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恐怖邮差〕〔正牌美女总裁〕〔神级紫荆花牧场〕〔鲛人老师求放过〕〔极品透视仙医〕〔天才萌宝鬼医娘亲〕〔最强后勤〕〔不朽大皇帝〕〔苏妲己之快穿炮灰〕〔英雄少女大召唤〕〔命里缺你:总裁的〕〔创世棍王〕〔寻尸人〕〔魔鬼考卷〕〔洪荒二郎传〕〔重生之逐鹿三国〕〔重生空间:首长的〕〔帝国支撑者〕〔汉末皇戚〕〔天才纨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二十四章 八卦
    ,!

    英雄所见略同这种事,遇上了总是会让人觉得很爽的。秦含真现在就很爽。

    她高高兴兴地开始品尝赵陌介绍的凉拌山君菜。这其实是一种用尖椒、大葱、黄瓜、香菜加上虾皮凉拌而成的小菜。吃起来鲜香辛辣,就象是山君一样生猛,叫人难以招架。在这种大热天里,吃这样的小菜,那叫一个酸爽。不过,只要够爽就行了。秦含真觉得自己挺喜欢这道菜的,以后不用担心辣椒来源的时候,完全可以时常吃一吃嘛。

    赵陌又给她介绍了其他的菜色,诸如焖冬笋、八宝果羹、酿山药、杏仁豆腐、炒咸食菠菜罐、熏香干、芥茉墩白菜丁、拌茄泥之类的。许多都是秦含真从没尝过的菜。他还从桌上的各色馒头、馅饼里引申开去,讲他所了解的各种夏天常见点心,宫中御膳等等,别说秦含真听得津津有味,连梓哥儿都听得入了迷,比平日多吃了不少。

    果然,赵陌这样的王孙公子,对富贵人家里头的饮食起居,论见识比秦含真要强得多了。

    一顿午饭吃完,无论是秦含真还是梓哥儿,都吃得小肚子圆圆的,觉得有些撑着了。赵陌笑着叫人给他们上了酸梅汤,帮助消化,又拉着他们绕着游廊慢慢散步消食。

    等他们回到屋里时,桌上的剩菜已经被人收起来了,桌面整理一新。梓哥儿每天都习惯了要午睡,这时候已经开始发困,头一点一点地,怕是撑不了多久。秦含真连忙让青杏去通知他的乳母。今日因为屋里只有他们三个人,连青杏都被赶到门外廊下候命,梓哥儿乳母和丫头自然也不会进屋去侍候。现在要叫人,就得现找去。

    不一会儿,夏荷过来了。她是从大同开始,就一直侍候梓哥儿的丫头。只是平日里梓哥儿的事多是乳母照看,她不过是打个下手罢了。秦含真见只有她一个人来,还有些惊讶:“梓哥儿的奶娘呢?”

    夏荷有些支支唔唔的。她是个老实丫头,因为这个优点,被何氏选在了梓哥儿身边侍候,也因为这个优点,没有给章姐儿作掩护,被何氏牵怒。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如今秦含真问她乳母的事,她也是没法说出谎言来的。

    秦含真微微沉了脸,见梓哥儿已经困极了,也不多说什么,只叫夏荷把他抱回房间去,让他好好睡一觉。反正今日枯荣堂里演戏,吵得厉害,也别提什么功课不功课的了,就让梓哥儿睡到自然醒好了。他能睡着,也是好事。

    等夏荷抱着梓哥儿走了,秦含真就去问青杏:“梓哥儿的乳母是不是不在清风馆里?”

    青杏却是早有心里有数了:“传午膳之前,我就瞧见她偷溜出去了。那时候百灵正带着人抬食盒过来,院子里人多,她是趁乱溜出去的。我忙着侍候姑娘和哥儿用饭,也没顾得上拦她。方才我寻着守门的婆子问了一声,那婆子说,当时乳母跟她说,从没见识过高门大户里的宴席是什么模样,想要去见见世面,一会儿就回来侍候哥儿午睡。那婆子大意了,也没提防,谁知道乳母会到现在还没回来呢?”

    秦含真皱眉道:“她是要去哪边的宴席见世面?如果是园子里,那还好,顶多是叫二伯娘的人看见,说她几句。如果她是到枯荣堂那边,那里坐的都是男客,万一冲撞了谁,闹起来也是丢我们三房的脸。”

    赵陌在旁听见,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知道梓哥儿的乳母,是个年轻妇人,年纪不过二十多岁。虽然长相平常了些,但年轻媳妇子跑到男宾席上,又不是负责宴席上侍候的丫头,是件极不合规矩的事。万一遇上哪位客人喝多了,动手动脚,那就更叫人没脸了。她是少爷的奶娘,不是家伎!

    于是他便道:“我去枯荣堂那边瞧一瞧吧?若是她去了那头,就把她带回来。”

    秦含真摇头说:“咱们不能出现在宴席上,万一叫人认出来了,王家就该有话说了。这种事叫丫头去就可以了。也不必到席上瞧,只需要问一声门上把守的人就行。”

    青杏顿了一顿,才说:“我去找门上的婆子,让她去传话吧。她对这府里的人更熟悉些,说话想必也更方便。”

    秦含真本来是想让青杏去枯荣堂的,听她这么说,觉得也有道理,就由得她去了。

    守门的婆子得了青杏塞过去的几个大钱,笑眯眯地往外走了一圈,回来就带上了梓哥儿的乳母,对青杏回话道:“我瞧见她从后头过道上过来的,想必是才从园子里回来。”

    得知乳母没有去旁边的枯荣堂,而是去了园子那头的女宾席上,秦含真与赵陌都松了口气。

    乳母大约也是知道自己穿帮了,小心翼翼地低头垂手,向秦含真赔礼:“是小的错了,小的往后再不敢了。小的这就去侍候哥儿。”

    秦含真冷笑一声:“算了吧,梓哥儿现在睡得好好的,你还是别过去把他吵醒的好。到那边院角站着去吧。既然犯了错,受罚也是应该。别怪我不体恤你,我知道今儿天气热,太阳晒得厉害,特地许你站到廊下阴凉的地方呢。什么时候祖父、祖母回来了,你再停下,向他们请罪去吧。”

    乳母缩了缩脖子,大约是秦含真罚得轻的关系,她没有多加辩解,就到秦含真指的地方罚站去了。

    秦含真撇撇嘴,心想这个乳母也不是什么妥当的人。如今梓哥儿渐渐长大,又习惯了在祖父母身边的生活,乳母是否留下,差别都不大。她还是找个时间跟祖母牛氏商量一下,把这个乳母打发回大同去吧。

    赵陌在她身边小声劝道:“表妹别气恼,不过是个媳妇子罢了。她若不好了,打发了就是。梓哥儿如今也大了,用不着乳母了。”

    赵陌这是又跟她英雄所见略同了。秦含真笑了起来,转头对他说:“赵表哥放心,我不生气。时候也不早了,趁着这时候枯荣堂那边的戏停了下来,你赶紧回屋歇一下吧。下午我们再一起说话。”

    赵陌微笑着点点头,又送她回了正屋,方才折回东厢房去了。

    秦含真却是没什么睡意。她摇着扇子,靠在罗汉床上闭目养了养神,发现实在坐不住,就拿眼去看多宝架上的那只装有三千两银票的匣子,想了想,钻到书房里去,翻找着祖父从丙字库里搬来的那些大箱子,看有没有合适的机关盒。她在明月坞也是跟秦锦华合住的,院子里的丫头鱼龙混杂,连她自己的丫头,还未必个个可靠呢,她怎敢将这么大一笔财物随便收在自己的房间里?万一少了一两张银票,她都没脸见赵陌了。就算赵陌说不用她赔,难道她就能安心接受?

    秦含真翻找着箱子,记得祖父少年时的收藏中,就有类似的机关盒,大小不一。还有曾祖母叶氏夫人的陪嫁物品中,也有带有机关的妆匣,不知能不能藏下那只银票匣子?

    正忙碌间,青杏进屋了,见秦含真这一番忙乱,不由得问:“姑娘在做什么?”

    秦含真说:“我在找机关盒子,看有没有合适的,搬回去收藏一些贵重的东西。”

    青杏虽不知道她的真正用意,却也深以为然:“姑娘说得对。咱们那边院子人太多了,咱们住的时日又短,不知道院里院外的人都是什么性情。再说,二房的人就在隔壁院子里,她们进出明月坞,也是从来都没人去拦的。姑娘和我,还有夏青姐姐在屋里的时候还好,我们三人不在,百巧未必压得住场子,天知道那些丫头婆子能进屋做什么呢。姑娘那儿也有不少值钱的物件,我天天都在提心吊胆,生怕有人偷偷摸了去,因此每日一早一晚,都要把东西清点一遍,确认一件没少,才能放心。姑娘若有机关盒子,能上锁的那种,多搬几个回去就好了。横竖多宝隔上的空位多着呢,咱们大可以多放几个摆件儿。”

    秦含真便叫她帮着自己一块儿找,不一会儿,就寻出个小机关匣子来,是先前见过的。这机关倒也精巧,只可惜匣子太小了些,惟有暂时放到一边备选。秦含真又继续翻起箱子来。

    青杏一边帮着找,一边跟她说从守门婆子处听到的八卦:“方才好险呢,听说今儿席上有一位年轻奶奶,娘家就是王家,原是赵小公子他后娘的姐姐。二奶奶没给王家长房下帖子,但王家长房嫁出去的姑奶奶们却没受限。她们嫁的也是京里有头有脸的达官贵人,今日来了不止一位呢。只有这一位奶奶,脾气最大,又跟赵小公子他后娘要好,从坐下来开始,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总挑剔个不停。当时来的太太奶奶们多,她当着众人的面就问我们太太,怎不见她外甥去给她这个姨母见礼?这说的就是赵小公子。二奶奶听了她这话,脸都绿了!长房夫人当即就横了她一眼呢。”

    王家怎么净养出些不知所谓的姑奶奶?小王氏的狠毒愚蠢就足够让人印象深刻的了。如今这位王氏奶奶,居然还当众来这么一出,她是生怕别人记不清,她有个出了名的妹子,给人做后娘,还叫亲爹派人对原配的儿子下毒手吗?姚氏这回恐怕真是要恨死这些王家人了。她可是好不容易,才靠着多日辛劳,在婆婆承恩侯夫人许氏那里挽回了些许印象分。如今这王氏一句话,就把她多日的辛苦给抹杀了,她容易么?!

    秦含真冷笑了一声,问青杏:“我祖母在场,一定不会让她得逞的。后来事情是怎么解决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重生空间:慕少,〕〔爱上阴间小娇妻〕〔我的微信连三界〕〔权路迷局〕〔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后娘[穿越]〕〔皇后有旨:暴君,〕〔杀神叶欢〕〔英雄?我早就不当〕〔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一欢成瘾:慕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