说:“我总觉得这背后还有别的人在捣鬼。否则我父亲并未招惹王爷什么,跟王爷王妃也算是有了默契,王爷王妃却忽然翻脸,着实叫人想不明白。”他看向秦含真手中的假信,“还有这封信,我都不敢相信是王爷想出来的。王爷素来不喜读书人,连读书人喜欢的书本、笔墨也都心存厌倦。从前在辽东时,他但凡看到我在读书,定要骂上几句。辽王府中几乎没有幕僚,充当幕僚之职的,其实都是军中的武官。王府的属官因是朝廷派过去的,王爷觉得他们都是朝廷的耳目,一点儿都不想亲近,每年见他们的次数,十个手指头都数得过来。以王爷的脾性,竟然还能找到高人,伪造出这么一封几可乱真的信来,也真叫人惊讶。”

    秦含真低头看向手中的书信,也觉得这封信造得如此逼真,着实不容易。连赵陌这个亲生儿子,都看不出信是假的,若不是赵硕一再声明自己没干过这种事,他都以为父亲真的写过这信了。怪不得赵陌要把信掉包出来呢,实在是这信太过有说服力,一旦呈到皇帝面前,赵硕想要为自己辩白就不容易了。如果说,辽王真是个看不惯读书人的大老粗,会想出这种法子、弄出这种证据,确实有些画风不和。照他的作风,应该直接粗暴简单地弄两个证人,顶多来个账簿,也就完了吧?伪造得很真的假书信什么的,感觉更象是读书人的把戏。

    秦含真摇了摇头,想要把信放回信封中,忽然间觉到有些异样,就捻了捻手中的信纸几下:“这个信……好象比一般的信纸要厚一些?难道是特制的纸吗?”

    赵陌怔了怔,接过信来重新看了一遍,也拿手指去捻纸张:“虽然摸上去挺厚实的,但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

    秦含真很肯定地说:“祖父之前就教过我认纸呢。他那堆从丙字库里扒拉出来的东西中,就有不少纸,各种各样的都有。有些已经不能用了,有些还可以用。祖父就一样一样地教我认,告诉我哪种纸可以用来做什么,哪种纸能保存得更长久。这个纸……乍一摸上去就象是普通的生宣,应该是泾县出的,但又好象比一般的泾县生宣要稍厚一点。总之,很有特色就对了。要是根据这个特色,不知能不能查出纸的来源?你不是怀疑在辽王背后,还有别的人在捣鬼吗?说不定能从这封信的信纸上,查到些什么线索?”

    赵陌摸着那信纸,默默地摇了摇头:“与其在纸上费功夫,我还不如想办法打听王爷都跟什么人有过接触。这纸……大概也就是伪造书信的人随手拿的罢了,未必能找到什么线索。它又是泾县出的生宣……若是夹江竹纸,说不定还能怀疑到蜀王身上。宣纸用的人太多了,能查到什么呢?”

    秦含真笑道:“若真是蜀王干的,他也不会用夹江竹纸呀?那不是明摆着招人怀疑吗?除非你父亲平日就惯用夹江竹纸。”

    赵陌摇头:“我父亲平日更习惯用玉扣纸,那也是竹制的纸,只是并非蜀中出品,而是出自闽地。他说玉扣纸洁白如玉,在上面写字,墨迹经久不褪,他用着最顺心不过了,因此从小就爱用。听说我祖母在世时,也爱用玉扣纸,这想必是父亲从祖母那里学来的吧?我记得表哥提过,唐家舅爷爷也喜欢用玉扣纸。”

    秦含真眨了眨眼,愣愣地问他:“既然你父亲从小就爱用玉扣纸,那为什么辽王造假信时,不用玉扣纸,而是用泾县宣纸呢?笔迹仿得这么象,连印都要弄一个真的,却在纸的问题上如此轻忽,也太粗心了吧?”

    赵陌也跟着愣了一愣,两人不约而同地低下头,将目光投注到那封伪造的书信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