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星教练〕〔绝地求生之诸神之〕〔八零神算俏军嫂〕〔都市之绝品杀手〕〔强势锁婚:墨少的〕〔重生之风华女将军〕〔无敌暴虐系统〕〔星祖的电影世界〕〔快穿之男神请到碗〕〔重生八零:军嫂小〕〔霍少的闪婚暖妻〕〔逆武丹尊〕〔王者荣耀之我是小〕〔总裁爹地:请疼我〕〔花式撩妻,总裁的〕〔主角清除系统〕〔天生无命魂〕〔王者荣耀之你是我〕〔101道伤痕:历少的〕〔猪样麒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八十七章 惶恐
    虽然不知道王大老爷是否会心狠手辣到这个地步,但赵陌的猜测不是没有可能的。哪怕王曹是王氏族人,说白了不过是个混混而已。一个远支旁系,性命很重要吗?万一消息走漏,传到赵硕耳朵里,那对王家可没什么好处。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灭口?

    若王大老爷有心保全王曹,就该叫他一辈子不回京才是。去江南玩两年就回来?哪儿有这么便宜的事?

    秦仲海越想越觉得赵陌的猜测是对的,有些坐不住了:“我得去跟御前侍卫们说一声,让他们留心审问王曹的那个同伙,王家安排在通州码头上的人手,也不能放过。若是审出他们当中有任何一人领了命,要杀王曹灭口的,那说不定王曹会对王大老爷寒了心,招出更多的东西来。”

    秦仲海也想明白了,妻子姚氏顾虑的是她亲外祖父,王二老爷这一房。现在他从王曹嘴里确定了,整件事都是王大老爷的主意,不会牵连到王二老爷身上,他可以放心大胆地把人往死里得罪了。既然已经选定了立场,打蛇不死反受其害,他至少要踩得王家长房再也没有能力报复秦家才行!而王氏家族又素来有些个家族家规,爱护名声。只要王家长房的名声太坏,说不定会被族人抛弃,那秦家就更不必担心,王家其他房头那些做了官的族人会记恨上秦家,跟秦家过不去了。

    拿定了主意,秦仲海匆匆向秦柏告了一声罪,离开了一会儿。过得一刻钟的功夫,他又折了回来,脸上已经满是轻松的笑意:“我已经命人把话捎过去了。”

    秦柏笑道:“也不必太过郑重了,这不过是广路的一点小猜测罢了,未必是真的。”

    秦仲海却道:“即使不是真的,也要把事情弄清楚了,然后让王曹认为这是真的。他那种人,我心里清楚得很。说是对家族忠心,但那是因为他可以从家族得到好处,他才会忠心。若叫他知道,他所忠心的家主有意害他性命,他不可能会甘心顺从的。那时候,王大老爷才知道什么叫作恶犬嗜主呢。”

    秦柏不过是多说一句,见他有主意,便不再多提。

    秦平却看向赵陌,对他道:“这次凶险算是过去了,只是你往后也不能失了警惕,还需要多加小心。王家恶行已经上达天听,皇上定会做出处置的。但王家毕竟未能害得你性命,皇上再如何重罚,也不会伤王家筋骨。但是你父亲那里,兴许会受些牵连。眼下还不知道他会怎么想,是会对王家所为心存不满,还是怨你生事呢?你不可不提防。”

    赵陌站起身,正应了,眉宇间也隐隐有几分阴郁。

    秦仲海忙道:“应该不至于。我也见过广路的父亲,瞧着是个和气大方,又明事理的人,不会如此糊涂的。朝野间对他的评价一向很好。此事原是王家作孽,广路是无辜受害,幸而无事,他父亲又怎会怪到他头上呢?”

    秦平道:“我也不过是提醒一句罢了,谁能知道他父亲怎么想?他是做儿子的,碍着孝道,自然事事都要束手束脚。我看他往后就在咱们家住下也罢了,就怕他父亲心中气恼,面上却不露,把他接回家去,叫他受他后母的搓磨呢。即使他父亲没这个想法,只要那小王氏存了歹意,做出一副贤妻良母的模样来,哄着他把广路接回家去。他平日上衙门做事,不在家,广路还不是一样要落到小王氏手里?”

    秦仲海听得也为赵陌起了担心:“那该如何是好?若是赵硕真个开口要接儿子回去,我们这些外人,也拦不得呀。”

    秦含真听得忧心,小声问赵陌:“那怎么办?”

    赵陌沉着脸道:“我绝不会束手就擒!”

    就是这样才更让人担心!

    秦含真忍不住问秦柏:“祖父,上回咱们见皇上的时候,皇上不是说了,让赵表哥跟您读书吗?能不能拿这话当作借口,不让赵表哥的爹把他接回去呀?”

    秦仲海讶然:“皇上有说过这样的话么?那就可以放心了!”

    秦柏只是微笑:“皇上确实这么说过,所以你们不必担忧太多。广路的父亲即使有怨言,也不会冒着触怒皇上的风险。他胸有大志,只会行事更加小心的。”

    秦含真稍稍松了口气,笑着对赵陌说:“赵表哥,你也听到了,不要害怕。”赵陌回给她一个微笑。

    害怕?他才不会害怕。到了现在这一步,他已经发现了王家与父亲赵硕的弱点,早就不再畏惧他们了。他还有什么可失去的呢?真正要害怕的,是王家和父亲才对。

    王家是否害怕,还未可知,但赵硕此时此刻却确实害怕了。

    他进宫的时候,听说了御前侍卫抓到一个意图在承恩侯府下毒害人的王家族人的事。他立刻就想起了自己那寄居承恩侯府的嫡长子,顿时吓得脸都白了。

    但他不敢露出异样,面对别人关心和好奇的目光,他只能找些借口来搪塞,又暗地里打探案情,得知承恩侯府里并没有人受害,才暗暗松了口气。可是,就算儿子没有出事,他心头的怒气也轻易消不下去。王家族人为何要对姻亲承恩侯府下手?外人议论纷纷,想不出原因,他却能猜到一个——王家族人的目标,该不会正是他那嫡长子赵陌?

    小王氏的霸道,赵硕是早就领教过了,兰雪平日就没少吹枕边风。再加上庶子死得不明不白,隐隐约约似乎与王家有关,还有嫡长子赵陌在大同的经历,无不说明了王家意图除掉他所有子嗣,好保证他膝下只有小王氏亲生骨肉的事实。因此,他和小王氏虽然还是新婚,但他心中对这个续弦妻子已经生出了几分厌恶与不耐。若不是他还有求助王家之处,他早就忍不住要狠狠训斥她一顿了。

    然而,他生平最风光的就是现在这个时候了,皇上对他是如此的看重与欣赏,他离皇嗣之位,似乎只有一步之遥。只需要太子一病不起,他就能心想事成了。在这个当口,他怎能得罪岳家?没有岳家的提拔,他未必能这么容易获得皇上的青眼。因此,他就犹豫了,觉得自己还能再忍耐些日子,儿子也应该再忍耐一下,只要等他成功入主东宫,那就一切都好说了。反正儿子在承恩侯府里,总是能安全无恙的。

    谁知道,王家会丧心病狂至此。天子脚下,光天化日,就敢伸手进承恩侯府里下毒手呢?

    赵硕同样想不到,承恩侯嫡长子秦仲海,明明是王家的外孙女婿,父亲承恩侯又明摆着是要跟王家交好的,他居然会直接把状告到了宫里,让皇上知道了。赵硕心中惶恐,不知道这件事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皇上会降罪王家么?会牵连到他么?赵硕心中七上八下的。

    而在这个时候,赵硕又得了一个小道消息,说是皇上其实见过赵陌了,是在微服出宫,与新封的永嘉侯秦柏相见时见到的。皇上得知赵陌是宗室中的子侄,还关心地问起了他的功课,命他跟着永嘉侯秦柏读书。

    这本该是个好消息,可赵硕只觉得是晴天霹雳。

    因为他忽然想起了,就在皇帝下旨给秦柏赐爵的第二天,曾经召见过他,问他嫡长子如今何在?他那时候回答,说嫡长子还在辽东王府里,跟着其祖父母生活呢。

    他不想把赵陌在京城的消息透露出去,更不想让皇帝质疑,为何他不将嫡长子接回家中。若赵陌是留在辽王身边,好歹还有一个向祖父母尽孝的理由,可以解释他为什么不把儿子接到京城来。

    皇帝当时听了他的话,并没有说什么。可是现在,赵硕得知皇帝其实早就知道赵陌是在京城里,心下说不出的胆战心惊。

    他犯了欺君之罪,皇帝会不会生气?

    赵硕很想探听一下皇帝的想法,但又不敢直接面对他,只能私下寻张公公说话。张公公清楚内情,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公子既然知道这是欺君,为何当日不说实话呢?”赵硕无言以对。

    张公公微微笑道:“皇上并未发作公子,公子暂时倒也不必为此发愁。倒是王家那头,究竟是怎么知道令郎在承恩侯府的呢?宫里知情的人都不是多嘴的,承恩侯府里除了永嘉侯一家,再没旁人知道令郎的身份了,最有可能泄密的,可就只剩下公子这边了。公子不去查一查么?据那个叫王曹的说,他是从公子的岳父嘴里知道消息的,却不知道公子的岳父,又是从哪里听说的呢?”

    赵硕的脸变了变,客气地向张公公道了一声谢,塞了个小荷包过去。张公公摸到荷包里薄薄的,似乎只装了一张纸,便露出了笑容:“公子想必事先是不知情的,如今令郎险遭人害,公子一定很生气,很担心?人同此理。皇上听说那个王曹差点儿连永嘉侯都要害了,心里正恼火呢,已下令彻查了,断不能叫歹人有机会逃脱的。公子可得好好安抚令郎才是。家里也该清理一番了。若有哪个嘴碎又不忠于主家的下人,很该早早撵出去,省得日后再生出祸事来。”

    赵硕的额上已经冒出了汗。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张公公的话。等他回过神来时,眼前已经空无一人,只余阵阵阴风穿堂而过,吹得他骨头都开始发冷。

    他失魂落魄地走回了平时办差的地方,就听得人们议论纷纷,又好象用奇异的目光在看他。他稍稍振作了精神,命随从去打听:“出什么事了?”

    不一会儿,随从回来,给他带来一个不太妙的消息。

    蜀王上书,太后寿辰将至,他请求携子上京为太后贺寿。他这次要带来的,是小儿子,十五六岁年纪,听说俊秀又聪慧,十分讨人喜欢。但蜀王不带长子带幼子,是否有什么特别的用意呢?

    赵硕觉得自己身上的寒意越发重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重生空间:慕少,〕〔爱上阴间小娇妻〕〔我的微信连三界〕〔权路迷局〕〔后娘[穿越]〕〔皇后有旨:暴君,〕〔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杀神叶欢〕〔英雄?我早就不当〕〔沈娴秦如凉〕〔一欢成瘾: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