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他来自1943〕〔网游之瘟疫法师〕〔寒天帝〕〔时尚大佬〕〔特种兵之特别有种〕〔总裁爹地超级宠〕〔我掌仙府〕〔茅山捉鬼师〕〔艾梅达斯战记〕〔妙手仁医〕〔最强齐天大圣〕〔阴阳镇鬼师〕〔太武真君〕〔乡村逍遥神医〕〔鬼妖曈〕〔大命师〕〔重生军婚:首长,〕〔武林纪元〕〔我楼上的女神陈婉〕〔变身之末日歌姬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八十六章 落荒
    ,!

    薛氏落荒而逃。

    不逃,她还能做什么呢?她到今日才发现,原来许氏也会有这般强硬的时候。这令她疑惑不已,难道许氏不担心自己会背上恃强凌弱的名声了么?她舍得自己三十年的贤名?

    许氏对她的想法大不以为然。如果做了三十年的贤良人,还会因为妯娌几句抱怨咒骂而被人指责,那她这三十年的贤良人也做得太失败了。别说她的贤良名声早已在公众心目中根深蒂固,而薛氏因为挤不进权贵圈子,而名声不显,甚至还因旧时背弃夫家的行为而常受非议,根本无法对许氏的名声造成什么威胁,就算薛氏真的在外头乱说许氏的坏话,还有人信了,许氏也没什么好害怕的。她都这么大岁数了,儿女都已各自嫁娶,再过几年连孙子都要娶孙媳妇了,她还有什么可怕的?

    相比之下,难道不是二房更需要担心名声的问题么?

    倒是姚氏有些担忧:“夫人,瞧二太太这模样,她真会答应分家之事么?”

    许氏淡淡一笑:“她答不答应,有什么要紧?我已经跟她明说了,三房那边也有此意,接下来就由不得二房做主了。”

    薛氏还不知道,在秦柏提出分家后,许氏也提了分家,是两房早已议定的事。她只当许氏提分家,是在吓唬自己,威胁自己。她又是气愤,又是惶恐,还有点儿震惊。离开松风堂后,她也不回自己住的纨心斋,而是直接去了儿子媳妇住的福贵居,将事情告诉了他们。

    秦伯复烦心不已,又埋怨起了母亲:“您冲着伯母说那些难听的话做什么?眼下正是需要长房出力的时候,您就不能多说几句好话么?心里不高兴了,回来对着我们说就是,何必非得当着她的面骂人?平白得罪了人不说,分家之事,好不容易三叔没再提了,如今倒好,因着母亲气着了伯母,她又提了。这回长房三房都提了分家,还不知道只是说说而已,还是真的要分。倘若真要分家,我们怎么办?!”

    薛氏气极:“你光顾着怪我,也不想想许媺都说了些什么?!她直说我们仪姐儿不能嫁进蜀王府,就算蜀王妃喜欢仪姐儿,她也要坏了我们的好事!你说我能不生气么?!就因为她说了一句分家,你就怕得这样,连你老娘都怪起来了,你还真是孝子呢!”

    秦伯复不耐烦地扭开了头,小薛氏小心地问:“那……夫人既然反对,这门亲事是不是就不能成了?今日蜀王妃到家里来做客,可曾提起仪姐儿的事?”

    薛氏一噎,有些讪讪地:“婚事未必就不能成。今儿蜀王妃来时,也没有多说什么,我告诉她仪姐儿是生病了,才不能去见她,她只说让仪姐儿好生休养,别的话一句不提。我刚说等仪姐儿病好了,就带她去王府给她请安,蜀王妃还没接话呢,姚氏就插嘴进来,提起了别的事,真真气死人!若是没有她坏事,蜀王妃早就答应了。”

    小薛氏却是叹了口气:“太太,蜀王妃若真有心,不会这般冷淡的。至少,仪姐儿病了,她也该多问两句病情。这门亲事,看来是真不能成了。既然长房不肯帮忙,说的理由也在理,太太又何必强求呢?京城还有许多好人家,只要咱们退一步,夫人兴许会帮仪姐儿寻一门好亲,也未可知。”

    薛氏不以为然:“哪儿还有比蜀王府更好的亲事?这事儿你不懂,就别啰嗦了。除了反对这门亲事,你还能说点别的么?!”

    小薛氏发愁地看着她,心中暗暗叫苦。婆婆就好象是昏了头一般,这可怎么办哪?

    倒是秦伯复,在听完母亲的话后,陷入了沉思。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有些不甘不愿地说:“母亲,仪姐儿怕是真的没法嫁进蜀王府了。长房伯母的话其实有些道理,从前是我们疏忽了,没留心辈份这事儿。就算长房肯帮我们牵线搭桥,促成仪姐儿与蜀王幼子的亲事,蜀王夫妻俩也未必会答应的。如今蜀王幼子还不曾入继皇家呢,他们又怎会叫他冒着被天下人责备的风险?就算蜀王府有太后这个助力,他们也还要提防其他有同样企图的人,免得叫人抓住了把柄。这种时候,再小心都不为过的。”

    薛氏瞪大了双眼看着他:“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盘算了这么久,眼看着蜀王妃对仪姐儿还挺喜欢的,只需要再下点儿功夫,然后往太后面前求一求,就能成事了,结果你这时候才说不行?!”

    秦伯复正色道:“既然成不了事,就不必勉强。我还庆幸,母亲并不曾向蜀王妃提起婚事呢,否则蜀王妃一旦回绝,日后见面也是尴尬,就别提后事了。如今长房伯母倒是提醒了我,其实涂家也是不错的。太后娘家,一样尊贵。无论哪个宗室子弟能入继皇家,都要对涂家恭恭敬敬。若是蜀王幼子得了那个位子,他对涂家只会更加亲近。只是我们仪姐儿乃是嫡出,若真要结亲,就得挑个嫡子,不能象长房伯母说的那样,嫁个庶子了事。”

    薛氏都快气死了:“你你你……你这个不孝子!你除了气我,还会做什么?!我费了那么多心思,你因为许媺一句话,说不干就不干了。你到底有没有把老娘放在眼里?!”

    秦伯复皱眉道:“母亲,您冷静些。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薛氏冷笑:“我就意气用事了又如何?!我就不信了,以我们仪姐儿的家世、美貌,凭什么就做不了皇后!”

    秦伯复眉头皱得更紧了些,又斜了妻子小薛氏一眼。小薛氏毫无所觉,只苦苦哀求婆婆:“太太,您别冲动。事关仪姐儿终身,咱们还是从长计议吧!”薛氏只不理会。

    秦伯复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也罢,我先去三叔那儿探探口风。如今这府里,若说有谁能劝动长房伯母,恐怕就只有三叔了。无论如何,不能让长房向蜀王妃或是涂家提起亲事。这口一张,我们仪姐儿就只能任人摆布了。分家之事,也不能再提起。没有了长房与三房庇护,我们二房没有爵位护身,一旦分家出去,就成了区区六品官员之家,还提什么联姻高门大户?!”

    薛氏闻言,总算消了一点儿气:“你三叔?他能听你的话么?分家本就是他先提出来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秦伯复道,“三叔说要分家,多半是在气头上。母亲您若是少到三叔三婶面前招惹他们,兴许他们就不会再提了。三个房头,就数三房在京城根基最浅。三叔之所以带着一家子,挤进清风馆,不就是想要借承恩侯府的力,助老四在京城里站稳脚跟么?若真的分了家,他连长房的助力都要失去了,他只剩个侯爵的虚名,又有什么好处?”

    薛氏觉得儿子这话甚有道理,有些不甘不愿地说:“那你去吧。若秦柏真个愿意站在你这边,大不了我往后少骂他那乡下老婆几句就是。”

    他们母子俩打的如意算盘,可惜,秦柏不大买账。

    秦伯复到了清风馆,才提起一个话头,秦柏就猜到他要讲什么了,直截了当地说:“分家是我的主意,我也跟大哥大嫂谈过了。他们亦觉得眼下已到了分家的时候。你已长大成人,很该分门立户了。你父亲早逝,一直是我们兄弟心中的憾事。若他能看到你如今儿女双全、事业有为、顶门立户的模样,一定会为你骄傲的。你放心,分家的时候,我会在旁盯着,该分给你的田宅、财物,一样也不会少。我还会再请几位亲友来做见证,将财物全数交割清楚,也好让外人知晓,长房多年来护持你们孤儿寡母,颇为费心。如今功德圆满,也算是一段佳话。”

    秦伯复听得目瞪口呆。

    照这意思,分家之事已是定局了?秦柏还要请亲友来做见证,说什么长房一直护持着他们二房孤儿寡母,如今他长大成人了,有儿有女,也做了官,就公开分家,将该他的田宅财物分给他,从此功德圆满……这是在为长房说好话?长房不但没有仗势欺人,反而还成了庇护弱小的好人。若是二房不答应分家,他秦伯复是不是就成了贪图侯府富贵的小人?!

    他从前怎么就没发现呢?不声不响的三叔,原来才是真正厉害的那一个!大伯父承恩侯秦松,不过是嘴巴叫嚣得厉害罢了,真正耍起手段来,那根本没法跟三叔比。对上大伯父秦松,他一点儿都不害怕,随时随地都能往对方头上泼污水。但对上三叔秦柏……

    秦伯复勉强干笑了两声,咬了咬牙,勉强笑道:“三叔盛情,侄儿铭感于心。从前侄儿公务繁忙,少有来向三叔请教的时候,竟不知三叔如此好口才。因侯爷之故,三叔在西北荒废三十年,委实是可惜了。若您能早早回京,说不定如今都登阁拜相了呢!”

    秦柏微微一笑,轻抚长须:“好说,好说。如今的日子清闲,其实也不错。”

    秦伯复有些坐不住了,随意说了两句场面话,便匆匆告辞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爹地超级宠〕〔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炮灰的沙雕日常[穿〕〔医世神凰〕〔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农门娇女:神秘质〕〔老子是不周山〕〔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万古丹神〕〔渣渣复渣渣,就应〕〔逆袭少夫人:军少〕〔神级魔头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