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仙千年归来〕〔兽性盛宠:帝少疼〕〔极品农妃〕〔大劫主〕〔神医废柴妃:鬼王〕〔无限之万界穿行〕〔凡女逑仙〕〔农女太彪悍:夫君〕〔极品无敌小仙医〕〔宇宙霸业〕〔千尸镇〕〔角天〕〔八零后咸鱼术士〕〔娇妻撩人:军少别〕〔随身空间:独品农〕〔婚色撩人:司少的〕〔道门法则〕〔傅少的亿万甜妻〕〔我的美女主播姐姐〕〔我的男友是帝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五十八章 打探
    第一百五十八章 打探

    许二夫人上门,先是到大姑子许氏住的松风堂坐了大半个时辰,聊了好一会儿天,方才转道清风馆来的。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她事前也没想到秦家长房与三房的女眷并没有一起见她,心里还有些诧异呢。在松风堂里,她也细心留意了一下,完全不见承恩侯秦松的踪影,只看到那几个妾和通房围着许氏奉承,伏低做小,别提有多巴结讨好了,仿佛比先前更畏惧许氏似的。若是换了从前,哪个妾得了秦松宠爱,在正室跟前可没这么老实。

    许二夫人心中带着疑惑,上了清风馆的门,见到牛氏,她就一改在许氏面前的斯文端庄,呵呵笑着跟牛氏打了招呼,说话时语气里透着亲热,用遣辞用句都分外接地气。

    牛氏与她刚相识不久,自觉气性相投,正是新鲜的时候,跟她也聊得挺开心。许二夫人大约也是听说了梓哥儿生病的是,还给牛氏带了礼物来,却是两小盒自家制的山楂糕,最是消滞开胃的。

    许二夫人热心地说:“这不是外头买的,是我陪房自家做的。我陪嫁的一个庄子种了不少山楂树,每年收的果子就用来熬成汁子,专做山楂糕,比外头的干净。方子也是我家祖传下来的,小孩子吃饭不消化,或是夏日里没有食欲,吃这个糕最好不过。我那大孙子嵘哥儿,从小就难养,吃饭挑剔得很,没少吃这个糕。我也不知道你家哥儿吃着合不合适,老姐姐就给孩子试一试吧。横竖这东西酸酸甜甜的,只当是个零嘴儿,最是开胃不过了。”

    牛氏忙笑道:“难为你这般有心了。东西事小,我只念你这份心意。”郑重收下了山楂糕,命百合百惠她们放好了,回头给梓哥儿吃。其实这样的东西,她这个把月来也没少给梓哥儿尝,但许二夫人一番好意,还是令她颇为感动的。

    有了山楂糕打底,牛氏与许二夫人就更加亲近了,聊天时也能聊几句家常。牛氏因着梓哥儿的病,这些日子一直担忧着,许二夫人就跟她说了些自己养孩子的心得。其实牛氏自个儿也有两个儿子,一个孙子一个孙女儿,养孩子的经验并不少。不过许二夫人说的是大户人家里的法子,与她所知道的不大一样。她听着觉得很有道理,深觉学会了不少。

    许二夫人见牛氏慢慢地与自己聊开了,便开始转入自己想要的话题:“其实说得再多,也是要看情形的。这天儿正热,别说孩子了,大人都觉得没精神,胃口差些儿也是难免。等到天气凉快下来,也就好了。横竖眼下都快要进六月了,最多再熬上一个月,就要起秋风了,日子很快就会过去的。”

    牛氏听了点头:“这倒也是。往常我们在西北的时候,也没觉得夏天有这么难过,也就是日头毒一些,雨水少一些罢了,哪里想到京城的天气如此难熬呢?”

    许二夫人笑道:“也不算难熬。往日进了六月,京城里总有不少人家要开什么赏荷宴的,今儿去一家,明儿去一家,心里只会想起要穿什么衣裳,戴什么首饰,到了宴会上要怎么跟人说话。若是家里有未说人家的哥儿姐儿,还要顺道看看别家有没有合适的孩子。若是没有呢,那就只需要留意人家有什么好吃食,请了哪个戏班子,改日自己家里摆宴时,也要学上一学,别叫人笑话了去。如此一来,一个月眨眼就过去了,哪里还有功夫想什么天儿太热,没胃口吃饭的事呢?”

    牛氏听得笑了:“我们在西北的时候,哪里有这许多花样?上了京城后,也一直关起门来过自己家的小日子。什么宴呀戏的,与我们并不相干。也就是我们老爷,隔上三五日总要出一次门,不是进宫见皇上,就是去见他那些几十年不见的老朋友。我在家里带孙子,倒是清静得很。我在京城唯一见识过的宴席,就是端午那回在这府里摆的那一次罢了。”

    许二夫人道:“说起这事儿,也是不巧了。六月初三不是承恩侯的寿承么?往年这个时候,府里都已经往各处下帖子请人来吃酒了,今年却直到今日还没有动静。我方才在我们姑太太那儿说话,无意中提起一句,姑太太的脸色不大好看,说是承恩侯身上不大好,中了暑气。怪不得府上也不提摆酒的事了,承恩侯身有不适,自然不方便大宴宾客的。”

    牛氏挑了挑眉,面带嘲讽:“中了暑气?哼。”

    她没有多说什么,许二夫人却听出了话头,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为外人所知的缘故,就继续道:“我先前也没听说,怪不好意思的,早知道承恩侯病了,我这趟过来,就应该带上些消暑的药丸才是。老姐姐不知道,我们家太夫人娘家祖传的方子,配的一味清心丸,暑日里吃了,最是清热解暑不过了。往年姑太太总是打发人回去取,今年却没提这事儿。我只当今年府上没人中暑气了,今儿才知道承恩侯病了。姑太太也不知为何不跟我们说一声,一会儿我回了家,还得再派人来送药呢。对了,老姐姐可要拿几丸预备万一?”

    牛氏笑道:“不必了,我们自家也有。老爷年年入夏后都要自个儿配几剂药的,家里人吃着挺好,就不必麻烦你们了。”她顿了一顿,“至于长房那边,我觉得你也不必麻烦了。大嫂子若真的需要向娘家讨药丸,自然会开口。她不说,定然是不需要。你们送了药来,也是白白浪费了,还不如用在真正需要的人身上。”

    许二夫人忙凑过头去:“好姐姐,这里头莫非有什么缘故?你若是方便,就跟我说说吧?也省得我什么都不知道,犯了忌讳。”

    牛氏摆摆手:“哪里有什么忌讳?你们姑太太呀,是不好意思说!秦松哪里是因为中了暑才不做寿的?他倒是有脸做寿呢!只怕他乐意,长房那一家子还不敢呢。得罪了皇上,事情哪儿有这么容易过去的?圣旨压在头上,不等皇上点头,谁敢放他出来惹事呢?!”

    许二夫人吓了一跳,忙问:“怎么?出什么事了?承恩侯他……他惹皇上动怒了?”

    牛氏心里半点为长房遮羞的念头都没有,毫无顾虑的就跟许二夫人说了:“可不是么?皇上发了好大的火呢,派人来府里宣了圣旨,叫他禁足在家里,老实读书,不许见外人,也不许出门,还叫他清心寡欲的,少在家里作妖!也就是想着我们老爷才回京,若是皇上发了明旨,说秦松的不是,就怕会引得外人误会秦家失势,连累了我们老爷,因此才叫人悄悄儿送了旨意过来,不对外宣扬。但是就算外人不知道,圣旨依然还是圣旨。如今大嫂子和两个侄子、侄媳妇们都要遵旨行事,不许那些个小妾近秦松的身,每日的饭食里也不见酒肉,皇上还要他抄书,抄佛经呢。他已经清净了好些日子,如今还算老实,只看皇上什么时候消气吧。这种时候,家里谁会提为他作寿的事?那不是抗旨了么?”

    许二夫人听得心惊胆战的:“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好好的承恩侯怎么就惹了皇上不高兴呢?”莫非……是因为这秦三老爷回了京,在皇上面前说什么了?

    牛氏虽不知道许二夫人心里怎么想,但也能猜到几分。秦松干的那些事,说起来她就生气!只是这里头到底还牵涉到宫里的人。若说出那个伽南的名字,又好象显得皇上也糊涂了,竟被一个小宫人骗了几十年。牛氏想了想,就决定运用一下春秋笔法,把这一节给略去了。

    她只对许二夫人说:“说来也是秦松自个儿不好,太过无情无义了!我们老爷还是进京后才知道真相的。原来当年我父亲去世,老爷陪着我送父亲的灵柩回天津老家,路过京城,自然要回家去的。可秦松不知怎么的,竟然拦下了我们老爷,还说是皇后娘娘发了话,恼他不肯娶你们家姑太太,所以要赶他出家门!”

    许二夫人吓了一跳:“什么?!”

    牛氏一脸气愤地说:“这话不是荒唐么?我们老爷原是不信的。但秦松硬是把他赶了出府,还不许我们去找认识的亲友。老爷在京城里转了几天,就听说了皇后娘娘去世的消息,心都灰了。偏偏秦松还找上门来对我们老爷说,皇后娘娘留下的遗言,叫他远远地离开京城,这辈子都不许回来了!还说皇上也认了这话,下旨意叫他走呢。我们老爷想着这兄长翻脸不认人,姐姐也没了,还留下了这样的遗言,留下来还有什么意思?就陪着我把我父亲的后事给办了,带着我回了西北。去年我大儿子上了京城,面见了皇上,叫皇上认出来了。秦松知道这回是再也瞒不下去了,生怕事情穿了帮,他要挨皇上的训,就巴巴儿地打发人去西北请我们一家回来。我们老爷这才知道了真相,生气得不行,只是想着两人到底是兄弟,下不了狠心,到了皇上面前,也替他遮掩着。可皇上是谁呀?圣明烛照!再没人能瞒过他的,一眼就看出不对劲来了。他查出了当年的事,恼得不行,便发作了秦松,连我们老爷求情也不肯听呢!”

    许二夫人早已听得呆住了。

    loeva说

    今天有一点小感冒,所以只有一更,不好意思。

    ://..///39/3922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霍长渊林宛白〕〔大明小书生〕〔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沈娴秦如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