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书女配:冰山王〕〔天狱者〕〔末世之渊〕〔全息网游之暴走女〕〔极品全能狂医〕〔都市之我要吃遍天〕〔诸天狐妖大掠夺〕〔不朽魔心〕〔晚安,参谋长〕〔武断八荒〕〔最强神尊在花都〕〔汉侯〕〔我楼上的女神〕〔韩娱之灿〕〔一不小心苏成国民〕〔职场风云路〕〔至尊神魔〕〔试婚老公强势宠〕〔总裁爹地超给力〕〔美女总裁的纨绔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七十六章 轻重
    ,更新快,,免费读!

    秦柏的话大大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就连姚氏与闵氏都惊呆了。

    牛氏也有些吃惊,但很快镇定下来,还十分赞同地点头:“不错,正是这个理儿。”她有些不怀好意地看向薛氏与秦锦仪,“反正大家伙儿住在一块儿,也是天天打鸡撵狗的,一日清静都没有。与其继续住在一块儿,这个不如意,那个不满意,还不如早早分家算了!”

    正座上的许氏神色平静,似乎早有准备:“三弟妹言之有理。我也早有此意了。”

    “不行!”薛氏挣开怀里呆愣的孙女,直冲到许氏与牛氏面前,“你们怎能这般狠心?自个儿有了爵位,就不管我们二房死活了?居然想要把我们分出去?休想!你们要是敢逼我们离开,我就到外头去嚷嚷,说你们恃强凌弱,存心要逼死我们孤儿寡母!”

    许氏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三十年来,薛氏没少说这样的话。若不是碍着他们长房的名声,以及皇后娘娘临终前的嘱咐,她早就想分家了。没想到薛氏不但没有反悔,反而变本加厉起来,分明是以为嚷嚷几句,就能拿捏住她,真是不知所谓!

    秦柏摸了摸胡子,看向薛氏:“二嫂,你这话是不是说得有些过了?你们二房怎么会是孤儿寡母?那都是从前的事了。如今伯复已经年过而立,成家立业,生儿育女,还在朝廷出仕为官,完全可以支撑门户了。凭着二房的产业,你们即使分家出去,也一样能过得富足。按理说,父母已逝,家中兄弟几个就理当分家的。当年秦家刚刚平反,二房只有你与伯复母子俩,我又远在西北,长房大哥生怕你与伯复无法过活,才会按下了分家之事,也是照抚亡弟遗子之意。如今伯复既然已经长大成人,当家立户也是理所当然。难不成在二嫂的眼里,伯复就如此无能,离了叔伯,便无法撑起家业么?”

    秦柏看向秦伯复:“伯复,你说吧,你觉得自己有没有能力支撑门户?”

    秦伯复一脸的复杂。这种问题叫他如何回答?说他没有能力支撑门户……怎么可能?!秦伯复自视甚高,只恨自己错生在了二房,父亲又早死,害他无可依靠,否则他绝对早就飞黄腾达了!他当然不可能承认自己连支撑门户的能力都没有了!

    然而,说他有能力支撑门户,那长房与三房提出分家,他就没有理由拒绝了。这怎么能行呢?他如今还离不得承恩侯府的庇护,更别说如今嫡支一门双侯,显赫更胜往日。一旦分家出去,他就成了寻常官宦门第,那些一心想要巴结国舅爷的人,还能看得上他?

    秦伯复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来:“三叔好好的怎么说起分家的事来?都是锦仪顽劣,不知轻重,惹恼了诸位长辈。伯娘、三叔、三婶,我替锦仪给你们赔不是了,还请你们不要与她一个小孩子见怪。无论你们打算如何罚她,我都绝无怨言!”

    薛氏吃了一惊,忙扯了儿子的袖角一下。秦伯复手上一晃,避过了母亲的拉扯,厉声对秦锦仪喝道:“孽畜!你没听到为父说的话么?!还不赶紧向长辈们赔礼道歉?!回头见了你三妹妹,你也要给我老实赔罪!若是你三妹妹不肯饶了你,仔细你的皮!”

    秦锦仪惊得魂飞魄散,不明白父亲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今日他的言行一次比一次令人难以理解?如今更是对她严厉至此,父亲难不成是失心疯了么?!

    秦锦仪害怕得又哭了,慌忙扑到薛氏身上,抱住她的腰:“祖母,祖母救我!”

    薛氏脑子里乱成一团,一边要护住孙女,一边要质问儿子,都快忙不过来了。无意中一转头,看见儿媳小薛氏竟然呆坐在旁,也不知道帮着求求情,她又气急起来:“你在这里发什么傻?!还不赶紧把仪姐儿带下去?!”

    小薛氏醒过神来,忙上前拉住女儿,秦伯复却跨出一步,拦住了她的动作:“你这是做什么?好好的孩子被你教得如此乖张,你不知反省就算了,还要护着她?你难道真想毁了女儿才能甘心么?!”他一把将妻子推开,揪住女儿,“快向你三叔祖、三叔祖母赔罪!你这是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别以为我不会打你!”

    秦锦仪吓得紧紧搂住祖母的腰哭个不停,薛氏是又气又急,忍不住骂起了儿子:“你真是发疯了,真是发疯了!别人吓唬你两句,说要分家,你就连老婆闺女都要打了。改明儿他们再提分家,你是不是连我这个老娘也要杀?!”

    秦伯复心下懊恼,怨老娘此时此刻竟然看不清形势,就当着长房与三房的面跟他闹起来。不就是叫秦锦仪认个错儿,受点罚么?大不了叫她抄几日经,在屋里禁足几日,也就完了。就算母亲打算让秦锦仪嫁进蜀王府,那蜀王一家在京城少说还要待上几个月呢,若要给小儿子说亲,没有一年半载的,婚事也定不下来。他们等事情平息下去,再谋后事,也还来得及。

    可秦锦仪若是连这点小罪都不肯受,今日的事要如何收场?她本就有错,还自作主张闹出了这等蠢事,陪个罪、受点罚也是理所应当的。再撩拨长房与三房下去,分家之事就真的无法避免了。没了秦家一门两侯的名头,他们二房又是庶支,蜀王府怎么可能看得上他们家的女孩儿?这才是真正要紧的大事!母亲为何就连轻重缓急都分不清了呢?!

    薛氏与秦伯复母子俩先闹了起来,长房与三房众人都在旁看起了热闹。二房成日生事,其余两房的人都早已厌恶至极。如今冷眼瞧着二房内讧,所有人都没有插手的意思,就让他们这么吵着。

    最后,还是小薛氏附在婆婆薛氏耳边低语了两句,薛氏愣了一下,看向儿子秦伯复,渐渐地冷静下来。

    其余众人便猜想,小薛氏大概也是在提醒薛氏,先把秦锦仪的事情了结要紧,绝不能再让长房与三房的人再提分家。

    薛氏瞪了儿子一眼,有些不舍地看向秦锦仪,看得她胆战心惊。秦锦仪越发哭得伤心了,上气不接下气地,双眼红肿得象核桃一样,脸色煞白,瞧着好不可怜。

    小薛氏见状,只觉得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怨恨,她上前低声教训女儿:“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不过一件小事,是你有错在先,认了便认了。看着你祖母与父亲为了你争吵,你就不觉得心下难安么?你的孝道在哪里?!哪怕是为你祖母与父亲分忧,你都不该再任性下去了!赶紧向长辈们认错赔礼!”

    秦锦仪的哭声渐渐弱下去,她含泪抬头看向祖母与父亲,怯怯地缩了缩脖子,咬着唇,又看向长房与三房众人,终究还是咬着牙说:“锦仪知错了,求长辈们恕罪。锦仪再也不敢了……”说着还磕下头去。

    牛氏啧了一声:“这种话听得还真是耳熟,大姑娘都不知说了多少遍了吧?说过就忘,再犯就再说,还真是方便呢。”

    秦锦仪不敢抬头,眼泪直往下流,手中紧紧拽着帕子,手背青筋隐隐显露。

    许氏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转向秦柏,放缓了神色:“三弟觉得如何?”

    秦柏淡淡地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只要孩子是真心认错,日后不再犯,也就是了。只盼着这孩子是诚心改过才好。”

    秦锦仪哭道:“锦仪是真心认错,诚心改过的,求三叔祖恕罪!”

    秦柏道:“我也没什么好恕你的,你真正应该赔礼的人不在这里。”

    秦锦仪愣了一愣,有些不敢置信地抬头看向他,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低下头去:“是,锦仪回头就去给三妹妹赔不是。是我小鸡肚肠,因妒忌先生夸奖三妹妹,就对妹妹起了忌恨之心,听到外人说三妹妹的坏话,也孰视无睹。都是锦仪的错!”

    许氏、秦柏、牛氏以及姚氏、闵氏,听到她这话,都不约而同地看向她,心中大摇其头。

    到了这一步,秦锦仪竟然还不敢说实话,非要嫁祸给所谓的外人,真叫人不知该说什么好。

    小薛氏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只觉得心下羞愧不已。薛氏张张嘴,又闭上了,这会子还是赶紧把事情了结算了吧,有什么不满的,回了他们二房的地盘,再骂也不迟。

    秦伯复赔笑着问秦柏:“三叔,您瞧……这孩子既然已经认了错,您再罚一罚她,这事儿就算了吧?不过是孩子间的小矛盾,做长辈的教训一下就好了。我身为锦仪的父亲,可以向三叔保证,这丫头日后绝对不敢再犯了!”

    秦柏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希望果然如侄儿所言吧。”牛氏听了丈夫这话,便知道他是打算放过秦锦仪了,心下不由得有些遗憾,总觉得这个小丫头若不吃点苦头,日后定然还要生事的。被二房泼妇薛氏教大的孩子,能是什么省油的灯么?!

    许氏看着秦柏的神色,也猜到了他的想法,微微一笑,对秦伯复道:“你三叔三婶宽宏大量,不跟你计较,你要知道感激才是,日后也要多孝敬你三叔三婶。至于锦仪,既然已经知道错了,那就罚她禁足百日,抄写《女诫》三百遍,以儆效尤,如何?”

    秦伯复愣了一下,心里有些觉得这禁足的日子长了些,但百日抄书三百遍已经可以说是轻罚,最重要的是,能把今日的事儿干脆了结,不留下后患。他便顾不得许多,连忙答应下来。

    秦锦仪却是满心茫然。她真要禁足百日么?那蜀王妃那里……要怎么办?

    她无助地看向祖母薛氏。薛氏也在恼恨,怎么就没拦住儿子点头呢?儿子也是糊涂了,竟然答应了这样的条件,仿佛为了避免分家,就不顾秦锦仪的婚姻前程了。他难道不晓得,若二房攀不上一门好姻亲,就算不分家,也会在长房与三房的压制下抬不起头来么?可秦锦仪若真的嫁给了赵砚,就算分了家,外人也不敢小瞧未来皇后的娘家人!

    儿子真是……不知道什么叫轻重缓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阴倌法医〕〔娇妻还小,总裁要〕〔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萌宝来袭:总裁爹〕〔嫡女嚣张:鬼王独〕〔蜜爱春娇(种田)〕〔顾少的独家挚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