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日天尊〕〔纨绔公子爱悍妻〕〔信仰万岁〕〔太玄经〕〔最强穿越修真〕〔我从天上来〕〔史上最强狂帝〕〔镇天圣祖〕〔御剑仙瑶〕〔大明闲人〕〔葬鬼经〕〔开个破车混异界〕〔邪医狂妻〕〔逆乱,青春〕〔变身之穿越异世界〕〔完美之眼〕〔万千星光不及你〕〔重生女配:嫡女医〕〔天降萌宝:爹地,〕〔都市之佣兵狂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八十四章 金口
    ,!

    秦家长房与三房正在商议分家,连符老姨娘都知道了,二房却还一无所知。

    刚刚出了秦锦仪的事,秦伯复心中正恼火。他大骂了妻子一顿,回到福贵居,母亲薛氏又跟他闹起来了。既是为了他骂妻子小薛氏,也是为了他没拦住长房与三房的“威逼与迫害”,答应了禁足秦锦仪百日。

    薛氏气愤地指着儿子的鼻子骂:“你怎么能答应?!怎么能?!抄书不过就是费些功夫,不算什么,抄就抄了。可是禁足——顶多禁上三天就足够了,禁足百日,她今年还能做什么?!别说百日过后,蜀王妃是否还记得她的好处,就连太后寿辰,还有万寿节,她都要错过了!你是不是想要你闺女这辈子都嫁不出去,才会满意?!”

    秦伯复这时才想到,秦锦仪禁足百日,不仅仅是没法在蜀王妃面前露脸,即将到来的太后寿辰,女儿也没办法进宫去了。等百日过去,她再到太后与蜀王妃面前讨她们欢心,也会落后别家闺秀一步。这确实是他失策了。

    秦伯复自觉心虚,不得不按捺下脾气来安慰薛氏:“母亲就别生气了,当时长房与三房都说要罚仪姐儿,我又能如何?三叔连分家的话都能说得出口,我若还要护着仪姐儿,难不成真要答应分家么?禁足的事,您且安心。时间还早着呢,先让三房消了气,过得几日,我再寻个法子,让三叔松口,免了仪姐儿的禁足便是。”

    薛氏冷笑:“怎么可能?他秦柏才不会答应呢!他那个婆娘早就看我们二房不顺眼了,好不容易有机会算计我们一把,她能轻易放过我们?!”

    说起这个,秦伯复心中又怨念了:“谁让母亲在他们回京的时候,一见面就冷嘲热讽呢?说是长房请他们回来,其实长房与三房之间本就有嫌隙,只是我们当初不知情,误会了而已。如今真相大白了,母亲却早已得罪了三婶,倒闹得儿子都不好意思去亲近三叔了。”

    薛氏听得气极:“你这是在怪我了?他秦柏有什么好亲近的?娘为了你,受了多少罪?你如今倒怪起我来了?!”

    秦伯复叹息着闭了闭眼,掩住了不耐烦的眼神。母亲又来了,每次跟她争吵,她就总要说为他受了多少罪的话。不过是因为有了他,她没法早早改嫁,秦家平反后,又要带着他回来守寡罢了。母亲也不想想,当年若不是有他在,她如今还能在这承恩侯府里过富贵舒适的日子么?外祖薛家又能继续做风光的大商家么?既然得了他这个儿子的好处,就别总说自己受了多少苦了。

    秦伯复冷声道:“事已至此,母亲再骂儿子也是无用。仪姐儿确实犯错了。她无缘无故的,跑去招惹三丫头做什么?上回她就已经被罚过一回,才过去多久?如今又叫人抓了个现行,真真愚蠢!三丫头比她小好几岁,又是野惯了的,仪姐儿跟她计较什么?无事生非,还连累了父母长辈!趁此机会,叫她受点儿教训也好,省得日后嫁到王府,也不知天高地厚地惹事,那时才糟糕呢!”说罢了,又反过来抱怨母亲,“您也少纵容她些,教她知道点儿眉眼高低,别整天惹事才好。”

    薛氏本身就是个爱惹事的,自然对儿子的话不以为然:“不过是件小事,若不是长房与三房借题发挥,仪姐儿又怎会受罚?我也不跟你吵这些,总之,你既然说了会让她出来见蜀王妃,入宫为太后贺寿,那就得说话算话!”

    秦伯复瞠目,他几时说过这话?他不过是说会想办法罢了!

    秦伯复只觉得母亲不可理喻,跺了跺脚,索性走人,不想再听薛氏的责骂了。

    他一走,小薛氏才敢稍稍抬起头,顶着脸上的巴掌红印来到薛氏跟前。薛氏看了她的脸一眼,恨铁不成钢地道:“虽说他打你不对,可你也太让人失望了。怎么就没管好你闺女?!没事去传一个小女娃的闲话什么?若她有本事瞒着人,也就罢了,偏又叫人抓住了把柄,害得我在许媺与三房那个姓牛的婆娘面前丢脸!”

    小薛氏又低下头去:“媳妇儿委实不知……”女儿又不住在她跟前,只每日过来一两回罢了,女儿打算做什么,她哪里知道?她也是直到今天中午时,才猜到那日秦锦仪一脸不高兴地回来时,到底是为何事跟秦含真拌了嘴。她心里也有怨,不明白女儿为何要做这种事。她一向教导女儿,不可做这等无德之事的呀?女儿为什么不肯听?!

    小薛氏心下叹惜不已,对长女的失望又加重了几分。

    薛氏对儿媳的回答并不满意:“她是你闺女,有什么事是你不知道的?你平日都在瞎忙些什么?竟然都没把孩子教好!我一心盼着她能出人头地,将来她嫁进王府,得益的还不是你跟伯复这对父母?你倒好,把孩子全推给我了,自个儿甩手不管,活象那不是你闺女,而是我生的一样!”

    小薛氏心中苦涩,怎么就成了她将女儿推给婆婆了呢?分明……就是婆婆揽下了女儿的大小事,连婚姻也一概包办了,她出个主意,都要被驳回来。她还一肚子委屈呢,简直是有冤无处诉。

    薛氏根本没在意儿媳的委屈,她只是暗暗盘算:“不成,不能让仪姐儿真的被禁足上百日。我得想个法子让她早些出来。对了……等蜀王妃上门时,请她开口,谅长房与三房也不敢违了王妃的意!”

    薛氏的如意算盘,很快就开始打响了。没过两日,蜀王妃果然再次上门拜访。

    蜀王妃声称这只是一次再寻常不过的女眷间拜访,她只是寻许氏与姚氏婆媳说说家常话,打听一下旧日闺中好友的消息而已。先前来过一两回,都没有打听完,如今自然是要继续打听的了。不过她虽然号称低调,上门时还是摆出了半副仪驾。无论事先是知道的还是不知道的人,如今都知道她经常到承恩侯府来做客了。

    长房婆媳许氏与姚氏接待了蜀王妃,心中却都忍不住吐嘈。倘若蜀王妃只是想要知道旧日闺中好友的消息,既可以问家人,也可以找其他亲友打听。还有好几家与她有来往的千金,出嫁后夫家就在京城,又或是娘家父兄留任京城的,想打听也不是什么难事,何必非要来寻非亲非故的秦家人?都不过是借口罢了。

    牛氏又一次作陪,薛氏没受到邀请,但还是消息灵通地自个儿找上门来。

    谈话的情形一如既往,姚氏是主力,许氏次之,牛氏基本就是做陪客,薛氏则是拼命寻找任何一个能插话的机会,不过今天,她还多了一个任务,就是想办法让蜀王妃想起自个儿的孙女儿来。

    照理说,秦锦仪曾经在蜀王妃过府作客时,陪在她身边那么长的时间,还兼职了倒茶小妹、端茶点小妹等工作,她又生得好,打扮华丽,蜀王妃无论如何也不该忽视才对。但今天她不在场,蜀王妃愣是一句没问。反而是未曾在她面前出现过的长房秦锦华与三房秦含真,她还问候过一声。虽说是连着兄弟们一起被问候的,也比秦锦仪连这一声都没有来得强。

    许氏隐隐察觉到了什么,低下头微微笑了笑,并不露异色。

    姚氏继续热情地与蜀王妃攀谈,而薛氏却已经有些急了。她不等蜀王妃主动提起,就非常僵硬地转换了话题:“啊,那位夫人竟然生了这样的病,真是太可惜了。人还是要好生保重身体才行哪。象我们仪姐儿,这几日不慎感染了风寒,就让人担心不已。连王妃到我们府里来做客,她也未能起身相迎,实在是失礼了,还请王妃恕罪。”

    蜀王妃笑眯眯地说:“令孙女竟病了?那可得好生休养才是。”说完就没下文了。

    薛氏有些不甘心:“不过等到太后寿辰时,她一定已经好了。王妃如此关心她的病情,那孩子一定非常感激。不知王妃什么时候得闲,我带着仪姐儿到王府给您请安,谢过您对她的一片关心?”

    蜀王妃笑道:“只要孩子的身体好,还说什么谢不谢的呢?她既病着,就让她好生休养吧,不必特地来谢我。”仍旧是不接薛氏的话茬。

    姚氏已经看出了猫腻,笑了笑,道:“说起来这天气变化也真是让人防不胜防。眼看着就要入秋了,白天时太阳却仍旧晒得厉害,晚上反而吹起了凉风,一不小心就要着凉了。王妃可得仔细些,您交好的那位夫人,最初可不就是因为一点小小的伤风,没有留心诊治,才拖成了大病么?您不知道,她病了之后……”又把话题给转了回去。

    蜀王妃与姚氏聊得津津有味,牛氏也听得津津有味,倒叫薛氏在旁急得直冒汗了。她心中暗暗埋怨姚氏,好好的插什么嘴?她差一点儿就能说服蜀王妃开金口,让秦锦仪免受惩罚了,如今却被姚氏坏了事!

    直到蜀王妃告辞离开,薛氏都没能找到“机会”,只得悻悻地送走了贵客,心下盘算着,等王妃下次再来,她一定会找到合适的理由,求得王妃开金口才行!

    薛氏一边盘算,一边转身要走,却被许氏叫住了:“二弟妹,请留步。”

    她有些不耐烦地回头:“什么事?”

    许氏盯着她问:“你今日纠缠蜀王妃,总提锦仪做什么?还说要带她到王府去道谢。简直就是笑话!你不说,我也能猜到你的心思。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也省得白费了功夫。”

    薛氏一愣,更加不服气了:“为什么?我们仪姐儿哪里不好了?这明明就是两家得宜的好事儿!你别总拿太子殿下说话。太子殿下要不是身体不好,我们犯得着费这心思么?若我们仪姐儿将来有了好前程,你们长房也一样要受益的,凭什么坏我们二房的好事?!”

    许氏冷笑:“好事?这压根儿不可能的事,能是什么好事?你是不是忘了仪姐儿是皇后娘娘的侄孙女,蜀王府的那位小公子却是皇上的侄儿,两人根本就差了辈份,如何能做亲?便是你不在意,皇家也丢不起这个脸!”

    薛氏愣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最强军婚:首长,〕〔婚心动魄:神秘人〕〔爱上阴间小娇妻〕〔重生空间:慕少,〕〔皇后有旨:暴君,〕〔后娘[穿越]〕〔一欢成瘾:慕少,〕〔杀神叶欢〕〔夫人别跑〕〔军婚如火〕〔权路迷局〕〔重生校园女帝:裴〕〔与你共赏落日余晖〕〔山村透视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