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仙千年归来〕〔兽性盛宠:帝少疼〕〔极品农妃〕〔大劫主〕〔神医废柴妃:鬼王〕〔无限之万界穿行〕〔凡女逑仙〕〔农女太彪悍:夫君〕〔极品无敌小仙医〕〔宇宙霸业〕〔千尸镇〕〔角天〕〔八零后咸鱼术士〕〔娇妻撩人:军少别〕〔随身空间:独品农〕〔婚色撩人:司少的〕〔道门法则〕〔傅少的亿万甜妻〕〔我的美女主播姐姐〕〔我的男友是帝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六十七章 盘算
    第一百六十七章 盘算

    秦锦仪听到祖母又提起自己的婚事,脸立刻便红了一红。依照礼数,她这时候就该避出去的,可想到事关自己的终身,听祖母的口风,似乎看中的又是一位贵人,她便挪不开腿了,只低着头细听祖母薛氏与母亲小薛氏交谈。

    小薛氏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女儿,心里不是很赞成婆婆总是在女儿面前提婚事。女儿不过是十几岁的小姑娘,成天听着旁人说这个人家好,那位公子体面,就是没心思,也要生出些不该有的心思来了。

    然而,秦家二房素来是婆婆薛氏做主的,她这个儿媳即使是亲侄女,也说不动婆婆改变想法。小薛氏只能顺着薛氏的口风开口了:“太太怎么忽然提起蜀王父子来?先前……您不是说燕归来里住的那个赵陌就很不错么?”

    提起赵陌,薛氏就一肚子气:“别提了!那小子也不知是真傻还是装糊涂,仪丫头这个把月里没少在他院里转悠,他愣是一句好话都没有,甚至连屋子都不叫进去坐一坐。他既然不识好歹,我们还理他做什么?!”

    秦锦仪听了这话,头垂得越发低了,脸上的红晕从两颊蔓延到了颈后,这不是在害羞,而是在羞恼。

    自打赵陌搬进了燕归来,她就借口要去考察庶弟秦逊明年要搬去住的地方,时不时往燕归来去一趟。可是,赵陌因为要跟在三房的秦柏身边学习,每日几乎要在清风馆待整个白天的时间,不然也会出门去办事、会友。他一大早就离了燕归来,不到晚饭不回来,还经常吃过晚饭,天都黑了,才返回自个儿的屋子。秦锦仪若是白天过去,十次里有九次是要扑空的。

    若是晚上去……那边两个院子里都是人,长房的秦简、秦素、秦顺都在,还有许多侍候的丫头婆子。秦锦仪实在拉不下脸,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找一个外男。就算是拿弟弟做借口,承恩侯府中知道她看不起庶弟的人也大有人在。到时候她但凡说错一句话,走错一步路,长房的人断不会放过这个笑话她的好机会!

    秦锦仪只能尽量在白天过去,偶尔可以在听说赵陌提前回院的消息后,赶在傍晚时跑一趟。她可以借口说刚刚从明月坞出来,正预备要去福贵居陪父母用膳,顺道瞧一瞧弟弟的屋子,也可以向父母汇报一声。

    但赵陌每次态度都是淡淡地,从来不会请她进门去坐一坐,喝杯茶。若是在院子里遇上了,他就点点头,算作行礼,便抬脚走人,一点儿待客的礼数都不讲。秦锦仪也没脸主动开口说要进屋去,只能装模作样地在厢房里站上一站,就要走人了。

    前几天她一时不忿,想要装作拐了脚,好让赵陌开口请她进屋去休息一下,谁成想赵陌直接装没看见!由得她在院子里叫疼,他也在屋里坐得很稳。她让画楼去赵陌的丫头青黛面前装可怜,借张椅子坐一坐,借个伤药涂一涂,其实就是想顺势进屋去。青黛却直接搬了一张圆凳到院中树下请她坐,又叫人去福贵居报信,让人来接她。吩咐完这些事后,青黛就一直站在她身边相陪,上茶上点心还陪聊,害得她祖母想要寻机责怪赵陌对她这个伤患漠不关心都做不到!人家占着理,天都快黑了,外男怎好与未出阁的闺秀见面呢?叫个丫头来陪着,才叫合乎礼数。

    那日祖母薛氏见势不可为,本想借机拖一拖时间,好跟赵陌混个脸熟,偏隔壁折桂台的秦简得了信,带着秦顺过来了,又有姚氏那边派来询问的婆子,不等薛氏开口,便要叫几个有力气的媳妇子合力将秦锦仪抬回福贵居去。秦锦仪本是装的,也没法继续装下去,惟有在母亲的帮助下,扶着丫头离开了。

    秦锦仪也说不清,赵陌到底是严谨守礼,还是故意这样对她的。

    更过分的是,即使赵陌不在,他身边侍候的人也够难缠的。先前侍候他起居的是三房派去的小厮,听闻还是长房何信的侄儿。有这个小厮在,无论赵陌是不是在燕归来,秦锦仪都不大好意思过去。而且这个小厮每每见了她,都要盯得紧紧的,她上哪儿,他就盯到哪儿,还不许她和丫头接近赵陌的屋子,她们问什么,他都会寻话搪塞过去,简直把她当成贼了!她心中气恼不已,可自个儿心虚,也没胆量去长房或三房告状。

    等到后来赵陌在辽王府用惯的丫头婆子过来了,这个三房的小厮便走了。秦锦仪还以为这回总算能松一口气,兴许还能寻机跟赵陌身边的人搭上话。没想到那个费嬷嬷是内务府出来的,张口闭口就是规矩礼数。而青黛这个大丫头也没比三房的小厮强多少,瞧着礼数上挺周全的,脸上也带着笑,说话十分和气,却从她进燕归来的院门开始,就要一直跟在她身后,却从不说请她进门坐一坐。她偶尔厚着脸皮,在正屋门前的廊栏上坐了,费嬷嬷便要借口教青黛规矩,说后者这点做得不合礼数,那点做得没有廉耻,其实字字句句都是在影射她,听得她坐立不安,再也坚持不下去。

    失败得我了,秦锦仪也觉得心灰意冷。她想,以赵陌这样的性情,若不是看在他父亲日后极有可能入主东宫的份上,她是绝不想容忍的!凭他是谁,不过是个落魄王孙罢了。她堂堂侯门千金,为何要在他面前低声下气?!

    如今薛氏直接否决了赵陌这个孙女婿人选,秦锦仪心里还隐隐有些松了口气。

    不过,那个蜀王幼子,不会比赵陌更难侍候么?

    秦锦仪低着头不说话,却竖起了耳朵细听祖母与母亲的交谈。

    薛氏对小薛氏道:“从前我只想着,赵陌脾气虽不好,他老子到底是个有出息的,为着仪姐儿的前程,忍一忍也就罢了。只要这门婚事能做成,此时受了再大的委屈,都是值得的。但如今我改了主意。你们想呀,王家先前闹得这样大,脸都丢尽了,虽说那事儿是他们自作孽,跟赵陌的老子不相干,可赵陌的老子连自个儿媳妇都管不住,还由得丈人一家摆布,哪里配做一国之君哪?!皇上可是最看不得外戚得势的,若不是如此,我们家伯复早就入阁拜相了,又怎会屈就一个小小的六品官职?赵陌的老子有了这么一个霸道的岳家,皇上一定不会把皇位传给他!”

    小薛氏迟疑地道:“外头可没有这种传言呀?”

    薛氏轻哼一声:“那是从前皇上没有别的侄儿可以选了,就赵陌他老子一个,瞧着还算有点样子。哪怕是他有哪些不足,也只能忍了。可如今不一样,蜀王带着小儿子上京,他这个小儿子既长得好,人又伶俐,还嘴甜,哄得太后娘娘、太妃娘娘们喜笑颜开。这位小王爷可是太后娘娘的亲外甥!难道太后娘娘会不帮着他?如此一来,赵陌的老子便样样都比不上人家了,失势也是迟早的事。他连辽王世子的名头都未必能拿到手呢,连他都厌弃了的长子,又哪里配得上我的孙女儿?趁着如今还没把话说开,赶紧把他踢了,咱们想法子把仪姐儿许给蜀王的小儿子才好。”

    秦锦仪心下一阵激动,咬咬唇,好不容易才忍住了,却连呼吸都放轻了几分,生怕听漏了祖母的一个字。

    小薛氏却不大看好婆婆的打算:“太太说得容易。赵陌好歹就住在咱们家,又受了三老爷的恩典,仪姐儿若真想要这门亲事,并不是太难。蜀王府跟咱们家可从来都没什么交情。以王府的门第,他家也未必看得上仪姐儿。更何况,若蜀王果真想要把小儿子过继给皇上做儿子,这个小儿媳妇的人选,定要千挑万选的。不是一等一的名门大户,都不敢肖想。仪姐儿如何能与那等人家的千金相比呢?”

    薛氏听得不顺耳了:“我们仪姐儿哪里就比别人差了?她好歹也是皇后娘娘的亲侄孙女儿!况且蜀王若真想要把儿子送进东宫,光靠太后也不管用。太后又不是皇上的亲娘,真正说话管用的还是皇上自个儿。你想想,这满朝文武,论在皇上面前得脸,有谁比得上咱们家?而咱们家三个房头,年龄合适的就只有仪姐儿一个!二丫头三丫头都不满十岁呢,就算羡慕得要死,这门亲事也轮不到她们。蜀王若不是个蠢的,就一定会看中我们仪姐儿。只要仪姐儿能讨得太后的欢心,皇上那儿又怎会不答应呢?这可是亲上作亲的大好事!”

    真的是这样么?小薛氏还是觉得这话听起来仿若空中楼阁,一点儿底气都没有。她就怕事情全是婆婆自以为是,却把秦锦仪推到尴尬的境地,会被宫里笑话痴心妄想,日后名声也要受损。

    可是秦锦仪坐在一旁,已经有些心动了。若是……若是许家那边真的不可能,那么……成为未来储君的妻子,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前程?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薛氏斩钉截铁地道,“我难道还会害了自个儿亲孙女不成?你成天就会扫兴,还能指望你什么?赶紧去给孩子准备新衣首饰。今年进宫给太子妃贺寿,再不能象从前那样,行过礼就退下来,连句话都没搭上了。你给我赶紧想想,到时候要如何引得宫中的贵人们注意到我们仪姐儿?”

    ://..///39/3922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霍长渊林宛白〕〔大明小书生〕〔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沈娴秦如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