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透视高手〕〔殇之哀〕〔极品全能大巫医〕〔窈窕宦官〕〔猎都〕〔穿越之变身绝色女〕〔画魂〕〔都市狂兵〕〔恶魔校草的可心小〕〔道吟〕〔万道无界〕〔平步仙路〕〔最强天赋树〕〔校花的贴身黑猫〕〔杀手萌妻要逆天:〕〔末世胶囊系统〕〔异界邂逅二次元女〕〔美漫之驱魔神探〕〔最强雇佣军〕〔纨绔狂兵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七十三章 三船
    ,!

    牛氏活了几十岁,也算是见过不少世面了。那些高门大户中贵妇淑女的行事,她未必清楚,但世上有些道理,无论对贵人还是平民,原都是一样的。秦锦仪若只是讨好蜀王妃,那还能说她仅仅是在巴结权贵。但她既然事前曾经刻意接近过赵陌,又有那么些不大合乎礼数的行为,那她的想法也就不难猜出来了。

    赵陌是宗室子弟,与秦锦仪年纪相仿。

    蜀王妃的小儿子赵砚也是宗室子弟,不过比秦锦仪大了三岁,尚未定亲。

    赵陌的父亲赵硕是未来东宫储君的热门人选,只是近日略微有些失势的征兆。

    赵砚则是眼下外界小道消息中,极有可能会比赵硕更有希望入主东宫的储君候选人。

    算算时间,秦锦仪先是对赵陌青眼有加,不断纠缠,接着又忽然冷漠以对,更施以白眼,改为巴结起赵砚的母亲蜀王妃。心思简直昭然若揭!

    承恩侯府本就是外戚,秦家的人对这方面的事总是会格外敏感些,因此牛氏一猜就猜出来了。她不由觉得好笑。秦锦仪一个小女孩子,想得倒是很多,只是也太势利眼了些,只盯着那些未来有可能一飞冲天的宗室贵胄,难不成还想学她姑祖母,成为一国皇后,母仪天下?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秦锦仪除了姓秦,有哪一点足够出挑,能叫那些天之骄子看中她?

    牛氏对丈夫秦柏说:“都是你们家的家风不好,好好的孩子,才几岁大?就已经想着要攀高枝儿了,嫁进皇家还是什么好事不成?虽说皇上登基后,你家里人都跟着鸡犬升天,这几十年里算是享尽了富贵,可你们父母兄弟为此受了多少苦呀,皇后娘娘与太子殿下又受了多少苦?可见这皇家媳妇难做。结果你们家的孩子,眼里只看到家中的富贵了,却不知道从前长辈们受过多少罪!”

    秦柏无奈地道:“这怎么是我们家的家风不好呢?我们自家人素来都是朴实稳健的;长房大哥虽糊涂,有大嫂在,侄儿们都被教导得心思端正,侄媳们也不是好高骛远之辈;只有二嫂糊涂,当年又不曾吃过什么大苦头,所以一心觉得做外戚很风光罢了。左右不过是她的一点妄念,虽教坏了孩子,可能会害得小辈们日后受苦,但总归妨碍不了什么。她是痴心妄想,也要人家乐意呢。”

    牛氏又撇了撇嘴,轻哼一声。

    秦含真眨了眨眼,她听明白秦柏与牛氏话里的意思了,不过说真的,秦锦仪在她看来,还只是个小学都未必毕了业的小女孩,居然也会操心起自个儿的婚姻大事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之前她在自己面前的那些古怪举动……

    秦含真的表情越发古怪起来。

    赵陌刚刚才沉默地听完了牛氏的话,眉宇间隐隐有些忧色,如今瞧见秦含真的表情,倒是挺直了腰:“表妹这是怎么了?可是为舅爷爷舅奶奶的话震惊?你也没想到你这位大堂姐是这样的人吧?”

    秦含真面色古怪地摇了摇头:“原本确实没想到,只是觉得她行事很古怪。不过听祖母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来。”她看向牛氏,“端午那天,许家兄妹不是到我们家里来了吗?在枯荣堂的时候,大姐姐就有些奇奇怪怪的,如今想来,她应该是对许家的许峥……有点意思吧?许峥和他妹妹与我说话的时候,大姐姐就一直给我脸色看。许峥妹妹叫她回去休息,她不肯,许峥一说,她就乖乖离开了。我记得,底下丫头们曾经有过议论的,但后来就没什么人提起了。”

    牛氏也记了起来:“是啊,那日锦仪丫头确实有些不得体。我们看在眼里,便猜想她说不定是对许峥有了仰慕之心。”她嘲讽地笑笑,“许家的女人好象对这种事习以为常了,说是全京城的名门千金,就没几个不觉得他们家许峥好的。我倒觉得只是平平,不过就是长得不错,又有些才情而已。论性情,还不如你祖父那几个学生少时讨人喜欢!”

    笑完了,牛氏也觉得不对劲了:“慢着……她若真的仰慕过许峥,如今又怎会……该不会是弄错了吧?”

    秦含真笑着说:“应该没错。前些时候,祖母不是为了许家人与长房鹦哥的事,对许二夫人发过火吗?我也是那时候才知道,原来当初许家想过要让我嫁给许峥的。府里小道消息满天飞,兴许是叫大姐姐知道了。许二夫人与许大奶奶来府里做客那天,她们来清风馆和祖母您说话,我就躲回明月坞去了,在院门口遇上大姐姐,她冲我说了些阴阳怪气的话。我还奇怪她莫名其妙的怎么又发起疯来,如今想想,定是她听说了小道消息,心中嫉恨,所以才会冲我发火吧?”

    牛氏吃了一惊:“什么?她既然冲你发过脾气?怎么先前没听你说起?她都说了些什么?”

    秦含真耸耸肩:“还能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说是在外头听别人说我的闲话,告诫我,如今已经是秦家的姑娘了,就要知道礼仪廉耻,不要小小年纪就操心些不该操心的事儿,坏了秦家的好名声,什么什么的。我都懒得理她,见她不知所谓,就问她是听谁说的?哪一天?在谁家?她答不上来,我又问她为什么听了别人说她妹妹的坏话,不去弄清楚对方是谁,也不去跟对方争论,反而装没事人一般忍了,回到家反而指责起无辜的妹妹来?我她往日那些好姐姐的表现都是装出来的,既然说不出是从谁人嘴里听来的闲话,可见这些话都是她编的。我只认这事儿是她的锅,要是将来真的听到什么人在背地里说我的闲话,那只管到长辈面前告她的状好了。她那时候大惊失色,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简直就怂到让人没眼看了。”

    牛氏气得直拍桌:“岂有此理!这丫头真是可恶透顶!居然还学会造谣了?!”

    秦柏也阴沉着脸,对秦含真说:“日后再有这等事,记得马上禀报祖父祖母知道。我们自会去寻锦仪的长辈,质问他们是如何教养孩子的,竟让她做出这等不知廉耻的事来!锦仪犯下这等错处,定要她当着全家人的面给你赔不是,发誓日后不敢再犯才行!若她胆敢再犯,便直接送她去庄子或是庵堂抄经礼佛算了。我们秦家的女儿,怎能行此鬼祟失德之事!”

    秦含真有些诧异地看着祖父,没想到他的反应这么大。犹豫了一下,她才笑着安抚秦柏道:“祖父别担心,我这不是没事吗?大姐姐就是冲动,妒火一冒出来,就不管不顾的了,编个谎话都不讲逻辑,还第一时间闹到我面前,却连谎都没说圆。我一逼问,她就慌了,过后更是直接怂了,简直就等于是当面向我承认了是她自个儿在胡编乱造。这样的人成不了大气候,她也就是在家里耍耍横罢了。”

    赵陌有些不赞成地看着她:“表妹,即使秦大姑娘再愚钝,女孩儿家的闺誉总是要紧的,你不可如此轻忽。万一她真的在背地里说你的闲话呢?你又不出门见人,外人并不知道你今年才几岁,秦大姑娘又是你的姐姐,外人说不定真会信了她。一旦别人误会了,即使过后能澄清,也终究是叫人挂在嘴边翻来覆去非议过,对你的名声大有妨碍的!”

    秦柏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不错。我们秦家的女孩儿,怎能无端叫人这般议论?!这事儿不能轻饶,我得叫锦仪丫头知道她错在何处才行。这回兴许只是小事,但她要是习惯了这等伎俩,日后对着外人也耍弄起来,自以为高明,却叫人抓了把柄,坏的终究是我秦家的声名!”

    他暗暗盘算:“二房里头,二太太是个糊涂的,跟她说不清楚,锦仪会养成这样,多半是让她教坏了!大侄媳妇瞧着倒还是个明白人,可惜性情太过软弱,也不能成事。只好跟伯复说一声,但愿他能体会长辈的苦心。不过,这终究是闺阁中事,还是要请大嫂子出面,管教一下锦仪才成。”

    这时牛氏又开口了:“这么说来,这锦仪丫头也真是够厉害的。小小年纪,先是对许峥有意,又纠缠广路,如今又讨好起蜀王妃来。她到底想干什么?她一个女孩儿,究竟能嫁几个少年才俊呀?这真真是……她爹娘是怎么管教的她?这还是名门千金呢!她祖母总瞧不起我,说我是乡下来的。可就算是我们乡下人,也没这么不知廉耻呢!这叫什么?脚踏三条船吗?”

    秦柏听了妻子这话,越发拿定了主意,这事儿绝不能轻易放过!

    秦含真看看祖父,看看祖母,再看看赵陌,心想也许她真的太过小看了流言的威力。这回秦锦仪大约真的要吃个大亏吧?以后姐妹间相处,怕是更尴尬了。

    不过也难说,秦锦仪从前也没少被她打脸,每次事后都能装回没事人。兴许这小姑娘心理够强大,不会把这点挫折放在心上呢?

    时间不早了,秦含真要回明月坞。赵陌送她进二门,忽然叫住了她:“表妹,其实舅奶奶的话,也不全对。皇家媳妇是不好做,但这并不意味着,赵家的媳妇就做不得了。只要遇上对的人,并不是人人都会受罪的。”

    秦含真疑惑:“啊?赵表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赵陌的脸微微一红:“没什么。”转身就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婚心动魄:神秘人〕〔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白雅顾凌擎〕〔杀神叶欢〕〔重生空间: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沈娴秦如凉〕〔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