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嫡女倾城:相府二〕〔女总裁的贴身狂兵〕〔逍遥高手混都市〕〔记忆行囊〕〔攻妻成瘾:腹黑老〕〔一品毒妃,邪王心〕〔萌宠貂徒:师傅成〕〔蛮皇武神〕〔梦界解铃人〕〔一剑弑仙〕〔六道魔帝〕〔万道主宰〕〔火星情报局〕〔老子是一条龙〕〔绝色丹药师:夫君〕〔娱乐再成神〕〔大周王侯〕〔乡村透视小神棍〕〔卡牌新世界〕〔浮云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九十九章 绘春
    ,!

    秦含真放下笔,起身走到窗边往外看,见绘春满身狼狈,撕心力竭地磕头哀求着,也有些不忍。

    绘春原是秦锦华身边的二等大丫头,四个二等里,就数她为首。她原是王家家生子儿,在王大夫人身边侍候的。秦锦华小时候到王家去作客,王大夫人觉得她的丫环不够好,就把绘春给了她。绘春跟在秦锦华身边,也有三五年了,算是目前侍候她的丫头中资历最老的一个。她来秦家的时候就已经有十一二岁了,现在也有十六七,恰是青春正好的年纪。若没有被撵,她也不可能一直侍候秦锦华,最有可能的是几年后嫁给承恩侯府里的小厮,将来作为秦锦华的陪房,陪嫁出去。若她对王家的忠心不变,兴许将来她的儿女,也会重复走上常旺那条路。

    但现在秦仲海与秦简父子下定决心要清理府中与王家有关系的男女仆妇,常旺那样关系稍远的陪房之子尚且不能避免,更何况是绘春这等直接从王家来的丫头呢?

    秦含真早从祖父母处打听到了许多细节,心里明白绘春是不可能留下的。因此,虽然她看着对方可怜,但并没有多说什么。再说,绘春是秦锦华的丫头,跟她没有关系。

    秦锦华一直在正屋里,没有动静,也没有出来见绘春的意思。绘春跪在台阶下,越发哭得伤心了。她加大了磕头的力度,额头上的红肿很快就转变成了血迹。她在秦锦华屋里侍候多年,其他丫头们与她共事久了,不少人与她交好,见状不忍,纷纷上前扶她,又劝她别再磕头了:“二爷二奶奶做的主,姑娘又能说什么呢?姐姐还是起来吧。”

    她一概不理,挣开众人,继续磕响头:“姑娘……求姑娘开恩!姑娘救我一回吧!”

    丫头们都在替她着急。可是秦锦华不开口,她们又能如何?

    一个婆子带着两个媳妇子急步从院外走来,瞧见院中这幅景象,气急败坏地上前揪住绘春骂道:“你这小蹄子,好大的胆子!在我面前装得那般乖巧,说舍不得主子,来磕个头,道个别就走,若我不答应,姑娘回头怪罪下来,怕我担不起。唬得我跟什么似的,放你来给姑娘磕头,谁知你竟然敢在姑娘院子里闹起来!打量着姑娘好性儿,就敢仗着姑娘的势儿来压我们,你以为自己是谁?!二爷早发了话,你们这些奸细一个都不能留!你想要窜唆姑娘做什么?还不赶紧给我起来?!后门的车都在等着呢,除了你,人都到齐了。若误了出城的时辰,天烟前车队到不了庄子上,老娘就把你扔出去喂狼!”一边骂,一边还不客气地打算扇一个耳光下去。

    周围的丫头看不惯,有一个年纪大些的站出来拦住婆子道:“快住手!妈妈也是糊涂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在姑娘面前,你就敢耍威风了?绘春再不好,也是侍候过姑娘的人。你当着姑娘的面打人,是打谁的脸呢?!”

    那婆子认得这丫头,手停住了,连忙赔笑道:“画冬姑娘,你别生气,是我一时气坏了,没留神儿,我不打她便是。只是,即便绘春从前侍候过二姑娘,如今也是被撵出府的人了。这是二爷二奶奶亲自下的令,我们也是奉命行事罢了,实在不敢因为这丫头,就误了二爷二奶奶交代的差事。”

    画冬冷笑:“谁要你误差事了?二爷二奶奶只是命你把人送走罢了,你在这里又打又骂的做什么?再者,绘春侍候了姑娘这些年,又没有犯过错,即使要出府,也得容她收拾些随身行李,姑娘那里只怕也有话要交代。你催什么催?有事要忙,就只管忙去,回头我们直接把人送到后门上就行了。别说我们误了你的时辰,从京城到庄子上,一天也走不完,本来就是要在外头过夜的,怪到别人头上就是笑话了。”

    那婆子还能如何?绘春是失势了,画冬却还是二姑娘秦锦华身边的大丫头,比她有体面得多。就算真的误了时辰,她也不敢说半个“不”字,勉强赔笑了几句,冷冷看了绘春一眼,就带着媳妇子们先走一步了。

    绘春失魂落魄地瘫在院子里,整个人木木的。画冬见状叹了口气,亲自上前扶起她,扶到后院房间里,替她重新梳了头,净了脸。

    另一个大丫头染秋拿着两个大包袱过来,塞到她手中:“姐姐把这些都带上吧。时间仓促,我只收拾了些衣裳鞋袜,但姐姐的细软我都塞进去了。往后在庄子上还不知会如何,姐姐省着点用,日后多保重吧。”说完这话,她就转身要走了。

    绘春猛地拉住了她:“好妹妹,你见了姑娘,替我求一求吧。哪怕是留我做个洒扫小丫头也好,别撵我出去。我是王家出身没错,可我老子娘早就死了,只剩下哥哥嫂子,他们如何,你们都是知道的,半点都指望不上。我哪回往王家送东西,不是给他们送钱补亏空还赌债?哪里就成了奸细了?我侍候姑娘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求姑娘看在这些年的情份上,救我一回吧!”

    染秋面露难色,跟画冬对望一眼。画冬劝绘春道:“你也别为难她了。我们都是一样的丫头,正经还不如你先前有脸面呢。你都被撵了,我们难道还敢违了二爷二奶奶的命?姑娘也一样为难,她才那点年纪,自己还要听父母兄长的呢,就算有心救你,也没有办法呀。我知道你冤枉,可谁叫这回墨光和常旺惹出了事呢?他们自己不知死活,闹得这样大,自己倒霉也就罢了,却平白连累了你。”

    绘春哭道:“我心里早就恨死他们了,可他们做了什么,又与我何干?我在姑娘跟前,从来都是规规矩矩的。若我真个犯了错,被撵出去,也就认了,可这回实在冤枉!我已是这个年纪了,这一出去,可就真真没活路了。好妹妹,你们就救我一回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但凡有半点盼头,也不至于拉下脸来闹,什么体面都不要了,只求能留在府里。我也知道,这是二爷二奶奶下的令,姑娘也不好违令。可姑娘若是能为我说一回情,哪怕叫我这辈子再不见亲人,我也是心甘情愿的!我本就是被送给姑娘的,姑娘才是我的主子,旁人饶她是谁,都不与我相干。哪怕是姑娘叫我去杀了她,我也会依令行事。”

    这话是越说越没谱了,画冬忙止住她:“你疯了不成?这些话也是能说出口的?快住嘴,当心叫人听了去!”

    绘春哭道:“我都没活路了,还怕叫人听见么?我好好的人,叫人平白连累了,抱怨几句又如何?”

    染秋叹气道:“姐姐别犯糊涂,咱们府里虽说跟那边是生分了,可是二奶奶还是那家子的外孙女儿呢。就算心里有再多的怨,听到别人说要杀了长辈,二奶奶能高兴么?你如今要出府了,今后的性命都在二奶奶手里,何苦给自己添麻烦?”

    绘春抽泣:“添不添的,都这样了。二奶奶若真恼了我,叫人一刀把我杀了,我还能得个清净呢。”

    染秋与画冬都是一阵默然。

    她们心里清楚,绘春这般疯狂,固然有被撵出府、前程尽丧的原因,更多的还是恐惧。她这样从王家送出来的丫头,本来送回王家就可以了,比常旺那样的更好安排。偏偏王家一个不肯要,全都拒绝了,秦仲海与姚氏只好把人全都送到京外的庄子上去,离京城承恩侯府远远地,眼不见为净。这样送出去的人,很有可能这辈子就只能在庄子上了。若有主人垂怜,可能稍稍吃几年苦头,就有回府的一日。可绘春如今已有十六七岁年纪,若不是在姑娘身边侍候,早就可以配人了。她这样的被送到庄子上,用不了多久就要被配了庄里的小子,在庄子上生儿育女,再也没有回府的希望了。

    绘春原是二姑娘秦锦华身边的大丫头,生得美貌,又能写会画,在承恩侯府里是极有体面的,外院里等闲的小管事们,她都看不上,更何况是庄子里的庄稼汉?万一遇上个相貌品行都糟糕的,这辈子就毁了。染秋与画冬只需要想一想,若是自己遇到这样的情形该怎么办,就连死的心都有了。

    可就算绘春的际遇再惨,染秋与画冬两人再想帮她,也是有心无力。她们能做什么呢?二姑娘秦锦华的态度就摆在那里。若是有心要救绘春,她方才在屋里听见绘春哭求,就不会一直沉默了。

    绘春心中也清楚,她侍候了秦锦华多年,不可能连这么浅显的事实都看不出来。她只是不死心罢了,期盼着秦锦华能看在两人多年的主仆情份上,回心转意。但看着染秋与画冬的表情,她就明白了,这终究只是妄想而已。

    绘春绝望地瘫坐在床边,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门帘被掀起,描夏走了进来,瞧见屋内的情形,她也有些不好受。她上前劝道:“绘春姐姐,你别难过,姑娘也是不得已。二爷二奶奶下了令,姑娘能怎么办呢?咱们府的庄子总比别处强些,姐姐去了也不愁温饱,至少比卖到外头去要强……”

    话未说完,绘春就啐了她一口,看向描夏的目光中带着几分忿恨:“用不着来做好人,你盼着能取代我,早就不知盼了多少年,如今可算如愿了。只是你也别高兴得太早了。姑娘如今对我能不念旧情,将来也会同样待你!你且小心侍候吧,天知道什么时候,你就倒了霉,只怕下场还不如我呢!”

    描夏脸色都变了,冷笑一声,也不说话,转头就走。染秋与画冬面面相觑,都觉得有些不妥。后者皱眉对绘春道:“你这又是何必?大家都是自小一块儿长大的……”

    绘春摆摆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起身道:“谁是真心,谁是假意,我心里明镜似的。你也不必多说了。若我有回来的那一日……”她话说到一半,没有说下去,只木然抱着两个包袱,独自走了出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重生空间:慕少,〕〔山村透视兵王〕〔沈娴秦如凉〕〔白雅顾凌擎〕〔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