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苏妲己:男神〕〔崩天战记〕〔一拳奇迹〕〔亮剑之楚天飞云〕〔邪帝毒宠:爆萌兽〕〔虫屋〕〔穿越变成老爷爷〕〔冥婚夜嫁:妖孽鬼〕〔西游之金乌大圣〕〔首席老公,强势爱〕〔大千劫主〕〔超级军火系统纵横〕〔无敌战神升级系统〕〔婚色撩人:陆少,〕〔血色天途〕〔鬼医小毒妃:帝尊〕〔雷裂苍穹〕〔鬼妃迷人:王爷,〕〔方先生,无药不欢〕〔游戏两万年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六十章 拒绝
    ,!

    许二夫人这回真是无言以对了。人家秦家三房都看出来了,再狡辩又有什么用处?她想着方才连许大夫人与许氏姑嫂间的嫌隙,她都说出来了,这会子也没必要再瞒着。

    原来这事儿还是许大老爷对许氏这个妹妹的愧疚感在作怪。因许氏对当年易嫁之事,一直存着心结,可如今她亲眼见到秦柏与牛氏夫妻恩爱,自己也是儿孙满堂的人了,还能有什么想法呢?便是曾经有过那么一点小心思,也早就在秦柏的冷淡守礼中消散得无影无踪了吧?她只是觉得对不住秦柏,因为当年不曾守诺,又因为自己要嫁进秦家的事,惹得秦松生出私心,竟将弟弟赶出了家门,导致了秦皇后抱憾而亡,秦柏远走西北三十年。她与许家曾经欠秦柏的,真的是没办法还了。

    许氏跟兄长许大老爷透露过心中的苦闷,许大老爷就因此生出个想法来。当年既然是妹妹与秦柏间的婚约出现变故,至今不能圆满,妹妹的女儿也没能成功嫁回许家来,那就让秦家与许家的第三代接上这断了的姻缘,两家继续做秦晋之好吧?许大老爷便向许氏提议,为自己的嫡长孙许峥求娶秦柏的嫡孙女秦含真。若此事能成,也算是弥补了当年许氏与秦柏婚约未能履行的遗憾了。

    许氏曾经犹豫过,因为许峥年纪比秦含真大太多了,两人并不匹配,而且,也不知道秦柏是否会答应。她实在是没脸开这个口。

    许大老爷把这件事揽下了,说等秦含真年纪大些就上门提亲。至于许峥的年纪大些,也是无妨的。孙子完全可以专心读书,以备科举,就不必让娶亲生子之类的俗事分他的心了。况且既然是许家有心求娶秦家孙女,总要表现出诚意来,才好打动秦柏的。虽说二房的许嵘论年纪,与秦含真更匹配些,可许嵘远不及许峥出色,未必能入秦柏的眼。而以秦含真身为永嘉侯嫡孙女的身份来看,许嵘的父亲官位也有些低了,高攀不上。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是许峥更有份量些。

    许大老爷说服了许氏,但这门亲事想要做成,还得花水磨功夫,而他们头一个遇到的障碍,就是最疼爱许峥的许大夫人了。她已经为孙子看好了几家闺秀,当中可没有秦家的女孩儿,若不是想着孙子年纪还小,暂时不急着定亲,她怕是早就将心水的闺秀给定下来了。如今猛一跟她说,要将许峥定给秦家三房的女孩儿,还是从西北乡下地方回来的,即使秦含真是永嘉侯的嫡孙女,她也绝不肯答应!况且许大夫人与小姑子早就有了嫌隙,自然是不乐意结这门亲的。就算最后许大老爷凭着身为一家之主的威势,逼得妻子点头,许大夫人心里不乐意了,在人前乱说几句话,就足以惹怒秦家三房,让这门亲事彻底变得不可能。

    许大老爷就想了个法子,他的老妻既然最疼爱孙子,那只要孙子许峥主动向她提出请求,想要求娶秦含真,老妻心里就算再不乐意,也终究会点头的。而想要许峥主动开这个口,就得他自个儿先乐意了,因此许大老爷与许氏商量了,寻个借口让许峥到承恩侯府去,与秦含真见上一面。许氏觉得秦含真生得秀气,性子又文静,理当是侄孙许峥中意的类型,这门亲事应当很有些把握才对。

    这就是端午当日,许家兄妹四人上门的原因了。而许大夫人午后忽然派人来接走四个孩子,也是因为消息走漏,她心里有气,才会丝毫不给小姑子留面子。

    许二夫人说到这里,心里也直叹息不已。她们妯娌俩同样是书香门第出来的,可她有时候真是不大能理解大嫂子的想法。大伯子就算有些偏着姑太太,也没亏待了大嫂子和她的儿女吧?怎的她次次遇上跟秦家联姻之事,就想要拖后腿呢?她若是不乐意让自己的儿女与秦家人谈婚论嫁,大可以叫二房沾个光的,可她就是要把事情弄拧了,闹得亲戚间都觉得尴尬的地步才高兴。

    何苦来呢?许家能有今日的风光,说到底,还是靠着秦家才得来的!托秦家的福,托姑太太许氏的福,许大夫人在婆家就从没有受过苦,她不心怀感激就算了,怎么反倒要给人脸色看?

    牛氏也懒得理会许二夫人在想什么,她只有一点想不明白:“既然是许家想要求娶我家孙女儿,怎的大嫂子还吩咐了,叫人把我孙女儿照着峥哥儿喜欢的模样来打扮?这是生怕峥哥儿不喜欢我孙女儿了,不肯去他祖母跟前开口?这也太小看人了!既然要求娶,就得做出个求人的样子来。怎么反倒叫我孙女儿讨好他?真真是不知所谓!”

    许二夫人赔笑道:“我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敢打包票,以我们家姑太太的性子,断做不出这种事来。即使是峥哥儿自己愿意了,求得他祖母松口,他也得再求得永嘉侯和老姐姐你点头,求得三姑娘她爹点头,才能把亲事定下呢。他哪里有拿乔的资格?还要人家姑娘讨好他?没这么大的脸!这事儿必定是底下人自作主张,想着姑太太的心事,才会悄悄儿做些小手脚,想着三姑娘若是得了峥哥儿的喜欢,峥哥儿主动跑去他祖母跟前开口,姑太太就不必出这个头了,心事也能得以圆满。说到底,不过是底下人荒唐罢了。回头我去跟我们姑太太说,不管是谁出的主意,都捆了来,让老姐姐责罚便是。”

    这话牛氏心里倒是有几分相信的,撇嘴说:“就算是丫头们自作主张,也是大嫂子管束不严的错。我早听说,她跟前的几个大丫头厉害得很,平日里很能生事,如今可算见识到了。我也用不着捆谁来责打,只要大嫂子日后管得严些,别叫她的丫头再祸害到我们三房来就行。”

    许二夫人干笑着答应了。

    牛氏心里的疑问得以解开,也就轻松了许多。她有些好奇:“那日峥哥儿见过我们桑姐儿了,回去是怎么说的?这个把月里,我忙着照顾孙子,竟没顾得上别的。”

    许二夫人有些踌躇:“这……”

    牛氏见状,沉下脸来:“怎么?难道他还嫌弃我们三丫头不成?!”

    “怎么会呢?”许二夫人忙道,“三姑娘这般讨人喜欢,峥哥儿怎会嫌弃?他已是跟他祖母说了,道是三姑娘性情长相都十分中他的意,求着他祖母点头呢。他祖母嫌两个孩子年纪差得太多,怕峥哥儿将来受委屈,一直不肯松口。因她问了岫姐儿岚姐儿两个,得知三姑娘读书少些,只认得几个字,越发不肯答应了。峥哥儿便道,三姑娘如今年纪还小,从前认得字少不要紧,往后多读一读书就是了,最要紧的,还是两人性情合得来。因此,我们大老爷就说,让他多到这边府上来,与三姑娘多相处相处。若是性情果然合适,那峥哥儿他祖母就不能再违了孙子的心愿。如今祖孙三个正打擂台呢,一时半会儿的还定不下来。”

    其实许二夫人还有一句话不敢讲,那就是许大夫人嫌弃秦含真,不仅仅是因为听说她读书少、文墨粗的问题,还嫌她是丧母长女,由祖母教养,祖母却又是个粗鄙的村姑。许大夫人认为由牛氏教养长大的秦含真,配不上书香世家许家的嫡长孙。只是这样的话,许二夫人如何敢说出口?只怕略露一点儿意思,牛氏就要翻脸了。

    牛氏却是一脸的莫名其妙:“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桑姐儿几时认得字少了?她从小儿就跟着我们老爷读书,《三》《百》《千》是极熟的,《诗》也读过,最近老爷还开始给她粗讲《论语》了。她在这边府里,与姐妹们一道上学,跟着曾先生学琴棋书画什么的,功课一向不错。二丫头四丫头两个年纪跟她相仿,又学得比她久的,还常常比不上她呢。曾先生夸她好几回了。怎么到了你们家的女孩儿嘴里,她就读书少了呢?”

    许二夫人也有些懵:“这……岫姐儿与岚姐儿断不可能在这样的事情上头说谎的,何况峥哥儿当时也听见了,三姑娘亲口说的,说她只些许认得几个字……”

    牛氏笑了,摆手道:“孩子谦逊知礼罢了。谁家这点大的孩子,才读了几年书,就满天下炫耀说自个儿多么有才呢?才名这种东西,都是外人夸的,不是自个儿炫耀出来的。就象我们老爷,从前年轻的时候也有才子之名,难不成是自个儿封的么?这样的客套话,你们家应该也是常说的才对,怎么就真个信了?”

    许二夫人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连笑都有些勉强了。

    牛氏又忽然收了笑,板着脸说:“也罢了,横竖这事儿不过是场闹剧罢了。大嫂子倒是一番痴心,只可惜我们老爷是断不能应的。妹妹回去也跟峥哥儿说一声,叫他别白费心思了。不管我们桑姐儿读了几年书,功课是好是歹,他与我们桑姐儿都不匹配,没有勉强作亲的道理。他有闲功夫,还是好好读书吧,将来也考个功名,学他父祖一般为官作宰的。前程这种东西,到底还是要自个儿挣出来,才是正道,总想着要靠裙带关系,成什么样子呢?”

    她微笑着拍了拍许二夫人的手背:“好妹妹,你们家长房呀,就是习惯了这种歪门邪道,总想着要靠姻亲。不象你们二房,心思正,才是书香人家该有的规矩!”

    许二夫人也顾不上脸红了,急急对牛氏道:“好姐姐,你别因为大嫂子的瞎话,就恼了峥哥儿。峥哥儿确实是好孩子,虽说年纪大些,也不会辱没了你孙女儿的。”

    牛氏笑着摆摆手:“峥哥儿是好孩子不假,只是我跟老爷都疼孙女儿,桑姐儿的亲事,总要稳妥才行。如今我们家在京城里还算有些体面,想要给桑姐儿寻个好人家,不难,就怕将来我们家里不如现下风光了,亲家心思会生变,闹出些什么退婚的把戏来,岂不是害了孩子?所以呀,桑姐儿的亲事,我们还得好生看上几年,才能拿定主意呢。”

    许二夫人这回是连笑都笑不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网游之我能看到数〕〔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娶夫纳侍〕〔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草莓印〕〔农家子〕〔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凝脂美人在八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