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君的火爆妖后〕〔傲世无双:绝色炼〕〔我在荒岛的幸福生〕〔隐婚娇妻,太撩人〕〔剑破九天〕〔腹黑老公小萌妻〕〔魔帝狂妻:腹黑大〕〔九仙帝皇诀〕〔总裁独宠亲亲我的〕〔逆天小狂妃〕〔黑帝的燃情新宠〕〔爹地,妈咪又逃婚〕〔仙医小神农〕〔甜心宝贝:帝少,〕〔大叔的心尖宝贝〕〔妖娆炼丹师〕〔继承者的大牌秘妻〕〔山村庄园主〕〔血染军魂〕〔九层仙莲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三十章 赔礼
    ,!

    秦含真已经洗漱完毕,换了一身轻薄的家常纱衣罗裙,清清爽爽地坐在房间里,由青杏服侍着,把头发重新梳成简单的两根小辫,预备晚上睡觉时,可以轻松一点。

    秦锦华忽然回来,大叫着后日可以去看龙舟,就这么闯进了西厢房。秦含真起初也有些惊喜,跑到外头小厅去迎她,但很快反应过来,这看龙舟的活动估计跟今日的宴席一样,拒绝身上有孝的人参加,她便又兴趣缺缺了。

    秦锦华这才醒悟过来,秦含真是不可能跟着她们去看龙舟的。自己平白在她面前提起这事儿,倒叫她难受了。

    秦锦华不好意思地说:“三妹妹,对不住,我忘了这一茬。你别生气。虽然后日你不能去看龙舟,但我回来后,会把龙舟会上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转述给你听的。到那时候,你虽然没有亲见,但也跟见了一样啦。”

    秦含真笑了:“这怎么能一样?”她又不是真的没见过赛龙舟,只不过是好奇这古代的龙舟比赛是怎么样的罢了。还有,据秦锦华所说,这龙舟赛是在什刹海那边举行的。她还没见过古代的什刹海呢,跟她在现代去北京旅游时见过的是一样的吗?不能亲自去看一看,实在可惜。不过仔细想想,她只是今明两年不方便去看龙舟赛罢了,平时想去看什刹海,却没什么难的,只要她能说动祖父秦柏和祖母牛氏。

    秦锦华却不知道秦含真在想什么,她正懊恼自己一时高兴,就说错了话呢。想了想,她就想到了转移话题的办法:“三妹妹,你可听说大姐姐的事了?她今儿被扣在松风堂,错过了宴席呢。”

    秦含真眨了眨眼:“啊?被扣在松风堂?这是怎么回事?我只听说她病了,在松风堂休息,直到宴席结束了才回来。方才还在屋子里哭呢,哭声传到我们院子里都听见了。不过现在好象没再哭了……”

    秦锦华摆摆手,神秘兮兮地说:“才不是呢,那只不过是祖母为她寻的借口,是替她遮羞用的!”她正要细说,却听得描夏在门外叫她:“姑娘,洗澡水已经备好了,还是梳洗了再与三姑娘说话吧?”

    秦锦华低头看看自己,一身锦衣华裳,头上还戴着不少饰物,既热又沉,顿时把自己的话给忘了,匆匆说:“那我先去梳洗了,再来跟三妹妹细说。”转身就跑了。

    秦含真目瞪口呆。世上哪有这样的人?才吊起人的胃口,就丢下人跑了?她好想揍这熊孩子呀!

    幸好夏青与莲蕊回来了,给她带来了最新的消息。秦含真把她们的话跟秦锦华的话结合起来分析一下,就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伯祖母许氏还真是个有心人呢。在这种情况下,给志得意满的秦锦仪迎头一击,她一定会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只不过,错过一次宴席,对秦锦仪能有多少震慑作用呢?秦含真对此存疑。

    秦锦华大概也惦记着秦含真这边呢,半个时辰后,就梳洗一新,穿着家常衣裳过来了,继续道:“先前大姐姐不是教过你错误的弹琴指法么?当时还叫曾先生看出来了,特地教训过她。原来那时候,祖母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还派人去查过了。你不知道,大姐姐那时候教你琴艺,其实是存了坏心的,要害你呢!”

    秦含真早知此事,却故意露出惊讶与不解的表情:“真的吗?是怎么回事?”

    秦锦华道:“这都是我母亲悄悄儿告诉我的。她说,大姐姐教的指法,若你照着学了,一旦养成了习惯,将来要改就难了,练琴练得多了,说不定连双手都会被废掉!其实大姐姐以前也这么教过我,只是没有错得象你这么厉害罢了。我那时只觉得有些累,让母亲看见了,她说我一定是学错了,让曾先生私下再教我几回,我才改回去的。那时我还以为是自己笨,没学好,根本没想到是大姐姐在捣鬼。若不是母亲跟我说,我还不敢相信呢!”

    秦含真觉得这太夸张了,弹个古琴而已,就算姿势有问题,也不至于随随便便就把手给废了吧?就象是现代社会里那些古琴兴趣班什么的,学琴的小孩子这么多,难道还能保证个个的指法都学正确了?秦锦仪应该确实有歹意,但秦锦华的说法也太过严重了。

    不过秦锦华是听姚氏说的,兴许只是姚氏在危言耸听,吓唬女儿呢。

    秦含真也没多纠结,只问秦锦华:“大姐姐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秦锦华道:“听说是因为你在课业上表现出众,得了曾先生好几次夸奖。大姐姐听了,心里妒忌,担心你将来学得比她好,就显不出她来了。”

    秦含真就更不明白了:“我才上学几天呢?就算得了曾先生几句夸奖,也算不了什么。况且大姐姐的课业也不是非常出众吧?她在诗书方面,也就是比咱们多学了两年,知道得多一点而已,其他的,无论是书画还是对对子,她的表现都只是平平,惟有琴课最出色。我是才学琴的人,连一首曲子都没学会,自然不比大姐姐出众。若大姐姐因为我这等三脚猫的功课水平,就起了妒忌之心,那她的心眼儿也太小了吧?与其在我身上冒险,还不如多花点功夫在功课上呢。”

    “我也是这么想的。”秦锦华道,“曾先生以前就说过大姐姐,只在琴课上最用心,诗书上头,也是对诗词更有兴趣,正经四书五经,她就不喜欢了。这可不是正道。我们这样人家的女孩儿,读书是为了明理,学琴棋书画不过是为了陶冶性情,都是小道。大姐姐别的都不上心,只专攻诗词琴艺,那不是本末倒置么?可大姐姐不肯听,只觉得会做诗,琴艺好,才能叫才女。曾先生也不好说什么,只得由得她去了。可我们家的女孩儿,要才女名声做什么用?”

    秦含真撇撇嘴:“她的心也太窄了。明面上装得亲切,实际上却在暗地里害你。这样的姐姐,我可不敢跟她亲近。”

    “我也不敢了。”秦锦华缩缩脖子,“如今想想从前的事,我背上都觉得发冷。幸好我是个懒怠的人,功课也是平平,处处都让大姐姐比了下去,没叫她起了妒忌之心,才平安至今。若我哪天把功课学好了,还不知道她会做什么呢。”

    想想从前,她还觉得秦锦仪虽然态度严厉一些,常常教训她规矩,但心中还是为了她好的,这种想法真是太天真了!母亲姚氏今日给她分析了好多事例,越分析,她就越觉得从前的自己太傻。今后真是要学得聪明一点才行。

    母亲还让她连四妹秦锦春也一并疏远了,但她心中有些舍不得。在她看来,秦锦春的品性还是靠得住的,跟秦锦仪不一样。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秦锦春也换了一身家常衣裳,垂头丧气地过来了,身边只带着一个金桔,守在了门外,没跟着进屋。

    秦锦华心里想到刚才的想法,有些心虚,起身站在一旁没说话。秦含真脸皮厚些,仍旧笑眯眯地:“四妹妹来了,快请坐。大姐姐现在如何了?病得可厉害?要是实在不好,还是请大夫来看一看吧?我才来京城不久,也不知道京中情形。咱们家可有相熟的大夫?最好是住在附近的,离得近,请人过来也方便。”

    秦锦华讶异地看了秦含真一眼,想了想,没吭声。

    秦锦春却羞愧得涨红了脸,低下头好半天才道:“三姐姐,我大姐姐做错了事,差点儿害了你。她拉不下脸来给你赔罪,我替她给你赔不是。”

    秦含真讶然:“这话是怎么说的?”

    “就是……就是先前大姐教你学琴那事儿……”秦锦春有气无力地把秦锦华的说法又重复了一遍,只是细节少了许多,“我听了你的话,只觉得大姐不对。但那时我还以为她只是存心教你错的指法,叫曾先生看见了责备你而已。万万没想到,她居然是存了坏心的。你是个好人,明明吃了大姐的亏,还关心她的病。我大姐姐比你差远了。今儿我先替她给你赔不是,改日再劝她亲自来向你认罪道歉。”

    这话倒说得秦含真心中暗道一声惭愧了。秦锦春是个三观正的好孩子,自己在她面前装模作样,似乎不大好。

    秦含真笑着拉起秦锦春的手,道:“四妹妹,你有这个心就行了。不管大姐姐做了什么,她是她,你是你。我心里仍记得你是我的好妹妹呢。”

    秦锦华也连连点头,伸出手来拉住了她俩的手。

    秦锦春这才稍稍振作了一点,脸上也露出几分笑意来。

    秦含真趁机打听:“大姐姐方才怎么哭了呢?虽然今儿她错过了宴席,但日后宴席有的是,错过了就错过了。大伯祖母虽然有些严厉,但也是因为大姐姐有错在先。大姐姐诚心反省,向大伯祖母认错就是,用不着哭得这么伤心吧?”

    秦锦春叹气道:“我起初也是不明白的,刚才听了丫头的话,才醒过神来。平日府里的宴席虽多,但比不得今日来的贵人更多。光是我去见过礼的,就有好几位国公夫人、侯夫人,以及几位尚书府、大学士府的女眷呢。二姐姐见过的,想必更多?”她们姐妹身份不同,待遇也有着些微的差异。

    秦锦华点头:“还有几位在京城的大长公主、长公主、王妃、郡王妃、世子妃、郡主、县主等等,寻常的宗室女眷就不必提了。园子里摆了二三十桌呢,香雪堂里都坐不下了,还要在香雪堂左右搭了棚子,设了十来桌,专门用来招待父亲、三叔还有四叔的同僚们的亲眷。”

    秦锦春道:“这就是了。今儿来的贵人们多,嬷嬷们都说,京城里的贵人都几乎来全了。换了是别的宴席,哪儿能到得这样齐?大姐一心要在宴席上出头露脸,为此练了好久的琴。错过了今日,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这样的机会了。她已经十二岁了,虚岁十三。祖母和母亲都为她的婚事犯愁呢,一心想让她嫁个好人家。她们盯上的就是今儿来的贵客们。”

    秦锦华倒吸了一口冷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一胎二宝:冷血总〕〔重生渔家有财女〕〔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全能奶爸[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