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花谢月如初之卿若〕〔听说元帅养了条龙〕〔我的脑袋价值千金〕〔最强武侯〕〔总裁老公,顶级宠〕〔不聊斋〕〔暖心新娘一百分〕〔狐家上仙请留步〕〔重生之都市无上天〕〔火影之两界成神〕〔诸天之龙脉巫师〕〔冲喜妻主:病夫很〕〔系统穿越:农家太〕〔毒战八荒〕〔上司撩我戏太多〕〔请婚书〕〔斗罗大陆外传唐门〕〔绝版剑神〕〔潮汐盘〕〔异界之我成了大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七十六章 查问
    秦简出了清风馆,没有直接回折桂台,而是去了自己在外院的书房。他要找墨光问清楚,昨儿都是些什么人在清风馆里大放厥词,顺便还要数落墨光一顿。天天跑去人家院子门口探头探脑的,真是丢了他这个主人的脸!

    谁知秦简到了书房,却发现里面只有砚雨一个人,墨光不见踪影。他的脸色顿时就沉下来了:“墨光呢?”

    砚雨正在整理书柜上的书本,今天刚刚晒过呢。听到秦简的问话,他连忙回答:“没有纸了,墨光哥哥便去了要纸。”

    秦简的脸色这才稍稍有所回转,谁知茗风在他身后多说了一句:“怎么会没有纸呢?昨儿我才收拾过这屋里的东西,记得柜里分明还有两刀纸呢。”秦简不由得一怔,忽然想起,昨天他做功课的时候,确实记得还有厚厚一叠纸。一天不到,怎么可能会用完?

    砚雨却是一脸茫然:“可是墨光哥哥说没纸了,我也看过,那柜里是空的。”

    茗风走到柜前,拉出小抽屉一看,原本装纸的地方,确实空了。他皱了皱眉头,伸手去开其他的柜门与抽屉,等开到第三个抽屉时,终于在里面看到了整整两叠秦简平日惯用的上等好纸。

    茗风将纸取出来,拿给秦简看:“哥儿瞧,纸都在这里呢。这个抽屉平日是放画纸的。哥儿用得少,我们也没怎么留意。可是好端端的,写字的纸绝不会平白跑到这放画纸的抽屉里来。”

    茗风与印痕今天都跟着秦简出门去了,砚雨不知道这纸的事,会把两刀纸偷偷放到画纸抽屉里的,除了墨光还会有谁?尤其是,他还借口要去拿纸,离开了本该守上一天的书房。这已经超过了偷懒的界限了,分明就是在故意欺瞒主人!

    秦简的脸又黑了,他问砚雨:“墨光说去要纸,他出去多久了?”

    虽然砚雨平时老实迟钝一些,现在也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墨光哥哥是完午饭后就出去了的,到现在还没回来……”

    茗风问他:“早上他一直留在这里做事?他都干了些什么?”

    砚雨老实回答:“他扫了地,洗了笔,还把哥儿的桌椅给擦了擦。”

    也就是说,清扫书柜书架、搬书出去晒之类的粗重活,墨光全都没干,而是推给砚雨了?

    茗风冷笑了一下,对秦简道:“哥儿,我去把墨光找回来的。即使不为哥儿要问他话,他行事也太不象话了些。若不好好罚一罚,叫他受个教训,他往后还不知会如何胡闹呢。”

    秦简阴沉着脸点了点头,又吩咐茗风:“叫人去打听,他这几日都在干什么呢!”

    茗风应了,迅速离开,印痕、砚雨两个忙侍候着秦简放下书包,练了一会儿字。但因为秦简的心情一直不太好,他俩连大气都不敢出。

    茗风去得有些久,直到晚饭时还没回来,秦简只得先回了内院。他素日若没有什么事,一般都会去盛意居陪父母妹妹用饭的。今日有些不巧,父亲秦仲海留在主院松风堂了,大概是要陪承恩侯夫人许氏吃饭,三叔秦叔涛也在。妹妹秦锦华则在明月坞用饭,特地打发了丫头来问姚氏讨几道好菜,说是要在院子里摆个小宴,替三妹妹秦含真庆贺,连隔壁桃花轩的大堂姐秦锦仪与四堂妹秦锦春都去了。盛意居里便只剩下姚氏与秦简母子俩了。至于庶子秦素?他在这院子里从来都是隐形人,如果身为父亲的秦仲海不开口,作为嫡母的姚氏才不会让他在自己跟前吃饭呢。

    秦简见饭前还有空闲,便把今日在清风馆里听赵陌说,有下人因为未能见到三叔祖秦柏的面,而公然口出怨言的事告诉了姚氏。

    姚氏顿时柳眉倒竖:“当真?是哪个下人这么没有规矩?!他以为自己是谁?堂堂永嘉侯累了不乐意见他,叫他在屋子外头磕个头,还委屈他了不成?!”

    秦简道:“儿子也不知道是哪一个。赵贤弟本是客居,哪里认得咱们家的人?不过是替三叔祖不平,随口说一声罢了。三叔祖身边的虎伯大约是知道的,可他不肯开口,我们也没法追问。三叔祖仁厚宽宏,不愿跟几个下人一般见识。可咱们知道了这种事,总不能当不知道吧?宽纵了这一回,底下的人说不定还以为咱们长房不把三叔祖当一回事呢,日后只会越发没规矩起来。将来惹恼了三叔祖,祖母怪罪下来,除了母亲,还有谁能担这个责任?”

    姚氏被儿子提醒了,忙道:“正是呢。这不是小事,一定要查出来,好好教训一番才对!”

    说罢她便吩咐玉兰,去打听昨日去清风馆的下人里,到底谁这么没规矩没眼色。她倒不怕查不出来,那么多人在场,总会有人听见的。

    玉兰应了一声,转身见婆子们送食盒进了门,玉莲、玉梅两个接过食盒,打开盖子,将里头的菜一样样放到桌上,她忙走过去帮着摆放筷箸。玉梅放下两碟子菜,抬头笑道:“依我说,奶奶也不必叫玉兰去查,明摆着的,除了常旺,还会有谁呢?听说他们两口子昨儿也去了清风馆,回家后跟旁人说了好些看不上三老爷三太太的话呢,说三老爷虽也是侯爷了,却还跟以前一样穷酸,他们巴巴儿地跑去磕头道喜,竟然连个厚些的赏封儿都没有,小气巴拉的,没个侯爷样子。”

    姚氏脸色一沉:“常旺?他果真说了这样的话?”常旺是她从娘家带来的陪房,却是她母亲王氏的陪房之子,从小儿侍候她,也算是心腹了,现管着她屋里衣料针线上的采买,在她面前一向表现得很老实。他会在外头公然说出这等狂妄的话来?

    玉梅却是有恃无恐:“奶奶只管叫人打听去,许多人都听见了。有人劝他们夫妻俩收敛着些,别给奶奶惹祸,常旺还不依呢,说他是王家出身的,又得奶奶看重,不过是说两句闲话,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玉莲在旁推了她一把,小声说:“你少说两句吧。”

    玉梅瞥她一眼,没理会。她早就看常旺两口子不顺眼了,什么东西!只因她前些日子一时不慎,惹了三老太太,二奶奶略晾了她两日,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常旺家的居然就把她当成了软杮子,竟敢打算来求二奶奶,为他们的儿子讨她做媳妇!他们家的儿子长得丑不说,人又胖又懒,一点儿本事没有,还吃酒赌钱无恶不作,长到现在二十出头了还没娶到媳妇,如今竟敢癞蛤|蟆吃天鹅肉了!看她不把他们一家踩落泥地里,叫他们从此无法翻身!

    玉梅平日里脾气不好,姚氏对她的话也是半信半疑,只看玉兰。玉兰素来是个公道人,坦白承认:“常旺两口子平日里确实有些言语不当之处。我也说过他们几回了。到底是奶奶从娘家陪嫁过来的,比别人更体面些,我也不好说得太多了。”

    什么不好说得太多?直说常旺夫妻不肯听她话就得了。

    姚氏的脸色很不好看,玉梅却似乎还觉得不足,添油加醋地道:“他们夫妻二人素日是惯了的,在奶奶面前装老实样儿,到了外头,不知有多嚣张呢!别说这才回京城的三房主子们了,连三奶奶他们都没放在眼里。三奶奶屋里的瓶儿,去年就来闹过了,是玉莲好说歹说把事情抹平过去的。奶奶还不知道呢。”

    玉莲飞快地横了她一眼。姚氏已经移过视线来:“怎么回事?”

    玉莲见没法遮掩了,才上前回禀道:“去年八月里,府里发下去的新料子,有两块是三奶奶中意的花样,一样是弹墨的,一样是青金色的,早就说好了是要送到听雨轩去的。那时三奶奶生日快到了,这料子正好给三奶奶做生日时穿的新衣。谁知三奶奶前脚刚走,后头常旺家的就进来了,把那两块料子拿了去,说是王家表姑奶奶快要出嫁了,她也到了做生日的时候,说不定就是在家过的最后一个生日了,王家打算大办。奶奶吩咐了她,要好生备一份贺礼给表姑奶奶,她就把那两份料子也给添上去了。等到新料子送到听雨轩,瓶儿过来质问,我们才知道这事儿。可料子已经送到王家去了,再没法要回来,瓶儿就生了气。后来我跟玉兰商量了,从库里取了两块花色相近的料子,给三奶奶送去,这事儿才算是了了。”

    玉梅冷笑:“哪儿算是了了呀?三奶奶可不是吃了亏也不放在心上的性子。她去年过生日时,穿的可不是你后来送去的料子做的衣裳,只怕心里也记恨着呢。不过是看在我们奶奶的面上,不好发作罢了。”

    “够了!”姚氏的脸已经黑了,心里只恨常旺丢了她的脸,“玉兰去查清楚,若常旺果真做了这种事,说了那么没规矩的话,就叫他们来给我请罪!”玉兰等人忙应了声。

    姚氏忿忿地对儿子说:“你说这叫什么事儿?你三叔祖那边,你替我说一声吧,少不得要叫常旺过去磕头赔礼的。你三婶那儿,我还得亲自去跑一趟呢。我说呢,去年她过了生日以后,好些日子对我爱搭不理的,我还以为是哪里惹了她,没想到是常旺两口子惹的祸!”

    秦简正要说话,却听得大丫环玉萝掀了门帘进来道:“哥儿,茗风好象有急事来寻你呢,要不要叫他进来?”

    茗风怎么这时候来了?

    秦简正要把人打发回去,却听得姚氏道:“这会子都要吃饭了,什么事情这样急?叫他进来。”

    玉萝引了茗风进来,茗风先给姚氏磕了头,才对秦简道:“哥儿,我方才去找墨光,听旁人说,他往府后街去了。我一路寻过去,只听说他进了一个没人的院子,待了好半天才出来,又回府里去了。听说他几乎天天都要往那院子里去几回,也不知院子里住的是谁。我方才跟他走岔了路,没遇上,只好先回去,却发现他没在他自个儿屋里。我却在他屋里搜到了这个。”他双手奉上一个小布袋,袋口大开,露出里头明晃晃的几锭银子来。

    秦简跟姚氏的脸色都变了,茗风又再掏出了一个小纸包:“还有这个,也不知是什么粉,叫他藏在枕头底下,跟这袋银子放在一起的。我怕这是禁忌之物,便急急来禀报奶奶和哥儿了。”(未完待续。)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穿成男主出轨前妻〕〔娶夫纳侍〕〔渡鸭之宴〕〔草莓印〕〔他从深渊捧玫瑰〕〔农家子〕〔凝脂美人在八零
  sitemap