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荒野巨星〕〔超级贸易〕〔盗隋〕〔重生之完美未来〕〔最强狂兵〕〔那些年说不出口的〕〔重生军少麻辣妻〕〔美漫之道门修士〕〔华娱之纵横〕〔幽冥大帝〕〔燃钢之魂〕〔重启游戏时代〕〔豪门遇狐:宠妻戾〕〔美利坚庄园主的幸〕〔总裁爹地好厉害〕〔我的男友是病娇〕〔时代控卫〕〔都市之神医兵王〕〔纵玉枭香〕〔三国之最强开光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八十八章 散心
    ,!

    在分家的这一场舆论大战中,秦家长房与三房无疑占了上风,而二房则处于弱势,看起来没什么翻身的希望了。

    秦伯复又气又恨,却又无可奈何。他倒是想到外人面前多多哭诉长房与二房的奸猾狡诈呢,可是别人又不会顺着他的心意去思考,得出来的结果往往不如他所料。他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二房说的话,外人就半信半疑甚至是不信,而长房或是三房说的话,外人就全都信以为真呢?三叔秦柏说会请人来做见证,说会公平均分家产,那些人居然就信了!分家的日子还没到呢,天知道秦柏说的是真是假?

    秦伯复心中郁闷之极,薛氏同样也一肚子的不服气。可是再不服气也没用。依眼下的局势看,这分家恐怕已成定局。她如今要操心的,是如何能多分点好东西,再者,便是要说服长房与三房,分家不分居。二房上下都没打算从承恩侯府里搬出去!

    许氏早就盼着要让二房搬走,三房的牛氏也看薛氏母子不顺眼,这种请求怎么可能答应?况且三个房头刚刚才短兵相接过一回,哪儿有这么快就能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薛氏说是求人,其实那表情一点儿都不友好,也没有低声下气的意思,哪里象是在求人?许氏懒得理会,牛氏更是不想搭理。

    薛氏同样又气又急,忽然听闻蜀王妃又递了贴子过来,说要上门拜访,她就更着急了。

    蜀王府这门亲事,估计是不用再想了。可是秦锦仪不嫁蜀王幼子,还有别的好人家可嫁,断不能毁在涂家的小小庶子身上!蜀王妃上门,从前是好事,如今却变成坏事了。薛氏最怕的,就是许氏在蜀王妃面前多说一句话,表露出愿将秦锦仪嫁给涂家庶子的意思,那秦锦仪的婚事就真的不再受二房掌控了!

    薛氏犹自在那里着急,想着自己绝不能再露面,省得让蜀王妃与许氏想起自己来,再顺延想到孙女儿秦锦仪身上,再怎么说许氏也不是秦锦仪的祖母,若要议亲,就没有越过自己这个亲祖母的理,多少还能拦着些;但她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若不露面,便无法知道许氏会对蜀王妃说什么。万一许氏无视自己这个亲祖母的存在,厚着脸皮非要将秦锦仪许出去,那要怎么办?她再理直气壮,也没底气到蜀王妃面前说:“许氏的话不作数,因为我看不上你的亲侄儿!”

    那她到底是去见蜀王妃,还是不去见呢?

    就在薛氏纠结不已的时候,牛氏却心情大好。秦柏听闻蜀王妃又要上门来,想起眼下外间关于蜀王府与承恩侯府、永嘉侯府交好,永嘉侯还夸奖蜀王幼子聪慧知礼的传闻,不大耐烦再陪蜀王夫妻演这一出戏了。伸手不打笑脸人,蜀王夫妻什么话都没说,只是上门来做客,他也没办法将人挡在门外。唯今之计,只有他避出去了。

    如今的承恩侯府中,能被蜀王夫妻盯上,拼命想要拉笼的,估计就是他了吧?惹不起,他还躲不起么?

    秦柏邀请妻子一道去京郊的庄子上散心:“七月的天气,比起先前已经凉快许多,坐车过去也不是很热。你一天到底在家,也没别的地方可去,怪闷的。去人家家里做客,又束手束脚。倒不如到咱们自家的庄子上走走,兴许还有些野趣儿?我已命周昌年准备好了,咱们可以去钓钓鱼,庄子上还有新鲜莲子可吃。”

    牛氏早就想要出去散散心了,自然是一口应下。只是想到孙子孙女,她又有些不大放心。

    秦柏道:“梓哥儿年纪小,放他一个人在清风馆又不好,我们索性就带他一道去。含真大几岁,又还算稳重懂事,就让她留下来吧。她还要上学呢,别误了功课。”

    于是秦含真就这么被抛下了……

    她忿忿不平地向前来看望她的赵陌诉苦:“赵表哥,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呀?!祖父祖母若只是自个儿出去玩就算了,偏带了梓哥儿却不带我。我也就是比梓哥儿大几岁而已!至于说功课,这几日因为太后生辰将至,二姐姐要预备进宫的物事,早就说好了后日停课,直到太后生辰过后方才复课,我少上两天学又有什么要紧?有祖父在呢,还怕没人教我吗?过后把课程补回来,一点儿都不会耽误学习进程。可祖父就愣是把我丢下了!我看哪,这不过是因为他们走得急,嫌我还在上学,不想等我了,才会仍下两句话,直接走人的。你不知道,我去清风馆打算陪祖父祖母吃午饭的时候,听说他们带着梓哥儿出了城,我整个人都是懵的!”

    赵陌只能干笑着安慰她,又道:“表妹若是想到庄子上玩,等天气再凉快些去也是一样的。舅爷爷舅奶奶也是头一回去,还不知道庄子上是什么情形呢,兴许住得不会太如意。等二老去过一回,知道哪里有不足之处,命人改了。下回你再随舅爷爷舅奶奶前去,也就事事如意了。”

    秦含真撇嘴:“我又不是图那里住得舒服,再怎么不如意,也比我们上京路上住过的一些客栈、驿站啥的强。我就是……就是……”扁了扁嘴。她就是很久没出门了,想出去透透气嘛!

    赵陌微笑道:“我如今也有个小庄子,也在城外,离城里并不是很远。若是坐马车,估摸也就是个把时辰的事儿。若是表妹想出去玩,不如等舅爷爷舅奶奶回来了,回禀一声,我就带你过去住两日,散散心?那地方想来不如舅爷爷舅奶奶的庄子大,也没那么舒适,只是胜在有几分野意儿罢了。但那是我的地方,表妹尽可以随意行事,也不必讲究什么俗礼规矩。既是出去散心,这些规矩就不必守了。”

    秦含真听得有些心动,但还是很理智地表示:“等祖父祖母回来了再说吧。我怕他们不一定肯答应让我跟你出门去。”

    赵陌笑道:“那就请舅爷爷舅奶奶一道来,再带上梓哥儿好了。”

    秦含真有些跃跃欲试。她问赵陌:“你什么时候新买了庄子?”

    赵陌答道:“刚买不久。我前几日才跟舅爷爷告过假,带着阿贵阿寿和一个管事出城去买的。阿贵事先替我打听过,我见这庄子虽小些,离城却近,挨着山脚,有水有田,也有不少房舍,甚是方便,就买下来了。佘家胡同的宅子虽然能住下不少人,可是太挤了,多有不便。那些暂时轮不上差事的人,不如就迁到庄子上去。况且,我日后虽有个皮货铺子,还能出租店面给休宁王府,也不能放心了,还当有个庄子种些米粮瓜菜才是。便是不留着自己吃,也可以用来养活手底下的人。往后有了银子,我还会再买些房舍田产的,那才是长久经营之道。”

    秦含真听得直点头:“赵表哥想得长远,这样很好。你现在手头资金有限,不必买太多田产,但有个小庄子,确实比较方便。这样城里的宅子空出来了,租出去,也是一笔收入呢。”

    赵陌笑了:“佘家胡同的宅子不出租,我留着给阿贵他们住。张万全一家来了,也可以住在那里,不必另行租宅子了。那地方挨着前头租给休宁王府的店面,总要多加小心,免得叫肖小钻了空子,倒得罪了人。”

    秦含真见他心里有成算,也就不多说了。

    她又问赵陌:“你住得离二房近,这几日怎么样?那些人有没有给你脸色看?”三房住得离二房的地盘远,平日又少有来往,她是不担心祖父祖母与小堂弟的。至于她自己,隔壁桃花轩里,秦锦仪禁足中,没法出门,秦锦春又与她交往,更不必担心。唯一需要担忧的,也就只有赵陌一个罢了。

    赵陌笑道:“我倒还好,不过是个外人,二房的人要迁怒,也迁怒不到我身上来。倒是这几日我与简哥儿走在一起,一旦遇上二房的人,他就少不了要挨几个白眼了。连秦逊见了简哥儿,也是没好脸色。倒是简哥儿胆气足,摆足了长兄模样,见秦逊对兄长无礼,每次都必要教训几句的。”

    他反过来问秦含真:“表妹又如何?你们姐妹与二房的姐妹们住得这样近,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有没有人给你脸色瞧?”

    秦含真笑着摇头:“那倒不至于。大姐姐出不得门,四妹妹一向好性子,又明白事理,怎会给我脸色瞧?底下的丫头们更多的是担心将来的前程,倒也没谁有空争闲气。顶多就是二姐姐屋里的丫头们,有哪个说话刻薄些的,会跟隔壁桃花轩的人拌个嘴罢了。叫大丫头们训两句,也就闭嘴了。我们这里挺清静,表哥尽可放心。”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顿:“我就是有些担心四妹妹。我跟二姐姐私下讨论过,若二房真的分家出去了,四妹妹就不能再住在桃花轩里了。她不比她姐姐得宠,在二房几乎就是个透明人。如今住在府里还好,一样能上学读书,与姐妹们玩笑,衣食住行都跟别的姐妹们是一样的待遇。一旦搬了出去,还不知道二房的长辈们会如何待她呢。她年纪又小,没个能依靠的兄弟,日后的前程着实叫人担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爹地超级宠〕〔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医世神凰〕〔农门娇女:神秘质〕〔炮灰的沙雕日常[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穿成男主出轨前妻〕〔神级魔头系统〕〔老师太霸道〕〔万古丹神〕〔老子是不周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