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烈烈长风〕〔家里蹲超神攻略指〕〔回流大时代〕〔魔头崛起〕〔总裁蜜令:青梅甜〕〔逆天毒妃:傲娇邪〕〔同时穿越了99个世〕〔追妻成瘾:腹黑齐〕〔重生之机甲武神〕〔神武帝尊〕〔神尺〕〔极品女鬼收容所〕〔逆世魔女:强宠天〕〔我在原始世界当神〕〔绝品野医〕〔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恐慌世界〕〔血皇独宠:病娇老〕〔快穿之女配心愿系〕〔懵懂青春2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四十五章 回禀
    ,更新快,,免费读!

    青杏进了清风馆的大门,生怕身后那男子会追上来,就直接跑进了西厢房躲起来。

    她从前跟着秦含真住在这院里的时候,就是住的西厢房,因此下意识地就往这边跑了。但如今西厢房却已经住进了百合、百惠,还有魏、卢二位嬷嬷,早不是先前那空置的状态了。青杏跑进屋,就撞上百合与卢嬷嬷一个坐在窗边做针线,一个半躺在长榻上闭目养神,脸色顿时变得尴尬起来。

    百合笑着站起身:“妹妹怎么这时候过来了?可是三姑娘那儿有话要吩咐?”

    青杏连忙摇头:“没有没有,姑娘回去后梳洗过,就歇下了。”她顿了一顿,“不过有一件事……事关姑娘,我拿不定主意,怕误了正事,只好来讨老爷、太太的示下。来了之后,我才想起老爷、太太这会子必定还在午睡,便来寻嬷嬷、姐姐们说话。”

    百合便招呼她坐到桌边来,又给她倒茶:“快坐吧,可吃瓜子儿?这是昨儿太太赏我们的。魏嬷嬷与百惠都在正屋里侍候,这儿只有我与卢嬷嬷两人。你来了正好,我们说说话,也省得发困。天儿太热了,刚吃了饭,人总忍不住犯困。可若真的睡上一觉,一会儿就别想当差了。”

    青杏笑笑,向卢嬷嬷行了礼,方才坐下。卢嬷嬷其实也只是闭目养神罢了,并没打算真的睡下,便也坐起来,凑到桌边在一处说话。

    卢嬷嬷见青杏有些心神不宁的模样,便问:“你到底有什么要紧事,必要请老爷、太太的示下?不如跟我说说。若只是小事,我替你拿了主意,你也不必惊动老爷、太太了。”

    青杏犹豫了一下,摇头道:“这事儿我倒不是不愿意跟嬷嬷说,可多少是我自个儿猜的,若猜错了,误会了好人,传出去岂不是叫大家难堪?因此我只能跟老爷太太讲。不过,一会儿我回禀老爷太太的时候,嬷嬷若在旁边听见,也没什么可忌讳的。”

    卢嬷嬷挑挑眉,也不多提,只一边慢慢喝茶,一边引着青杏说些家常琐事,问她身世来历,等等。

    青杏一直在留意正屋那边的动静,对卢嬷嬷的话有些心不在焉,也没费神去想如何周旋。卢嬷嬷与百合说她什么,教她什么,她一概听进耳朵里,应下来便是。不过时间长了,她倒是有几分察觉,卢嬷嬷与百合似乎在指点她一些不大合规矩的事。她们态度温和,也没显出看不起她的态度,倒叫她生不出反感来。想了想,她也知道她们的指点是为了她好,便虚心道过谢,又再进一步请教,三人相处得和乐融融。

    过了大半个时辰,正屋那边有了动静。百合在窗边瞧见百惠出来叫小丫头打水,便知道牛氏起身了,忙告诉了青杏。青杏便笑着谢过她与卢嬷嬷,出门往正屋去了。

    卢嬷嬷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慢条斯理地对百合说:“这丫头倒是个可以造就的,只是从前学的规矩太粗,还需得好生调|教。我跟魏嬷嬷两个年纪大了,平日事情也多,你跟百惠就多费点心吧。咱们三姑娘是个有心人,她看在眼里,也会念你们一份情。”

    百合应了一声,笑着说:“青杏规矩差些也没什么要紧的,只要够忠心,人又不蠢,能办事,也就够了。听说她是吴家表舅爷买了来送给姑娘使唤的,外头买来的,哪里有府里自小调理出来的婢女能干呢?这就不错了。我看她还读过两年书,识得几个字,在丫头里也算是难得的。姑娘肯信她,也肯用她,往后她的前程倒也差不到哪里去。”

    卢嬷嬷笑了笑:“你们年纪,看不出来。这丫头被吴家表舅爷买来之前,只怕待的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呢。如今外头有些本钱足的人伢子,瞧见手头上的女孩儿生得有几分姿色了,就未必满足于卖她到大户人家里做个使唤丫头,特特请了人来教导,又教诗文,又教技艺,还有教厨艺和算账的。等到女孩儿长到十几岁,年纪正好的时候,寻那出手大方的主顾卖了,卖得的银子比只卖一个使唤丫头,要多千倍百倍!青杏这丫头,运气不错,应该是年纪还小的时候就被吴舅爷买过来了,否则这会子行止会更显轻浮些,不象如今这样,只需要多加留心,就不会露出痕迹来。也是她大意了,方才一个没留神,就露了马脚。不过这承恩侯府里,也没几个人能看出什么不对来。回头我嘱咐她一声便是了。”

    百合惊讶:“卢嬷嬷,您指的是……”

    卢嬷嬷摆摆手:“我什么也没说,你也别在人前说起。到底是吴舅爷送来的人,想必是知根知底的。只要对咱们家忠心,侍候得姑娘好,旁的事又有什么要紧呢?她哥哥就在外院当差吧?我先前也见过一回了,身手不错,定是学了好几年武生的。他们兄妹都在咱们府里,彼此相互依靠,倒比那些无牵无挂独身一人的强些,好歹有个能约束彼此的人,不敢轻易做出背主之事。”

    百合隐约有些明白了,笑了笑:“能把这对兄妹送过来,那位吴舅爷也是个心大的。只不知姑娘是否知情呢?”

    卢嬷嬷笑道:“姑娘还小呢,哪里需要知道这许多?只要老爷、太太心里有数就好。”

    正屋里,青杏已经跪在牛氏面前,说出自己有事要回了。牛氏洗了脸,一边让百惠梳头,一边疑惑地看着她:“到底有什么事?可是桑姐儿那边有哪个丫头不听话?”

    青杏摇头,正色道:“今儿府里来了客人,松风堂的鹦哥姐姐过来请姑娘过去。姑娘怕叫客人等得太久了,本来想立刻就去的,又叫鹦哥姐姐劝住,回转明月坞换了衣裳。夏青告诉我,说鹦哥姐姐特地嘱咐了她要如何给姑娘打扮,穿什么衣裳,戴什么首饰,香囊里佩什么香,也都说了。夏青心里觉得古怪,不放心,就换下我,主动跟着姑娘去了枯荣堂见客人,回来跟我说,姑娘的打扮和熏香,似乎都投了许家公子、姑娘们的喜好。我们也不敢多想,只是觉得这太奇怪了,不过是去见见亲戚,为什么鹦哥姐姐要如此嘱咐呢?因此特地来请老爷、太太的示下,是否这里头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缘故?若真有,往后我们自会为姑娘小心留意的。”

    牛氏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胡说,哪里有什么缘故?!”她看向坐在窗边观赏兰花的秦柏,“老爷,你说是怎么回事?瞧着倒象是在相看似的。可我们桑姐儿才几岁?大嫂先前也没提起呀?”

    百惠与站在门边的魏嬷嬷也露出了惊讶之色,只是没有影响到手上的工作罢了。

    秦柏轻轻放开手中的兰叶,转过头来:“大嫂确实不曾提过。无论鹦哥想做什么,我们就只当什么事都没有。若大嫂真有那样的心思,总会跟我们明言的。”

    牛氏冷哼:“她早就该跟我们明言才对!桑姐儿才几岁?哪里就需要相看了?我的孙女儿难道还能嫁不出去了?需要她这个隔房的伯祖母来操心!她真的有那么闲,不妨先把她自个儿的亲孙女儿嫁出去再说吧!”

    秦柏笑笑:“长房年纪最大的孙女儿就是二丫头,她也比含真大不了多少。这时候就要考虑相看,也是个笑话。好了,你不必多提,只当不知道这事儿就是了。大嫂那边若没有下文便罢,若有下文,我们难道会无动于衷?”

    牛氏想了又想,总觉得不顺气:“忍气吞声可不是我的性情,这事儿我非得问明白了不可!”

    秦柏劝她:“你要问谁去?问大嫂么?她未必会跟你实话实说。万一她说这是你多心了,鹦哥不过是白嘱咐两句,顶多就是罚丫头几板子罢了,你又能问明白么?”

    牛氏冷笑:“我才不去问她。许家二夫人与我交好,我看她倒是个爽利人儿,只管问她去就得了。”

    秦柏摇头:“你要怎么问?你知道大嫂心里想的是什么事?许家二房的孙子年纪与含真更相配些,万一许二夫人是个知情的,你问到她头上,不是更尴尬了么?”

    牛氏板着脸道:“那也要问!我心里就受不了这些含含糊糊的东西。许二夫人既然与我交好,她若有意跟我结亲家,只管大大方方说来就是。行就行,不行就不行,哪里用得着那许多小心思小手段?!”

    牛氏拿定了主意,也不多提,只对青杏说:“你跟夏青都很好,够仔细,一发现有不对,就能报上来。无论这一次的事情真相到底如何,我总记得你们的功劳。”她叫魏嬷嬷取了两个大赏封来,给青杏一个,另一个捎回给夏青。

    青杏磕头谢了赏,领了赏封退下来,心里也松了口气。她还要回明月坞侍候,自然不能在清风馆久留,便转身出了院门。

    谁知先前那男子何信竟然还守在院门外不远的地方,一见到她出来,就立刻迎上来问:“你可是珊姐儿?是云姜姐姐的闺女?我是你的四堂叔啊,你还认得我么?”

    青杏怔了怔,仔细盯了他几眼,脸色微变。她记得这个男子,确实是四堂叔何信。但是,他怎么会出现在承恩侯府呢?

    她迅速朝四周张望几眼,咬唇低声道:“我不方便与你说话,我哥哥如今改名叫李子,就在三房当差,你自寻他说话去。”说罢低了头,也不管何信在后头叫她,头也不回地进了二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最强军婚:首长,〕〔夫人别跑〕〔婚心动魄:神秘人〕〔重生空间:慕少,〕〔帝仙妖娆:摄政王〕〔后娘[穿越]〕〔情嫂 (梁甜芬王飞〕〔放纵〕〔我的老婆大人〕〔炊烟起,我等你〕〔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春色满村〕〔沈浪苏若雪〕〔闪婚成爱:凶猛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