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世宠妃:皇后欠〕〔纯禽总裁追妻忙〕〔末世狂喵〕〔甜追36计:吻安,〕〔万界社区〕〔辣手狂兵〕〔诱宠萌妻:腹黑大〕〔我哥说他是皇帝〕〔倾世独宠:病妃太〕〔渡风杂货铺〕〔帝国大叔霸道宠〕〔盛世暖婚:野蛮娇〕〔无敌真寂寞〕〔东瀛娱乐家〕〔娇宠梁园:王爷,〕〔一人,一城〕〔九龙圣祖〕〔火影世界的幻术大〕〔革宋〕〔宠妻如命:傅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七十九章 私话
    ,!

    秦含真没打算跟秦锦仪多打交道,这小姑娘心思深,却又不聪明,总要做出些令人哭笑不得的事,叫人心烦。如今她都已经把话说开了,便算是在长辈们面前过了明路,以后也用不着跟秦锦仪装作姐妹情深的模样,心里正高兴呢,又怎会乐意再跟对方纠缠不清?

    她问画楼:“大姐姐想跟我说什么?如果是赔礼,刚才她已经赔过了,同样的事没必要做几遍。如果是觉得如今长辈们都离开了,只有她与我两人,她可以放心大胆地来骂我出气,那我就更不会主动送上门去了。”

    画楼干笑着,一脸的尴尬。其实她也不知道秦锦仪还想跟秦含真说什么话,但主子有吩咐,还是件小事,她也只能照办了。她其实心里也有些发怵呢,就怕秦锦仪是真个钻了牛角尖,看着众位老爷太太奶奶们不在,就寻秦含真泄愤。这位三姑娘可不是个忍气吞声的,到头来再闹到几位老爷、夫人们那里,吃亏的还不是自家姑娘?而她这个在姑娘身边侍候的大丫头,就越发没有好下场了。

    就在秦含真与画楼僵持不下的时候,弄影匆匆走了过来,看了画楼一眼,又低下头去,小声说:“三姑娘,我们姑娘说……想再向你赔不是。先前当着夫人、三老爷和三太太的面,许多话不便说出口,只有三姑娘与我们姑娘单独相处的时候,她才敢说出来。她说……如今是真的知道错了,只是想让三姑娘知道,她并非有心害你。”

    秦含真挑了挑眉,秦锦华在旁也是半信半疑。这时候一直待在屋里的秦锦春走了出来,对秦含真说:“三姐姐,我大姐兴许是真的知道错了。她想见你,你就去见她一面吧?我跟二姐姐守在这里,大姐也没法对你做什么。若她再出言不逊,往后就连我也不搭理她了。”

    秦含真就给了秦锦春一个面子,点点头,往正屋方向走。秦锦春拉着秦锦华跟在后面,直到游廊拐角处,方才在廊栏上坐下了。她的丫头红桃见状,连忙打发了青梅与葡萄两个小丫头过来,拿扇子给两位姑娘扇风,免得她们给热着了。

    秦含真进了屋,扫视一眼屋里的情形,见秦锦仪就坐在卧室里的梳妆台边,已经换了一身颜色素雅的家常衣裳——当然,相对秦含真自个儿的衣裳而言,秦锦仪的服装仍旧华丽得很,淡绿色的纱罗上,用银线绣满了缠枝牡丹的花样,还在花心处缀了米珠。不过跟平日她惯常的打扮相比,她今日没有佩戴项圈璎珞,头上也干干净净地,除了一根银簪外没插什么首饰,自然称得上朴素了。

    秦锦仪双眼依旧红肿着,脸色惨白,有气无力地抬头看了秦含真一眼。那目光,如怨如诉,还真看不出来是真心悔改了。

    秦含真心下一哂,走到窗边的椅子坐下,不紧不慢地道:“大姐姐叫我来有什么话要说?请说吧。二姐姐和四妹妹还在外头等我呢。如今正值中午,外面日头正晒,别叫她们等太久了,热出个好歹来。”

    秦锦仪嘴扁了扁,又是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画楼站在一旁,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摆了。她见秦锦仪迟迟没有开口,又是那样一副表情,心中不由得暗暗叫苦,正想要说点什么,打个圆场,好提醒自家姑娘一声,别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身后却有一股力道,在悄悄扯着她的袖子往外拽。

    画楼回头一看,见是弄影,不解地望着好。弄影挤眉弄眼,好说歹说将她扯出屋子去了。

    画楼出了门,看了一眼转角处的两位姑娘和几个丫头,小声问弄影:“你这是做什么?”

    弄影也小声说:“姑娘有话要跟三姑娘说,我们在里头太碍事了。”

    画楼跺脚:“你知道什么?姑娘方才挨了大爷打骂,这会子心里正委屈呢。屋里只有她和三姑娘,万一她又说错什么话,惹恼了三姑娘,今儿这事还怎么消停?!”

    弄影冷笑:“我是一心为了姐姐好,姐姐可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们在屋里,若是听到姑娘说了什么私密话,又或是她被三姑娘驳了面子,丢了脸,叫我们看见了。她这会子不发作,日后想起来,对你我岂有不计较的?何苦自找苦吃呢?姐姐是世上第一忠心的好丫头,妹妹却不忍心见你忠心没好报!”

    画楼对秦锦仪性情最清楚不过,知道弄影所言是正理。她犹豫了一下,没有再坚持,只是拉着弄影守在门口。倘若屋里有什么不对劲,她们也能及时进去劝说阻止。

    屋内,秦锦仪起身走到窗边,与秦含真隔几对坐。这回离得近了,秦含真就看清了她左边脸颊上有一个相当显眼的巴掌印,想必是挨了秦伯复的打。秦含真心中对这位大堂伯又添了几分鄙夷。就算秦锦仪可恶,打女人的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秦锦仪坐下手,咬着唇,又是眼泪汪汪了半天,却一句话也不说。秦含真等了一会儿,有些烦了,就起身道:“大姐姐既然不肯说,那我就先走了。”

    “你站住!”秦锦仪的声音里透着气恼和悲愤,“你怎么就能这般理直气壮?就算我有错,你也干净不到哪里去!你难道就没有半点心虚?竟然为了点小口角,就闹到长辈们面前去?如今不过是你们三房得势,全家人都捧着你,我才成了被责骂的那一个罢了。倘若我们二房也有权势,你还能这般欺软怕硬么?!”

    秦含真一听就知道她果然不是真心认错,不耐烦地回头看她:“我哪里欺软怕硬了?明明是你先欺负我吧?哦,因为我没有被你欺负成功,所以你就成了委屈的那个人了?小口角又怎的?当初不是你亲口说,那些闲话会坏了秦家的名声吗?你说得这么严重,我小孩子家知道个啥?当然要请长辈们做主了。我当时就跟你说了要这么做,你也没阻止我呀?早就知道的事还在这里抱怨什么?你还说我干净不到哪里去,我还真不知道我干了什么坏事。不如大姐姐给我解解惑?”

    秦锦仪哇的一声哭了:“你……你果然是个心机深沉的,只是装作天真良善的样子来骗人!我还以为你真的年纪小,什么都不懂呢,却原来都是上了你的当!”

    秦含真啧了一声:“哭啥?别以为欺负人的反派哭几声,被欺负的那个就真的成了坏人。这里没有别人在,只有你和我,你要演戏,也得先找个观众不是?”

    秦锦仪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只哭道:“我那日虽然撒了谎,说是外人在传你闲话,可你所作所为,也不是规矩守礼的女孩儿能做出来的。我既是长姐,教训你几句又怎么了?即使言语里说得过些,你反驳回来,也就是了,为什么非要闹得一家人不得安宁,叫我在全家人面前丢脸?!”

    秦含真翻了个白眼,坐回原座:“行了,别哭了,你给我说清楚,我哪儿不规矩,哪儿不守礼了?你说出来,让我也知道知道自己哪里有错?反正我是觉得自己半点儿错处没有,从头到尾都是你在吹毛求疵。我估计你心里也是明白的,否则在长辈们面前就不会一句话都不为自己辩解了。你分明就是知道我清白无辜得很,所以才心虚地认了错。”

    “才不是!”秦锦仪不忿地说,“我只是没法当着长辈们的面,把你的错处说出口罢了!你……你……我说你的话,一句都没有错!你就是不知廉耻!”

    秦含真沉下脸,凑到她跟前,吓得她往后一缩:“你……你想干什么?”

    秦含真扯了扯嘴角:“你就直说吧,你是因为听说许家来人,还总是到清风馆里打转,以为他家要为许峥求娶我,所以心里不高兴了,才会拿我撒气吧?啰啰嗦嗦半日都不肯提重点,我都不耐烦了。”

    “你!”秦锦仪咬咬唇,扯着脖子说,“难道不是么?若不是你自个厚着脸皮想求这门亲事,又怎会有……怎会有这等传言?!那日许家兄妹来我们府上做客,你还……特地照着许家姐妹的穿戴来打扮,不就是想要讨他们的欢心么?”

    “我呸!”秦含真啐了她一口,“谁有那闲心去讨他们的欢心?他们算老几呀?我还在孝期,穿素色的衣裳不是很正常的事吗?那一身打扮还是今年的流行款,衣服全都是公中做的。我跟许家姐妹撞衫,只能说明她们没啥独特的品味,只懂得跟风。至于府里的流言,你问传流言的人去!我们家可没有跟许家结亲的意思,但许家人怎么想,我哪里管得着?你心里真想知道真相,直接来问我呀,一见面就说我不知廉耻,我还想说你才是不知廉耻的那一个呢。否则许家人要给许峥相哪户人家,跟你有什么关系?用得着你在这里着急?!”

    “我……”秦锦仪又噎住了,但她来不及羞恼,就先关心地问起了秦含真话里的意思,“你说你不会跟许峥定亲?为什么?他……他无论家世、容貌、风度、才华都是上上之选,京城里不知有多少闺阁女子仰慕于他,你竟敢对他不屑一顾?!”

    秦含真哂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你跟我性情完全不同,你喜欢的,正好我讨厌,有什么出奇吗?更何况许家家风不怎么的。我跟许峥年纪差了五六岁大,他都是快要娶妻生子的人了,却愿意跟我这么一个小孩子凑合,能有什么目的?不就是冲着我祖父来的吗?这会子许家想要借我祖父的力,就上赶着讨好。将来我祖父帮不了他们了,你以为许家能给我什么好脸色?那种势利人,谁乐意嫁?我又不蠢!”

    秦锦仪听了,一脸的愤慨:“他才不是这样的人!你什么都不知道,休要诬蔑他!”

    秦含真听了,笑了笑,有些不怀好意地说:“看不出来,你对他还挺痴心的。既然如此……不如下回许家再有人来找我或者我祖父祖母,我叫人给你送信,你过来凑凑热闹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杀神叶欢〕〔沈娴秦如凉〕〔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权路迷局〕〔山村透视兵王〕〔重生空间: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