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手仙医〕〔明天心理诊所〕〔记忆那么凉〕〔重生八零之军少的〕〔探天而行〕〔永恒剑帝〕〔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有钱就是了不起〕〔凌天战魂〕〔摄政王要造反〕〔海贼王之天赋重置〕〔武侠之神级捕快〕〔冷帝强宠:盲妃哪〕〔最强鬼医:暴君宠〕〔御天神皇〕〔重生复仇:年爷霸〕〔超级抗战系统〕〔快穿撩撩撩:BOSS〕〔洪荒天尊〕〔锦绣田园:独宠农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七十四章 事发
    ,!

    秦含真糊里糊涂地回到了自己的屋子。等到她在丫头们侍候下,洗过澡,换了家常衣裳,披散着头发,坐在竹榻上纳凉的时候,才忽然醒悟过来。

    赵陌刚才那句话的意思是……宗室子弟的媳妇未必就嫁不得,象他这种人品靠谱的人,嫁给他就很不错……这个意思吗?

    秦含真回想了一下祖母牛氏的话,不由得暗叹一声。牛氏其实只是想讽刺秦锦仪而已,也是感叹当年姑祖母秦皇后这个皇家媳妇之路走得艰辛,可没有地图炮宗室子弟的意思。只是她这么说的时候,忽略了在场的赵陌就是宗室子弟,还是近支的,让赵陌感到尴尬了吧?当着长辈们的面,赵陌不好意思为自己辩解,到了她这个同龄人面前,又是一向比较亲厚的表妹,就忍不住要为自己辩解一下了。

    秦含真同情了一下赵陌,青杏很快就给她送了有助眠作用的茶水来,她接过来喝了,很快就将这件事抛到了脑后。

    秦柏与牛氏都决定要知会二房与三房的长辈,好让他们管教一下秦锦仪,纠正她的某些“不当”行为,不过秦含真不清楚他们什么时候会行动。至少,第二天清早她来到花园船厅上课的时候,秦锦仪照常出现了。

    曾先生今日来得比较早,秦锦仪正在跟她说话。秦含真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侧耳留意了几句,发现是秦锦仪在向曾先生借一本讲合香的古书,似乎那本古书上记载了许多香方,其中有些颇为少见。这本书应该是曾先生家中收藏的古籍珍本,秦锦仪觉得,反正曾先生对香道并不了解,也没多大兴趣,大可以将这本书借给自己抄上一份。她又不是要贪求这本书,只是要借来抄抄罢了,这只是一件小事,曾先生理应答应才是。

    但曾先生神色淡淡地,明显不大乐意。她就算对香道并不精通,也没有将家中的藏书随意拿出来的道理。这是古籍,若是稍有不慎,极有可能会毁掉,不毁掉,也有可能会遭遇折损。这是其一。其二,她如今独自住在侯府后街的小院中,并未与家人同住,这是因为与家人有些矛盾的关系。为了图个清静日子,她才会带着仆人搬离娘家。若真是有要紧大事,她回娘家求助,想必亲人们也不会置她于不顾。可是……回家的理由竟然是要将家中珍藏的古书出借给一个身世并不显赫,只是与先皇后有血缘之亲的小女孩?只怕她的嫂子们越发要对她冷嘲热讽了。就连她的兄长们,也不会站在她这边的。

    曾先生久久没有应允,秦锦仪有些恼怒了。她觉得曾先生其实就是看不起她是二房的女孩儿。想想曾先生平日里对长房的秦锦华多么优待呀。秦锦华偷懒、贪玩,缺了哪一天的课,她都会亲自到明月坞去给秦锦华补上,平日里对三房的秦含真,也没少夸奖,不用秦含真开口,就主动说要借书给后者了。如今就因为她秦锦仪是二房的,不过是借本书来抄抄罢了,曾先生竟然还要拿乔?!

    秦锦仪稍稍拉长了脸,嘴角显露出高高在上的笑:“这不过是小事,先生为何不能应承?我想借这本书来抄,也是因为昨儿个蜀王妃得知我对香道感兴趣,特地问了我许多话,又夸奖了我,让我要多用心,多学点子东西。府里收藏的关于香道的书,我自会搜罗过来,但先生前些天提起您家中收藏的这本古书,外头并不多见,我跟蜀王妃提了,她也说是十分珍贵的,从前想要借,都没能借成。我想着连王妃都对这本书如此推崇,我借来看看也是好的,多少能增长点见识。您是先生,难道不盼着学生们有出息么?为何如今我有心向学,您反而推三推四了呢?您这样倒叫学生无所适从了。”

    曾先生的脸似乎阴沉了许多。

    秦含真在旁听着,隐隐约约摸到了什么,不由得嘲讽地笑了笑。

    蜀王妃出嫁前是名门涂家的千金,出嫁后是堂堂亲王妃,以她的身份,想要从曾先生家里借那本古书,都没能借过来,秦锦仪何德何能,觉得自个儿比蜀王妃还要有面子了?恐怕她想借书过来增长见识是假,打算抄个副本送给蜀王妃,借以讨好对方是真吧?这主意倒是打得精,只是曾先生明摆着不乐意,她步步紧逼,也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想到这里,秦含真就从自个儿的书包里抽出一本书,起身往曾先生那里走:“先生,昨儿您讲解的文章,有几个地方我不是很理解,您能给我再讲一遍吗?”

    曾先生也乐得摆脱秦锦仪的纠缠,冲秦含真微微一笑:“自然可以。你哪儿想不明白?”

    秦含真便凑到了她身边。秦锦仪见她过来碍事,脸色一沉:“三妹妹,我正在跟先生说话,你没看到么?怎能如此无礼,打断我与先生?!”

    秦含真露出惊讶的表情,看得曾先生:“先生,我打搅到您了吗?”

    曾先生微笑着摇头:“没有。我与大姑娘的话已经说完了。”

    秦含真看向秦锦仪,挑了挑眉:“大姐姐听见了?我劝你也别总是动不动就说人家无礼,你对先生这种态度,难道就是有礼了?只懂得挑剔别人,也不低头瞧瞧自己,所谓双重标准,说的就是你这种人!”她说完就低下头,向曾先生请教起来。

    秦锦仪气得脸都红了,想要打断她的话,秦锦华与秦锦春却在这时候进了门。有这么多人在,秦锦仪也不想被人拿住无礼的把柄,只能恨恨地咬咬牙,勉强忍住这口气,烟着脸立在一旁,只等秦含真说完了话,就要继续训斥这个堂妹了。

    但不知为何,秦含真今日想要问的问题格外地多。平时从不见她有这么多话可问。曾先生提问学生们时,她总是对答如流的,今日却好象变得愚钝起来。等到上课的时辰到了,秦含真才“恍然醒悟”,不好意思地向曾先生道歉:“我忘了时间,碍着先生上课了,还请先生勿怪。”

    曾先生面带微笑:“不碍事,你且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去吧。我们开始上课了。”

    秦含真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然后与另两位堂姐妹一起,用诧异莫名的目光看向呆立在旁的秦锦仪,连曾先生也看着后者。秦锦仪气得脸都涨红了,咬着唇回到了位子上,原本想要继续纠缠曾先生的盘算自然就落了空。

    秦锦仪没能再找到机会与曾先生单独交谈,课堂上曾先生不会谈论课程以外的事务,下了课,秦含真就拉着秦锦华与秦锦春去向曾先生“请教问题”——其实哪儿有这么多问题可请教?不过是拉着曾先生闲聊罢了,难为曾先生也非常配合,师生四个聊得十分愉快,直至上课时间再次开始,方才四散。秦锦仪自然也就抓了瞎。

    等到上午的课程结束,秦锦仪心想自己一定要缠住曾先生,哪怕是跟到她家里,也要说服她点头,答应出借那本古书才行。谁知她还没收拾好书桌上的物件,弄影就从外头跑进了船厅,附在她耳边小声说:“长房夫人那儿唤姑娘过去呢,二太太、大老爷和大奶奶,还有三房的三老爷三太太,都在松风堂等着。”

    秦锦仪心中疑惑:“出什么事了?”

    弄影抿抿唇:“我也说不清。我并未在屋里,没听见夫人说了些什么,只知道二太太与长房夫人似乎吵了一架,又与三太太吵起来。”

    秦锦仪皱起了眉头,难不成……祖母又因为什么事跟长房、三房闹了?怎么还要叫她过去?事情与她有关系么?

    她忽然想起了前些天在明月坞门口与秦含真的那场口角,下意识地往后者看了一眼。秦含真收拾好书本与文房用品,察觉到了她的目光,冷漠地望了过来,与她对视。

    秦锦仪目光一闪,飞快地避开了视线,低声回答弄影:“我知道了。这就过去。”她招呼侍候在旁的画楼帮忙收拾了物件,就匆匆带着两个丫头离开了。至于借书的事,来日方长,倒也不必急着在今天之内完成。

    秦含真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船厅门口,挑了挑眉。难不成……是自家祖父祖母真个告了状,事情闹起来了?不过好象没人叫自己过去对质,秦锦仪真的会服软吗?就算她服了软,恐怕二房的二伯祖母薛氏也不会那么轻易服软吧?

    秦锦仪赶到松风堂的时候,屋中的气氛有些僵硬。她刚进门,还未来得及向众位长辈款款行礼,便劈头迎来承恩侯夫人许氏的质问:“大丫头,你前些日子对你三妹妹说,听到外头有人在说她的闲话,说得十分难听,有辱秦家门楣,可是真的?你到底是在哪里听什么人说的这些话?”

    秦锦仪愣住了,目光闪了闪,心中暗叫一声不好。她早该猜到的,果然是这件事东窗事发了。

    然而,就算早有预感,她依然回答不出这个问题来,只能吱吱唔唔地说:“我不记得了……我不认得那人是谁。”

    许氏脸上半点意外的表情都没有,只是进一步逼问:“那你还记得,是在谁家听到的话么?你在本月之内,随你祖母和母亲出门拜访过的人家,分别是李、刘、****你见过什么人,想必你祖母和母亲都清楚,随行的男女仆妇也都知晓。说闲话那人穿的什么衣裳?戴着什么样的首饰?坐在什么位置上?只要你说出那人的些许特征,我就能打听出她的身份来,绝不会叫这等不修口德、胡编乱糟的人平白坏我秦家的名声!”

    秦锦仪咽了咽口水,感觉到自己的双腿有些发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渡鸭之宴〕〔吾乃六耳猕猴〕〔农家子〕〔医世神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