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征战末日三千年〕〔玩游戏刷黑科技〕〔阴阳女鬼修〕〔诸天万界反派聊天〕〔蜜恋百分百:恶魔〕〔美漫修仙实录〕〔主神培养基地〕〔我的星界之门〕〔快穿:这个女配很〕〔最初的寻道者〕〔一切从寻秦记开始〕〔我的冰山美女老婆〕〔低维游戏〕〔小麒麟的世界之旅〕〔权宠之将女毒谋〕〔诸天投影〕〔隐婚100分:重生学〕〔宠妻如命:霸道老〕〔柏林1943〕〔灭明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不安
    ,!

    秦锦仪在福贵居这边听祖母薛氏面授机宜,直到太阳西下,方才返回桃花轩去。

    她在经过松风堂前的穿堂前,恰巧遇上赵陌从燕归来出来,准备出二门。赵陌仍是那幅冷冷淡淡的模样,点头向她示意,却离了老远便不再靠近。若是从前,秦锦仪兴许还会烦恼一下,应当如何跟对方搭话,凑个近乎,但如今她有了新目标,倒是没再把赵陌放在心上了,反而因为想起自己连日来受到对方的冷待,神情也跟着冷了下来,轻轻地哼了一声,扭头就走,不再象往常那样,至少也要行一个姿势优美的礼,好表现自己的仪态万方。

    赵陌并不在意秦锦仪是热情还是冷淡,仍旧走着自己的路。但跟在他身后的青黛就不是这么想的了:“秦大姑娘是怎么回事?前几日还厚着脸皮,整日跑到咱们院里来转悠,如今倒会给哥儿脸子瞧了,真真无礼!怪不得费妈妈总说,这姑娘礼数上有欠缺,规矩也没学好呢。”

    赵陌淡淡地道:“旁人的事,理会那么多做什么?又不与我们相干。我们到底是寄居在别人家里,挑剔别人的话还是少说几句吧。”

    青黛连忙低头应答:“是,奴婢知错了。”

    赵陌点点头:“你回去吧,晚饭跟费妈妈一道吃。我在清风馆用过晚膳,会再陪舅爷爷、舅奶奶说一会儿话,方才回来。你让费妈妈不必等我,早些去睡,你守在屋子里,别叫人进我的书房,再唤人把洗澡水准备好,我回来要用的。”秦表妹平日常说,人还是应该把自己打理得干净些,病都能少生几回。尤其是在这大夏天里,热得人满身是汗,若不能每日洗澡,身上如何能清爽?光是气味就够呛人的了。赵陌把这话记得很牢,只要条件允许,总是会勤加清洁自己的。

    青黛抿嘴笑道:“哥儿进京后,倒是添了许多从前没有的习惯,变得爱干净起来。往日在王府,哥儿三日能洗一回澡就不错了,哪儿有如今这般积极?”

    赵陌无奈地看了她一眼:“我走了。”直接出了二门。青黛站在门里远远看着他往西去了,方才转身返回燕归来。

    赵陌来到清风馆的时候,秦柏与牛氏正跟梓哥儿说话,前者查问孙子今日的功课,牛氏在旁笑着夸奖孙儿做得好。瞧见赵陌进来,牛氏笑道:“广路今儿过来得早,今晚的饭菜还没送来呢,倒是有一道不错的汤,清热消暑的。你赶紧先喝一碗垫垫肚子。”又吩咐丫头再去厨房催饭菜。

    赵陌瞧见秦含真就坐在餐桌边上喝一碗汤,笑着答应了,自个儿凑了过去。百合给他送上一碗汤,他喝了一口:“这是茯苓冬瓜老鸭汤?味儿倒不错,火候很足。”

    秦含真笑道:“你这舌头挺厉害呀,一口就尝出是什么汤了?我还要多喝几口才猜出来呢。”

    赵陌笑笑,这汤是他往日夏天里常喝的,自然是一尝就尝出来了。他看了秦柏牛氏那边一眼,压低声音问秦含真:“妹妹几时回来的?舅奶奶可曾提过,白日里许家女眷过来,都说了些什么?她们可是还没死心?”

    秦含真也压着声音回答:“我问过祖母了,祖母说许二夫人和许大奶奶是来赔不是的,说许岫许岚她们误会了家里的想法,所以说了些不合规矩的话,让我们家误会了。许大奶奶替两个女儿赔了礼。许二夫人说,两家本是至亲,往后还应当照常往来,不要因为小小的误会,便疏远了才是。”

    赵陌露出几分讥讽之色:“这又与那两位许姑娘有何相干?不是松风堂的丫头在自作主张么?许家不但要替自家孙子收拾烂摊子,连出了嫁的姑太太的丫头犯了错,他们也要过问了?”

    秦含真耸耸肩:“我也觉得这事儿责任不在许家两位姑娘身上,但人家亲爹亲娘都觉得不要紧,她俩也不会受什么罪,那就随他们怎么说吧。我祖母告诉我,其实许家只是想把这事儿给混过去,往后照常跟我们三房往来。大伯祖父如今失了圣眷,伯父们又尚且年轻,秦家还要靠我祖父撑着,许家不想得罪我们,还是想继续交好的。”

    赵陌笑笑:“只怕就连那联姻的念头,也还不曾打消。只是眼下舅爷爷舅奶奶都厌了他们,所以他们要暂时收敛起来,先讨好了舅爷爷舅奶奶,再图日后呢。表妹提防着些,没事别搭理他们,不过是趋炎附势之辈罢了。”

    秦含真笑道:“这种事还用得着你提醒吗?我祖父祖母也都心里有数。现在就是看在两位堂伯父的面上,给长房留点面子罢了。就算许家人有意讨好,我祖父祖母也不会轻易答应他们什么要求的。我们早就认清楚他家的真面目呢,绝不会上当。而我,反正没什么机会跟他们打交道,管他们怎么想呢?”

    赵陌笑了笑,低头继续喝汤。

    不一会儿,晚膳送到了。秦柏、牛氏带着梓哥儿坐到餐桌上来,与秦含真、赵陌一道吃了顿饭。饭后,丫头撤去席面,送上清茶,牛氏命乳母带着梓哥儿下去洗澡,回头便与丈夫、孙女以及赵陌聊起了家常。

    聊着聊着,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今儿许家人来的时候,我听她们说起,东宫太子妃的生辰就快到了,好象就是这个月的二十四吧?依照往年的规矩,亲眷诰命是要入东宫参拜的,亲近的人家还要送礼。许家为了这送礼的事,可费了不少心思。我想到咱们家,到底是三个房头合送一份,还是各房各自分送?这种事我从前也没有经历过,心里实在没底。有心要去长房问问吧,这会子我又不想看到大嫂子的脸,实在有些烦心。”

    秦柏微笑道:“这个好办,你打发人去找二侄媳妇问一声就是了。这府里必定年年都往宫中送礼的,账本上有记载。你不知道该送什么,照着往年的旧例来,就绝不会出错。若是不放心,就交代周祥年去办。他是内务府出来的,对这种事门儿清,自会为你打点妥当,礼物也不会出半点差错。”

    牛氏听了,便决定要起用周祥年,不过为防万一,姚氏那儿也可以打听一下的。许氏虽然常常让她心烦,但两个侄媳妇姚氏、闵氏都还知礼,与她相处得不错。

    秦含真在一旁听着,下意识地看了赵陌一眼,见他一脸的若有所思,便笑着问秦柏:“祖父,太子妃的寿辰,你们是不是也要入宫去贺寿呀?我和赵表哥身上有孝,不方便去吧?”

    秦柏笑道:“我是不用去的,你祖母倒是有可能要往东宫走一趟。说是贺寿,但不过是依礼行事罢了。太子妃十分端庄守礼,不会真叫你祖母行大礼节,倒是可以借机说说话。你与广路都有孝在身,确实不方便进宫去,不过我与你祖母会替你们也备好一份贺礼,捎带进去的。”

    赵陌微笑着对秦含真道:“表妹,宫中的贵人过寿呢,我们这样的孝子孝女,不好露脸的,显得不吉利。别说太子妃娘娘了,太后寿辰在七月十三,她论辈份是我的祖母,我也同样不敢进宫去向她道一声贺的。想要尽孝,也只能等到明年了。”

    秦柏说:“倒也不用等到明年,你不便进宫,却可以写一份折子,给太后上寿。想必太后娘娘瞧见了,知道你的孝心,心里也会欢喜。”

    赵陌非常机灵:“那我回头写好了折子,拿来给舅爷爷过目,请舅爷爷替我改一改?”

    秦柏点头应允,赵陌的脸上便露出了笑容来。

    不用说,这个折子是用不着借他父亲赵硕的手送上去的,秦家便能替他办了。若是宫中的太后、皇上真的因此记住了他,他日后也能好过许多。

    赵陌要给太后的贺寿折子不过是小事,秦柏心里还挂念着一件大事。等秦含真与赵陌都离开后,他私下叮嘱妻子:“你见了太子妃,若是场合方便,记得向她打听一下太子的身体状况如何。我们进京也有些日子了,往日我进宫去,总见不着太子殿下。问皇上,皇上便说太子只是身体有些虚弱,并无大碍,又说他在京郊行宫里静养,不在宫中,因此不方便与我相见。我问皇上,太子在哪处行宫静养?皇上又不肯告诉我。我心里有些没底,就怕太子有什么好歹,皇上怕我担忧,才故意瞒着我。”

    牛氏吃了一惊:“不至于吧?”但想想他们夫妻进京后,确实从未见过太子,这也挺古怪的。秦柏怎么说也是太子的亲舅舅,若是太子身体果真无碍,皇上怎么没安排他二人相见呢?若是秦松,兴许还有皇上厌恶他为人,不想让他接近太子的可能,但皇上如今对秦柏正宠信呢,秦柏又从未见过太子,正该甥舅团圆的。皇上拖延着不让他们见面,必有缘故!

    牛氏回想长子秦平曾经说过的话:“平哥好象也提过,太子在行宫里静养呢。他这病如今是渐渐重了,一年里倒有大半年是在静养,没法儿理事。兴许是因为这个缘故,皇上才没安排你二人见面的。若太子真个有重病,京城里早就小道消息到处飞了,哪里还能瞒得住?”不过想想赵硕,再想想那新来的蜀王父子,这小道消息也确实已经满天飞了。

    秦柏沉默片刻,才道:“不管怎样,太子妃的生辰,太子殿下只要无碍,总要回宫来的。更别说过些日子,就是太后的寿辰。再往后,还有太子殿下自个儿的生日。即便是一直在静养,太子殿下也要回城一趟。若你见不到太子,能从太子妃处得个准信儿也好。太子是皇后娘娘唯一的骨肉,是我姐姐唯一的孩子,我早就盼着能见他一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