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官梯〕〔彪悍小农民〕〔极品透视小村医〕〔花都妖孽小保安〕〔文竹重生记〕〔穿越血色浪漫〕〔抗日之小将凶猛〕〔重生八六幸福军婚〕〔女配炮灰已上线〕〔重回八一:长嫂的〕〔我的猪脚光环〕〔网游之最强传说〕〔绝色美女赖上我〕〔都市神级魔主〕〔帝医倾天:特工狂〕〔定位寻宝系统〕〔1胎2宝:墨少,别〕〔第一宠婚:顾先生〕〔时钟游戏〕〔金融弑猎者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二十二章 托付
    ,!

    外人都走了,赵陌也不介意让梓哥儿听见,就笑着对秦含真说:“我外祖父果然是来给我赔不是的。他知道我与三舅水火不融,就把二舅带来了。大舅母与表哥都没事,就是被我外祖父冷落了几日,没多久,我表哥就把外祖父哄回去了。外祖父说,等我表哥考中了秀才,就送他上京城来与我作伴呢。”

    秦含真听了,也松一大口气,笑道:“那就好。看来你外祖父如今算是转过弯来了,以后也不怕他会再犯糊涂了吧?”

    赵陌笑笑:“他就算再犯糊涂,也不会再犯到我头上了。”他将手中的那个匣子放在桌面上,推到秦含真跟前,“这个是外祖父给我的,叫我好生收着。”

    秦含真好奇地打开匣子一看,里头是厚厚的一大叠纸,大小也不大相同,却不知是什么。她翻出来看了看,顿时吃了一惊:“这个……不是银票吗?”

    赵陌点点头:“是银票,全都是一百两一张的,这里一共有三十张。”

    三千两银子!秦含真睁大了双眼:“全都是你外祖父给你的?这是赔偿款吗?精神损失费?”

    赵陌愣了一愣,笑了起来:“表妹这话说得有意思,可不是赔偿款么?精神损失费……我确实是被折腾得厉害,有好几日都没精神呢。”

    秦含真咳了两声,就扯开了话题:“你外祖父怎么会给你这么多钱?”她翻了翻那叠银票,似乎底下还有别的单据,也不知是什么东西。

    赵陌道:“他看了我父亲给他的信,知道父亲依然还在意我这个儿子,没想让我去死,就后悔了。以往他听了三舅的话,只一心去巴结王家,倒忘了我父亲的想法。即使王家势大,父亲也有许多需要倚仗王家的地方,可若是当面对父亲说,王家比他要紧,他肯定会不高兴的。外祖父就是吃了这个亏,如今被父亲骂了一顿,总算明白过来了。”

    他嘲讽地笑笑:“他知道我如今不住在父亲那里,而是独自寄居在承恩侯府,就送了我这笔银子,叫我日后有需要时拿它花费。若是花完了,只管写信问他再要,反正温家不缺这点银子。若是能借着银子,借着讨好我,顺道讨好了我父亲,将来带给温家更大的利益,几千两银子又算什么呢?看着外祖父如今这副亲切慈爱的模样,我差点儿以为当初跟三舅商量着要把我牺牲掉,好讨好王家的外祖父是别人假冒的。”

    温老爷的画风真是永远都不会变,温家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以前他觉得牺牲赵陌,能得到利益,他就默许了温三舅的恶行。如今他觉得讨好赵陌,对温家更有利,也能拉下脸面给赵陌送银子赔笑讨好。秦含真想到这里,就不难明白赵陌脸上那嘲讽的表情是怎么来的了。

    她只能对赵陌说:“温老爷给你,你就收着呗。你手头也没几个钱,有了银子,起码将来要做什么事都方便许多。不过三千两银子也不知能用多久,总不能指望能靠它过一辈子吧?虽说温老爷叫你用完了再找他要,但他既然有求于你父亲,也有求于你,老是问他要钱,银子肯定不是白给的,还不知他会提什么要求呢。怪麻烦的。我想你也不希望总是去找他。咱们想个法子,拿这三千两银子做本钱,给你找个可以来钱的产业,或是买些地佃出去,或是买个铺子收租,或是投资别人的铺子,按月拿分红,都使得,也省得坐吃山空了。你有钱有产业,以后不用靠家里养活,你那个继母想要拿捏你,就没那么容易了。”

    赵陌看向秦含真,目光有那么一点儿诡异。

    秦含真怔了怔:“怎么了?赵表哥,你为什么这样看我?难道是觉得我的话不对?”

    赵陌露出一个笑来,摇了摇头,从匣子底下翻出一张纸来,打开给秦含真看。

    秦含真这才发现,这匣子底下还藏着一张房契,看上头的地址,是在佘家胡同,是一处前店后宅的建筑,前后两进,作价三百二十两银子。

    秦含真“咦”了一声:“这么巧?这也是你外祖父给你的?不过为什么是带店铺的房子?他难道还想让你去做生意?”太奇怪了吧?

    赵陌微笑道:“二舅说,他们来京城的路上,就商量着要给我置一处房产,也免得我只能寄人篱下,连个自己的地方都没有。到了京城后,我外祖父身上不适,二舅无事可做,就到处打听有没有合适的房产,只是一直没遇上好的。他们没有门路,内城的房产轮不上,就只能在外城寻。昨儿我父亲说了他们一顿,他们急了,赶紧过来找我,仓促间也买不到什么好宅子。这处房产靠近琉璃厂,附近还算兴旺,原是二舅买来打算给表哥日后进京时住的,如今只好直接送了给我。外祖父说,叫我先收着房契,他们会寻人帮我砌一堵墙,把那宅子前头的店铺跟后面的宅子分隔开来。到时候我把铺子租出去收租金,后面的宅子就自己留着住,也没什么不便的。那边的店铺出租行情很好,二舅还说,若我愿意,他就替我找一个可靠的租客。一年下来,也能收上几十两银子呢。”

    原来房子是在琉璃厂附近。秦含真笑道:“那一片听说挺兴旺的,做得好象是书画古董方面的生意。你租出去也好,自己不用费心了,只需要收租金就行。”

    赵陌感叹道:“我原还没想到这些,不料表妹居然跟我外祖父、二舅他们想到一块儿去了。确实,我若是手上有些产业,日后银钱上也能方便些,至少不必受家里束缚。只是我毕竟是父亲的儿子,小王氏是我继母,我礼法上也该叫她一声母亲。便是我手上有再多的银钱和产业,她若想要收了去,我也是拦不住的。与其便宜了王家,我还不如不要什么挣钱的产业呢。横竖父亲也不会连我的日常用度都叫舅爷爷出。我自问不是个奢侈的人,温饱不愁,再添些读书交际的银子,也没什么花费了。”

    秦含真不以为然:“如果一年挣几十上百两银子的小产业,小王氏也要收了去,眼皮子这么浅,就怪不得咱们跟她过不去了。她如今名声很好听吗?你外家给你的东西,她也要贪,别人只会说她的不是。如果你实在担心,大不了直接跟你父亲打个招呼,说你外家给你的这点东西,要自己收着,不叫小王氏收了去。你父亲如今应该还在气头上,想必会答应的。他答应了,小王氏要收,你也有话搪塞。除非她连你父亲都不放在眼里了,非要强抢。到时候你就向你父亲告状,让他们夫妻吵去!”

    赵陌听得又笑了起来:“什么难事儿到了表妹这里,都变得再轻巧不过了。”他将匣子又往秦含真那里推了推,“表妹先替我收着吧?我那儿不大方便。”

    秦含真睁大了双眼:“怎么给我收着呢?这么大一笔财产呢,我可不敢,万一丢了怎么办?我赔不起的。”

    赵陌笑道:“不用你赔。”

    “那也不行。”秦含真坚持地将匣子塞回他手里,“你自己收着吧,要是觉得不方便,就叫我祖父祖母帮你收着。反正你现在有自己的宅子了,再过不久还可以搬到燕归来去,也有自己的屋子,还怕没个放东西的地方?”

    赵陌正色道:“表妹不知道,我外祖父除了送这些财物给我以外,还送了两个人来。一个是我从辽王府带到大同去的小厮。自我第一回逃走后,他就不见了踪影,三舅说是把人送回王府去了,其实是他把人打了个半死,又不敢真的闹出人命,叫王府追责,更没法转卖出去,就丢到庄子上,由得那小厮自生自灭。我托表哥帮着打听,前不久好不容易才打听到他在哪里,给他送了些药过去,听闻他伤势好些了。这回我外祖父与二舅上京,就把他给带上了,只是他伤势还没好,仍要养着,就暂时安置在新宅子那里。至于另一个人,则是我外祖父送来的。这人我没见过,也不知品性如何,是否可靠。让他暂时照顾我的小厮也就罢了,这匣子里有那么多银票,还有房契以及他的身契,怎能将匣子藏到那宅子里去?万一他把东西偷走了,我岂不是吃大亏了?”

    秦含真想想也对:“那就收在这府里吧。”

    赵陌仍旧是摇头:“燕归来那边也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住着,使唤的也有不少承恩侯府的下人。我如今还没搬过去,也不知道那边情况如何,实在不敢带太过贵重的物件过去。交给舅爷爷舅奶奶收藏,倒是可靠了。只是我若有需要用银子的地方,向两位长辈讨要这匣子,就免不了要交代清楚讨要的缘由……”

    他没有说下去,但秦含真已经明白了。这确实不太方便。

    秦含真想了想,勉强将匣子收了起来:“那我就先替你收着,一定会小心看管的。等赵表哥你在燕归来那边安顿下来了,觉得还算安全的话,我再把东西交回给你。这期间你如果需要用银子,也可以跟我说。”

    赵陌笑着点头:“那就拜托表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一胎二宝:冷血总〕〔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诱妻入怀:帝少大〕〔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邪王绝宠:医品特〕〔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顾芸楚离南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