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少将仙妻〕〔乡村妙手小仙医〕〔神话烘炉〕〔天才萌宝:总裁爹〕〔丧末时代〕〔苟在火影世界〕〔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千金索吻:卖身总〕〔数理王冠〕〔当黑子成为审神者〕〔穿成宫斗文里的皇〕〔田园娇娘:农门大〕〔国民男神是女生:〕〔大唐好相公〕〔我开棺材铺的日子〕〔灵气逼人〕〔变身之牧师妹子〕〔无限之主角必须死〕〔方寸江湖之残唐晚〕〔崇祯聊天群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七十九章 利诱
    王曹是王家的忠实走狗,在他的逻辑里,只要是为了王家的利益,任何挡路石都应该被除去,没有什么无辜不无辜的说法,因为王家的利益高于一切。

    他还非常努力地试图说服姚氏帮自己完成那尚未完成的任务:七姑爷赵硕有很大可能被过继到皇室中,在太子死后,继位为皇储。那七姑奶奶小王氏就是未来的太子妃,未来的皇后了!有这么一位身份尊贵的表妹在,姚氏在夫家也能沾光。为了能让小王氏成功成为世间最尊贵的女人,姚氏应该尽上一份力。只要她今日为小王氏立了功,他日小王氏母仪天下时,自会记得她的好处。到时候,姚氏想要什么不成呢?无论是丈夫和儿子的官位,还是承恩侯府的长久富贵。

    王曹半是引诱,半是嘲讽地道:“外头的人不知道,咱们家的人却清楚得很,表姐你也很清楚,承恩侯府……其实根本没有外头看起来的那么风光。皇上是对你们侯府很不错,但也在防着你们,不叫外戚作大。表姐夫这么多年都没怎么升过官儿,承恩侯更是不受皇上待见。如今太子殿下还在,皇上还念着皇后的情份,才会对承恩侯府如此优容。可是皇后早死了,太子殿下是个病秧子,不定什么时候就断了气。等新君上位,哪儿还有承恩侯府的地儿?如今的承恩侯早就老了,他两脚一伸,自然干净利落。可是表姐和表姐夫,就得品尝那家门败落的苦处了。若是表姐能早早讨好了未来的皇后,还有什么可愁的呢?”

    姚氏的心跳得飞快。虽然王曹的话说得很过分,也很狂妄,但并不是全无道理。确实,承恩侯府的处境,她心里是很清楚的。这回公公承恩侯秦松被皇上一道圣旨拘在府中读书,已经是三叔秦柏求情的结果了,否则说不定皇上会直接赐毒酒!圣眷如此,根本不能指望能长久。眼下有皇上在,有太子,有三叔秦柏,秦家还能撑上些时日,等皇上、太子先后去了,就算秦家一门双侯,又管什么用?承恩侯府以外戚身份立足于世。可他们跟新君很有可能没有半点联系!

    王家早有心要捧一位皇后出来,至不济也该有个妃子。王大老爷当年将嫡亲的妹子送进了后宫做嫔,王嫔娘娘一度受宠,怀孕过两次,可一次生下个小公主,没满月就夭折了,一次没等月份满了就小产,掉下一个成了形的男胎来。无论是王嫔娘娘,还是王家上下,都伤心不已,那可是带有王家血脉的皇子!若是这孩子能顺利生下来,自然而然地就会成为太子殿下之后的第二顺位继承人,甚至有可能因为太子身体太差,皇帝直接越过太子,将这个小儿子立为新皇储,也未可知。可是天意弄人,王嫔小产后不能再生了,又不再受宠,王家只能把主意打到别的女儿身上。

    王三姑奶奶是王大老爷原配嫡出的女儿,她嫁给晋王世子后,王家就开始全力助这个身份尊贵的女婿过继皇室,成为新皇储。可惜烂泥扶不上墙,晋王世子自以为聪明,出了昏招,结果被皇上厌弃不说,连世子位都没保住。将近十年的心血都白费了,王家还白白折了一个女儿。如今这位七姑奶奶,已经是王大老爷最小的嫡女了,乃是继室嫡出,十分受宠。若不是冲着未来的前程,她怎么也不至于嫁给一个普通宗室子弟做继室。王家打算捧一位太子妃出来的意图是非常明显的,并且费了不小力气,在京中为女婿赵硕造势。赵硕如今能得皇上青眼,王家功不可没。

    有这么一份大功劳在,等赵硕入主东宫,登基为帝,王家便是第一号大功臣!等王七姑奶奶生下嫡子,册封太子,王家至少可再保百年富贵!这是王家长房的野望,谁都别想阻挡他们!

    姚氏虽是王家二房的外孙女,自小也没少见那位曾外伯祖父。别看王大老爷在外头名声不错,都说是位慈祥长者,可在亲友之间,他很有些心狠手辣的名声。姚氏的母亲姚王氏就曾提醒过她,不要得罪了外家长房的人,平日里也不要离他们太近了。因此如今姚氏乍一听王曹所言,那什么沾新皇后光的话,倒在其次,她更担心自己坏了王家的计划,会惹来王大老爷的不满,进而出手报复。那位长辈可不是心慈手软的人,又位高权重,只需要动动手,就够她那官职低下的丈夫喝一壶的了。

    姚氏心中犹豫不定。

    她心中的顾虑多,难免会摇摆,但秦简却还年轻,更兼出身不凡,气势便盛些,却是听不得王曹这些话的。他冷笑连连:“真真是好大的口气!王家又不是头一回招宗室女婿了,什么未来皇储、皇后的,等皇上真的过继了你们家姑爷再说!什么都没有,连辽王世子的身份都没争下来,只靠一句受皇上欣赏,就把自个儿当成是未来的皇帝了。你们那位七姑奶奶要除掉元配嫡长子,也得先把儿子生了再说?现在着什么急?一个连封诰都没有的小小填房,倒摆起皇后的架子来了!”

    “你——”王曹气极,“外甥这话也太无礼了?七姑奶奶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你竟敢……”

    “我就敢了,你待如何?!”秦简打断了他的话,猛然站起身,“你以为你在什么地方?在跟谁说话?!正宫皇后是我亲姑祖母,皇上是我姑祖父,太子殿下是我嫡亲的表叔,我是承恩侯府嫡长孙!王家还没做到我们秦家的份上呢,倒敢对我们耀武扬威了?!”

    王曹噎了一下,随即冷笑:“行啊,你既然口气这么硬,只管不听我的话好了。日后吃了亏,可别怪我今儿没提醒。等到我们七姑奶奶做了正宫皇后,你再想沾光就迟了!”

    秦简轻蔑地瞥了他一眼:“沾什么光?你们七姑奶奶是我什么人?勉强算是姻亲罢了。我们家现有一位皇后娘娘,要沾光早就沾过了。难不成王家再出一位皇后,我们秦家还能被封个承恩公不成?哪怕是一等承恩侯也行呀。”

    王曹涨红了脸,眉宇间已经是暴怒。姚氏忙拉了儿子一下:“简儿,你少说两句。”

    秦简却道:“母亲,你被他几句话说动了心,我却不能眼睁睁看着您上当。这种害人的事,您千万别沾手!未来的皇后有什么了不起的?就算您这位表妹真个有凤凰命,那也得她的夫婿先做了皇帝才行。赵陌是那位的嫡长子,若我们真的帮王家杀了他,杀子之仇不共戴天,等他将来得了势,难道就不会为子报仇?王家还能仗着拥立之功,讨个人情,我们秦家有什么?母亲千万别犯糊涂,给家里惹来大祸!”

    姚氏这才如梦初醒:“你说得对,我差点儿忘了这一茬。”

    王曹忙说:“七姑爷不会发现的!我们做得这样隐蔽。”

    秦简只是冷笑:“你叫我的小厮给赵陌下毒,还说隐蔽?墨光那么蠢,真动了手,一下就被抓起来了。到时候别人知道他是我的小厮,还不得怀疑到我身上?我才没那么傻,帮了你,一点好处都没有,却得罪了你们家那位七姑爷,还得罪了我三叔祖。”

    王曹这才醒悟过来,秦简为何如此生气,原来是出在动手的人身上。他忙道:“好外甥,是表舅的错,竟忘了这一茬。既如此,我就不用毒了,你想个法子,把赵陌拐出承恩侯府,我叫人弄个惊马摔车的事故,叫人半点不会怀疑到你身上,如何?”

    秦简冷笑一声,转头对姚氏说:“母亲,这人已经疯魔了,赶紧处置了。今晚劳师动众,明儿消息就会传开的。王家想必也会有所耳闻。我们既然做了决定,就别摇摆不定,两边都得罪了。”

    姚氏看了王曹一眼,抿抿唇:“知道了,我会安排好的,这些事不必你操心。”

    秦简愣了愣,有些不放心地说:“母亲别忘了我方才说的话就行。这事儿是瞒不住的。别的不说,三叔祖回家时,为何瞒着我们赵陌的身份?最初我还不知道他叫这个名儿,以为他真叫赵广路呢。想必三叔祖是知道母亲与王家的关系,有所提防。眼下赵陌无论出什么事,他都会先怀疑到我们身上。您可千万别犯糊涂!”

    姚氏笑了:“行啦,母亲还用你教么?快去,把玉兰给我叫进来。”

    秦简照办了,因姚氏有吩咐,他只好带着茗风先行回府。走到半路,他停了下来:“茗风,你给我回去盯着,看母亲如何处置那王曹。”

    茗风忙道:“那哥儿怎么办?您身边没别人了。”

    秦简却说:“前头就是咱们家后门,我还要带什么人?想要使唤人做什么事,叫一声就会有人来了。你快去。”

    茗风想想也是,转身去了,秦简进了侯府后门,却没有回到自己住的折桂台,而是直出外院,转道去了清风馆。

    这时候的清风馆还未熄灯,秦柏还在书房里指点赵陌功课,听说秦简来了,都很惊讶,忙让人把他迎了进来。

    秦简进了书房后,沉默了好一段时间,方才开口将今天的经历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秦柏与赵陌,然后抬起头看向后者:“赵贤弟……其实一直在防备我,是不是?”

    赵陌笑了,神情间带着几分轻松:“秦兄果然如我所想的一样,乃是赤诚君子。我从今以后可就放心了。”

    秦简苦笑了下:“你就别笑话我了。若不是你无意中提起有下人在院子里说闲话的事,还有墨光在清风馆外窥视的异状,我也不会想到要去查墨光,自然也就不会发现真相。万一墨光真的对你下了手,我就真的没脸见你了。”

    赵陌摆摆手:“只要秦兄对我没有加害之心就行了。不过……我真好奇,府上有很多王家出身的下人么?怎的一个个都宁可听从王家一个族人的指令,却无视你这个正经主子的性命与前程呢?”

    秦简顿时沉了脸。...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