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麻辣小军嫂〕〔恶魔驾到:甜心撩〕〔嫡女善谋〕〔国子监绯闻录〕〔天师盗墓传奇〕〔遥望行止〕〔娇妻高高在上〕〔斗破之忍术系统〕〔梦幻天朝〕〔最强异变〕〔穿梭诸天〕〔我被系统托管了〕〔萌妃驾到:本妃是〕〔哈利波特之罪恶之〕〔史上最强狗熊系统〕〔游戏之狩魔猎人〕〔林先生,您的影后〕〔大明星的贴身保镖〕〔全能巨星奶爸〕〔都市之修真归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三十四章 商议
    ,!

    秦含真自然不会知道秦锦仪与秦锦春这对姐妹,因为自己那一番“大义凛然”的发言,再一次产生了矛盾。她怼完秦锦仪,就把对方抛到了脑后,高高兴兴地来到了清风馆。

    清风馆中,秦柏与赵陌正在书房中对坐着说话,牛氏、秦平与吴少英都不在。秦含真给祖父见过礼后,心里就嘀咕开了。这种情形还真是少见,平时秦平与吴少英但凡在承恩侯府里,就一定会过来陪秦柏与牛氏吃早饭的,牛氏更是从不缺席,怎的今日三人都不见呢?

    秦柏轻笑道:“你祖母昨儿认识了新朋友,高兴坏了,又喝了酒,啰啰嗦嗦地到三更天才睡下,这会子还困得起不来呢。横竖今日无事,我就让她多睡一会子。几个嬷嬷和丫头我都嘱咐过了,她们不会进里屋去打搅的。你说话也小声些儿,别吵着了你祖母。她睡不好,就该一日都没精神了。”

    秦含真冷不防被塞了一把狗粮,只能干笑着答应了下来。

    至于她的父亲秦平,其实是昨日酒喝多了,醉得厉害,至今还不见有清醒的迹象,所以仍旧在睡。吴少英自从昨日回去客房,就没来过清风馆,想必也是同样的原因吧?

    秦含真不由得有些担心了,想着自己是不是该去东厢看望一下父亲。赵陌对她道:“别担心,四表叔真个只是睡着了。我过来吃早饭前就去瞧过,舅爷爷也去瞧了,四表叔好着呢,脸色红润,睡得也香,酒气也散得差不多了。昨儿的宴席,侯府用来待客的都是好酒,多喝些也不会伤身的。”

    赵陌昨儿晚上就是睡在东厢,不过跟秦平不在一个屋里。他既然这么说了,秦含真自然相信他,也稍稍放下了心。

    秦柏含笑嘲了儿子一把:“含真父亲这酒量,在侍卫里头只怕讨不着好。御前侍卫中有许多人是勋贵武将人家出来的子弟,那是从小就养出了海量的主儿。跟这些人在一处打交道,不会喝酒怎么行?昨儿他那些同僚怕是都清楚他酒量不成,逮着他就灌,存心要他闹笑话。他脸皮又薄,拉不下脸来婉拒人家的好意,只好硬着头皮大碗大碗地喝下来,偏又酒量有限,受这个罪也是难免的。幸好他醉相不坏,没有闹出笑话来。他二嫂子做事也周全,早早就给所有人备下了解酒汤,否则他只怕连走路回院里来都办不到。”

    秦含真有些心疼父亲:“父亲的同僚们怎么这样呀?存心要把人灌醉了,好看人出丑?他们跟父亲有什么仇什么怨?”

    秦柏笑道:“倒未必是有什么仇怨,若真是存心要害他,他哪里躲得过去?我瞧着,倒象是那几位年纪大些的侍卫都对他颇为看好,有心要跟他亲近些,才会与他开玩笑而已,就象将他当成是小兄弟一般。武人之间套近乎,用的法子跟寻常人不太一样。若是以为他们在存心针对自己,从此疏远了,反而会失去几位不错的朋友呢。回头我得嘱咐你父亲几句,再让他跟着你二伯三伯一道出去应酬一酬,多认识几个朋友。等他跟那些京城权贵子弟混得熟了,日后的路便会走得更顺畅些。”秦柏自己少年时代就是这么混出来的,对其中的门道可谓门清儿。虽然时移世易,京城与三十年前相比有了很大的变化,但有些东西不是那么容易变的。

    秦含真恍然大悟。

    赵陌想起了秦柏曾经嘱咐自己的话,心下感叹。秦柏这是把曾经的经历和经验,都教授给他了。他在这位舅爷爷跟前的待遇,与舅爷爷的嫡亲儿子也没多少区别。舅爷爷待他,实在没说的,他一定要心存感激,永远都不能忘了这份恩情才是。

    心头的疑惑一解开,秦含真就把注意力集中到进院子后产生的第一个疑问上:“祖父方才跟赵表哥都在说什么呢?好象聊得很开心的样子。”

    秦柏微微一笑:“你赵表哥把温家人来过的事告诉我了。他还说你给他出了个不错的主意?”

    秦含真目光游移了一下,干笑两声,才小心说:“我就是忽然想到了,才跟赵表哥提了提。是否管用,要如何操办,我都是不知道的。我还是个八岁的小孩子,能知道什么呢?比不得祖父见识深,还是您老人家给赵表哥出出主意吧?”

    秦柏不由得哑然失笑,忍不住抬手轻轻叩了秦含真的脑门一下:“你这丫头,以为祖父要骂你么?装的这副小心模样,是想胡弄谁?在这个家里,还有你不敢干的事么?不过是随口提议开个皮货铺子罢了,倒要这般小心翼翼。”

    秦含真不好意思地低头笑笑。

    赵陌想替她解围,就主动开口道:“表妹的提议其实很好的,连货源也为我想好了。凭着外祖父给我的那笔银子,做本钱也足够。只是眼下还是夏天,暂时未到皮货热销的时节,需要再等些日子才好开张。再者,我那铺面位于琉璃厂一带,用来做皮货铺子,似乎有些不合时宜罢了。”

    秦含真愣了愣,心下暗叫一声惭愧。她昨日给赵陌提建议,真的是一片好意,却忘了这两个不利因素,实在是考虑不周。

    她忙对赵陌说:“赵表哥对不起,昨日是我想得太简单了。既然那个铺面不适合用来开皮货铺子,那还是算了吧。“

    赵陌却说:“我觉得表妹的主意挺好的。那铺子虽离琉璃厂近,但并不在琉璃厂,未必就开不得皮货铺子。表妹忘了么?外祖父送我的宅子是在佘家胡同呢。”

    秦含真怀疑他这话是在为自己挽尊,非常有良心地道:“表哥就别给我脸上贴金了。实事求是地讲,我的主意确实有不妥当的地方。这是你的铺子,我本心也是盼着你能有一处可以挣钱的产业。如果我的建议不能让你得到好处,那为什么要坚持下去呢?就算你照我说的,开了皮货铺子,如果到时候挣不来钱,我心里也不会高兴的。”

    赵陌心下一暖,微笑着说:“怎么可能会挣不到钱?”

    他俩这么你一句我一句地说得热闹,秦柏却看得讷闷,这时候忍不住了:“你们都在说什么呢?我几时说过含真的主意不可用了?”

    秦含真与赵陌齐齐转头去看他,四只眼睛都睁得圆圆的。

    秦柏见了就笑了:“玻璃厂开皮货铺子不是不好,而是太可惜了。照广路方才跟我说的,那铺面不小,完全可以用来做更有用的事。皮货铺子应该开在更繁华的地方,找张万全合作也是好主意,不但摆脱了温家的控制,还能顺道解了张万全目前的困局。以张万全的性情为人,还有浑哥母子与我们家的关系,广路也可以放心找到了信得过的合伙人,不用担心会被人诓了去。”

    秦含真不解地问:“那么祖父,赵表哥的铺子用来开什么店比较合适呢?还有,既然您说皮货店也不错,但赵表哥的铺子既然不能开皮货店,这主意再好又有什么用?”

    秦柏对赵陌说:“皮货铺子最好开在人流密集的繁华地段。我母亲生前有一处陪嫁铺子,位于前门外的廊房四条,正是京中最繁华之地。那铺子原本开的是布庄,生意倒还罢了。当年秦家被抄,这铺子也一并被收没入官,直到秦家平反,这铺子方才得以归还。不知怎的,这铺子几十年来一直没什么人去打理,只是赁给别人开店罢了,照账面上看,租金倒是很可观。年初租赁期满,如今还空在那里呢。我本来不想再租出去,而是想找回从前为我母亲打理布庄的掌柜一家,继续开布庄,可那家人早已另投他主,回不来了。我一时也想不到要如何处置这铺子,如今正好,租与你做皮货店,比别处店铺更便宜些。我再写信去大同,叫你五表叔找张万全,把事情办好了。等到各处照会办下来,张万全再将货物运送到京,差不多就该入秋了,正是皮货生意好的时候。那时候铺子开张,时机再好不过。”

    赵陌惊讶极了:“舅爷爷,这……”

    秦柏笑着摆摆手:“你也不必与我客气。私心来说,我宁可将铺子租给你,也不愿意让别人糟蹋了它。那原是我母亲在世时十分用心经营的一处产业。难得这几十年里,长房虽然不曾理会过它,却也没对它做什么大变动,让它保有原样。我先前去看过,心中真的很欣慰。若再租给外头的人,只怕那铺子未必能维持原状。若留着自家经营,我手下又没有得力的人手。你若真有心,我就把铺子租给你,租金你也不必担心,等到有了盈余,再跟我算也不迟。只是经营铺子的人手,你需得好生寻个靠得住又有才干的,这两样缺了哪一样,都不能挑来做你铺子的掌柜。你心里要有数。”

    秦柏顿了一顿,又继续说:“至于佘家胡同那边的铺面,我也有个主意。后头的宅子,你尽可以住去,叫你外祖父和舅舅去砌墙,只留下前头的铺面。我替你去打探一番,过些时日就该有消息了。昨儿来的客人里,有一位休宁王,年轻时曾与我同窗,关系还好。他的封地一向以上好的墨闻名,他又是个爱好风雅的,平日里极喜欢收藏徽墨。他的长子去岁纳了一位侧室,听闻是出身于制墨世家,因此他长子有意在京中开一处徽墨店,只是还未选好店址。你这处铺面,岂不是正好租与他?若是能与休宁王府交好,你在宗室里,就算是有了一位可以依靠的长辈了。休宁王是温和敦厚之人,你定会与他相处融洽的。”

    赵陌此时已经快要哽咽出声了,几乎说不出话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肉欲娇宠[H 甜宠 〕〔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娇妻还小,总裁要〕〔我拿时光换你一世〕〔阴倌法医〕〔萌宝来袭:总裁爹〕〔嫡女嚣张:鬼王独〕〔顾少的独家挚爱〕〔蜜爱春娇(种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