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嫡女倾城:相府二〕〔女总裁的贴身狂兵〕〔逍遥高手混都市〕〔记忆行囊〕〔攻妻成瘾:腹黑老〕〔一品毒妃,邪王心〕〔萌宠貂徒:师傅成〕〔蛮皇武神〕〔梦界解铃人〕〔一剑弑仙〕〔六道魔帝〕〔万道主宰〕〔火星情报局〕〔老子是一条龙〕〔绝色丹药师:夫君〕〔娱乐再成神〕〔大周王侯〕〔乡村透视小神棍〕〔卡牌新世界〕〔浮云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九十一章 警告
    ,更新快,,免费读!

    辽王与辽王继妃对王家如此客气,又恰好在进城之前,跟王家的小姐见过一面,并且让儿子护着人家小姐去了王家的别庄。这种情节看在秦含真眼里,怎么看怎么眼熟。

    只是她不确定,这到底只是巧合,还是现实会跟小说一般狗血。

    她看了看赵陌,又看了看秦简,欲言又止。以她的年纪,讨论这种话题会不会显得有些出格?如果只有赵陌在场,她是没什么可顾虑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但有大堂哥在,她觉得还是矜持一点的好。

    秦含真闭了嘴,继续坐在一旁静听秦简说话。赵陌看了她一眼,似乎瞧出了什么,但没有吭声。

    秦简继续对赵陌道:“听闻辽王继妃在辽东时,对令尊就不大和气,她进京后给令尊脸子瞧,也没什么出奇的。出奇的是她对王家如此客气,似乎有意拉拢?可这又有什么用呢?她对王家再好,王家也不会为了亲家,把自个儿的女婿抛开呀?更别说这个女婿还是他们指望会有大出息的。再得,辽王继妃如此行事,不知辽王的想法如何?他若是也有心要为难令尊,只需要骂令尊一句不孝,令尊的前程就必定要受阻了。就冲这一点,怕是无论辽王继妃如何苛刻,令尊也要忍下这口气的,好歹也要忍到他们回辽东为止。我想着,令尊日日都要在御前当差,寻个借口不去辽王府,想来辽王与继妃也不能拿他怎么着。他们对令尊如今这位新夫人,又相当客气,不会加以为难。如此一来,他们能拿捏的也就只有你了。你需得当心,万一他们说要接你回辽王府去住,你可千万不能答应!”

    赵陌道:“今儿王爷已经跟我提过了。我推说圣上有旨,命我随永嘉侯读书,王爷有些不以为然,说只是让我回王府去住几日,并没有拦着我求学。如今永嘉侯不在城里,我回去祖父母面前尽几日孝,又有什么要紧呢?我被逼得几乎无法推拒,只好说舅爷爷临行前,将我的功课交给了秦四叔,我要离开,总得跟秦四叔说一声才行。王爷这才勉强放我回来。”

    秦简倒吸一口凉气:“那赶紧去跟四叔说,让他别答应送你回王府去!”

    赵陌笑了笑:“不成的,简哥儿,四叔怎么可能拦着我去祖父面前尽孝?说是要跟他说一声,也不过就是走个过场罢了。最早明日清早,最迟明晚,我就得去辽王府了。不过你也不必担心。王爷说得清楚,是舅爷爷不在府里的时候,让我回去尽孝罢了。等舅爷爷回来,派个人过去说一声,我自然就回来了。”

    更何况,有了秦柏与秦平这两位的牵制,辽王也好,辽王继妃也好,都不会折磨他太过的,免得让外人知道,无法交代。秦柏是圣眷正隆的国舅爷,秦平也是在御前当差的侍卫,随时随地都能当达天听。辽王只要不蠢,都不会把现成的把柄送到皇帝手里。

    况且,赵陌还有另一个准备:“等会儿我回了院子里,就会吩咐人收拾行李,也不用多,有几件换洗衣裳,再带上功课就好了。我跟王爷说了,舅爷爷给我布置了许多功课的。再者,就是要等休宁王府那边的回音。方才回来时,我就打发人去休宁王府送信了。本来我跟休宁王长子约好了过两日要会账的,结果如今没法去了,自然该打一声招呼,另行约见。”

    “会账?”秦简眨了眨眼,没反应过来。

    秦含真却马上反应过来了:“赵表哥是指你佘家胡同那间铺面的租金吗?那个不是早就收上来了?”

    赵陌笑道:“本来是的,但他家铺子生意渐好,跟我商量能不能从后头的宅子里匀出两间屋来给他家做仓房?我本来不答应的,那宅子光是住我的人都嫌挤,哪里还能匀出空房子来?但如今我买了小庄子,正可以把手下的人挪一部分到庄子上,铺面后头的宅子不就空出来了么?匀两间过去,也没什么难的,租金再商议便是。休宁王长子十分大方,给了个极好的价格,说好了过两日就将三年的租金一次付清的。事关这么大一笔银子,我当然要亲自跟他会账了。”

    秦含真想想,说是很大一笔银子,其实顶天了几百两,对休宁王府来说,不过是毛毛雨罢了。过两日不方便,或是再往后推,或是交给别人转交,都可以解决。赵陌却要派人去跟休宁王长子说没法去了,要另约时间,与其说是为了这笔银子,倒不如说,是想告知休宁王府自己的处境,求一个助力呢。

    休宁王是宗室长辈,在宗室里头威望颇高。若他能出面为赵陌撑腰,辽王就算是亲祖父,也不能做得太过分。赵陌这是备了两个后招来保护自己,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秦简听了赵陌的话,又有秦含真从旁解释,很快也明白了个中的缘由,连忙道:“这个好办,我也认得不少宗室子弟朋友,先前还带你去见过他们呢。虽说你跟他们不常在一处玩耍,但他们都是极讲义气的。我去跟他们说,让他们回家里告诉长辈们,请那些宗室长辈来替你撑腰。我就不信,你祖父和继祖母还真敢欺负你!”

    秦含真说:“大堂哥你不必着急,现在赵表哥还没被欺负呢,你跟你那些宗室朋友们打个招呼,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就行。若是赵表哥真的吃了亏,再让宗室长辈出面,也算是师出有名。否则无缘无故的,赵表哥说自家祖父会无故折磨自己,别人听了,不会说辽王的不是,只会说赵表哥不好呢。”

    秦简想想也对,只得按捺下来。

    赵陌笑道:“其实我倒是不太担心祖父那儿。他固然不喜欢我,但也不会无缘无故折磨我,顶多就是无视罢了。他要叫我去辽王府,只是觉得我父亲太荒唐了,明明家里有地方,却还要将儿子丢到别人家去寄人篱下,令他觉得没脸。他当着我的面,就数落我父亲,说就算父亲的新媳妇容不下我这个原配留下来的嫡长子,让我住在辽王府便是了,王府里有这许多下人,也不愁没人照看,偏父亲非要将我送到别人家,就算是亲戚,到底不成体统。其实王爷并不知道我当时的处境,那时若我真个住进了辽王府,才算是落到了继母手里呢。不过,王爷素来是没事都要骂我父亲两句,我不过是捎带着罢了,倒也没吃过什么苦头。我担心的从来就不是王爷,而是别人。”

    秦简点头:“我明白,你是担心你那个继祖母,如今的辽王妃吧?”

    赵陌笑笑:“那是个嘴甜心苦的人,两面三刀,叫人防不胜防,偏王爷对她又十分宠爱信任。不过,她还是对付我父亲的时候更多,我在她眼里根本算不上什么。我所顾虑的,她还在其次,最要紧的是我那两位叔叔,尤其是小叔,他年纪只比我大几个月,却自小就心狠手辣,心性恶毒。”他收了笑,“我父亲也好,我也好,没少吃他的苦头。也不知道他小小年纪,哪里学来的那些狠毒手段。而且正因为他年纪小,不懂事,又一向被王妃宠坏了,做事总是不知道分寸。王爷与王妃都有可能会顾虑到皇上与太后,对父亲与我不敢做得太过,可小叔却不会那么想。只要能达到目的,他哪里知道什么叫分寸?若不是实在被逼得狠了,我父亲……大约也不会想到要来京城打东宫的主意吧?”

    赵陌说完,便看向秦简:“我告诉你他的为人,是要提醒你一句。小叔既然来了京城,少不得会有与宗室、皇亲家的子弟打交道的时候,你十有八、九会与他遇上。跟他相处时,不冷不热就好,能少跟他接触,就少跟他接触。免得不知什么时候得罪了他,他当面对你笑嘻嘻地,暗地里却下套害你。他是真的不把人的性命放在心上,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即便京城不比辽东,不可能让他随心所欲,他真做了坏事,定会受罚,可那时候你都已经吃了大亏,就算罚他罚得再重,又有什么用?你记住我的话,千万不要小看了他。”

    秦简见他说得郑重,连忙答应下来,再三保证:“你放心,我绝不跟他单独相处!若他实在难缠,大不了我推说病了,不出门便是。”秦简也是个聪明孩子,懂得什么叫明哲保身。反正辽王一家在京城也不会待太久,撑过这段时间就没事了。

    做完保证,秦简也正色对赵陌说:“这人既然这般可恶,你回了辽王府,也要小心提防才是。我派两个机灵的心腹跟着你,有事也能护你一护。”

    赵陌并没有拒绝,笑着接受了秦简的好意,还让他安心:“我在他手底下好好地活了十几年,自有法子应对,你不必为我担心。”

    秦简说完了话,也匆匆告辞了。他见天色已晚,没法再出门去找朋友了,但赶在宵禁之前,派小厮往几个要好的朋友处传个信还是没问题的。他决定要把辽王幼子的真实性情告知这些朋友,免得他们与对方相处时没提防,吃了亏。

    赵陌目送秦简远去,便回到桌旁坐下:“表妹今晚不如就在清风馆用饭算了?我陪你一道用?也省得你一个人寂寞。”

    秦含真笑笑,没有推辞,反而对他说:“赵表哥放心吧,有大堂哥在,他很快就会把你小叔的真面目宣扬开去,到时候你小叔想骗人也骗不了。”

    赵陌笑笑,他对此没什么不放心的。他看了看秦含真,压低声音:“简哥儿说起我们家王爷、王妃与王家来往时,我见表妹神色有异,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秦含真眨了眨眼,也压低了声音,把头凑了过去:“你两个小叔多大年纪了?那位王家的小姐又是多大年纪?你说……辽王继妃会不会是想要给你的小叔们求娶王家的小姐呀?不然她那么讨厌你父亲,为什么要对你的继母如此亲切?”

    赵陌挑了挑眉,这一点……他还真没想到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重生空间:慕少,〕〔山村透视兵王〕〔沈娴秦如凉〕〔白雅顾凌擎〕〔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